曾经天堂巴厘岛 如今海藻大农场

百事漫谈 11-21 00:28+-

nimg.ws.126.net.jpg

  随着第二轮疫情在全球大多数国家爆发,本来全球各大旅目的地在夏季好不容易有了点烟火气,但眼下又全都烟消云散,而更惨的是就连“夏季自由”的短暂红利都没享受到的旅游胜地。

  譬如巴厘岛的居民,在新冠大流行中已经穷的种殖海藻为生。

nimg.ws.126.net.jpg

  3月25日的巴厘岛是进入隔离封锁期后的不久一天,艾莉·厄尔斯(Elly Earls)在清晨中醒来后,在懵沉中她忽然听见了自己“思考的声音”,在稍加惊讶后,她很快醒悟过来。

  曾经繁华、吵杂的巴厘岛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一天是巴厘岛的新年——巴厘岛的居民多数信奉印度教,

  按照传统,新年的一天,巴厘岛的居民会度过“静居日”,但在这之前却会有盛大的狂欢“彭鲁普坎节(Pengrupukan Day)”,然而由于新冠大流行在三月份时的锋芒初露,本该连续庆祝三天的盛大活动也被当地大幅取消。

nimg.ws.126.net.jpg

  但盛大活动的取消并没有让当地的人们感到不适,人们很清楚当地政府为什么采取这些措施,而因为疫情反而延长一天的“静居日”,倒是让当地居民感到了传统文化影响的扩大。

  当地的人们,父亲教授儿子四弦琴,母亲教授女儿如何主持家务,小辈们因此更加懂得了何谓尊敬长辈。

  “静居日让他们有一整天的时间与家人重新联系,而不会被电视和网络分心。”加勒特·卡姆(Garrett Kam),他是吉亚那尔贝都卢(Bedulu, Gianyar)一座寺庙里的仪师助理。他很享受延长后的静居日带来的岁月静好,如此对着专栏作家艾莉说道。

nimg.ws.126.net.jpg

  其乐融融,宛若想象中的大同世界降临人间,甚至就连空气和环境都变得更好了——巴厘岛在那几天的TSP(悬浮颗粒物)浓度下降了超过了70%,温室气体排放也减少了33%。

  这样的日子,如果持续下去...

  “在新冠大流行开始前,巴厘岛的机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会在自己的新年日里关闭24小时的机场。对于一个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岛屿来说,这是一个重大举措,但也显示了对传统的极大尊重和巴厘岛文化中慢下来的基因。”

  “西方人可以学会尊重生活中的简单事物——与自然联系,与家庭联系,与我们自己联系——放慢脚步,关掉手机,仰望星空。”

  斯里·达尔维蒂(Sri Darwiati)是巴厘岛自然学校(Green School Bali)的董事会秘书,深深钟爱着本地文化,并认为旅游业导致了巴厘岛失去了太多的传统,星空、休憩、冥想乃至于家庭的紧密联系...

nimg.ws.126.net.jpg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达尔维蒂和卡姆,因为人们清楚的知道,如果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巴厘岛会重返贫困。

  世外桃源般的日子,只会如同幻境一般化作泡沫破碎。

  因为巴厘岛的收入60%依靠旅游业支撑。

  但现实的残忍之处在于,它并不会因为主观意志而转移,自三月份以来,一直到今天,巴厘岛都长期处于与世隔离之中——虽然在夏季和初秋迎来了短暂的“印尼国内游小高峰”,但却可谓“杯水车薪”。

nimg.ws.126.net.jpg

  长期的封锁隔离,让巴厘岛苦不堪言,而在国际旅游业迟迟不能恢复的时期中,要生活的当地居民,不得不在夏季就重操旧业,再度干起先辈们的“祖传艺能”——养殖海藻。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海藻养殖业是巴厘岛的主要产业,但随着澳大利亚和中国游客自2010年以来大举涌入,当地的居民们很快发现,相比较辛苦干活养殖海藻,参与到旅游业中无疑是赚钱更快也更轻松的活路。

  可随着新冠大流行的到来,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亚太各国都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巴厘岛的旅游业瞬间陷入萧条。

nimg.ws.126.net.jpg

  卡森巴(Kasumba)曾经是巴厘岛旅游业的体面人士,负责为当酒店进行采购,可如今的她却不得不卷起袖子,跟一千名岛民一起,整天都在海水里度过,种植、收割和拖运一茬茬的海藻。

  “我的祖母曾经是一位海藻养殖户,但到了我们这一辈关于这一技能已经很陌生了。譬如我就是大学生,学的是会计专业。”

  “但现在我不得不重操祖业,因为不这样我就没有收入。”

nimg.ws.126.net.jpg

  哪怕放弃了体面的工作,为了糊口而回到祖辈们的海藻养殖业,但养殖海藻的收入和卡森巴过去的收入相比仍然悬殊。

  这样的遭遇并非是卡巴森的个例。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卡森巴的邻居,现在同样也是养殖海藻户的卡德克(Kadek)每个月能够依靠“酒店预订员”的工作拿到200-300美金的收入,而现在却仅仅只有50美金。

  而且在这之前,他每个月只用工作五天,而现在他起早贪黑并且需要一周七天无休。

  “自三月份以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Bintang啤酒了。”

  巴厘岛打工人的日子不好过,小企业主们的生活境遇则更是和以前天差地别。

  在疫情前,在巴厘岛上开店的阿里(Ari)向游客出售体恤,每卖一件他都能够赚到5美金,而眼下他一个月才能赚到33美金。

nimg.ws.126.net.jpg

  他同样操持着养殖海藻的工作,不过由于进入海藻养殖行业的人越来越多,海藻收购的价格也越来越多——8月份时候巴厘岛的海藻收购价格还是每公斤88美分,到了九月时候就已经下降到了68美分。

  “我希望尽快回到原来的工作。”卡森巴如说道。

  面对巴厘岛乃至全印尼旅游业的窘境,印尼当局也曾做出努力——印尼的旅游业失业者最高峰时候曾超过1300万人。

  在夏季时候,印尼效仿欧洲的“夏季自由”推出了一系列鼓励国内游的计划,花费了上百万美金邀请公众人物到访巴厘岛,这为巴厘岛在9、10月份带去了共计超过20万的游客。

  但在2019年巴厘岛仅国外到访游客就超过了627万人,这点游客明显杯水车薪,何况印尼的国内游客消费力明显不能与澳洲、中国的游客相比。

  对于巴厘岛而言,如今想要恢复旅游业的兴旺,恐怕只能指望中国了。

  巴厘岛的前三大客源地,分别是澳大利亚、中国和印度,其中在2017年中国一度成为巴厘岛最大客源地,而到了2019年也是仅次于澳大利亚的第二大客源地。

  然而在三大客源地中,澳大利亚因为二度疫情的爆发,全境已经再度开启了“封国模式”,这二度封锁甚至比之前更为严格——在一度封锁隔离中,澳大利亚至少还允许“无接触配送”和外卖服务,而二度封锁中暂时连这个都不允许了,每天只允许一家一个人出街买菜一次。

  印度更别提了,累计确诊超过一千万,是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疫区,何况就算印度人敢出国,巴厘岛乃至于印尼敢向他们“开门”吗?

nimg.ws.126.net.jpg

  所以完全控制住疫情,成功抗疫的中国,就成了巴厘岛最大的“旅游复兴”的指望,盼望中国游客的到访,于巴厘岛人而言可谓如“久旱盼甘露”。

  值得一提的是,印尼海藻业的最主要的进口国,同样也是中国。

  而巴厘岛的冷落景象,不过是全球旅游业的一个缩影,根据世界旅游理事会的预测,新冠大流行带来的旅游萧条将让全球失去7500万个工作机会和超过两万亿美金的经济损失。

  • 最新评论
  • hardlyconfused

    中国又进口又旅游,印尼照杀华人不误 战狼粉红五毛屁都不敢放一个

    屏蔽 举报
  • 今日雨果

    “值得一提的是,印尼海藻业的最主要的进口国,同样也是中国。” 作者怎么不问一下自己:中国自己广大’沿海海域,为什么不种海藻满足自己’需求? 原因是: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forum=18&topic_id=89330&post_id=2833789&viewmode=thread&order=0#2833789 . .

    屏蔽 举报
  • CNS

    只要中国人到过,天堂就变成了地狱。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