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万国人参与的马拉松 多的是猫腻和生意

界面新闻 09-20 11:19+-

新冠疫情的到来,使得中国马拉松赛事中断长达9个月,这让全国马拉松爱好者躁动的运动细胞“无处安放”了好久。

9月14日至9月20日,沈阳马拉松线上开跑。在活动时间内,跑友可以不限跑步地点,在公园、广场、健身步道、跑步机等完成特定跑步距离即可。这一新颖的模式最大程度实现了全民狂欢,也降低了参赛门槛,报名人数一度超过37万人,由此可见马拉松运动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

中国田协发布的《2019年中国马拉松蓝皮书》显示,2019年全国马拉松相关赛事已从2018年1581场增长为2019年1828场,田协认证赛事数量从2018年339场增加为2019年357场,而2019年马拉松的参赛选手更是多达712.56万人次。

随着马拉松在全国范围的普及,上至地方政府、赛事运营方,下至马拉松经纪人、普通跑者,都能从中分一杯羹。

从黑人选手垄断冠亚季军到马拉松经纪人抽取中介费,再到赛事运营方赚取高额利润……原本倡导健康生活的马拉松,已经逐渐演变成一门花样百出、荒诞草莽的生意。

01、奖金都让黑人领走了?

去年11月份,备受瞩目的2019北京马拉松在蒙蒙细雨中落幕,而冠军依旧是再熟悉不过的“老黑”。肯尼亚选手MATHEW KIPKOECH KISORIO一骑绝尘,以 2小时7分6秒打破了尘封6年的北马赛会纪录。

不知不觉间,北京马拉松、厦门马拉松、上海马拉松等国内顶级马拉松赛事的冠军宝座,早已被黑人选手垄断。而这背后,是一条马拉松“黑”中介野蛮淘金之路。

这些非洲选手体能了得、组织严密、目标明确,直奔赛事冠军奖金,以致于近几年国内马拉松的赛事几乎演变成非洲选手的竞技场。

42公里又195米的马拉松赛事,逐渐演变成了一门不折不扣的生意。神通广大的中介,通过运作几名黑人选手参赛,便可以凭一己之力操纵比赛结果,改写赛事纪录。这让人不得不为之咋舌。

都说黑人是天生的长跑高手,陶绍明早早就意识到这一点。

在中国马拉松经纪人圈子里,陶绍明是绝对的“一哥”。早在2010年,他就瞅准了马拉松这门生意,从国家长跑队教练转型当起了马拉松经纪人。

陶绍明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培养足够优秀的非洲马拉松选手,让他们在马拉松比赛中赢取奖金和出场费。

马拉松的优胜者可以拿到奖金,这一点很好理解。至于出场费,部分马拉松比赛为了出成绩,赢得好名声,会定向邀请一些马拉松职业运动员,力求在比赛中破赛事记录,如此一来,地方政府和赛事运营方都有了自己的“政绩”,可以大书特书。

另外,马拉松赛事如果有黑人选手参加,在地方看来是一件“洋气”的事情,可以提高赛事的逼格,有利于吸引赞助商投钱。

而陶绍明看中的就是这门生意。通过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和资源,2012年他在东非草原创办了Tao Camp,广泛招募当地的黑人运动员。

选择东非高原是陶绍明深思熟悉后的结果。在他看来,马拉松跑到最后,比拼的不仅是技术能力,更重要的是人的意志力和精神力。

东非高原经济落后,一个家庭年均收入不过1000美元,非常贫困。

为了拿到马拉松比赛动辄数万美元的奖金,从东非高原走出来的黑人马拉松运动员,不仅会练,而且还会“拼了死命”去练。这就是东非高原黑人运动比其他人种运动员的优势所在。

事实证明,陶绍明的眼光毒辣而精准。

他旗下Tao Camp训练营出品的黑人运动员,接连拿下2016年北马男子组冠军、2017年汉马男子组冠军、女子组冠军等一大堆荣誉。

2016年,经中国田协认可的全程马拉松比赛有53场,陶绍明的选手参加了大约30场,拿了20多个冠军,每场比赛基本都能进前3名。这让陶绍明在业内名声大噪,以致圈内有人大呼“奖金都让他们给拿走了”。

当然,陶绍明做的也并非慈善生意。黑人运动员取得良好成绩,获取奖金和出场费之后,陶绍明这类马拉松经纪人就会从中抽成,抽成比例一般在10%-15%左右。

据一位马拉松经纪人介绍,顶级选手出场费通常在10万美元上下。像肯尼亚名将基普桑每年只需要参加2-3场赛事,加上比赛奖金以及打破世界纪录得到的追加奖金,以及赞助商合约,一年收入能达到1500万人民币。

除国内北马、厦马这些顶级赛事以外,选手参加海外赛事所获得奖金要比国内更高。伦敦马拉松赛冠军奖金就达到25.5万美元,而迪拜马拉松赛男女冠军奖金更是高达20万美元,如果在比赛中打破世界纪录,还能获得25万美元的额外奖励。

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这几年,陶绍明也在积极运作,将更多的工作重心放在海外赛事。

02、马拉松备受地方推崇

尽管陶绍明这种赤裸裸的商业行为争议不断,但却深受地方政府和赛事运营商的欢迎。

近年来,随着马拉松进一步普及,全国各地大小赛事开始呈泛滥的趋势。数据显示, 中国2018、2019两年的时间,全国分别举办了1581场、1828场马拉松类比赛,参赛人数分别达到712.56万和583万人次。

1.jpg

马拉松相关赛事场次

而2016年全国的马拉松比赛只有328场,2015年仅134场,2014年更少只有51场。由此可见,2014-2019年间中国马拉松比赛出现了爆发式增长。

愈发泛滥的马拉松比赛,也在消磨马拉松爱好者和普通受众的注意力。如何从成百上千个马拉松比赛中脱颖而出,成为地方政府和赛事运营方的一大难题。

2.jpg

马拉松赛事参赛人次

陶绍明和旗下黑人马拉松运动员的适时出现,为地方政府和赛事运营方解决了一大难题。

有了这些黑人运动员的参赛,破赛事记录是分分钟的事情。

双方一拍即合,一场有声有色的地方马拉松比赛便“成功了一半”。有了“破赛事记录”这一噱头,赛事运营方就可以大张旗鼓地去张罗赞助商。

可别小看一场马拉松比赛,这几年国内说得上名堂的马拉松比赛的价位可是水涨创高。《2017年中国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TOP100》榜单显示,被誉为“国马”的北马赛事价值仅次于中超和CBA,排名第三。而上马和厦马,分列第6、7位。

现阶段,尽管部分中小型马拉松比赛难以拉到大额度的赞助,盈利模式还比较模煳。但国内顶级马拉松赛事,已经能够完全依靠赞助商费用举办比赛。除北马以外,厦门、汉马、上马等国内7个顶级马拉松赛事的赞助费也不低。

不同的赞助名目,自然有不同的价位,赞助商们享受的广告宣传和媒体曝光度,自然也各有区别。在众多赞助名目中,最高的当然是冠名费,顶级马拉松赛事的冠名费高达上千万,普通赛事的冠名费也在百万级别。

级别最低的是指定装备和指定饮料,赞助门槛也要几十万。总之,只要赞助商愿意花钱,赛事运营方总能找到一门合适的名目。

放眼整条马拉松跑道,赞助商广告随处可见,就可以选手的号码牌,也是赞助商品牌的“必争之地”。

除了赚赞助商的钱以外,赛事运营方还不会忘记赚普通参赛选手的钱。根据路程的长短,不同赛事的报名费各有不同。一般全马的报名费是200元,半马是100元,而迷你马拉松的费用则更低,50-80即可。

有了选手报名费和高额赞助,如果运营妥当,两边收钱的赛事运营方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

以2014年的杭州马拉松为例,1200万元的成本,2000余万元的收入,算下来也有800万元的盈余。而厦门马拉松的盈余则达1000万元以上,北京马拉松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赛事运营方赚钱以外,地方政府也乐见马拉松比赛在当地落地生根。一场马拉松的举办,给地方带来的不仅仅是旅游业的繁荣。

据统计,2003年至2013年,马拉松给厦门的企业带来各项经营收入总计约为12.98亿元。而在2014年,厦门国际马拉松赛在给厦门带来了大约价值90亿元人民币的旅游市场。

这也就不难理解,全国各地政府为何大力引进马拉松赛事。

03、千亿消费市场

喜欢马拉松这项运动的当然不止地方政府,广大跑者才是这项运动的真正爱好者。

不知从何时起,跑马拉松成了年轻人标榜健康生活方式的重要象征。马拉松赛事的盛行、媒体的宣传曝光,让成千上万的普通跑者加入了这项原本难度并不低的运动。

要跑马拉松,自然就要配置装备。跑步看似门槛很低,但这背后的消费空间可大着呢,消费规模体量惊人。

早在2015年,中国田协公布的报告就显示,中国跑步者每年购买必要装备的人均花费为3601元,而专业跑者人均花费更是4500元以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装备方面的人均费用更是有增无减,这背后是一个千亿的消费市场。

对于入门级跑者来说,一双跑鞋、一身运动服就可以跑步。不过随着跑者上瘾程度提升、跑步里程增加,跑者完善自身装备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别看跑步简单,真要认认真真地配置装备,东西可不少。跑步装备从头到脚,就包括遮阳帽、运动耳机、眼镜、速干衣、心率计、智能手环、压缩袜、背包、水壶、腰包、运动鞋等。

即使不配备完全,只是挑选必要的几件装备,那价格也不菲。

一双跑鞋1500元,一套跑步服加压缩衣花费2000元,专业的运动手腕得3000块。这么一算,就得耗资6500元大洋。如果再加上运动眼镜、腰包、小腿带等专业设备以及营养餐食品,费用破万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专业跑者和资深马拉松爱好者为了在赛事中能跑出好成绩,有的甚至提前半年开始备战,花费上万元报名参加专业马拉松训练班,由专业教练带领,进行每周25公里以上的系统训练。

除了跑步装备以外,转手买卖马拉松赛事名额也是时有发生。在北马、上马等赛事开始前,只要登录闲鱼等二手买卖平台,输入“全马”“马拉松名额”等关键词,就可以发现相关的交易信息。

别看二次转手的名额价格比官方价格高出一倍,前来求购的马拉松爱好者可真不少。

千万不要低估国人对马拉松的热情。

2019年北京马拉松的参赛名额只有3万,而报名人数则多达16.5万人,超过80%的人没法取得参赛名额。部分热衷于马拉松、对北马有执念的跑者就会“铤而走险”,通过二手买卖平台购买参赛名额。

04、结语

黑人运动员垄断国内马拉松赛事冠军、马拉松经纪人从中抽成10%-15%、赛事运营方大张旗鼓招揽赞助商、普通跑者花费万元购置装备、二手平台转卖赛事名额……不知不觉间,马拉松已经变成了一门不折不扣的生意。

公元前492年,希腊人在马拉松赢下了与波斯人交锋的第一仗。希腊主帅指派中长跑能手斐里庇得斯去传送消息。

为了让雅典人民更快地得知胜利的消息,负伤的斐里庇得斯拼命奔跑了42公里195米,在激动告知雅典人民胜利的消息后栽倒在地,再没有起来。

2000多年后,马拉松比赛在全球范围内兴起,上千万的跑步爱好者参与其中。但随之而来的功利性、投机性行为,使原本健康向上的马拉松赛换了模样。而伴随其中的“替跑”、“猝死”等,仅是马拉松赛诸多乱象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当一项体育赛事演变成一门生意,一切早已悄悄变味儿。

  • 最新评论
  • lary

    有钱自己的老百姓不能够用,变相送给不相干的外国人

    屏蔽 举报
  • 叽叽喳喳

    为了赚钱,厉害国是新招迭出。 唯独不去踏踏实实做研究。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