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前运动员揭露“举国体制”:宁要奖牌不要命

希望之声 07-14 11:37+-

批注 2020-07-14 113631.png

段代利

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长时间以来饱受诟病。近日前中国田径运动员段代利向海外媒体披露了其中的种种黑幕。

段代利13岁就被国家选中开始田径训练,一路从市级升到省级,最后毕业于国家体校。

体校里的潜规则

段代利披露,教练掌握了选手发展的决定权,由此衍生了各种潜规则。

段代利的父母第一次与体校教练见面是在餐厅,当时他的父母不是去吃饭,而是要去帮教练的饭局结账。他说:“中国的运动员必须与教练打好关系,你能不能上场看的不是成绩,而是教练。”段代利原想靠个人努力,透过体育培训获取成绩,以此改变生活,但逐渐发现根本不可能。

教练会要求队员帮他洗衣、打扫,或是提出过节送礼等要求;更过分的是某些教练会性骚扰、侵犯运动员。而绝大多数的队员都不敢反抗;有些人不断忍耐,或是受不了选择退出;但也有人逐渐同流合污,成为体制内的一员。

缺乏“人性化”的超负荷“大锅饭”训练

段代利回忆过往那段体校岁月,因是国家单位训练,所以学生必须接受封闭、集体管理,生活作息由教练、助教安排,完全没有任何私人空间或个人自由。每天的训练很残酷,早上四点开始跑马拉松,40公里路程,约要在六点半或七点结束;吃完早饭后上文化课,下午继续培养速度,跑5趟、10趟的500、800米训练,晚上并没有休息,而是继续练力量,每天都是这样重复的课程,从未依个人特质做调整的“大锅饭”锻炼。

“专业厚底的跑鞋在专业跑道上跑一个月就废掉了。”可见当时训练之频繁,且体校学生的饮食和普通学生差不多,就是多了一杯牛奶、豆浆,当时若有半天不用训练,就是最好的休息。

很多次段代利跑着跑着就跑哭了。他说:“很难想像一个男孩因为累而哭,但真的是锻炼到体力崩溃,也超出心理承受范围。”

服用“兴奋剂”不是秘密 有人因此失去生育能力

段代利表示超负荷训练,对许多人身体造成了永久的伤害,女性运动员不来月经的比比皆是,有人甚至因长期服用兴奋剂,而失去生育能力。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并不是新闻,不少教练会要求自己的选手尝试用药。

1990年代,马家军兴奋剂事件曝光后,兴奋剂的发展方向开始转向如何不被检测出来,计算选手须在比赛前多久服用达到最佳效果。

重压及巨利诱惑下 八成运动员宁要奖牌不要命

段代利说:“99%的体院学生会被淘汰。”真正能参与国际赛事,站上国际舞台的运动员寥寥可数。从小接受体运训练的学生很少能重新回到普通学校走上升学道路,离开体校后多半是辍学,很早就投入社会或从事不同工作,甚至还有流落街头乞讨者。

他披露,2008年北京奥运时,参赛运动员家里都有官员捧着百万人民币在观看赛事,只要选手夺牌赢了,家属就可以直接抱走奖金,运动员退役后会有国家安排的公务员职位,但若失败则失去一切。段代利说:“体制内的中国人很难对抗这种难以承受之重。”宁愿失去生命也要夺牌,不是为了荣誉,而是在中共体制内遭洗脑或扭曲,还有难以抵挡的金钱、名利等诱惑。“为祖国增光是一个彻底、彻底的谎言。”

他还披露,曾有一个对国家运动员做的私下调查:若服药后可以获得奥运奖牌,但五年后会死亡,是否要服药?结果有80%以上的运动员选择服药参赛。


  • 最新评论
  • 叽叽喳喳

    比法西斯还恶毒

    屏蔽 举报
  • movab

    他终于讲出了体制内的中国运动员的真相。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