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评论:香港存续关键

自由时报 07-05 15:56+-

223.jpg

流亡印度的藏人团体四日在达兰萨拉郊区的麦克罗干吉(McLeod Ganj),抗议中国政府在香港强推国安法。

港版国安法颁布实施后,香港还有没有未来的可能性?最核心的关键是香港人民集体的意志。从地缘、历史、文化的接近性而言,台湾与中国都分别提供过为争民主冲撞威权体制的经验前例,台湾的成功与中国的失败,正源于此。

针对所谓香港人民集体的意志,较精确的说法是:反对力量的政治领袖们是前仆后继?或者是恐惧退却?更残酷直白的说法是:有多少人愿意为香港的自由与民主牺牲?

可以与正受到国安法高压胁迫的香港提供前路的,在台湾是一九七九年在高雄发生的美丽岛事件,在中国则是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这两个历史关头,在事发后都有庞大的国际声援,甚至严厉的经济制裁,在对付当时的独裁政权;因此,今天在看待香港今后的前途时,世界各国现在联合起来一致给予北京当局足够有效的报复行动,这些是最基本的,也是必要的,然并无法天真地以为今后外界持续的关怀作为就足以令其改弦易辙,这个结论应该是清楚的。

美丽岛事件四十年后的台湾,何以可以走到这个局面?中国却在天安门事件三十多年后不仅依旧原地踏步,而且还将专制统治输出到香港?差别在于台湾人到底要什么,以及中国人究竟在想什么。同样的,香港的命运将会走向何方,这个答案,也必须由当代的香港人来回答:他们将如何面对中国中央直接没收香港原有的自由与开放?

无可讳言,港版国安法在七月一日施行后,已经逐步发生了寒蝉效应,这个现象主要透过几个方式来呈现,一个是“外逃”,港人接洽庇护与移民的询问度、甚至行动力大增,对于反抗运动来说,尤其具有指标意义的是“香港众志”创办人之一的罗冠聪脱港赴英,尽管他声明:国际战线是必须要捍卫的领域,但是所有从威权走向自由的人都知道,民主运动一旦脱离了土地,就像失根的兰花,再有多大的美丽,最终都将失去生命,是起不了绝对作用的,就如六四血腥镇压之后流亡各国的中国民运人士一样。

另一个则是“噤声”,也就是走不掉或不想走的港人,忌惮于中国果真已经揭开“一制”的真面目,开始选择明哲保身,以苟活于乱世,这显示在走上街头的抗议者人数慢慢变少,言论自由受到极大的压制上面,一个鲜明的例子是,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港警连日强力扫荡之际,仍继续参与九龙东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勇敢四处拜票,竟遇到哭求他离开的选民,足证在香港流窜的害怕与肃杀,真实可见。这也凸显了黄之锋的选择,格外不易且可贵。

民主与自由从来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台湾即使在美丽岛事件之后,先以叛乱罪判处死刑的施明德,得以在国际奔走下改为无期徒刑,黄信介等七人分别处以十四年与十二年的重刑,也并未因此就让专制政权收手,次年仍然发生了惨绝人寰的林宅血案,以及一九八一年的陈文成命案,甚至是一九八四年在美国的江南命案,说明了附随独裁者的爪牙铺天盖地的愚忠被错置为取义的可怕。直到一九八六年蒋经国在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终于透露将解除戒严,之前的那段黑暗时代,党外运动多年的冲撞始终未懈,是很重要的政治与社会启蒙动力。同理,此后的香港社会,存不存在类似的周旋力量?也将是香港存续的决定因素。

  • 最新评论
  • davidzhang

    中共最喜欢让百姓送死,自己装逼

    屏蔽 举报
  • davidzhang

    让别人牺牲的坏逼,日你老母!港人无需流血,网络时代只要坚持在海外抗争

    屏蔽 举报
  • bbc007

    共产党比国民党差太多。共党内谁像蒋经国?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