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冷战与美苏冷战大异其趣

万维读者网 01-23 17:28+-

美指控中国军方对美网络攻击.jpg

 美国指控解放军军官进行网络攻击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林孟编译报导: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发表美国政治风险顾问机构“欧亚集团”董事总经理、知名新现实主义政治作家卡普兰(Robert D. Kaplan)的文章说,美国和中国在贸易、技术、对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军事控制,以及越来越多的意识形态和人权问题上陷入对立。两国多年来已经展开网络战,如中国对五角大楼人事系统和美国海军的舰船维修记录,发动过网络攻击。双方都在沿着大国冲突的方向作军事准备。然而,任何一方都知道,触发暴力冲突不符合自身利益。

中国的文化禀赋和地域容量超过前苏联;其王朝继承史长达3,500年,毛泽东只是最近的一个继承者。这些因素使中国比俄国具有更大的制度秩序自信。俄国几乎不生产可供出口的消费品,而以华为为首的中国5G移动网络技术2019年营收达1,220亿美元,对美国构成了激烈竞争。同样,中国在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电子产品供应链中也扮演着关键角色,苹果iPhone是其中佼佼者。而前苏联除了能够制造氢弹,其它一无是处。

美苏冷战主要是为了在核战博弈中获得优势。美中冷战主要角逐网络和电脑的支配地位,范围从消费产品过剩到未来的海战。因为未来的海军交战,事关哪一方的智能战斗系统可以使另一方的系统首先失去作战能力。美苏冷战是拼坦克集群和核弹头的数量;美中冷战战场在小而又小的微观世界——硅芯片和电子电路。

美苏冷战标志着工业化时代的顶峰,但美中冷战预示着后工业化全球化的第二阶段。柏林墙倒塌后,全球化持续了30年,通过自由贸易和从管理实践到科学知识的思想交流,产生了统一全球,创造新中产阶级的效果。第二阶段将把全球划分为不同的政治、贸易、消费者和技术领域。毕竟,全球化从来就不是最初宣传的无冲突的安全秩序,而只是经济发展的一个价值中性的临时阶段。

在美苏冷战中,尼克松总统和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为了制衡苏联,走近共产主义中国。这一次美中冷战,美国很难指望与俄国走近以制衡中国。因为中国和俄罗斯正在结盟,而不是像基辛格秘访北京之行前两年的1969年那样,彼此处于军事冲突的边缘。

美苏冷战以首脑会议、核武器条约、热线电话、赫尔辛基人权进程为特色。双方决定围绕他们的斗争制定规则和界限,以防止争斗演变为核问题。川普总统迄今为止一直回避与中国的传统外交,主张就贸易问题进行狭隘的对话。但有些东西是永恒的——外交仍然最重要,人权也仍然是决定性的、未受到正确评价的制衡工具。

美中冷战就像美苏冷战一样,目标是消极的胜利:不是击败中国人,而是等待他们出局,就像当初等待苏联人出局一样。因为随着中产阶级成熟及不断壮大,中国大陆到某一个节点,自己可能会面临和香港、拉丁美洲、中东相似的内部动荡。

简单说,美中冷战是一场与美苏冷战大异其趣的新冷战。为了取得胜利,必须进行开放式的对话,并在面对越来越多的侵入性技术时,注重我们的强项——自由价值观。这场冷战可能与1989年遥相呼应而结束,原因是一方的国内秩序证明比另一方更具弹性。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