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中国放手1.9万家公司美式破产挽救经济

万维读者网 11-08 00:55+-


(《万维读报》 20191107-02)

1、说来就来  中共官员为香港立“国安法”造势

  刚刚结束的中共四中全会公报关于香港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内容,令人猜测意味着北京要香港就国家安全立法,果然没过几天,前香港中联办官员已经在为香港立“国安法”造势。

  《南华早报》7日报道:曾任香港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现为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的王振民对媒体呼吁:香港政府应完成“国安法”的立法程序,以免造成难以承受的后果。

  王振民称,二十多年过去了,香港仍然没有完成“国家安全法”的立法过程。依照《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港府必须实施自身的国安法,这是香港的宪法责任。但他拒绝透露如果香港无法通过这项法案,中央可能会采取哪些直接行动。

  自从2003年香港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因大规模群众抗议活动而撤回国安条例草案后,二十三条立法就再也没有提上议事日程。舆论普遍认为,港府近期提出国安法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这可能会进一步激化港人的不满情绪,让当地社会陷入更难以想象的混乱。

 另外,习近平、韩正接连对香港表态,被指断错症下错药。近日,不论是习近平,还是韩正,在会见林郑月娥时都表态支持她,韩正还高调称赞被许多港人批评的香港警队,法广报导称“这一点可能将会让已经分裂的香港社会更加对立。”

  有分析指出,香港当前的主要问题并不是民生问题,而是很多港人对中共法治不信任和港府及制度本身的问题。中共官方的问题,政府自身的问题,不去检讨,反而把这些错误啊什么都推到香港人身上,然后去解决香港人。这就是断错症下错药,到最后会把香港引领到一个万劫不复之地。

        香港民主党党主席胡志伟在《苹果日报》文章批,香港人的诉求只是非常卑微的要求中共信守承诺,兑现真普选,保障高度自治,捍卫香港的城市特质,然而中共把管治内地那一套搬来香港,崇尚权斗,只懂以强压方式处理人民的诉求,今日新疆,明日香港,再不是空谈,香港亦再难言繁荣。

2、震惊!中国放手1.9万家公司美式破产挽救经济

  华尔街日报报导,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中国经济加速放缓,中共官方面对企业债台高筑,做出令人震惊的决定:开始容许以美国式破产方式让中国公司倒闭,以缓冲经济硬着陆的压力;2018年全中国法院就受理了近1.9万件企业破产声请,较2年前增加逾2倍。

  报导说,经历过去10年的快速扩张和大举借贷后,中国经济成长正在放缓,中国政府过去在提供多年的财政支持之后,现在开始进行债务清理,正建立破产制度,以应对企业违约事件的大幅增加。

  根据报导,中国现有超过90个美国式专业破产法庭,旨在帮助清理中国公司债务泥沼;直到不久之前,中企的债务违约原先会由中国国有银行、其他债权人吞下。

  中国在2007年正式颁布破产法,但法院常会拒绝受理经营困难的企业及其债权人提出的破产声请,主因担心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动荡和大规模裁员。

  现在,中国破产制度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第11章的条款,旨在允许企业在法院的保护下进行重组,以继续存活、日后偿还债权人。中国大多数破产法庭都是从2015年才成立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在今年增设了新法庭。

  不过,中国许多破产案中对企业的重组和清算是非常混乱的过程,中间常遭遇分歧、抗议和混乱等情况:债权人感到愤怒,债务人为拯救自己的企业而战,法官则肩负着增进破产相关利益的使命。

  彭博社引述数据报导,截至10月18日,中国今年违约的债券已达120家,违约本金合计1,029亿元。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估计,到今年年底,中国累计违约金额将超过去年,创下1,220亿元历史新高。其中,民企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今年违约特别严重,排在全国前列。官方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债务违约接近800亿,按年增加36%。但市场人士认为,官方统计数据远低于实际规模,因为有更多违约纠纷没有通过官方,是在地下管道协商解决。

3、传美联手智利    APEC峰会明年1月美国登场

         智利因出现大规模民众抗争,取消原订16和17日于智利首都圣地牙哥主办的APEC峰会。一名华府高层官员今天透露,美国与智利政府正商讨明年1月在美国合办APEC高峰会。

  路透社报导,这位不具名美国官员指出,美国与智利正在磋商携手努力,重新安排这项今年的峰会明年1月在美国一处未确定的地点举行,但尚未做出决定。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塞福丁7日稍早表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之前在泰国曼谷告诉他,美国正考虑明年1月取代智利主办APEC峰会,但马来西亚不认为这是好主意。马来西亚是预定明年底举行的下届APEC峰会主办国。

4、任正非称即便没有美国   华为也能生存

  华为首席执行长任正非在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宣称,华为可以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生存下来,他认为华盛顿针对华为的行动不会奏效。在接受《华尔街日报》涉及广泛话题的采访时,这位现年75岁的华为创始人对川普政府近期针对该公司的行动不屑一顾,同时也赞扬了美国的企业家精神。

  任正非称,没有美国,华为也能生存下来。他表示,他对中美贸易谈判并不关心。华为不是贸易战的一个因素,因为该公司在美国几乎没有业务往来。他还表示,与美国没有冲突,并表示他欢迎川普现在或卸任后来访。

  任正非称,不指望美国把华为从实体名单中移除,他们也可以永远把华为放在上面,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能生存。不过,华为高管说,该公司仍在从美国公司购买技术。比如,法律专家表示,美国公司在境外工厂生产的芯片通常无需遵守美国的限制规定。这使得包括英特尔公司和高通公司在内的芯片制造商能够恢复向华为销售产品。

  华为的企业战略总裁张伟在接受采访时称,目前华为对美国技术的购买规模是之前水平的70%-80%。

5、雇佣临时演员街头表演 新疆欺骗外国观察员

  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的集中营,引起国际社会严厉批评之后,中国当局在压力之下,被迫允许一些国际观察人士到新疆考察。但是,这些外国考察团能看到真实的新疆吗?中国又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蒙混过关呢?

  过去十八个月,曾经三次到新疆的布多夫女士发现,最近街面上的监视摄像头大量消失了,成群结队全副武装的警察少了,街上的检查站也明显松懈了很多。不过,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说,来自英国纽卡素大学的布多夫也发现了另外奇怪的事情。她在喀什见到,大街上翩翩起舞的维族群众,在外国游客离开之后,被警车集体带走了,这让她意识到这些跳舞的人,其实是当局安排的临时演员。

  一位刚刚逃到英国的维族妇女表示,今年早些时候,警察和官员来到她家,要求她年老的父亲,在某个特定日子去清真寺祈祷,每次给二十元人民币,每天有一百元。

  她也透露,一些政府信任的维族人,比如她的一位当汉语教师的朋友,也曾被要求上街扮演行人,并必须背下最少五十个问题,以备外国观察人员提问。

  《环球邮报》说,一些外国视察人员抵达新疆的时候,街上所有的人,包括公共汽车司机、小摊贩、游人、出租车司机、在寺庙中祈祷的信徒,全部都是由当局雇佣的人临时充当,有时候干脆由警察直接扮演。

6、因美施压延迟向中企发货 荷兰光刻巨头ASML回应

        荷兰半导体设备供应商ASML近日宣布,或将推迟向中国半导体制造商交货,外界猜测这与美国施压有关。对此,ASML于11月7日回应称,公司出口许可证到期,目前正在向荷兰政府申请新的许可证,外界盛传的“延迟出货”原因仅为媒体推测。

        光刻机是半导体制造领域的核心设备之一,ASML公司则是这个行业内的领军企业。尤其是在EUV光刻机领域,ASM是全球唯一能生产EUV的企业,延迟发货将对中国芯片制造造成重击。

        报道称,ASML暂时决定推迟EUV设备的交付,“是因为它不想让美国政府对此感到不安”,因为EUV是目前最先进的芯片光刻机。但与此同时,考虑到中国是现如今增长最快的芯片市场,ASML也不想让中国及其中国客户对此失望不满。

        ASML发言人莫尼克·莫尔斯表示,根据瓦圣纳协议,ASML出口EUV到中国需取得荷兰政府的出口许可。该出口许可于2019年到期,ASML已经于到期前重新进行申请,目前正在等待荷兰政府核准。 他说:“ASML只是在遵守法律。法律规定,出口装运EUV需要出口许可证。现在我们已经重新申请。”

7、福布斯2019中国富豪榜 王健林财富大缩水

  福布斯11月7日发布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相比去年,400名上榜者中有90名富豪的财富缩水,其中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财富巨额缩水682.4亿元,排名从去年的第4位跌至今年的第14位。

  今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榜门槛为10亿美元,共有400名中国富豪上榜,马云蝉联榜首,其财富从一年前的2387.4亿元增长至2701.1亿元。腾讯CEO马化腾、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位列二、三位。

  值得关注的是,本年度的富豪榜中有90名富豪的财富缩水,除王健林外,百度李彦宏身家由2018年的1007.4亿跌至今年的537.4亿元,排名从去年的第8名跌至今年的第35名;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的身家从2018年的821.1亿元下跌至现在的615.2亿元。

  连日来,有关王健林父子的消息引起网民强烈关注。近日,海外有自媒体爆出消息指,四中全会前,王健林“被关了2个月,瘦了19斤,所有财产都被迫签字转让”。大陆媒体随后辟谣但遭到了网友们的强烈质疑,11月4日,王健林的独子王思聪又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1.5亿人民币,此消息瞬间登上微博热搜排名。

8、俄影视片终结列宁神话

  在苏联解体30周年之际,俄罗斯电视和电影界纷纷推出影片和系列纪录片,通过历史事实颠覆列宁的传奇与神话。

  俄罗斯国营第一电视频道即将播出的18集纪录片系列“列宁”中呈现出来的形象与苏联之前对其形象的宣传的的陈词滥调相距甚远:罪犯,精神病,小资产阶级。剧本的作者伊戈尔·列宾说,他的目的就是想要“终结苏维埃缔造者的神话”。

  据法新社报道,为了完成这18集纪录片的创作,由前克格勃负责人带领的十几名军官在特勤局文件中查寻了四年。编剧伊戈尔·利宾在布尔什维克革命第102周年纪念日的几天前告诉法新社:“善良的列宁面对邪恶的斯大林的说法是错误的,因为正是是列宁发动了红色革命”

  该系列作者根据其他获得的文件确定列宁患有精神疾病,他的母亲于1898年4月写信给警察,告知当时被囚禁的年轻革命者“令人担心的心理状态”,并提到“影响整个家族的精神疾病”。法新社说,这部纪录片与苏联70年以来对列宁的个人崇拜形成鲜明对比。

  法新社指出,尽管列宁在苏联解体后从公开演讲中消失了,但他仍然享有一定的知名度,而实际上,新的俄罗斯当局在很大程度上无视列宁,而更强调斯大林在二战时战胜纳粹方面的核心作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