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万维评论 > 正文
冼岩: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
creaders.net  17-12-05 09:51  万维读者网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读者冼岩来稿:我认为,邓小平是近代中国最伟大的政治人物,无人能出其右。时至今日,人们对邓小平的政治和思想遗产进行了多种各取所需的解读,在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这很正常。利益、立场不统一,观念和认识也就不可能统一。我自视是一个邓小平主义者,所以,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包含四个支点:

一,政治上的新权威主义。它不是一味地强调集中,而是在保证稳定的前提下,有序地放开个人和社会的空间。

二,经济上的市场主义。它不是主张原教旨的市场经济,而是以市场作为经济运行的基本机制,同时支持政府的宏观调控与产业政策。

三,指导方法上的实用主义,也就是“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不搞意识形态至上。

四,优先目标是“国强民富”。

以上四个是支点,但并不是不能容纳其他。事实上,作为一种面对现实的政治主张,它必然还同时兼容着其他的价值目标。具体做法是遵循木桶原理,什么急缺就补充什么:平等少了补平等,公正少了补公正,自由少了补自由,也就是所谓的“问题导向”。对于某种价值是多了还是少了,应该怎么评判?邓小平主义主张以“国强民富”这一优先目标作为衡量的尺度标准。

那么,按此标准,中国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可能很多人会说是缺自由。确实,这几年的自由比原来少了,但还只能说是不足,不算是急缺,毛时代才是急缺。我认为,此前中国社会最缺的是公正,而经过这几年力度颇大的反腐与官场整顿,情况已有改善,虽然还很不够,但已不再是急缺。现在最缺的应该是平等,上、下的差距太悬殊,触目惊心,这是很多民怨的源头。所以,要大力扶贫,力求限高、抬低。

但是,中国目前最危险和最关键的,其实还是效率,即经济能不能够重振雄风?有效率,其他的价值缺失,都可通过利益的增量得到一定弥补,这是中国近30年在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加速分化并存的状况下,能够长期维持稳定的关键;无效率,原来不算急缺的,也会变得急缺。所以,不论对于中国社会还是中国政府来说,现在的经济怎么搞、能否搞上去,都是一场关系治乱兴衰的决定性战役。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河边观潮:中国办世界互联网大会太滑稽
蔡奇专门与修鞋匠对话“平民愤”
习近平陷“低端”泥潭 王岐山欲借机回锅
“爱国者”的爱国,不包含“低端华人”
中央和地方 哪国解不开的死结?
“万维专稿”
48小时热点新闻:
王沪宁乌镇露苦笑 演讲让人很失望
中朝已经决裂?汪洋一句话点明真相
邻国纷纷退出中国项目 一带一路大受挫
张阳自杀细节曝光 传曾在东莞北京嫖娼
只好嫁外国人 她直言中国男大小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