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林风

注册日期:2017-04-28
访问总量:827296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伦敦政经学院博士學位的疑問


发表时间:+-



                      伦敦政经学院博士的疑問


(这篇文章曾在万维网登过。见LSE与卡扎非儿子学位金钱交易的问题又起,涉及LSE对蔡英文学位认证的可信性,兹重登一次,以飨网友。笔者注)


蔡英文假博士问题又起高潮。由于其母校LSE曾发生卡达菲之子金钱换学位的丑闻,小蔡被与小卡相提并论,LSE的证明也受到质疑。


2002年,卡扎菲兒子賽夫進入倫敦政經學院(LSE),6年后取得哲學博士学位。利比亞政府資助LSE經費以發展北非研究計劃,LSE校長一度擔任利比亞政府經濟改革顧問。賽夫得到博士學位後,利比亞資金继续進入LSE。英國與利比亞關係惡化後,LSE學生強烈抗議授予赛夫博士不合法,社會輿論痛批韃伐,LSE校長Sir Howard Davies引咎辭職。


2002年,30歲的賽夫?卡扎菲來到LSE。利比亞是世界第17大的國家,人口少,石油貯量豐富。賽夫在首都黎波里大學念完機械工程學,前往奧地利拿過碩士學位,2003年又拿到LSE 的M.Sc.碩士,2008年取得哲學博士,能說阿德英法四國語言,生活上是個紈袴子弟,經常舉行派對,英國王子安德魯曾在白金漢宮宴請過他。


2008年英國與利比亞的關係惡化,LSE被英國主要媒體抨擊,賽夫學位也被質疑,醜聞爆發。2011年LSE委託校外機構作出Woolf Inquiry獨立報告 。哈利. 沃夫爵士(Lord Harry Woolf) 是英國退休大法官,為LSE重金聘用,用了七個月写出長達185頁的报告,向社會大眾交代LSE 與利比亞的不正常關係,和LSE在這個醜聞事件中的应得的教訓。


賽夫希望在LSE攻讀政治學博士,但政治和公共行政兩系都認為他沒有足夠社會科學基礎,不同意他直接念博士,只能先進哲學政策和社會價值碩士班,他念了一年,2003年取得M.Sc.學位,想繼續攻讀政治學博士,政治系沒有答應。學校就设法疏通,既然政治系不收,那麼就試哲學系。哲學系也不同意他直接念博士,經過校方商議,哲學系才收下進入Mphil/PhD 碩博士課程,還幫他找到一個準博士生作助教。事实就是,學校院際之間的意見模糊,最終在一種不清不楚的情況下讓賽夫進入博士班,沃夫報告中指出這是學校犯的錯誤。


2003到2008的五年期間,賽夫是卡扎菲指定的接班人,參與利比亞供應歐洲的石油業務,經常坐私人飛機出差。學校指定的準博士生陪他補習功課,一星期四天在飛往歐洲的私人飛機上,賽夫在飛機上接洽業務電話不停,有空才與助教討論功課。


賽夫寫他的論文過程,如今已不可考,坊間說是以賽夫捐助的利比亞Monitor Group基金會的槍手代勞。賽夫的論文題目是“ The role of civil society in the democratisation of global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from 'soft power' to collective decision-making? ”。根據LSE記錄,他曾有過四個指導老師,博士口試時兩個主考官,LSE哲學系有全部記錄。通過口試過程,記錄(Board of Studies)完整,頒授學位。 这一过程比蔡英文完整,蔡至今无法确定全体口试教授的名单。


賽夫通過口試之後的六星期,他的指導老師海德教授(Prof. Held)向賽夫建議捐錢給LSE創辦全球政治學(Global Governance),擴大招生,促進利比亞現代和民主化。雙方同意數字是150萬英鎊,分五年給付。2008年,第一筆賽夫名下基金會15萬英鎊進LSE戶頭,剛好是頒授博士學位給賽夫的同一天,此事被认为是學位與捐助有對價關係。


2011年利比亞內戰開始, 卡扎菲被叛軍擊斃,賽夫則逃往利比亞南方, 11月被捕,2015年被判死刑,經世界人道組織求情,他于2017年被釋放。


當賽夫身陷牢獄时,LSE的學生要求LSE退回利比亞的捐贈金钱,強行佔領校長辦公室抗議。


沃夫報告說,LSE教授向賽夫要求捐助獎學金的時候,動機「合理正當」,问题是同时接受赛夫读博士,形成利益冲突。在LSE 理事會幾次會議中,所有與會理事從未反對接受來自利比亞的資金。利比亞內戰爆發瞬間,英國輿論和社會價值與利比亞政府的獨裁制度產生衝突,所有原先與利比亞有關的學術單位都被嚴格檢驗,LSE 的立場尷尬無比。學生抗議、媒體鞭韃,導致校長Howard Davies一人下台平息紛爭。


沃夫的結論:LSE 做錯的是不應當與一個暴政政權合作,接受其資助,而不是頒予賽夫博士學位的過程,所以 LSE沒有撤回学位。 这使LSE的学术面对金钱时的纯洁受到不可避免的损害。



沃夫獨立報告提出LSE在此案中的主要錯誤如下:

1.賽夫入學成為PhD生的過程模糊不清。

2.學校學術和行政單位(財務)管理上有嚴重失誤。

3.學校發展太快,從1976到1982年間,LSE 學生從4,000人增到11,000人,LSE,收入成長三倍,但管理法規和相關學術道德監督單位未能與時俱進。

4.接受利比亞的捐贈審查欠嚴謹,與不符合英國利益的卡扎菲政府作學術夥伴,牴觸英國利益。


2008年是一個UoL和LSE頒發學位的分界時間點:在這之前UoL 代為頒發LSE 畢業學生的學位;2008之後LSE 自己頒發學位。賽夫的學位是2008年UoL 頒授的,UoL為此替LSE扛了責任。

现在,蔡英文作为又一个权势人物,“LSE的杰出校友“,再次使LSE面临博士真假的问题。而蔡的博士学习时间仅仅两年,论文审批手续的严肃性比小卡扎菲差得很远。尤其是蔡的论文原件和博士文凭双双”遗失“达30年之久,去年才补发;而LSE学校图书馆保留的论文也”不翼而飞“,不知下落。这样百年难遇的”连环丢失“,令满世界苦读博士的人难以接受。 所以,尽管小蔡才当上总统,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士们已要求她自清下台。 可能不仅仅是稻草似的抗议,而是可能“技术击倒”的铁拳。


浏览(181)
thumb_up(1)
评论(10)
  • 当前共有10条评论
  • 丝丝 回复 古林风

    【最好有政治里手, 打假领头,带动群体, 打倒有可能。即使不行,可以形成队伍,很快县市长选举了,可以打假,反贪污,批无能,一起来。 可惜国民党总是好牌打坏,去年地方选举蔡英文败得多惨,但时就可以弹劾】

    是的,非常的遗憾,国名党就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这事如果事在美国,早就翻不了身了!

    回复
  • 丝丝 回复 古林风

    有些根本是投靠下一代,议政论学不是本行,

    早知这样,我干嘛跟他们废话啊!早请教你就好了!

    很多人我感觉就不对,我在美国周围的朋友很多,真的没有看过这样的!

    看来常常感到非常的不耐烦,简直就是鸡同鸭讲,是有原因的!

    回复
  • 古林风 回复 丝丝

    最好有政治里手, 打假领头,带动群体, 打倒有可能。即使不行,可以形成队伍,很快县市长选举了,可以打假,反贪污,批无能,一起来。 可惜国民党总是好牌打坏,去年地方选举蔡英文败得多惨,但时就可以弹劾

    回复
  • 古林风 回复 丝丝

    有些根本是投靠下一代,议政论学不是本行,

    回复
  • 丝丝 回复 古林风

    【国民党搞政治低能,还是内斗内行,外战外外行。 本来盯住假博士就可能打倒对手,几百个博士气势足以震动岛内外,把世界各地学者发动一批,学者最恨做假,可以带动实力。 比如郭台铭等等,】

    你说的没错,一个总统做假到这种程度,还可以这样的信誓旦旦,真是让人跌破眼镜!

    在这件事情上,台湾已经很好了,你看看这里的老海黄,多少不是睁眼说瞎话,号称自己是教授的,结果说出来的话,让人跌破眼镜!

    回复
  • 丝丝 回复 古林风

    【学者不堪与假博士同日而语,揭发看来要持续,材料越来越多。要搞定假博士,一是要到伦敦起诉,二是要和台湾本地政治力量结合。】

    他们没有放弃,我今天才跟我台湾的朋友微信上聊过

    “沒有,我們告她偽造文書, 她告我們加重毀謗‘

    他是台湾的智囊之一!

    回复
  • 古林风 回复 丝丝

    国民党搞政治低能,还是内斗内行,外战外外行。 本来盯住假博士就可能打倒对手,几百个博士气势足以震动岛内外,把世界各地学者发动一批,学者最恨做假,可以带动实力。 比如郭台铭等等,

    回复
  • 古林风 回复 丝丝

    学者不堪与假博士同日而语,揭发看来要持续,材料越来越多。要搞定假博士,一是要到伦敦起诉,二是要和台湾本地政治力量结合。

    回复
  • 丝丝

    LSE學生強烈抗議授予赛夫博士不合法,社會輿論痛批韃伐,LSE校長Sir Howard Davies引咎辭職。

    回复
  • 丝丝

    这些专业性的资料,这个网上可能很多人看不懂,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有些的人就是睁眼说瞎话,连基本的客观事实都视而不见!

    蔡1980年康奈尔毕业 ,1980年后在美国多呆了一年,这样的话,蔡到英国的时间应该是1981年和1982年之间,1984就拿到了博士学位?

    有资料显示,蔡到英国的第一年就申请休学,博士学位总共念了两年,而且还休过学,而且,公开的电视资料显示,蔡自己说她拿到的还不是一个博士学位,是1.5个博士学位!两年拿了1.5个博士学位?怎么拿?

    更有甚者,有资料显示, 1983~1984蔡總統已回台,在政治大學,東吳大學指導碩士生?

    蔡到底什么时候在英国读书,读了多长时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