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林风

    注册日期:2017-04-28
    访问总量:796722次

    menu网络日志列表menu

  • 发表时间:


                                  誰在破壞美國民主


    How Democracy Dies一書, 2018年纽约皇冠出版。作者是两位哈佛教授,专门研究世界民主史20年,算是这方面的“奶油中的奶油”了,介绍的事实特别丰富。


    比如他们提到,南北战争后共和党和民主党建立了近100年的良性竞争和合作的关系,但是其基础是白人至上,和南部對黑人的一党专政的条件之上。历史就是,美国法律1920年才允许妇女投票,排華法案1943年才解除,而黑人直到1965年才在法律上得到平等的投票权,建國已經200年。  作者因此指出,很遗憾,美国不像美国人自我认识的那样有“特殊”的民主能力 American democaracy is not as  exceptioal as we sometimes believe.   


    美国20世纪初年已成为世界经济第一,但那时的经济强大与民主自由在统计学的“正相关”关系,却无法证明。  而自从妇女和黑人得到普选权利,美国就频繁进入萧条和经济涨滞,财政欠帐到特朗普政府已达到20万亿美元,白宫多次关门。   更成问题的是,自从选举平等化,美国两党对立的极端化就日益严重;对良性合作的民主文化的破坏,像流行病一样蔓延,挑战美国的民主triggered epidemic of norm breaking that now challenges our democaracy.


    前副總統白登的言论可以佐证。他19日出席浸信會彌撒時,告訴在場的非裔會眾, 起身反抗仇恨並譴責川普總統,現在是國家面臨種族分裂加劇之際。


    白登告訴1300名會眾說:「這個總統和他的三K黨盟友認為,他可以再次打敗我們;但他們不知道,我們回來了。」

    他接著說:「我認為你們能擊潰仇恨,但仇恨只是隱藏,從未消逝。」白登指的是2017年維吉尼亞州Charlottesville白人至上暴力事件,他形容這是又一个歷史转折點,美国警方在1960年代持槍對著阿拉巴馬州Birmingham的公民權益平等社運人士,激起全國抗议運動,白登指出最近國家又出現類似的關鍵時刻。


    這是白登宣布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迄今最強烈的譴責言辭,其他民調領先的參選人早已痛罵川普的種族和移民立場與政策。


    而特朗普的選舉手段之一,就是迎合中學以下文化的白人,他違反民主規範,上台至今不斷公開攻擊黑人前總統奧巴馬,全面否定奧巴馬政府的工作,正在加劇種族矛盾和仇恨。   當此時,How Democaracy Dies一書是及時的警鐘。







  • 发表时间:

          

                            BBC:真假博士爭議四大焦點


    台灣假論文案件仍在進行。蔡英文方面加控對手“加倍誹謗”, 台灣地方法院最近判決,認為“論文存否或蔡是否具有博士學位,都屬單純事實問題,並非法律關係,都不得作為確認的訴之標的,也無受確認判決的法律上利益”,即真假是事實問題,法院無法判決,判控方敗訴,同時允許上訴,推給上級法院決定。 署名“退休外交官”的一位台灣人在媒體評論蔡案後果:如果假案勝訴,蔡總統將被判刑,民進黨政府将垮台,並挑戰控方為什麼不去控告LSE。


    控方數人已經去過英國開記者招待會,呼籲英國各界注意假博士的問題。  由於LSE幾次學位造假的污點歷史,如果在倫敦提告,是有殺傷力的


    BBC報導過該事件的四個焦點,現供參考。

    蔡英文論文爭議最早能回朔至今年5月20日,台灣大學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召開名為「對蔡英文總統的呼籲」記者會,稱在其母校查不到蔡英文的論文。


    6月10日民進黨內總統大選初選民調開始時,美籍華裔評論家曹長青質疑博士論文造假,主持人彭文正也在臉書上力挺表示認同。曹長青並提及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和蔡英文合寫文章等情節,「論文爭議」才佔據台媒版面。


    隔天6月11日,吳釗燮澄清「從沒和蔡總統、蔡主席、蔡主委或蔡教授合寫過任何文章」,譴責相關謠言時序錯亂,荒誕無稽,顯然是刻意造謠。

    但8月29日賀德芬再次召開記者會,公布北卡羅來納大學夏洛特分校台裔副教授林環牆(Hwan C. Lin),針對蔡英文博士論文與證書的真偽,所做長達50頁的獨立調查報告。

    該報告引用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主管的電子郵件,稱沒有收過蔡英文的論文,以及今年6月28日才把論文傳真回政經學院,質疑蔡英文的誠信問題,引發台媒大幅報導。

    台灣總統府告發賀、林二人,原因為:賀女士於今年8月29日召開記者會,不實指稱蔡總統「偽造論文及證書」、「用假的學位證書做副教授」,同時也公布林先生所做的書面報告,內容誣指蔡總統的學位證書是「贗品」、是「假博士」等等。賀女士所言,與林先生所述,內容均屬不實抹黑,且足以傷害總統名譽,並影響社會公信。



    同一天,總統府立即公布蓋有鋼印的學位證書反駁,而蔡英文接受媒體訪問時,也強調學歷毋庸置疑。並說:「我曾被列在傑出校友的名單上,每次參與公職或選舉都會檢驗我的學經歷(學歷和經歷),絶對不會有問題。」9月4日蔡委任律師控告賀德芬、林環牆涉嫌妨害名譽。

    黨團總召集人曾銘宗希望蔡英文公布論文及學位證書,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則說,蔡總統必須講清楚,包括公布論文、哪一年取得?立委孔文吉則質疑,為何蔡的博士論文充滿缺頁及手改痕跡?稱若蔡欺騙國人,沒有拿到博士學位,不僅要道歉,更要辭職下台。

    此外,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前副總統呂秀蓮等人,也紛紛要求蔡英文公開博士論文。


    隨著風波持續延燒,總統府終於在9月23日展示當年論文「原稿」,企圖破除外界的傳言,並表示將授權國家圖書館公開閲覽。

    當天,總統府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帶著白色手套小心翻閲,深怕損毀,發言人也針對外界疑問一一解釋,比如為何學校圖書館之前沒有蔡總統的論文?發言人張惇涵稱,論文紙本遺失不是學生的責任,這本論文在35年前就已經存在,大英圖書館的論文檢索系統可以查到紀錄。

    至於為何論文格式不一?張惇涵也則解釋,當年蔡總統論文口試是當場通過,教授沒有要求修改內容,而是要求修正錯漏字,當年沒有辦法存檔 ,所以用手寫塗改很正常,至於現在在圖書館看到的論文有影印痕跡,是因為不斷翻印,現在那本是6月中翻印再寄回給校方。


    府方公布論文原稿後,提出質疑的賀德芬向媒體回應表示,蔡總統早這樣做不就好了,為何之前遲遲不公布?一旦國圖開放外借閲覽蔡總統的論文,她一定會前去拜讀,希望可以看到真品。



    而在論文原稿公布前,蔡英文曾在9月20日被媒體問及是否能把論文給大家看,卻未正面回應,當時她表示:「學位是真的,論文也是真的,真的事情是假不了的!」並說,選舉是選政見、對國家願景的規劃,應該是一個理性的抉擇,而不是像國民黨用這一些幾近抹黑的手法,這是對我們選舉文化是不好的。

    事實上,2015年也有網友稱,有人用盡各種方法,就是找不到蔡英文在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媒體也有相關報導。


    倫敦政經學院的回應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是英國百年名校,學校官方網站的「榮譽校友」網頁上,在各國元首欄位中,有列出蔡英文並註明1984年,法學博士。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時,也有恭賀博士校友新聞稿。

    台媒《中央社》曾報導,倫敦政經學院(LSE)已經7月時答覆台灣《中央社》記者詢問時表示,蔡的論文副本已送到LSE的圖書館,正式編入書目。


    報導稱,倫敦政經學院也曾發佈聲明:「我們檢查了我們的紀錄,倫敦政經學院和倫敦大學都證實蔡英文於1984年獲得法學博士學位。」LSE並提供當年獲授學位的學生名單,Ing-Wen Tsai出現在High Degrees Awarded 1983-84欄下,以茲證明。

    根據書目,蔡英文當年的畢業論文題目為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完成於1983年,副本於2019年送達圖書館。

    至於為何蔡英文的論文在館內遺失及針對台灣學者提出的質疑,學校並未對外解釋。



  • 发表时间:

     

                                    LSE頒發的一系列污點學位zt


    1989年,斯里蘭卡總統拉納辛哈·普雷馬達薩的兒子薩吉特在LSE取得學位,但斯里蘭卡的媒體於2013年10月揭發其學位不實。LSE原本回應此人畢業於倫敦政經學院,並獲得國際關係學士學位,被質疑後LSE改口坦承當年授予的是所謂Aegrotat Degree即“酌情頒發的特殊學位”,並非一般的正式學位, 成為一個污點。


    2007年,LSE獲得一筆48萬多英鎊(當時折合台幣約三千萬左右)的“匿名捐款”,並以七年專案的形式,指名資助「台灣研究計畫」(Taiwan Research Programme)。《政經關不了》節目找出教育部長杜正勝 2007年向立法院提出的業務概況報告,其中顯示教育部曾補助LSE進行「台灣文化研究計畫」,涉及了一筆超過六千萬的預算,其中在英國倫敦大學補助的兩處分別為倫敦政經學院和亞非學院。在教育部目前的「台灣研究講座」網站中可發現,補助是以一校一案為原則,一期最長五年,年度經費以10萬美元為上限,顯示台灣政府與LSE有長期的資金補助關係。台灣前總統陳水扁揭發,2011年6月,蔡英文與陳其邁蕭美琴謝志偉赴英拜訪LSE的代理院長Judith Rees和當時已醜聞纏身的教授David Held,並在駐英代表張小月的陪同下與LSE前院長、上議院議員紀登斯(Anthony Giddens)會面。根據陳水扁的說法,蔡英文2015年的博士畢業證書補發就是拜託紀登斯幫忙處理的,張小月後來得到蔡英文政府重用,擔任陸委會主任,海基會董事長。


    2009年,利比亞總統格達費次子賽義夫在LSE取得博士學位。其博士頒發儀式的同一天,LSE的「北非研究計畫」接受賽夫名下基金會150萬英鎊的捐款,而計畫負責人David Held正是賽義夫的博士指導教授。2011年2月醜聞爆發,賽義夫的論文也遭指控是有人代筆,連他當初進入博士班的過程也被重新拿出來核查,法官確定為“錯誤”。而後英國政府成立了獨立調查小組,迫使David Held和院長Howard Davies於2012年離校,     但是LSE還是保留了賽夫的博士稱號,號稱污點博士。

    由於有了這一系列污點, 目前LSE證明台灣蔡英文的博士存在,令控訴者懷疑是另一樁污點博士。  他們已經在英國召開蔡英文博士疑問的記者招待會,BBC也給予國際性報導,顯然準備台灣告不贏,就移師英倫,將LSE和蔡英文綑綁上告法院。




  • 发表时间:



                           川普弹劾案审讯能否民主公正


    彈劾川普案15日由眾院議長波洛西任命七位彈劾經理,進入审判階段。彈劾經理的角色類似刑事審判中的檢察官,負責呈交彈劾案情,而參議員則成為陪審員;在川普彈劾審理中,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負責主持審判,川普總統的律師團將出席為他辯護。


    审判的程序由参议院决定,由于共和党占多数,当然体现该党意志,比如民主黨人希望傳喚證人出席,关键人物前国安顾问博尔顿也愿意出席,但共和党反對,结果可知。


    至于审判结果,曾在柯林頓的彈劾審判中擔任經理的眾議員夏波(Steve Chabot)說:「大家事前就已經知道,他們當中就算不是全數也有相當多人,在審理開始前就已經得出結論、或明確傾向其中一方」,因为大法官在弹劾案中只是主持人,提供法律指导,决定权在参议院议员。  共和党要求尽快弹劾审讯,即希望利用多数决定权,迅速让川普及早脱掉帽子,有利连任。而占众议院多数议席的民主党自然希望拖的越久越好。


    近读哈佛两教授《民主如何死亡》,他们在书中警告美国人民,宪法和法治并不能保证民主的生存。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美国实行政党制度。但是政党还是伴随民主而产生。 人民本是整体概念, 党派将人民分成对立的阵营,只有派别利益的争夺,没有整体利益的提供者。两教授认为需要法治之外的“党派容忍”和“执法的宽容”来保护民主,但就看川普弹劾案上两党的尖锐斗争,谈何容易。何况,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也分党派,更是宪法没有的内容,民主退步怪不得宪法。



  • 发表时间:


                         台媒:蔡论文一鱼多吃 违反学术伦理


    01:272019/12/31 中国时报 简立欣


    律师童文薰先读完蔡英文中文升等期刊,又读完蔡英文国图版论文,发现两者内容完全一样,连注释都没动;这样的「自我抄袭、一鱼多吃」严重违反学术伦理,总统府至今仍未说明。此外,童文薰还读了蔡指导的数十位硕博士生论文,发现他们从未引述蔡英文博士论文,这也形成童文薰认为「蔡压根就没写完博士论文」的心证。



    童文薰说,她9月初开始关注此事,先去找7月教育部高教司拿出来的power point,按教育部说法顺藤摸瓜,在各图书馆找到蔡英文1983年6月和12月《政大法学评论》2份中文升等论文,及政大1989年帮蔡出版的专书,除发现蔡中文升等论文品质很差,且当时已自称博士;但蔡说自己1983年10月口试、1984年3月拿到学位,等于「预支」博士,「这很可怕,非常不诚实!之前对总统感觉模糊、有距离,发现『总统说谎』时,就像镜子打破,距离不见了、崩溃掉了,高高在上的总统瞬间变丑小鸭。」


    9月27日国图版论文开放下载,童文薰整晚没睡全部看完,她核对中文期刊和英文论文,发现除有些微调是,中文期刊单篇有写个小结论,其他完全一样,连注释都一样。童说,至今只有台大经济系主任林明仁出面表示「论文重复发表属惯例」,但总统府从未承认蔡的英文论文早有完整中文版本。




    童说,9月底她还不确定蔡没写完论文,只知道蔡拿出的证据非完成稿:「我想,第一个看过蔡论文的人应该是她回台教的学生,一个刚刚学成回国的教授,学生的论文应也是相同方向;花花轿子人抬人,学生引用愈多,老师学术价值愈高。」


    童找出蔡几十个指导学生的论文,发现蔡的学生无论哪个时期,都没引用蔡的英文博士论文,全都引用中文期刊。此时童文薰已形成心证,确认蔡从来没有那本定稿的、蓝皮的博士论文。



  • 发表时间:

                         LSE的低级人事错误 ZT


    蔡英文連任总统,蔡的母校倫敦政經學院(LSE)在英國當地時間15日於官網上刊出賀文,但被發現明显的事实錯誤及不解之處,甚至有人質疑這封贺信真的是LSE官方發出的嗎?


    賀文中提到「Dr Tsai was first elected president in 2016 and previously served as Taiwan's vice president」,即称蔡於2016年前曾“當過副總統”,这当然不是事实,而是不可理解的误导。


    贺信又称,「Yu Kuo-hua, an LSE student between 1947 and 1949, was Taiwan’s President from 1984 to 1989」,即称俞國華是1947至1949年間的LSE學生,並於“1984至1989年擔任台灣總統”,事實上俞國華从未擔任過台湾總統,LSE居然允许这样的错误出现在该校官网上,应该尽快问责。     


    台网網友對此討論熱烈,笑稱看來百年名校也不怎麼樣,整篇新聞稿錯誤百出,這篇一定是假新聞,這篇真的很懸疑,為何要特別提到俞國華?難道有特別的暗示,張冠李戴,太好笑了!是故意的吧。



  • 发表时间:



                           45博士群怒:蔡总统必学尼克松


    繼175名華人博士召開記者會,要求蔡對“博士门”眾多疑點做出真實回應以服社會大眾後,又有45位畢業自英國、美國、德國、日本、西班牙與台灣等知名大學博士教授,以「真博士假不了,假博士真不了」為名穿著博士服走上台湾总统府前凱道,要向各界表達「博士論文與證書是一種光榮,絕非個人隱私與機密,台灣可接受任何學歷的總統,但絕不接受1位學位資格遭受強烈質疑的領導人」!


    這45名博士包括先前在公聽會上指出蔡英文論文光錯字就有444個的政大教授嚴震生,他們除將穿著博士服外,也會攜帶博士畢業證書影本走上凱道;主辦單位強調這是知識分子的怒吼,站出來是要向各界表達「博士論文與證書是一種光榮,絕非個人隱私與機密,誠實是小老百姓立身處世的基本原則,更遑論總統,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就因水門案『說謊』而下台,台灣可接受任何學歷的總統,但絕不接受1位學位資格遭受強烈質疑的領導人」!


    事實上,蔡英文論文雖經總統府與教育部做出說明,卻是愈解釋愈引發外界疑慮,包括:蔡的姊姊證實當年蔡去伦敦是參加博士答辩前的資格考试,而非认定博士学位的口試。


    蔡的博士論文註明有2名作者,不知谁是主笔,算哪家的论文?


    蔡英文存有的3張博士證書,2影本+1正本,都非原畢業年代校長署名,这都违反LSE的学术规定, 是破例还假造?


    蔡有如神童,堂堂博士論文扣掉校對時間僅花26天就完成!!


    蔡博士口試日期的1983年10月16日竟是星期天休息日,这又大大反常,难信。


    蔡英文自稱1984年3月14日獲博士學位,但指導的東吳大学碩士生林桓却同在1984年暑期畢業、84年3月前她人在英国写论文还是任教台湾? 舆论界正要求移民局提供蔡英文入境记录,验证她是否在英国攻读博士。


    蔡英文的論文被揭发事前曾分拆成多篇文章投稿期刊,这种“一鱼多吃”行为,等同弄虚作假,有违伦理。尽管台湾教育部5次声明蔡學位“經查屬實”,苦读多年的博士们绝不认同,尽管小蔡已再任大总统,数以百计的博士群体的不懈追究,类似弹劾,接近水门和通乌门案件。


    台湾有政治眼光者应敏感,博士群体是特殊的力量,组织起来足以带动台岛人民和蔡英文打法律战,宣传战,政治战。学生一冲,伦敦大学校长不是下台了? 而且LSE问题太多,有理由控告该校合伙造假。  那就是世界性的学术伦理问题,更多的博士教授参加,声势愈大。    下一次台湾县市长选举就要到来,打假博士总统是一面旗帜。 台湾现有老党老气横秋,新生党拿起打假旗帜,有希望迅速扩大影响力。





  • 发表时间:



                          伦敦政经学院博士的疑問


    (这篇文章曾在万维网登过。见LSE与卡扎非儿子学位金钱交易的问题又起,涉及LSE对蔡英文学位认证的可信性,兹重登一次,以飨网友。笔者注)


    蔡英文假博士问题又起高潮。由于其母校LSE曾发生卡达菲之子金钱换学位的丑闻,小蔡被与小卡相提并论,LSE的证明也受到质疑。


    2002年,卡扎菲兒子賽夫進入倫敦政經學院(LSE),6年后取得哲學博士学位。利比亞政府資助LSE經費以發展北非研究計劃,LSE校長一度擔任利比亞政府經濟改革顧問。賽夫得到博士學位後,利比亞資金继续進入LSE。英國與利比亞關係惡化後,LSE學生強烈抗議授予赛夫博士不合法,社會輿論痛批韃伐,LSE校長Sir Howard Davies引咎辭職。


    2002年,30歲的賽夫?卡扎菲來到LSE。利比亞是世界第17大的國家,人口少,石油貯量豐富。賽夫在首都黎波里大學念完機械工程學,前往奧地利拿過碩士學位,2003年又拿到LSE 的M.Sc.碩士,2008年取得哲學博士,能說阿德英法四國語言,生活上是個紈袴子弟,經常舉行派對,英國王子安德魯曾在白金漢宮宴請過他。


    2008年英國與利比亞的關係惡化,LSE被英國主要媒體抨擊,賽夫學位也被質疑,醜聞爆發。2011年LSE委託校外機構作出Woolf Inquiry獨立報告 。哈利. 沃夫爵士(Lord Harry Woolf) 是英國退休大法官,為LSE重金聘用,用了七個月写出長達185頁的报告,向社會大眾交代LSE 與利比亞的不正常關係,和LSE在這個醜聞事件中的应得的教訓。


    賽夫希望在LSE攻讀政治學博士,但政治和公共行政兩系都認為他沒有足夠社會科學基礎,不同意他直接念博士,只能先進哲學政策和社會價值碩士班,他念了一年,2003年取得M.Sc.學位,想繼續攻讀政治學博士,政治系沒有答應。學校就设法疏通,既然政治系不收,那麼就試哲學系。哲學系也不同意他直接念博士,經過校方商議,哲學系才收下進入Mphil/PhD 碩博士課程,還幫他找到一個準博士生作助教。事实就是,學校院際之間的意見模糊,最終在一種不清不楚的情況下讓賽夫進入博士班,沃夫報告中指出這是學校犯的錯誤。


    2003到2008的五年期間,賽夫是卡扎菲指定的接班人,參與利比亞供應歐洲的石油業務,經常坐私人飛機出差。學校指定的準博士生陪他補習功課,一星期四天在飛往歐洲的私人飛機上,賽夫在飛機上接洽業務電話不停,有空才與助教討論功課。


    賽夫寫他的論文過程,如今已不可考,坊間說是以賽夫捐助的利比亞Monitor Group基金會的槍手代勞。賽夫的論文題目是“ The role of civil society in the democratisation of global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from 'soft power' to collective decision-making? ”。根據LSE記錄,他曾有過四個指導老師,博士口試時兩個主考官,LSE哲學系有全部記錄。通過口試過程,記錄(Board of Studies)完整,頒授學位。 这一过程比蔡英文完整,蔡至今无法确定全体口试教授的名单。


    賽夫通過口試之後的六星期,他的指導老師海德教授(Prof. Held)向賽夫建議捐錢給LSE創辦全球政治學(Global Governance),擴大招生,促進利比亞現代和民主化。雙方同意數字是150萬英鎊,分五年給付。2008年,第一筆賽夫名下基金會15萬英鎊進LSE戶頭,剛好是頒授博士學位給賽夫的同一天,此事被认为是學位與捐助有對價關係。


    2011年利比亞內戰開始, 卡扎菲被叛軍擊斃,賽夫則逃往利比亞南方, 11月被捕,2015年被判死刑,經世界人道組織求情,他于2017年被釋放。


    當賽夫身陷牢獄时,LSE的學生要求LSE退回利比亞的捐贈金钱,強行佔領校長辦公室抗議。


    沃夫報告說,LSE教授向賽夫要求捐助獎學金的時候,動機「合理正當」,问题是同时接受赛夫读博士,形成利益冲突。在LSE 理事會幾次會議中,所有與會理事從未反對接受來自利比亞的資金。利比亞內戰爆發瞬間,英國輿論和社會價值與利比亞政府的獨裁制度產生衝突,所有原先與利比亞有關的學術單位都被嚴格檢驗,LSE 的立場尷尬無比。學生抗議、媒體鞭韃,導致校長Howard Davies一人下台平息紛爭。


    沃夫的結論:LSE 做錯的是不應當與一個暴政政權合作,接受其資助,而不是頒予賽夫博士學位的過程,所以 LSE沒有撤回学位。 这使LSE的学术面对金钱时的纯洁受到不可避免的损害。



    沃夫獨立報告提出LSE在此案中的主要錯誤如下:

    1.賽夫入學成為PhD生的過程模糊不清。

    2.學校學術和行政單位(財務)管理上有嚴重失誤。

    3.學校發展太快,從1976到1982年間,LSE 學生從4,000人增到11,000人,LSE,收入成長三倍,但管理法規和相關學術道德監督單位未能與時俱進。

    4.接受利比亞的捐贈審查欠嚴謹,與不符合英國利益的卡扎菲政府作學術夥伴,牴觸英國利益。


    2008年是一個UoL和LSE頒發學位的分界時間點:在這之前UoL 代為頒發LSE 畢業學生的學位;2008之後LSE 自己頒發學位。賽夫的學位是2008年UoL 頒授的,UoL為此替LSE扛了責任。

    现在,蔡英文作为又一个权势人物,“LSE的杰出校友“,再次使LSE面临博士真假的问题。而蔡的博士学习时间仅仅两年,论文审批手续的严肃性比小卡扎菲差得很远。尤其是蔡的论文原件和博士文凭双双”遗失“达30年之久,去年才补发;而LSE学校图书馆保留的论文也”不翼而飞“,不知下落。这样百年难遇的”连环丢失“,令满世界苦读博士的人难以接受。 所以,尽管小蔡才当上总统,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士们已要求她自清下台。 可能不仅仅是稻草似的抗议,而是可能“技术击倒”的铁拳。



  • 发表时间:



                                LSE贩卖论文与蔡英文博士真假


    台湾華人博士團175人2020年1月8日舉行「蔡英文博士資格及學術倫理」記者會,針對蔡英文總統的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資格提出四大質疑,认为LSE曾經有販賣學位給格達費之子的「黑歷史」,现在对各方提出的蔡论文的種種疑問也沒有給出清楚的回答。


    華人博士團與會成員包括德國杜塞道夫大學博士郭書祥、美國羅徹斯特大學博士李寬容、國立清華大學博士阮忠清以及國立台灣大學博士郭菁菁、葉開溫、陶翼煌等175人。


    主持人郭書祥表示,論文門爭執已經有半年之久,期間LSE(倫敦政經學院)和總統府、教育部不斷提出證明說蔡總統論文是真的、博士是真的、升等是真的;但是畢竟LSE曾經有販賣學位給格達費之子的「黑歷史」,而各方提出的種種疑問總統府也沒有給出清楚的回答。


    8日下午2點在台大校友會館華人博士團秉持者知識份子良心,作出學術倫理之主要公開訴求及建言,包括下列四項,全文下:


    第一、表達 175 位具有海内外博士資格的華人知識份子,在教育部四度公告之後,華人博士團對蔡總統的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資格依舊是存疑的,留待司法去判別。




    第二、教育部針對蔡總統之升等論文保密等級為密,保密頂多十年, 早就該解禁了, 副教授升等論文並非國家 機密等級,為何要保密到民國 138 年?。華人博士團強烈呼籲,懇請蔡總統以總統令責成教育部,立即解密公開兩次升等之資料,以昭公信,另外可澄清蔡總統的學術生涯,因蔡總統學術報告已遭質疑有一魚多吃,違背學術倫理情事。



    第三、呼籲外交部應盡速公開, 蔡總統 1980~1985 年六年的出入境資料, 證明蔡總統的確在那段時間之內,有全時間在英國倫敦就學?抑或 1983~1984蔡總統已回台,在政治大學,東吳大學指導碩士生? 在報章發表文章,参與國家會議?

    第四、呼籲教育部針對蔡總統在政治大學,東吳大學之碩博士論文指導作業進行調查,釐清是否依教育部法規?為何教育部資料中,蔡總統指導之簡燕子碩士論文是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 73年畢业?但實際簡燕子是在 79 年9月入學,81 年6月完成碩士論文及口試!中間差距達八年!中間有否身分學歷不實之違法情事?



  • 发表时间:

                            毛泽东蒋介石互相邀访经过  zt

                        

    中国的统一问题,毛泽东最初确定的战略重点是解放台湾。

    1949年蒋介石退居台湾后,立足未稳,局势混乱,美国停止对他的援助,美国大使留在南京,准备和中共建立关系。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成立以粟裕为首的前线指挥部,决定动用50万兵力对台作战;中共不但有台湾地下党组织,而且派遣1500余名军事骨干入台,准备配合大军,一举解放台湾。但是金门战役的失败,使台湾蒋军站住脚。毛泽东承认当时犯了战略错误,把重点放到解决西南的胡宗南部队,金门之战缺乏高层指挥,使蒋介石把死棋做活了。1950年5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中国的战略重点被迫转向东北地区,解放台湾沦为泡影。     毛泽东蒋介石互相邀访经过  zt



    1953年朝鲜停战,1954年越南停火,在国际形势有所缓和,中共提出和平解放台湾。1956年7月,参加过1949年北平和谈的南京政府代表团代表章士钊带着中共给蒋介石的信南下香港,通过关系转交给蒋介石。


    在信中,中共提出两岸统一的四条办法:第一,除外交由中央统管外,台湾的人事安排,军政大权,由蒋介石管理;第二,如台湾经济建设资金不足,中央政府可以拨款补助;第三,台湾社会改革从缓,尊重蒋介石意见和台湾各界人民代表进行协商;第四,国共双方要保证不做破坏对方之事,以利两党重新合作。信中结尾说“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邀请蒋介石能回故乡看看。


    蒋介石经过一年的认真考虑,于1957年4月派自己的学生宋宜山前往北京打探虚实。中共统战部长李维汉出面与宋宜山商谈,李维汉代表中共提出两岸统一的四项具体条件:第一,两党可以通过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一;第二,台湾可以作为中央政府统辖下的自治区,享有高度自治;第三,台湾地区的政权仍归蒋介石领导,中共不派人士参与,而国民党可派人到北京参加中央政权的领导;第四,美国军事力量撤离台湾海峡。实际上提出了一国两制的蓝图。



    宋宜山回到香港后,写了一万多字的报告交给蒋介石。由于宋宜山的报告对大陆的成就颇多赞扬之词,蒋介石大为不悦。再加上毛泽东此时已发动席卷全国的反右运动,蒋介石认为国共谈判的时机并不成熟,中止进一步接触。


    当章士钊从北京到香港为国共和谈穿针引线时,蒋经国的挚友、陈毅的至交,名作家曹聚仁也担负同样使命从香港到北京。曹聚仁先后会见周恩来、毛泽东,周恩来说:“我们对台湾绝不是招降,而是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毛泽东表示他准备再次与蒋介石握手。

    曹聚仁回到香港后,立即将详细情况转告国民党方面。不久,台湾指令曹聚仁再赴大陆,到浙江奉化看看蒋氏祖坟。

    1957年5月,曹聚仁第二次返回大陆,参观浙江奉化溪口镇,他代表蒋氏父子到蒋母墓园扫墓。所到之处一一拍照。回港后,即向蒋经国通报情况,并寄去照片。在另一封信中还谈了自己对国共合作的看法。然而,国民党既不让曹聚仁放弃,又不对国共谈判表态,一拖就是几年。

    1965年7月,当国民党曾经的第二号人物李宗仁从美国回到北京时,蒋介石父子坐不住了。蒋经国亲临香港,接曹聚仁到台湾一起会见蒋介石,曹聚仁介绍中共的条件,蒋氏父子提出自己的意见,很快达成六项共识。据《文史博览》2009年第9期《密谈:蒋介石曾愿携旧部回归大陆》一文介绍,其主要内容为:

    一、蒋介石携旧部回到大陆,可以定居在浙江省以外的任何一个省区,仍任国民党总裁。北京建议拨出江西庐山地区为蒋介石居住与办公之地。

    二、蒋经国任台湾省长。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外,北京只坚持农业方面必须耕者有其田,其他政务,完全由台湾省政府全权处理,以20年为期,期满再洽商。

    三、台湾不得接受美国任何援助。财政上有困难,由北京按美国支援数额照拨补助。

    四、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四个师,其中一个师驻厦门和金门地区,三个师驻台湾。

    五、厦门和金门合并为一个自由市,作为北京与台北之间的缓冲与联络地区。该市市长由驻军师长兼任。此师长由台北征求北京同意后任命,其资格应为陆军中将,政治上为北京所接受。

    六、台湾现任官员官阶和待遇照旧不变。人民生活保证只可提高,不准降低。


    曹聚仁与蒋氏父子谈妥这六项条件后,立即返回香港,将谈判情况及六项条件报告给中共。然而,此事正在进行之际,1966年5月,毛泽东发动了文革,蒋介石改变主意,国共谈判又一次搁浅。

    1970年代初,中国重返联合国,中美实现和解,中日建交,这些重大事件使台湾处境急转直下,形势对大陆十分有利,毛泽东因此重提和平统一台湾。

    这时,曹聚仁已于1972年病逝,92岁高龄的章士钊再次请缨赴港与国民党方面联络。1973年5月,章士钊到香港后,因频繁活动,加上年事已高,6月下旬病逝。

    后来,蒋介石出于对台湾前途的考虑,又动了与中共重开谈判的念头。1975年春节期间,蒋介石将这一使命交给曾主持过国共秘密谈判的国民党元老陈立夫。陈立夫随即通过秘密渠道向中共发出邀请毛泽东访问台湾的信息。

    也许是蒋介石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也许是陈立夫心情迫切,尚未等到中共回音,陈立夫就在香港报纸上公开发表《假如我是毛泽东》一文。他在文中殷切欢迎毛泽东或周恩来到台湾访问,与蒋介石重开谈判之路,以造福国家和人民。他特别呼吁毛泽东不计前嫌,效仿北伐和抗日国共两度合作的先例,开创再次合作的新局面。

    然而,毛泽东与蒋介石最终没有实现第二次握手。此后不久蒋介石逝世,一年之后毛泽东与世长辞,这就是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