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维

    注册日期:2007-02-03
    访问总量:1973776次

    menu网络日志列表menu

  • 发表时间:

    2003年春我从威斯康星搬到新泽西,两个孩子跟着我,4岁的儿子很快查出有自闭症,暑假就进了特殊教育学校。我想找我最熟悉的Oracle DBA 工作,但只有纽约市机会多。需要早起晚归,儿子没有人照看,这条路走不通。

    做什么呢?经过多方咨询比较后,决定试试房地产经纪人的工作。房地产经纪人先要参加培训,然后通过新泽西的地产经纪人考试,才有资格申请加入一家地产公司,成为该公司的经纪人。

    在别人的推荐下,我参加了一个在普林斯顿南边靠宾州边界小镇的培训班。执教的老师据说教得不错,他的学生通过考试的比率很高。

    全班大概有二十人左右,年龄一般在三十多到五十多。最年轻的是一位二十几岁的黑人,大概一米九,腿长健壮,人很精神,总坐在最后一排。

    老师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白人,身高近一米八,比较胖。他是做过多年房地产经纪人,然后来讲课,所以能很自然地将授课内容与实例结合起来,说话幽默,生动有趣,课堂气氛总是很热烈。

    比如他形容他曾经带一对夫妻看房,他们看上了一栋房。他形容那位女士看上房子后的表现是:She looked like that she mentally was trying to move her furnitures in the house (她看上去正在脑子里想怎么安置她的家具)。他说碰到这样的买主成交就是十拿九稳了,不要急于去催促,到可以提醒一下买主多考虑。一般买主自己会很主动,这个时候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这个“Mentally moves her furnitures" 非常生动地描绘了那位女士当时看上房子后的神态,也表现出老师细致入微地观察力。

    老师讲述了很多买房的知识,让我们大开眼界。很多买了房的人都说:我们如果先参加这个培训再买房那就会少犯很多错误。

    这中间包括那位黑人青年。他自嘲地说:老师讲的买房的错误他几乎都犯过。

    老师的课讲得不错,但他的一些比喻却很不尊重人。比如他说:“All buyers are pigs, all sellers are pigs” (所有的买主都是猪,所有的卖猪都是猪), 意思是他们都很贪婪。每当说到什么奇葩的例子,他就会说:“Remember: all buyers are ………” (记住:所有的买主都是 。。。。。),故意拖得很长,有学生就理解了,就说“Pigs! “ (猪!)。后来大家配合度就越来越好,他一说”所有的买主(或卖主)都是 —-“,大家就高声说:”猪!“,接着教室里一阵哄笑。

    我开始有点不舒服,到后来也很自然和大家一起高喊“猪!”了。两个月的培训,几乎每天都会喊几次。后来想起,希特勒当年的洗脑不就是如此吗。

    同学之间慢慢熟悉了,相互之间聊得就多起来了。

    我对那位年轻的黑人同学这么早就买了房有点好奇,就问他是干什么的,来这里培训是不是想干房地产经纪人。

    他说他其实是一个跨栏运动员,住在普林斯顿,现在正处于休息期间。来参加这个培训班,主要是学习房地产方面的知识,现在看来正的来对了,学到了很多。

    说起跨栏,我想起了刘翔,就问他知不知道刘翔。他说“知道,他非常厉害”。

    我开始以为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运动员,对他知道刘翔有点吃惊。问“你知道刘翔?”,他答:“不但知道,还很熟悉,我们一起比过赛“。这下我才知道他是一名专业运动员,参加过世界级的比赛。

    他自己介绍说,他父母是海地人,移民美国。他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现在代表海地参加比赛,有赞助商,训练基地在普林斯顿。

    我问他为什么不代表美国参赛?他说,美国人才济济,虽然他的成绩也不错,最好成绩达到13”25,是世界锦标赛第三名,但仍然不足以保证他能每次都能进入前三名代表美国参赛。另外,他如果代表美国,会很难找到赞助商,因为比他优秀的人大有人在,而跨栏在美国并不是热门项目。而海地像他这样的运动员非常罕见,所以有海地的公司或在海地有生意的外国公司愿意资助他,作为他们的广告代言人。所以他选择代表海地参赛,不但有钱,而且每次都不用参加什么选拔赛就自动有资格了。

    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当问起刘翔,他总是满口称赞。说他的水平非常高,世界一流。果然,一年以后,在雅典奥运会上,刘翔以12“91的成绩获得冠军,并平了世界纪录。

    后来我问他的名字,因为我不能靠发音想出他的名字怎么写。他便讲他的名字写在纸上:

    Dudley Dorival。

    我回去上网一查,他还真是海底跨栏运动员。多次参加过世界锦标赛,也参加过奥运会。成绩基本上在13“5左右,非常不错,但比起刘翔13”左右有明显的差距。

    8个星期的培训班结束时,我们大多参加了州里的房地产经纪人的考试,基本都考过了。

    我申请了一家公司做了三个月的房地产经纪人。因为家里有孩子,下午周末都出不来,加上初到新泽西,人生地不熟,做不起来。最后我选择了放弃。

    Dudley Dorival 又回去练他的跨栏去了。网上介绍他2004年参加了雅典奥运,进入半决赛,但没有进入决赛。2008年他参加了北京奥运会,进入四分之一决赛,但没有进入半决赛,然后就退休了。



  • 发表时间:

    最早知道李复珍老师是文革前夕,听说她嫁给了一个大十几岁,从部队转业到芷江的团级干部姬伯伯。县长才是团级,所以姬伯伯在芷江算是与县里级别最高的高官了。

    姬伯伯当时已经五十出头了,但李复珍老师还不到四十。姬伯伯早年读过一点书,三八年前参加革命,打过很多仗,受过伤。他当时身体很不好,虚胖臃肿,有很多病,行动迟缓,看上去就是一个衰弱的老头。李老师年轻很多,身材匀称,举止优雅,反应敏捷,看上去很年轻。两人在一起完全不像夫妻,更像是父女。

    这样的婚姻在这个偏僻的湘西小县城自然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我是个小孩,也在大家的议论声中听说了他们。

    那时我不到十岁,只远远地看见过他们,并不熟悉他们。

    第一次近距离看他们是一九六六年夏末初秋的一天,文革正进入癫疯状态,芷江的红卫兵举行大游行,走在前面是红卫兵造反派和革命群众,走在最后的是挂牌游街的“牛鬼蛇神”和“地富反坏右”,包括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走资派,国民党军阀,反动学术权威,资本家,地主狗崽子,。。。。。。,各种各样的罪名都有。走资派都是原来的县里领导,包括县长,县委书记,局长们。他们被认为更加反动,不但挂牌,还被戴上高帽子游街。

    姬伯伯也被抓来游街,当时他身体已经很差,走不了路,只好坐在板车上,由李老师拉着走在游街的队伍里。两个人都挂着牌子,姬伯伯挂的是“混进革命队伍的兵痞”,李老师挂的则是”地主小姐”。

    我木纳地站在街边上,看着游街的地富反坏右从身边走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是“坏人”? 

    太阳很毒,天气很热。姬伯伯在高温下奄奄一息,半坐半躺地卷曲在板车上。李老师满头大汗,脖子上挂着牌子,吃力地拉着板车,面无表情地与其它“坏人”走在大街上。看到他们从我身边经过,觉得他们好可怜。

    文革中期,社会秩序开始恢复。姬伯伯,李老师的生活开始恢复平静。没有红卫兵再来打搅,生活待遇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心情好,加上李老师的照料,姬伯伯的身体也好了很多,自己又可以站起来走路,精神好多了,说话也多了。

    他们开始参加一些社会活动,组织我们这样的小学生学习和参与维持社会秩序。通过妈妈,我参加了他们组织的活动,开始与他们有了比较密切的接触。

    妈妈吩咐我叫他们“姬伯伯”,“李阿姨”。从此我就这样称呼他们。

    除了学习,他们组织我们参与市场管理,这是得到工商局的同意的。

    我们带上红袖章,上街去赶那些来城里买菜的农民。报纸上说,市民买菜必须到国营菜场买,因为国营菜场是国家经营的,是社会主义的。而农民卖自留地种的菜则是资本主义的,应该予以制止。开始我很相信,就很卖力地去赶那些卖菜的农民。

    后来听隔壁在工商局市场部工作的唐姐在我爸爸妈妈面前抱怨:国营菜场菜很少而且不好,农民的菜正好弥补这个缺。同时农民也没有地方去挣钱,卖点菜和鸡蛋才有钱买油盐酱醋,布匹针线等生活必须品。所以,允许农民卖菜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为什么要说成是资本主义而要禁止?

    唐姐是专门管理市场的,主要任务就是阻止农民卖菜。但她非常抗拒这么做,这让我震动很大。后来得知妈妈有时也从农民那里买菜,这让我变得很纠结。可能是上级改变了观念,还是李阿姨突然觉悟了,我们很快就没有再做这事了。

    上初中时,邓小平复出,强调狠抓教学质量,开始有家庭作业,考试了,我们忙起来了,就很少去李阿姨那里。高中毕业我去农村做知青,与他们的交往就更少了,回城偶尔在街上碰到李阿姨(姬伯伯身体不好,很少上街),会与她聊一聊。她精神不错,气色也好,喜欢聊天。

    我考上大学后,政府开始落实政策。姬伯伯开始享受老红军待遇,分到了一套很好的平房。他们开始频繁去长沙,北京给姬伯伯看病。到很多地方去旅游,拜访失联很久的战友和朋友。回来以后,会给我们讲他们的见闻,分享他们拍的照片。

    只要天气不错,李阿姨每天早晨必在芷江二中门口的烈士体育场教中老年人太极拳,或其他健身操。

    有时我路过,赶上她正好教完拳,我们就会聊上一阵。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给我讲她年轻时候的往事。

    她家原是芷江的大户人家,经济条件好,自己又聪明好学,爱好广泛。三十年代十几岁时,被送到长沙女中上学,这在当时的芷江是非常罕见的。她除了爱好读书,还爱好体育。球类,田径都喜欢。曾经参加过湖南省中学生运动会,获得“三铁”(铅球,铁饼,标枪)冠军。

    回忆当年,她显得非常兴奋,满脸的幸福。她给我看过当年她的照片,漂亮青春,风华正茂,穿着三十年代的学生装,稚气清纯。还有挂着奖牌的照片,脸上充满了自信。虽然是投掷冠军,身材却很苗条。

    这让我想起了《青春之歌》,《早春二月》里面的女学生的样子。

    不久抗日战争爆发,她的大学梦断了。

    但可以想象,这种家庭出身在解放后会给她带来多么巨大的政治压力。

    她跟我谈了不少她的青少年时代,但几乎没有谈起过解放后的经历,也没有谈过她是怎么与姬伯伯结婚的。当时他们结婚的时候,她已经是近四十岁的人了。这背后有多少无奈我不知道。本来嫁给老红军姬伯伯应该可以摆脱出身不好的噩梦,但想不到文革初期她照样没有逃掉被游街的噩梦。

    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抱怨过她受过的任何苦难。

    因为良好的体育底子,她学什么都很快,也学得很好。太极,舞蹈,健身操,她都学得很地道,像模像样。她不仅仅自己练习,还免费教大家。她的学生大多都比她年轻,比如我妈妈小她七八岁,也是她的学生。她在芷江义务教太极十几年,成为当时烈士体育场早晨的一道风景线。

    她对人总是笑容满面,热情洋溢,没有人想象得到她其实有很多坎坷的经历。

    我大学刚毕业不久回芷江时,她告诉我,她不久前参加了湖南省老年人长跑比赛,获得了女子5000米越野赛冠军,将代表湖南参加全国老年人长跑比赛。因为我也喜欢体育,还是大学田径队队员,参加过5000米比赛,也参加过越野赛。所以她特来询问应该怎么训练,怎么比赛的问题,其实她一点也不比我懂得少。

    当年她已经六十多了,对生活充满信心,精神好,身体也好。我真的佩服她那种不服老,永远上进的精神。她做这些事的时候,其实家里的姬伯伯还需要她的照顾,她都安排得很好。我心想,像她这样的心态和身体,活到一百岁肯定没有问题。

    不久姬伯伯去世了,活了七十多岁。熟悉他们的人都说:如果没有李阿姨悉心照料,姬伯伯不可能熬过文化革命。回想当年姬伯伯在板车上奄奄一息的样子,他不但挺过来了,还再活了二十多年,没有李阿姨是不可能的。

    姬伯伯走后,因为没有孩子,李阿姨收养了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收养时女孩已经十二三岁了,过去生活在农村,文化基础差,所以学习跟不上。但女孩并不是努力学习,好吃懒做,进入青春期的她很叛逆,还早恋。李阿姨说她几句,她就出走。李阿姨又气又急却无可奈何。

    李阿姨为了她心情压抑,再无心出来教大家太极拳。因为担心和怄气而睡不好,身体也越来越差。大家都认为这个女孩把李阿姨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2006年我第一次回国,请了很多老师来吃饭,也请了李阿姨。她当时已经八十多了,看上去真的老了,很瘦弱,没有了过去的精神气。当时她很高兴,与我聊了一会天。因为人多,我们没有聊多久。

    回美后不久,听说她的养女与男朋友一道连骗带偷,卷走她的一大笔钱跑了,那可是她一辈子的积蓄。这让她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虽然后来追回来一些钱,但这事对她精神上的打击却是致命的。

    不久她就去世了,没有活过九十岁。


  • 发表时间:

    琴棋书画是古代文人墨客必备的技能。那么象形书法怎么展现它们呢?

    我以大篆字体为主,创作了象形书法“琴棋书画”。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链接,里面有详细解释。


    https://creativechinesecalligraphy.blogspot.com/2017/01/creative-chinese-calligraphy-25-lyre.html


  • 发表时间:

    东汉蔡伦通过收集和改进民间的造纸技术,扩大造纸原料,发明了用于大规模造纸的造纸术。从此中国人告别了竹简时代,步入了纸张时代。人们不再被束缚在一厘米宽的竹简上书写,二维的纸张带来的宽阔的书写界面对书法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汉代的隶书开始将笔划肆意的横展,并在汉字到达辉煌的高度。草书,行书,楷书也都在汉代出现了萌芽。这都是因为有了纸以后,人才有可能创造出这样多样化的字体。书法从此走向多样化的道路,影响了汉字的演变和书法艺术近两千年。


    有兴趣的朋友请点击下面的链接看详细讨论

    https://leweishang.blogspot.com/2016/03/a-new-way-to-appreciate-chinese_30.html






  • 发表时间:

    乐维

    1965年文革开始之前,我们随其它芷江师范老师们一起搬到了芷江机场东边的木油坡。很快文革开始了,不少老师被红卫兵揪出来,挂牌子游街。其中就有尹世积老师 - 大概六十岁,精瘦矮小,有点驼背,总带一副眼镜,穿得皱皱巴巴的灰衣服,很像电影里地主家的帐房先生。挂着一个“反动学术权威”的大牌字与其它一些老师在学院游街。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批斗以后,学校瘫痪,红卫兵也离开了,大多数被批斗的老师都回到芷江城里的家去了,尹老师也离开了。

    三年后,我们也搬回芷江城,爸爸奉命组建芷江中学。尹老师被招回来主持芷江中学图书室整理工作。芷江中学校址在原芷江师范和芷江一中,两校本来就只有一墙之隔,把墙推倒,变成了一个学校。师资则是招回原芷江师范,芷江一中,芷江二中的老师组成。听起来应该很多人,但文革一搞,一些老师因为批斗自杀了,有的去世了,有的年龄大了,退休了不干了。加上大学关门了,没有毕业生补充。即使召回的老师,大多不是戴着历史反革命,就是戴着右派分子帽子,能不能用?上面没有说。所以师资奇缺。

    爸爸很尊重知识分子,胆子也比较大,因为他无所谓,你让我干,我就得用人,不让用,那就找别人干好了。所以他用了很多戴着帽子的老师,包括“反动学术权威”尹世积老师。既然是学术权威,就让他整理书籍资料。文革初期,烧了很多书籍和杂志。图书室的书籍杂志是原芷江师范,芷江一中,芷江二中历尽劫难幸存下来的一些书籍。书籍来自不同学校,又多次搬迁,非常杂乱。所以需要整理,重新编目。尹老先生被委以重任来做这项工作。

    尹老师祖籍湖南洞口,学历多高,怎么来芷江的,我不清楚。只知道他文革前就是芷江师范的老师,教什么我不知道。当时听说他出过一本书,还得了不少稿费。我最近查了一下,他出的书叫《禹贡集解》,是商务印书馆1941年出版,1957年还印了第二版。他的书在国民党政府时期出的,而共产党时期又再版了。说明是很不错的学术书籍。

    《禹贡》是《尚书》中的一篇,有说是西周时期写的,有说是战国时代写的。写的内容是大禹治水时的风土人情。很古老的书,能看懂的人不多。出版社请尹老师写书出版,而且还再版了,说明尹老师是这方面的权威,学问非常好。学问一大,红卫兵给他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

    尹老师一副老夫子样子,总是穿一件旧的灰衣服,走路低头走边上,很少与人打招呼。家住在离学校不远的东紫巷的一个院子里,有一间老宅子,门口记得有石狮子,厚重的大门,一看就知道原主人应该是一个有钱人。不知道那是他自己的老房子,还是别人的房子。我经常路过他家,认识他的夫人,还认识他最小的女儿尹元桂。元桂大我三四岁,活波好动,爱笑健谈,后来还参加过校篮球队。与她爸爸完全是不同的人,很难想象那样的老夫子爸爸能有这么一个开朗大方的女儿。

    图书室位于芷江中学学校中心的一群老式木屋的西侧一栋两层楼的老式木屋的楼下一层,大概有100多平方米。里面放满的书架,书架上有各种书籍,和文革前的各种杂志。

    学校还在组建期间,还没有开学。图书室也不对外开放,即使教师也没有借书证。除非很必要,经领导同意,才有可能去图书室查找资料。图书室每天都是大门紧闭,只有尹老师一个人在里面忙。

    文革期间新华书店只有《毛泽东选集》卖,学校也只学毛主席语录,所以任何书籍对我们都有极大的吸引力。我们常常在图书室边上的窗户踮脚往里张望,看见一排排书架上都是书,真想进去看。

    我们也麻着胆子几次去敲图书室的门,尹老师本来对小孩就不拘言笑,很严肃。一开门,见一大群小孩,就说“对小孩不开放”!,然后砰地把门关上。我们很失望,但有无可奈何。

    虽然进不去,我仍然还是很向往。有一次,我鼓起勇气独自敲门,尹老师一看我,稍微犹豫后让我进去了。我感到很意外,进门以后。尹老师说“你自己看,别出声”。我说“好的”。他便自己坐到桌前忙自己的去了,我则小心翼翼地在图书室书架中浏览。

    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书!我提心吊胆,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深深地吸着书香气,贪婪地东张西望,恨不得把所有的书都看一遍。图书馆大概相当于两间教室大,外面因为没有学生上课,里面也没有人,所以非常安静。四周都是书,我从来没有处在这样的环境里,觉得心境非常平和,恬静。

    因为是第一次,我有点怕影响尹老师,没有呆多久就出来了。我不知道尹老师当时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让我进去。以后是不是还让我进不知道。

    不久我又一次一个人敲门,尹老师又一次让我进去了。这次我就呆了一个多小时,看了一些杂志。比如《小朋友》,《故事会》,文革前妈妈给我订阅过,我很喜欢。可惜文革开始后都烧毁了。久别重逢,分外亲切。

    如果我一个人,尹老师是让我进的。于是我每次都是一个人去图书室,每次尹老师都让我进。而我进去以后,也从不说话,尽量不弄出任何声响。图书室里鸦雀无声,一老一小,一个在桌前忙着编目,一个在书架之间浏览。

    这事我也不和任何小伙伴说过,怕他们要跟我一起来。就这样,我每隔几天就去图书馆看杂志。看得最多的是《新体育》。因为小时候身体很弱,被大人称为“纸老虎”,很想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新体育》上面的运动员的健美的身材很吸引我。图书馆收集的《新体育》我基本从创刊号到文革前最后一期都流览过。后来我通过体育锻炼把身体练好了,后来在大学田径队,和单位的篮球队,我把当年学到的体育知识运用到训练中去,提高成绩很快,成为队里的骨干。

    尹老师沉默寡言,我去图书室除了开门是打个招呼,基本上没有谈过话。当然他当时是老头,我是小孩,也没有什么可谈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只是让我进门,应该是不讨厌我。

    过了几年,听说尹老师曾经被问到为什么让我进图书室时说:乐维很安静,从不影响我。

    后来开学了,图书馆对老师开放,但对学生仍然不开放。我因为学习忙,也没有再光顾图书馆。再后来就下农村,连见尹老师的机会都很少。

    77年恢复高考,我考上北大。那年是春季入学,我们2月底入学。大概是3月底,一天突然有人告诉我,你家乡一个老师来看你,在宿舍楼那里等你呢。我赶紧跑回我们住的28楼,只见尹老师站在一楼与二楼的楼梯转角处往外望。我又惊又喜,赶紧跑进楼喊他。我问他怎么来了?他说,来北京看朋友,顺便来看看我。70多岁的老人,竟然惦记我,还专门来看我,让我很感动。我想请他到宿舍坐坐,他不干,说朋友在等着他,因为他一个老人,对北京不熟,只能请朋友陪他来。我想宿舍人多地方小,不是一个会客的好地方。正在犹豫中,他拿出20元钱要给我。我大吃一惊,不接他的钱。当年20元相对于一个月的全额奖学金,我们一个月的伙食费只要16,17元。他执意要给我,说是支持我上学。楼道人来人往,老这样推来推去也不好,我只好接了他的钱。我想陪他在校园里走走,他也不干,说不能让朋友老等。我见他朋友冒着寒风站在楼前不远的地方,只好让他走了。

    尹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我,除了当年他允许我进图书室与他多次同处一室以外,我们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他亲自来看我,还给我钱,让我非常意外,也非常感动。他是我大学四年唯一一位到校园来看过我的芷江老师,一位想像不到会来看我的老先生。

    1982年,小弟四毛(乐清)考上了湘潭大学。回来告诉我,湘潭大学经济系有一个尹世杰教授,是经济学界全国知名教授,他是尹老师的弟弟。尹教授是中国消费经济学的创始人,总是西装革履,很健谈,与哥哥尹老师完全不同。看来他们尹家是书香门第,出大知识分子。

    后来尹老师退休了。听爸爸说,他专门找到当时在教育局做局长的爸爸要求:希望他死了以后能按照当地风俗做道场,就是请人来吹吹打打。这在当年是属于四旧而不被允许,但历来敢于担当的爸爸答应他,说请放心,我会让你家属做道场。

    尹老师是旧知识分子,对中国的风俗很了解,也很信奉,所以想自己死后也按照风俗来做。大概是八十年代末,他去世了。家里果然按照他的遗愿请了道场,丧事办的很热闹。爸爸也去做了悼词,了却了他的心愿。

    尹老师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 发表时间:

    最早甲骨文“止”就是一只脚掌,意思就是脚趾。后来止有了“停止”的意思,则另造“趾”来表示脚趾。

    甲骨文的“步”则是上下两个止,左脚在前,右脚在后,表示两脚交替迈进。

    甲骨文的“涉”,则是在“步”字中间插入一个“水”字,表示徒步蹚水过河。

    有兴趣了解这三个字后来的演变,请点击下面的链接阅读详细的讨论。


    https://learnchinesewithfun.blogspot.com/2016/10/learn-chinese-with-fun-95-wade.html



  • 发表时间:

    汉字隶变是指汉字从篆书逐渐演变成隶书的过程。

    在隶书之前的汉字,不论是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都是非常象形的。充分显示出汉字的亦字亦画,字画同体的特征。但也有书写慢,很难标准化的缺点。顺着生产力的不断提高,人们交流日渐增加,快速书写越来越重要。隶书就是在这个大环境之下逐渐演化来的,即时秦始皇用小篆来统一汉字的举措也未能阻挡隶变的脚步。短命的秦朝一过,就迎来了隶书最辉煌的汉朝。

    隶变是汉字演变的里程碑,它让汉字从充满变化的象形艺术性向非常稳定语言所需要的的标准化转变,最终形成现代汉字系统,两千多年没有大的变化。汉字的艺术性最后被语言性取代。

    隶书大气,浑厚。其蚕头雁尾,又叫波挑,是最典型的笔划。台湾蒋勋老师说,中国古代建筑的风格深受隶书的影响。那些飞檐的末端都向上翘起,就犹如隶书的蚕头雁尾中的燕尾之神韵。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请点击下面的链接文章阅读更多关于汉字隶变和对中国古建筑风格的影响的讨论

    https://leweishang.blogspot.com/2016/03/a-new-way-to-appreciate-chinese_21.html




  • 发表时间:

    我们通常很难将月与夕两个字联系在一起,因为意思不同,样子也不像。但如果你去看看甲骨文就发现它们非常像,只是后来演变才慢慢不同。


    而月与夕字中的两短横和一点是古人用来表示光的强度,就像我们现在表示Wi-Fi强度的弧形线。但中国人早在3000多年前就使用这样的方法来表示强度了。


    下面的链接是我写的有关这两个字的起源与演变的文章,欢迎有兴趣的朋友点击阅读。

    https://learnchinesewithfun.blogspot.com/2016/08/learn-chinese-with-fun-28-mo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