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忆莲做模特化身艺妓 脱衣穿衣数百次

环球网 06-27 18:10+-

  林忆莲做模特儿变身艺妓

  林忆莲参与《BAZAAR》的“Canto 6”计划,与余家安(电影美指及形象设计师)、陈志毅(室内设计及建筑师)、Virgile Simon Betrand(法国籍摄影师)、李志超(电影人、作家及摄影师)及杜子卿(当代艺术家及作家)共六人的艺术家团队,创作7件以不同媒导和构思表达的当代视觉艺术作品。忆莲作为灵感及模特儿,让艺术家们创作出7幅风格原创的艺术摄影作品。又将于7月7日至17日期间,在九龙塘的Festival Walk内,举行同名的当代艺术展。

  其实“Canto”一词,是有双重意思:Canto在意大利文中译作“sing”(歌唱);而同一时间,在英文中则解作“广东”。此词的深层意义即是本地音乐的根源:Cantopop。Canto的再深一层意思,就是解作长诗中停顿的段落位置,而6位艺术家的作品配合,也犹如诗般反应着文化、历史、感情与音乐的世界。

  忆莲作为艺术家之一兼任摄影模特儿,作了很多不同的新尝试,也拍出了很多美丽照片。她表示最具挑战性的首推李志超的《KNOWLEDGE. SANDY》,因他们难得邀请到专为王家卫电影作灯光设计的灯光大师王子明,为忆莲做出艳丽的灯光,她自己则化了一脸艺妓妆,优雅地一件又一件穿上13层衣服,继而再慢慢地一层又一层的脱下。李志超要求忆莲以艺妓及日本能剧的演出为蓝本,不单是借镜其独特的肢体语言,亦要表现出世的感觉,拍摄这段片是最考忆莲的“功力”的。因为她被要求以一条过的方式拍摄、不能剪接,故当中只出现了一个小瑕疵,便需从头开始,最终忆莲穿衣和脱下的每个动作,共做了多达200次,真是少一点耐性也不行。

  还有忆莲在半夜睡醒时穿着睡袍的模样可以看,她在杜子卿的作品《RELIGION》中,便应要求演绎一位带点神经质的50、60年代好莱坞巨星,在午夜梦回时,突然满具心理病态地硬要修补唱片的一剎。忆莲说:“我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希治阁的电影世界,变了一个变态杀人狂的样子,拿手术刀不停地刻唱片,很神经质。”

  有辛苦也有轻松的,忆莲说拍得最舒服的是VIRGILE的《COMFORT》一组照片,因为照片就是要呈现出COMFORT的感觉,亦是忆莲最自然的一面。

  而忆莲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LOVE-DAMAGED》,相信最令忆莲迷引颈以待,因为她的歌声和MV的演出,对歌迷来说毫不陌生,但她自己构思的艺术录像却不多见。她今次以声音变成艺术,创作了她的一个首次正式公开的sourd-art creation,而这段声音将不会收录在她的专辑之上,而是在展览会场上。忆莲说:“哈哈! LOVE的主题不是我选的,是大家都选好了剩下来的一个。我也觉得很有趣,自己唱过了各式各样的情歌,可以如何演绎这个主题呢?结果有一晚,我在STUDIO录音,突然有灵感,录了一个SOUND CLIP,效果我很满意。拍的片段的原概念是我的,而帮忙拍摄的导演ARR EGGI从我的SOUND CLIP及意念再发展成一个完整的片段。我跟ARR EGGI很合拍,所以在创作及拍摄过程又顺利又愉快。”

  忆莲表示,今次合作最遗憾就是与余家安缘悭一面,因为他在内地拍片忙碌,未有机会可以见面好好的聊一下。而余家安的作品是没有直接以忆莲为模特儿,改以她的旧相片,以3D技术为忆莲的样子倒模,继而找电影特技人员协助,做出她的雕造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