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局势深刻变化 中共处境反转

大纪元 2021-12-03 07:42+-

南海局势深刻变化 中共处境反转

中共2010年以来就在南海不断填海造岛,扩大军事存在,对争议各方形成威胁。图为中共在南海建立人造岛屿。(Digital Globe/AFP/Getty Images)

王赫评论文章:2021年的南海局势,看似缓和;但是,本年度内中共与如下三个国家的纠纷,显示南海并不安宁,中共对南海局势的影响、控制能力也在减弱中。

其一,印尼。12月1日,路透独家披露,因争议海域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问题,今年早些时候中共与印尼在南中国海对峙,长达数月;对峙期间,美国与印尼以陆地为主的“哥鲁达盾牌”例行军演(始自2009年),也第一次遭到中共抗议。

其二,菲律宾发生纠纷。这先后有两件事。首先,3月,超过200艘中国船只闯入存有争议的牛轭礁(菲方称Whitsun Reef),中共称只是在那里“避风”;菲律宾认为那是民兵船,中共或“将采取黄岩岛模式控制牛轭礁”,增派海空军和海警舰机进入事发地区,让沉寂了几年的局势再度紧张。

其次,仁爱礁(菲方称Second Thomas Shoal)事件。仁爱礁属中菲争议海域菲律宾,1999年将登陆舰“Sierra Madre”搁浅于此,并派遣部队驻防。今年11月16日,3艘中共海警船拦截向仁爱礁驻扎士兵运送食品物资的菲律宾补给船,还发射了水炮。这致使11月22日,在习近平主持的中国-东盟峰会上,一直推动与北京改善关系的菲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罕见地当面表达不满:“我们厌恶最近在阿云金礁发生的事件,并严重关切其它类似事态的发展。这不利于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和我们的伙伴关系”。戏剧性的是,强硬交涉之后,菲律宾海军成功地向“Sierra Madre”提供了补给和换防人员。

其三,马来西亚。6月1日,马来西亚指控16架中共军机5月31日进入该国空域,并一度进入马来西亚西东部沙捞越州(Sarawak)60海里范围之内。马军方指这些中共军机进入马方的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对航空交通造成“严重威胁”。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形容,事件是对“马来西亚空域和主权的侵犯”,又说马方与任何国家的友好关系不代表他们会就国家安全妥协。

事实上,这次中共空军由16架运20和伊尔-76运输机组成的运输机群,直线飞行距离超过3,000公里,远远超过对台作战的需要,反倒是更符合夺取南海被占岛礁的实战化训练。马来西亚心知肚明,因此反应强烈。

中共与上述三国的这类纠纷,并非新鲜事,早就发生过,还不只一次。可是,在2021年这个特殊年度再次重演,就显得颇不寻常了。“不寻常”之处至少表现在三点。

第一,2021年是“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的关键时期,中共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2002年中共与东盟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之后,双方又启动“南海行为准则”(COC)磋商,不过举步维艰。2012年4月3日,东盟国家决定先行拟定“南海行为准则”之后,再与中共磋商。2018年8月2日,“南海行为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形成;中共提出争取三年达成“南海行为准则”的愿景。2019年,各方提前完成案文第一轮审读。疫情发生后,第二轮审读延期。今年6月17日,中共和东盟国家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19次高官会达成共识,同意尽快恢复案文第二轮审读,争取早日达成“准则”。

对中共而言,如果“南海行为准则”达成,固然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在南海问题上的处境,有利推进国际统一战线,但又担心自己因此被罩上了笼头,从此束手束脚。在这样一种复杂心态下,中共挑起与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三国的纠纷,借此影响“准则”磋商,或为最大限度占尽优势,或为延宕“准则”达成。也正因此,东盟国家对中共就很难不保持警惕了。

第二,在南海争端中,马来西亚、印尼的态度原本是和缓的,菲律宾也已转向中共,中共真以为自己可以吃定这三国吗?

先说马来西亚。相较于中菲、中越,中马在过往相当长的时期内,保持着“相安无事”的状态。马来西亚被视为一个“低调务实者”。马来西亚海是“准则”磋商的积极推动者之一,对早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签署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由于中共的霸凌,双方在南海问题上走向敏感化。2019年9月建立起双边海上问题磋商机制。双方之间始终存在油气开采矛盾(马方在南沙海域的油气井数量占相关东盟五国打井总数的一半以上)、对曾母暗沙及琼台礁、南(北)康暗沙的主权争议等等。中共耿耿于怀。甚至有陆媒发文称“闷声低调发财:马来西亚在南海问题上比越南更难对付”。那么,马来西亚的南海政策能不变吗?

次说印尼。中、印尼两国间不存在主权争端,只是中国南沙群岛专属经济区与印尼纳土纳(Natuna)群岛专属经济区主张重迭海域,双方尚未进行海域划界。印尼持“非南海声索国”的政策立场,以求在南海问题上扮演“中立的调停者”的角色。同时,中共也在大力拉拢印尼,例如提供疫苗和投资。因此,即使双方在重迭海域发生纠纷,印尼也往往沉默不语,比如前述的路透独家,印尼媒体之前就无报道。不过,由于中共越来越强硬,印尼也开始呛声了。最新的案例是,近几个月来,中共勘测船“海洋地质号”在多艘中共海警船的陪同下,闯入双方部分重迭海域——纳土纳群岛区域——进行海底测绘;11月25日,印尼政治、法律与安全事务统筹部长马福(Mahfud MD)在巡视纳土纳群岛后发表声明,表示“永远不会放弃对我们的土地和水域的一寸权力、主权和法治”。

再说菲律宾。自2016年杜特尔特就任总统,菲律宾从南海仲裁案的强硬立场大转弯,“弃美投共”。中共2016年曾承诺将给予菲国240亿美元的贷款和投资,但是,五年过去,由中共资助的重大基础建设计划,大部分至今仍未动工或尚未核准,投资额也远远低于中共当初所承诺的金额;同时,中共也未缓和在南海的行为,继续部署军机。因此,杜特尔特受到许多指责。而且,明年菲律宾又要大选。在内外压力下,杜特尔特的南海政策也在调整之中。

第三,中共欲独霸南中国海,将其变为核潜艇的“堡垒海区”,难道这不会迫使美国加大力度支持其东南亚盟友与伙伴?

2020年中共对美进行军事威胁,美中开打新冷战。同年7月13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中共在南海的领土声索“完全不合法”,“世界不会允许北京把南中国海当作其海上帝国”,美国与东南亚盟友与伙伴站在同一阵线。这是美国首次就南海领土争议公开表明立场。

今年以来,拜登政府加大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并加强对盟友与伙伴的支持。例如,拜登政府多次重申《美菲共同防御条约》适用于南海;4月6日至7日,美国海军的“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与马来西亚皇家空军在南海举行演习;在前述的中共与印尼南海对峙期间,9月25日,美国航空母舰“里根号”进入对峙水域范围。有美国海事专家在报告中指出:“这是第一次观察到美国航母在如此接近南海对峙的地点”。

结语

中共有着亚洲最强大的军力,从2010年以来就在南海不断填海造岛,扩大军事存在,对争议各方形成威胁。2016年南海仲裁案,使中共一时颇为狼狈。但是,中共的软硬兼施,成功使中菲关系转圜,其南海处境有所改善。但是,进入2021年,中共大搞“战狼外交”,其南海政策越加强硬,挑起事端,引起有关国家的反弹;同时,美国迫于中共的战略威胁,也在加大对其东南亚盟友和伙伴的支持;这些都使南海局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共的处境再次开始反转了。

  • 最新评论
  • sleepy_cat

    30年河东,40年河西。 半个世纪前,是中共输出革命操纵诸多小国对抗米国和西方大国,现在是倒过来,叫厉害国手忙脚乱了。 南海诸国只要联合起来,背后有米国和西方国家撑腰,就可避免米国的劳师远征,叫厉害国做白日梦。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