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关心欧洲大水,我只关心郑州洪灾

东八线三世 07-21 17:46+-

  河南大洪水,郑州几成泽国。

  满目都是洪水,白茫茫一片,浊浪排空,汽车、行人被汹涌的洪水卷走。

  地面塌陷,有人被冲入深不见底的巨坑。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325.jpg

  水没车顶,有人被淹死在车里。

  数百人被困地铁,水已齐胸,拼命发出求救信号。

  房屋倒塌,道路毁损,几许家庭妻离子散,多少无辜葬身鱼腹。

  山川落泪,哀声遍野。

  我永远忘不了被打捞上来那名女孩的眼睛,无尽的绝望,永不瞑目。

  我永远忘不了那横陈在地铁月台上的遗体,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356.jpg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406.jpg

  但让人悲愤的是,灾情发生时,大央视还在连篇累牍播放欧洲大水,河南电视台还在兴致勃勃播放抗日神剧。

  无论是电视还是网络,都一片海晏河清,歌舞昇平,联播里,身为郑州人的海霞在忙著关注德国、意大利:德国洪水了,意大利被淹没了、奥地利成泽国了……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420.jpg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441.jpg

 别的国家都水深火热,唯独我们这里岁月静好。

  他们都很忙,一门心思关注德国人民的水深火热,根本没功夫关注河南的洪灾,哪怕现在那里的人民已经流离失所,哪怕那里已经是洪水滔天。

  都这个时候了,胡编还不忘叼盘,德国的洪灾是悲剧,郑州的洪灾就是必然的。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503.png

  好不容易,郑州发佈关注洪水了,但关注点却在环境上:这场大雨过后,城市会更乾淨,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

  合着是感谢大洪水,给整个城市免费洗了个澡!

WeChat Image_20210721174522.jpg

  只有歌颂,只有颟颟,没有反思,没有追问。

  城市的排水系统有没有问题?

  城市地下有没有建地下蓄水池、拦洪坝、大功率泵站?

  地铁站下面有没有建设配套蓄洪库?

  是否路面硬化过度,有没有考虑建立海绵城市,有足够多的非硬化土壤吸收涵养水分?

  救援和反思是并行不悖的。天灾每年都有,但如果能做好预防措施,至少可以将灾祸降低到最低程度。

  灾难发生,掩盖灾难,不进行反思,然后迎来更多的灾难,循环往复。

  这次是郑州,下次有可能是别处。

  这次洪灾中,曝光以及反思的更多的是自媒体,民众多半在自救,所有资讯是零星的,分散的,官方和民间并没有拧成一股绳,呈现割裂状态。

  这和上世纪末那次大洪水完全不同。

  那时网络虽然不发达,但能从报纸到网络,都在连篇累牍地播报灾情,从上到下都有种众志成城的气质。

  我是湖南人,亲身经历了那次大洪水。

  那一年,也是这个季节,稻穀将熟,满目金黄,高考已过,我正在家里等大学录取通知书。

  某天,毫无徵兆,洪水突然就涨起来了,昏黄的水翻滚著,看著它没过堤岸,盖住稻田,菜地,转眼间,只看见昏黄一片。

  有活的猪在水里游泳,游了几下又被浪头打了下去,然后不见了踪影,偶尔还会飘来死鸡、死狗和各种垃圾,空气里弥漫著一股腥臭的味道。

  幸亏我家地势比较高,房子没有被波及,只是水稻田和菜地被淹了,遭受了一些损失。

  但住在河边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很多人家的房子垮了,听说有人被洪水冲走了。

  当时网络还不发达,虽然很多人只能通过报纸和电视看到消息,但全国上下都知道湖南发大水了,因为那时大部分媒体都进行了连续的报道。

  电视上,我们能看见领导人在一线指挥抗洪救灾的身影。

  报纸上,我们能整版整版地看见南方洪灾的新闻。

  后来,洪水退了,我去北京报道上学。

  报到处的老师听说我是湖南来的,热情得不得了,不但帮我减免了第一年的学费,还给我安排了勤工俭学的岗位。

  说实话,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挺温暖的。

  哦,忘了,那是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