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美籍青年进美领馆求助被拒:我们做不了什么

RFA 10-29 12:36+-

独派组织“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日前到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但在领事馆外被港警国安人员拘捕。其后再有4名社运人士尝试进入领事馆,但被拒绝,其中1人据报是美国公民,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拒绝评论事件。美领馆被指拒绝本国国民的求助,背后有何考量?

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周二(27日)早上到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但在领事馆附近被香港警方国安处人员拘捕,据报其后再有4名社运人士尝试进入领事馆,但被拒绝。

协助他们的在英港人组织Friends of Hong Kong回覆本台查询,确认事件,并表示其中一人为美国公民。该组织表示早前曾受5人所托,向美国国务院求助,表示他们希望通过美国驻港澳领事馆寻求庇护,但讨论结果是这不符合惯常做法,而美国政府也一直重申必须在美国境内提出庇护申请。

美籍香港抗争者称向美领馆求救不果

美国之音访问一名自称王同学的寻求庇护者,表示自己在美国加州圣荷西出生,在香港长大,今年20岁,是美国公民。他们原本共6人打算周二早上8时到美国领事馆寻求帮助,当中5人寻求政治庇护,他本人则以美国公民身份寻求美国政府的帮助。不过早上一人被国安拘捕,另一人退出行动,下午被国安带走,其余4人下午5时进入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

报道引述王同学表示,领事馆内负责公民事务的官员跟他谈话,了解情况。最后他们得到的回应是─“在保护我的方面,他们做不了什么。”而另外3人也被告知,得不到任何保护,只能留下电话保持联系,领事馆最后下令让他们离开。

2020-10-29T011139Z_1944289250_RC21SJ9D6ZCI_RTRMADP_3_HONGKONG-SECURITY-ARRESTS.webp

美籍港青:希望美国政府助美国公民回美

至于到美国领事馆寻求帮助的原因,王同学表示自己是前线抗争者,面临起诉,但代理他和同伴的律师事务所,一名律师突然“跳槽”到香港律政司。他认为是从辩方变为控方,担心得不到公正的审判。而且他和几名同伴都在国安当局的监控下,也发表过反共声明,所以担心个人的人身安全。

王同学表示,在保释期间被要求交出所有旅行证件,因此无法离开香港,只能寻求非正常渠道,但因水路和陆路都被封了,因此“最有希望的是美国政府出面帮助美国公民回到美国。”

王同学又表示,当日他本来要上庭接受裁决,但他没有去,目前在安全的地方等待消息。法庭因他缺席聆讯,已发出拘捕令。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发言人谢汉伟(Harvey Sernovitz)回覆本台查询,表示出于隐私考虑,无法评论与美国公民的交流(Due to privacy considerations, we cannot comment on our communications with U.S. citizens.)。发言人又重申,寻求庇护只能在抵达美国之后提出(Asylum can only be requested upon arrival in the United States)。

曾营救陈光诚  胡佳:香港抗争者情况难相提并论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告诉本台,据他了解,过往成功进入美国驻外使领馆并逃到美国的,只有1989年六四后逃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方励之,以及2012年逃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的“赤脚律师”陈光诚。

陈光诚因反对中共强制堕胎的计划生育政策,和家人长期被软禁在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当年胡佳有份参与营救陈光诚的行动,他向本台透露,从2006年起,他和中国的维权人士就一直向美国驻华外交官,反映陈光诚被软禁的情况,以民间力量长期向外交官游说及施压,长达六年。

因此当陈光诚在2012年从山东逃到北京后,他的个案由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上达至国务卿希拉里,再请示总统奥巴马,进行两国之间的高层谈判。加上当时美中关系尚可,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促成陈光诚及其家人离开中国,逃到美国。他表示,目前的美中关系和香港抗争者的情况,难以相提并论。

胡佳说:力量不足,就是在影响力、前期的铺垫、外交、各方面的舆论,仍然无法和那个八九的时代以及陈光诚那种长期的、强大的反对堕胎力量(相比)。在中美关系如此冲突的情况下,美国有很多的事情,要忙于大选,要忙于处理国内的新冠病毒肺炎。那几位香港手足所寻求的帮助,能不能把这个动议放到国务卿的办公桌上,我都表示没有太大信心。

胡佳:美领馆若拒国民求助 做法欠妥

不过,对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被指拒绝美国公民的求助,胡佳表示遗憾及困惑,认为做法有欠妥当。他表示,即使求助者旅游证件被扣起,领事馆也有方法核查自己国民的身份,并尽力提供协助。

胡佳说:如果真的是美国公民的话,我觉得美国驻港领事馆的做法有点简单,我不能叫粗暴,反正就是有点流于简单和武断了。你应该给他一个核实身份的时间,并给他提供针对美国公民的领事保护。这个领事保护并不一定拿我的外交居所来庇护你,但其他方面也应该是有的。这个方面,美国在跟中国共产党打交道时,并不缺乏这种经验。

他表示,美国公民在香港被拘捕,驻港领事馆的官员有义务主动接触对方并提供协助,确保美国公民的权利得到保障,并在公民权利被侵犯时向港府交涉。他呼吁社会舆论继续关注事件,期望美国外交机关重新研判情况。

钟翰林成首名被正式起诉“分裂国家罪”港人 法庭拒批保释

而周二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外被捕的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被控一项分裂国家、两项洗黑钱及一项串谋发布煽动性刊物罪,周四(29日)早上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总裁判官苏惠德认为被告曾不依期归押、在保释期间犯下本案,因此拒绝被告保释申请,即时还押。案件押后至明年1月7日再讯,以待控方进一步调查。

钟翰林此案是“港区国安法“自7月1日实施以来,首次以“分裂国家罪“正式起诉。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本台表示,在国安法中,反分裂是第一重要的工作。以中国文化来说,是指以内部力量颠覆政权,中共认为是最难处理,因为“堡垒最易被打破”。在条文上,虽然在香港,分裂国家罪的刑期起点为三年,比在中国要轻,但刘锐绍指实际执行上都是宁左勿右,只要认为该人对国家安全有危险时,同样可令其“永不超生”。

刘锐绍说:大家可能有一个错觉,就是在香港松动些,但必须要看过去的经验,就是共产党说“针对一小撮,而非打击一大部份”,但结果往往就是针对一小撮时,客观效果就是扩大化,实质上打击一大片。这个亦是他要达到噤若寒蝉、自我收缩的寒蝉效应效果。

钟翰林和独派组织切割  惟港警仍两次拘捕

主张香港独立的组织“学生动源”早于“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已宣布解散香港本部,成立国外分部。钟翰林也宣布辞任召集人,并重申再没有以“学生动源”名义发布任何违反“港区国安法”讯息。港府也一直重申,国安法没有追溯期,但港警先在7月底以“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将钟翰林拘捕,近日再以“分裂国家罪”正式控告他。

据了解,钟翰林所面对的控罪,和“学生动源、“学生动源美国分部”及“创制独立党”3个脸书专页的发布内容有关,他被指是上述专页的管理员。其中“学生动源美国分部”被指在“港区国安法”落实后仍发布港独言论。控罪指,他涉嫌在今年7月1日至10月27日期间,在香港与其他人积极组织、策划、实施或参与实施旨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行为,违反“港区国安法”20条。

至于洗黑钱方面,据悉控方指“学生动源”曾发起网上众筹,并声言只接受提倡港独者的捐款,当中约56万港元款项存入钟翰林个人户口。控罪指他涉及在2018年1月至2020年7月期间,使用个人名义持有的户口,处理合共近70万港元。至于串谋发布煽动性刊物罪,控罪指他在2018年11月30日至今年6月9日期间,在香港与其他人串谋发布煽动性刊物。

“港区国安法”中的分裂国家罪,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者,会被判处无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和钟翰林同日被捕的两名前学生动源成员何忻诺及陈渭贤,目前获准保释。美国国务院谴责香港警务处逮捕和拘留三名学生民主活动家,批评香港国安法继续被用来扼杀持不同政见者和削弱香港人的个人自由,而不是确保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