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未耳闻目睹的古村落 就在徽州

苏丹卿 09-15 12:46+-

2020_0913_3e7e3914j00qglmqp00occ0018g00tnm.jpg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2020_0913_6e7f9917j00qglmqp00qfc0018g00tnm.jpg

  汤显祖当年写下的这句诗,如今虽总被用作徽州旅游宣传词,但不得不说,这句话确实是吸引了不少人对徽州的向往。

  徽州古称歙州、新安,一府六县,是中国三大地域文化之一,留下了许多非常丰富的文化遗产。

  古徽州大地,自古被称为“山限壤隔之地”,蜿蜒曲折的新安江,自西向东串起一个个古老的村落。不论是江西婺源、安徽黄山还是宣城,依山傍水的古老之地,粉墙黛瓦、油菜梯田,茶园秋菊,一派诗情画意之景象,如诗如画。

  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并非是那些闻名遐迩、名扬四海的古村落, 而是这个充满烟火、生活、田园的小村庄——泗溪村。

2020_0913_7d857031j00qglmqp00q8c0018g00tnm.jpg

  这是一个很多人都不曾听说过的名字,更是绝大多数人没去过的地方,然而它距离世界文化遗产宏村景区仅有22公里。

  这个被藏于大山深处的古建筑群,实际上并比不上宏村景区,虽同为白墙灰瓦马头墙,但它并不显得精致,更不是一目了然的古色古香,而是极为古朴。古朴到它在徽州地区的所有古村落里,是那样的平凡、普通。

2020_0913_51ff371ej00qglmqp00g4c0018g00tnm.jpg

  可若深入村落,发觉它犹如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2020_0913_369b4495j00qglmqp00hzc0018g00tnm.jpg

  泗溪村地处安徽黄山黟县的宏村镇,是由当年泗溪乡的一心村、双联村、甲溪村等几个行政村合并的村庄,地处黄山南麓,黟县东部边陲,是一个革命老区,也是一个朴实、幽静的山里小村。

2020_0913_493c11b2j00qglmqp00grc0018g00tnm.jpg

  但这个小村有一个特别之处,与其他徽州古村落的马头墙有所不同的是,泗溪村里的马头墙多以黄土堆砌。在这秋日的暮色下,黄墙灰瓦,别有一番景致。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番景致更为心动的地方居然是那黄墙之下,田园之上,村民采菊、日落而归的身影,令人不由想起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桃源般的世界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万般憧憬与想象。

  十一月秋,是山菊收获的季节,虽说泗溪村以林茶为主,有香榧、苦丁茶、葛粉等土特产品(其中香榧还曾是皇家贡榧),但在秋天,菊花深受欢迎。 这在徽州十分常见,主要以休宁、歙县为主。

  在这样全一色的黄土坯墙体的马头墙下,村民们于黄昏落日下采菊的身影,是那样的动人,令人感到时光静好,恍若一幅画,处处透溢出一股浓郁的徽派土楼遗风神韵。

2020_0913_9439524bj00qglmqp00atc0018g00tnm.jpg

  这让我忍不住拿起相机,走进了村里。村里的阿黄见了我,顿时仰头大叫,不久他的朋友们闻声赶来,一路跟随喊叫,顿时是打破了这深山里的寂静。

2020_0913_84853523j00qglmqp00ptc0018g00tnm.jpg

  阿黄和它朋友的叫声,似乎并未引起村民们的注意,人们见到我,也并未好奇的上下打量。此时,炊烟袅袅,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我的肚子竟然不争气的也叫了几声。

  不少村民已经从田里返回家中,他们忙碌着秋日里最后的收成,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劳作,有的挑着水桶,有的扛着木柴,有的背着装满菊花的蛇皮袋,有的从地里摘了把辣椒和青菜。当然,也有的在为来年春天的庄稼做好准备。

2020_0913_ca4d29f4j00qglmqp00amc0018g00tnm.jpg

  这座被群山簇拥的古老村庄,虽然距离宏村景区很近,虽然在2018年成为黄山市新增的8个百佳摄影点之一,但它仍是鲜为人知。

  如果不是专门对原始古村落的热爱、对传统人文的追求、对真实的徽州古村落的原生状态的记录,怕是绝大多数的游客都不会知道这里,更不会找到这里。

2020_0913_ebd1843ej00qglmqp00nhc0018g00tnm.jpg

  据村民说,在泗溪村起初成为百佳摄影点的时候,村里来了许多像我这样的人:背着包拿着相机,村里村外走走拍拍,为此村里还开了一家饭馆。

  村民们都感到意外,想不到自己的家乡也会引来外地人的参观,甚至是自己下地干活的样子都被争先恐后地抢拍。

  有一个从休宁县嫁过来的大姐笑着问我:“这么破的房子,你们怎么那么喜欢呢?真不晓得你们都在拍些啥。”

2020_0913_f82c66dfj00qglmqp00qic0018g00tnm.jpg

  为了旅游发展,村里将这具有特色文化的土房子马头墙给保留了下来,也有部分老屋翻修了一下,也有的村民盖起了新房子。但整体风格,仍是岁月留下了的古朴,时间沉淀下来的斑驳。

  暮色苍茫,秋日的大山里顿时凉了许多,但孩子们仍外面在玩耍,田间的小路上偶尔轻声细语,不时放声大笑。什么是“世外桃源”,眼前的泗溪村大概就是吧。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2020_0913_f802746cj00qglmqp015jc0018g01xwm.jpg

  在一缕秋阳映射下,村落静谧安详。阿黄后来不搭理我了,带着它的朋友去看夕阳美景,步伐甚是悠哉,这是活在城里的、困在钢铁森林里的宠物狗所无法体会的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