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信息时代 > 正文
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
creaders.net  17-07-10 22:20  FT中文网

  心理学家发现,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往往比我们以为的要粗浅。在解释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诉诸于直觉而非因果推理。

  10年前,心理学家丽贝卡?劳森(Rebecca Lawson)发表了一篇有关“自行车学”的有趣论文。她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们能否画出自行车的基本构造?

  包括那些自信能画出踏板和车前叉的人在内,大约40%的人发现他们画不出来。基本错误包括画出同时连接前后轮的车架,这样的自行车是无法操纵的,还有画出同时环绕前后轮的链条(问题同上)。甚至连自行车手也犯了难。

  “看起来,很多人几乎完全不了解自行车的工作原理……尽管自行车是人们非常熟悉的事物,大多数人也学过怎么骑自行车,”来自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的劳森总结道。

  哪怕是对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我们个人掌握的知识也是粗略和浅显的。就个体而言,我们都是浑噩无知之人,却总能把智慧汇集起来,然后厚颜沉浸在这种集体荣耀之中。劳森发现的这种现象,在最近一本新书中得到详细阐述,这本名为《知识幻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的着作揭露出我们的智慧是假象。

  本书的两位作者——心理学家史蒂文?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市场营销研究人员菲利普?费恩巴赫(Philip Fernbach)提出,知识是一种集体努力,但我们对我们自己掌握的知识之少却认识不足。智慧来自于外部,而非来自我们自身,因此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为什么我们从未独立思考?

  在劳森提出她的自行车挑战之前,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弗兰克?凯尔(Frank Keil)已经指出,我们对拉链、手机和抽水马桶等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的理解并不扎实。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他们能够解释这些事物。但当他们真的坐下来试图清楚地说明其中原理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被难倒了。

  凯尔和他的同事列昂尼德?罗森布利特(Leonid Rozenblit)把这种现象叫做“解释深度的幻觉”(illusion of explanatory depth),他们对此的定义是“大多数人感觉他们对世界的理解非常细致、连贯和有深度,但实际情况比这差远了”。我们对我们所掌握知识的反思或者检查是远远不够的。

  这种现象——它也表明人们在自己的不足暴露后会对自己的认知更谦逊——对于我们思考政策的方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费恩巴赫教授和他的同事们此前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医保筹资方式或碳排放交易系统等问题上持极端立场的选民,会在被要求解释这些政策后变得更温和。看起来,被强制进行“因果推理”或许能够缓和激进的想法。

  “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也值得一提:最无能的人往往也是对自己的能力最自信的人。换句话说,最无知的人也是最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足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说得通的:只有获取知识,才能看到差距。非常能干的个人往往会低估自己的能力——如果一名宣扬某项事业的政治人士承诺一个天堂却完全不提隐忧,有必要记住这一点。

  凯尔教授认为,当被要求解释事物的时候,我们并不进行因果推理——这就是我们如此不擅于此的原因——而是凭直觉做出反应。这是因为,世界是一个建立在海量的复杂因果关系之上、由相互关联的事物和活动组成的极其错综复杂的网络。我们诉诸于直觉——即时抽取我们更了解的信息的本能——是一种减少认知超负荷的明智做法。

  当然,科技让我们能够更广泛、更快速地接触更多信息。在谷歌(Google)上的每一次搜索,得到的每一次回答,都会维持和深化一个人对于自己怀才不遇的信念。不过要记住,这是一种错觉。科技只是强化了一种谬见:在一个愚蠢的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像爱因斯坦那样的指路明灯。  (英国《金融时报》科技评论员 安贾娜?阿胡贾本。译者/徐行)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48小时热点新闻:
案情大逆转 章莹颖可能还活着
大妈天天床战小鲜肉 邻居快疯了女儿遭殃
华裔神探认为 章莹颖或已沦为性奴
八千导弹驰援印度!这国忘恩负义捅一刀
支付宝付款被盗咋办?马云回答令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