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信息时代 > 正文
为何清华状元要当女主播?揭大学生主播
creaders.net  17-06-16 11:24  凤凰科技

  直播行业逐渐进入调整期,随着行业的变化,网红美女们已经不是早期的“小米加步枪”,靠着调侃和段子吸引用户,主播呈现高学历的趋势。

  此前“清华女学霸转身做主播”的新闻引起社会关注。这个主播曾是2006年内蒙古高考理科状元,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硕士研究生就读于北京大学。履历傲人的她,却成为一名游戏主播,连王思聪都关注了她的直播给她刷礼物。

  在2017年的夏天,第一批95后大学生即将步入职场。根据人民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在一份“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的调查中,54%的票投给了主播、网红。“高收入”和“时间自由”是网络主播入行的两大驱动力。但是许多人往往将直播与“色情”、“不正经”联系在一起。

  4月份就有一批直播平台因为“涉黄”被关闭,但到5月份,花椒、虎牙等直播平台短短10天之间就宣布了总金额高达25亿元的融资。直播仿佛再次站上风口,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真的是“金矿”?凤凰科技就此采访了娇娇、王坤、阿喵和星ちゃーん四位直播从业者,他们对“大学毕业生”做网络主播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

  娇娇——以Miss为偶像的游戏解说

  娇娇2014年毕业于安徽大学,大学时她就接触过网络直播。当时网易CC还是最早的版本,刚开始内测,开放的是语音频道的直播,不开摄像头。她在梦幻西游的官方电台做讲解主持,还负责娱乐八卦新闻播报。

  大学期间她学习的专业是表演,曾经在电视台实习过,毕业之后出来做庆典和活动的主持。“我的大学专业、实习经历以及做线下活动主持人的经历对我在直播的帮助非常大”,她向凤凰科技表示。

  喜欢玩《炉石传说》和《王者荣耀》的她经常接游戏解说的工作,机缘巧合之下成为网络主播。2016年5月份她主持了网易暴雪的《炉石传说》安徽省比赛,“主持的效果还不错,于是在大家的建议下,开始尝试直播,11月份签了合同。”

  刚进入直播行业的她也会遇到困难,收入还不如做线下活动主持的时候。但是直播面向的是全国观众,活动只是面向那么一拨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差距开始显现出来。

  全民直播是她个人直播的平台,比赛解说则是全平台转播。现在直播和解说的收入占据了她每个月收入很大的比重。

  “除了收入以外,直播带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有那么一群人陪在身边,每一条互动的弹幕都像是在聊天,有很多水友在等着我开播”,说起这些陪着她的粉丝,她相当自豪。更令她骄傲的是,她的父亲非常支持她,她的大学老师也经常光顾她的直播间。

  在娇娇的圈子中,Miss等知名游戏解说是他们的偶像。Miss从2007年开始成为电竞职业选手,职业生涯中拿到多项国际赛事冠军;2010年开始涉足游戏解说和直播,主要从事《魔兽争霸》、《星际争霸》和《DOTA》等热门游戏解说,被称为“中国全能女解说”,签约费用超过1个亿。

  “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像她那样的人;更长远的是走向国际舞台,看自己国家的选手在游戏室征战,我也觉得很有荣誉感。”娇娇本身的兴趣就在游戏和直播,这给她足够去实现梦想的动力。

  高收入是对主播水平的一种肯定,但是对于主播来说,一开始是很难得到高收入的,所以对于直播的兴趣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为了出名赚大钱来选择做直播,那会很辛苦”,在娇娇看来,特别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要好好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避免从众心理,社会保障等方面都是大学毕业生需要考虑的问题。

  王坤——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走出的直播经纪

  “特别是随着经纪公司的出现,直播内容机构化产出的趋势更加明显,所以对于个人主播来说机会更少了。”即将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传播学专业毕业的王坤向凤凰科技表示。

  他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了五年本科,前两年读的物理专业,后来转向了传播学。期间曾选择出来创业,所以他延迟了一年毕业,他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直播行业的研究。

  “从大学三年级开始就已经接触直播经纪行业”,王坤表示,他大三就实现了经济独立,助学贷款自己还。在大学毕业之后选择进入直播行业,家人也表示了支持。现在他是一个直播经纪公司的合伙人,“我相当于副总”,对于这个结果,他颇为满意。

  “现在的主播太多了,个人主播很难做起来”,依靠多年从事直播经纪的经验,他认为对于新主播最大的困难就是赚不到钱、没人气,所以很难坚持下去。

  直播已经开始产业化,“直播+”是未来的趋势,所以就整个行业来说机会还很多。越来越多的机构媒体涌入直播行业的同时,直播行业也在自我调整,也变得越来越正规。

  在他手底下,有几十名签约主播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是在读学生。这些大学生对于做全职主播不是没有顾虑,但是直播行业赚的钱更多,特别是在机构的支持下。

  当然,也不是所有机构签约的主播都能顺利发展。“一个能火的主播,必然是有魅力的”,在王坤看来,主播的才艺、情商都是可以后天培养的,但是这种培养的基础是主播的“潜质”。“不管是大学毕业生还是其他人,真正有潜质的人要做直播,我是赞同的”,多年的直播经纪从业经验让他更相信潜质。这是个很玄乎的东西,但是试播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得出来。

  近期被炒得很热的“清华学霸做主播”事件,王坤认为这是个例,“她的身份且不说,但是她的确成功了,不是吗?她的公司很不错,人民日报都关注到了。”

  阿喵——直播纯粹是兴趣,不会当成主要职业

  不仅仅是王坤,阿喵和星ちゃーん(主播的直播名称)也认为这样能在直播中获得成功的仅仅是少数。阿喵是一名三联学院的大三学生,现在已经开始是实习,在空闲之余兼职做直播。

  她在熊猫TV和KK上开播,主要内容就是聊聊天,带有脱口秀的性质,偶尔展示唱歌等才艺。“我第一次看的一场游戏直播,就被吸引到了。脱口秀类的直播app出来之后,我就注册成为网络主播了”,谈起第一次和直播的邂逅,阿喵话匣子才打开。

  “我在直播中得到了很多的感动,特别是那些因为直播喜欢我的人,给我刷礼物,还会回击那些无故骂我的人。只要工作时间允许,我都会一直播下去。”阿喵读的是安全工程专业,她的身上有理工科学生难得一见的感性。

  但是对于她来说,直播仅仅是副业。阿喵的父母并不同意她以主播为职业,在他们看来,女孩子还是有稳定的工作更好,而她自己也是一个思想比较传统的人。

  星ちゃーん——在日本留学的主播,首选是稳定工作

  星ちゃーん的本科就读于北京一所211大学的日语专业,也是一个非常开朗的女孩,现在正在日本留学。前往日本已经一年的她在dokidoki live上已经开播快四个月了。

  “日本的直播起步比中国晚,体验上来说有点烂。真的是出国了才知道国内多先进”,性格开朗的她开头就是一句吐槽。dokidoki live是日本一款非常火的直播软件,星ちゃーん的直播内容主要是聊天。

  对于星ちゃーん来说,直播纯粹是课程闲暇之余的玩票,但是她还是非常认真对待。平台的收益分成很灵活,主播可以自由选择分两成或者四成,10万日元是界线。

  如果一个月礼物流水超过10万日元,那她一般会选择四成,然后加上500日元/小时的工资收入,就是她的总收入;如果不足10万日元,那她一般选择两成,时薪是1000日元。

  “有比赛的时候非常累,但是有个人陪你聊天挺开心的。而且有比赛的时候,一个月礼物打赏肯定超过50万日元”,高收入和陪伴感是她从事直播的主要动力。

  对于毕业后是否选择继续做网络主播的问题,明年将毕业的她还是以找工作为主,“有空的时候也还是会继续播,但是如果找到男朋友,肯定不播了。因为就长期来说,大学毕业生做直播不靠谱。”

  在日本,“直播+”的趋势尚未明显,但是在国内不仅仅是直播平台,从业者也都更看重“直播+”的连带作用。作为网络主播,如果没有实体店、淘宝店或者其他从直播中变现的工具,在新人辈出的直播行业,单纯靠内容坚持不了几年。这也是星ちゃーん不会全职做直播的原因。

  娇娇在做网络主播的同时,还依靠直播攒下的资源从事直播经纪工作,线下的活动主持工作继续坚持,实现线上和线下的互通;对于两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阿喵和星ちゃーん来说,直播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她们更期待稳定的工作,但是作为兴趣,很难完全舍弃直播。

  采访的最后,王坤告诉凤凰科技:“直播对社会肯定是有用处的,不是说完全无用的没意义的东西。我们也希望直播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在他看来,直播对于社会的意义,是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快乐。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48小时热点新闻:
伊万卡真脫了 深V爆乳又大露美腿
美国大妹到中国 震惊了又震惊频频傻眼
李敖自知时日无多 邀前妻胡茵梦告别
评论:王岐山的下场
FBI明确:绑走章莹颖的嫌犯为白人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