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中国式“担责” 湖北武汉新官上任先甩锅

博讯 02-14 17:37+-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仍呈现恶化状态,抗疫的同时,中国当局更绞尽脑汁想办法来安抚维稳日日在恐慌中度日的14亿民众。昨日(2月13日),就在发源地疫区湖北出现日增近1.5万确诊病例的超级反弹之时,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追责风暴同步开启——中共官方宣布,上海市长应勇取代蒋超良担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替换马国强担任武汉市委书记。

202002141530china1.jpg

    中共当局一口气撤换湖北两名疫情重灾区高官,新上任的湖北省和武汉市领导人上台后第一件事,亦不忘高喊拥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凸显习近平的大权在握。

    而此番人事调动虽非武汉肺炎爆发以来,湖北官场的首次震荡,却是湖北与武汉两地最高层级的人事撤换。本月8日,浙江出身的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也被“空降”到湖北,担任中央应对武汉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原湖北省卫健委党组书记与主任双双遭免职,改由中国国家卫健委副主任王贺胜全权领导湖北抗疫工作。

    短时间内4名高官空降或转调至湖北,其中应勇、王忠林以及陈一新3人,都具备中国“政法系统”工作经历,陈一新与应勇两人更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前在浙江工作时的旧部属,被外界视为习的嫡系人马。

    湖北日更确诊数暴增近1.5万 遭质疑:新官上任先甩锅?

    新冠肺炎疫情仍主要在湖北蔓延,湖北省日前修订了新的诊断标准,纳入临床诊断。因此,湖北当局通报修改诊断标准后的数字,即全省12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其中有13,332例是通过临床诊断确诊的病例。

    通报称,根据新的诊疗方案,湖北将对以往的“疑似病例”展开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订正。临床诊断,指的是医生给病人检查疾病,并对病征做出分类鉴别。不一定经过病毒核酸试纸检测化验,就可以断定疾病种类和制定治疗方案。就拿新冠肺炎来说,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等特征的,就列为临床诊断病例,也就是确诊。

    而就是采用临床诊断后,湖北的确诊病例出现了火箭式的窜升,死亡数字也大幅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湖北每天通报新增确诊数字一般保持在300至400左右。虽然一直高冠全国,但是从数字看基本保持平稳,而且还出现了连续几天下降。正当人们以为疫情可能缓解的时候,当局调整了确诊方法,确诊病例出现了超级反弹。一天之间,新增近1.5万。

    这个现象足以证明,此前有非常多的患者没有被确认。

    有匿名的中国冠状病毒研究人员表示,此前对疑似患者的诊断器材,例如测试包,它的效果“并不准确,因此需要反复几次测试”。另有医务人员指出,能够正确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结果的概率,一般只有10%~20%。好医院的概率可以达到50%,差一点的医院检测概率可能只有10%。

    换句话说,之前单一依赖核酸试纸检测,可能漏掉了很多实际染病的患者。而当局限制使用每天使用核酸试纸的数量,也极大了限制了检测病患的人数。也就是说,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疫情,远远比之前当局公布的数字要严重的多。

    如果拿12日的日更确诊参数,以地区划分,在湖北全省新增的14840病例中,其中13436例是在武汉。湖北全省包括临床诊断的242例病例死亡人数中,武汉占了216例。

    12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指,湖北和武汉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他更指出,武汉疫情存在不确定性。与输入地相比,武汉感染者底数还没有完全摸清,蔓延扩散的规模也没有较为精准的估计预测。据有关方面推算,武汉潜在被感染的基数可能还比较大。

    对于湖北12日的确诊数字暴增,坊间更另有猜测,“可能就是新换上的官员不想背锅”。

    因为2月10日,原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武汉的人数排查高达99%,1499名重症确诊患者全部入院。他的说法引起很多人质疑,认为当局仍然在撒谎,隐瞒真实情况。

    然而在换上新的党官后,数字就出现了窜升。有网友的评论一针见血:“怪不得一下子一晚上突然增加了一万多,原来是为了盘帐、理库存,毕竟换了掌柜,不能把老帐算到新掌柜身上。”

追责风暴是在找替罪羊?

    时至今日,疫情泛滥到越来越难以收拾的局面,主要是因为中共各级官员的掩盖真相、隐瞒事实。

    蒋超良在1月30日第一次出席疫情发布会时,面对央视记者的提问,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央视记者提出有关武汉返乡人员回家遭堵和医疗用品紧张的问题,蒋超良却念稿,说“过年期间,走亲访友,相互拜年,这是中国人的习俗”。这段视频在网络上传的很火,很多人对他批评。

    马国强在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代表习近平来湖北督战防疫之后,声称对武汉的排查人数高达99%。但被记者给揭穿了,“马书记是骗人,还是被骗了?”

    除了这两个替罪羊,中纪委监委网站日前还通报了其他落马高官。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卫健局副局长程志勇从湖北返回后,在居家医学观察14天期间,违规外出参与聚餐,被免职并立案调查。广西还有多名党员干部在疫情防控中“履职不当”,也受处分或诫勉。

    此前的湖北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卫健委主任刘英姿已经被撤职。

    而中共官方13日宣布湖北人事大变动后,广州也有8位高官因抗疫不力遭撤职。

    网上近期更流传着智慧的网民给这些湖北高官表现编写的打油诗:“一问三不唐志红,人不传人是高(蝙)福,可防可控王广发,等待授权周先旺,深感内疚马国强,物资充足王晓东,答非所问蒋超良。”

    武汉市长喊冤 爆出北京早知情?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之前央视直播中表示,公布疫情必须要上级授权。很明显是不想背锅,他口中的“宁愿革职已谢天下”有一种“要死一起死”的意味。

    疫情下的中国式“担责”   湖北、武汉新官上任被质疑先甩锅

    武汉汉网11日发布一篇名为《“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的文章。文中表示,很多人说周先旺有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

    文章表示,早在12月,已经把相关情况上报了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也到武汉调研,并给出了“初步结论”。文章质疑“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这篇文章的意味,已经不再是简单甩锅了,即想披露:12月已经向北京报告了疫情,依照专家的建议,做了自己该做的。这个说法,完全呼应了周先旺在央视上的那套“等待授权”的说词。也就是说,责任不在武汉,而在北京,因为北京早就了解情况。

    在2003年SARS之后,当局建立了一套全天候直报传染病等重大疫情的先进系统。这个系统不需要经过层层官僚,主治医生、专家或发现疫情的医院等可以直接报告中央。

    法广认为,这次疫情并不是湖北当局、或者中共疾控中心完全压着,是“不符合事实”的。

    北京之所以在20天后才下令处理疫情,或许有三种可能。一是北京对疫情缺乏敏感性,或以为传染病没什么可怕的,顶多死几个人,没什么了不起。二是当时美中贸易谈判正在进行中,北京可能希望等到谈判落定再决定。三是北京可能与湖北官员一样,希望快快乐乐地过年,开完两会再处理。

    疫情延烧至此,就有媒体指出“疫情反映的最重要的是中共体制上的问题”。北京仍须对疫情蔓延负责,即便中共当局现在试图引导舆论,把责任归咎给地方政府,但这些被问责的官员,都是在习的任内任用的。


10
  • 最新评论
  • ccpccp

    习近平为何迟迟不批准抗疫?

  • 叽叽喳喳

    先宰了替罪羊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