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疫情爆发 德国人担心:能否挺住?

德国之声 02-14 12:30+-

目前,中国境外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大约有近600起,在德国也累计有16例,此外,还有100多人处于隔离观察之中。德国专家表示,无法预测这场疫情在德国的走向;而最关键的问题则是:医疗系统是否会不堪重负?

52133643_303.jpg

德国柏林Charité医院的实验室有能力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在德国医学界具有权威地位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所长维勒(Lothar Wieler)周四(2月13日)在接受德广联采访时表示,尽管无法排除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全球蔓延的可能性,但是德国有足够的能力来防止疫情在德国出现大爆发。

维勒说,目前在中国境外的确诊病例累计只有几百起,死亡病例更是只有个位数,因此"我们依旧可以说,仍有希望杜绝疫情全球大流行,但是我们也不能排除这一可能"。他分析说,如果德国等医疗卫生系统较为发达的国家从现在起采取强有力的防疫措施,就有可能实现目标。

"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减缓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速度,尤其是要防止这场疫情与季节性的流感疫情相叠加。这一病毒很有可能会在人群中扩散开来,因此我们需要运转有效的医疗卫生系统。"维勒指出,2017年冬天、2018年春天,德国遇到了很严重的流感疫情,造成了2万余人死亡,当时的医生接诊人次也突破了1000万。"而德国的医疗系统当时可以说是扛过了冲击。因此,德国有能力遏制疫情大爆发。"

 

18231447_404.jpg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中国的每千人医院病床数位3.8张,德国为8.2张;中国的每千人医生数量1.8人,德国为4.2人。同时,两国都面临着地区间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极端情况下,即便是医疗基础条件较好的地区,也会出现卫生体系不堪重负、濒临崩溃的状况:此次新冠肺炎的重灾区、因医疗系统不堪重负而导致病死率远高于全国其他地区的武汉市,2018年的每千人平均病床数量接近9张、医生数量3.5人,领先于绝大多数中国其他地区,也接近甚至超过了德国的平均水平;而随着全国各地的医疗队驰援武汉、临时医院快速兴建,武汉市的医生、病床数量更是在疫情爆发后快速上升,但是依然不断有病人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其他慢性病人被忽视而不幸死亡的消息大量流出。

即便蔓延也非世界末日

德国著名病毒学家德罗斯登(Christian Drosten)在接受德意志广播采访时就警告说,鉴于现在新冠肺炎疫情不蔓延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德国卫生系统必须为全球大流行做好准备。他指出,医学界现在还没能真正了解这种病毒的流行病参数,而根据目前估计的数字,病毒几乎一定会在高度城市化的地区蔓延开来。"可能的场景是: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染力度并不大,到了夏天甚至还会消停几个月,然后又在冬天卷土重来。当然这都只是猜测。"

德罗斯登呼吁,德国公众应当趁早了解这种全新的疾病。他解释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后的症状,可以比喻为一场有点特别的感冒,重症患者通常为具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男性患者略多,儿童患者症状则多为轻微;其传染途径也与感冒有相似之处。"也就是说,一旦这种病毒广泛蔓延,将很难防范。在公共场所,没有症状的感染者也能传播病毒。就像感冒一样,患者往往不知道在哪里被传染。"

他认为,一方面,公众在接下去一段时期需要考虑是否避免人群密集的场所,另一方面也应该了解到,这一病毒本身的危害性并不大,不会出现阴谋论或者好莱坞灾难电影中的场景,"关键是要保护好老年人等体质较弱的人群。"

19012072_404.jpg

德国著名病毒学家德罗斯登(Christian Drosten)

呼吁德国人不要抱病上班

与维勒不同,德罗斯登相当担心德国的医疗卫生体系。他指出,鉴于疫苗研发最乐观也还需要18个月,因此在这段缺口期内,公共卫生体系就是最主要的防疫保障。"然而,全德国的卫生局都面临人手不足、资金不足,而疫情汇报工作主要却要依靠他们。更大的担忧则在于医院,德国的医院系统这些年都在搞优化成本,原先的富余度都被节省掉了。而正是在传染病疫情爆发、病人大量涌入时,公共卫生体系才迫切需要这些被节省掉的富余度。"

他结合湖北的情况,指出在疫情真正到来时,会有许多病人涌入候诊室,等待诊断测试,"到底是新冠病毒还是其他感冒病毒?大量涌入的待诊病人必须得到妥善处理。然后还有重症病人,而重症病床永远都是短缺的,因为其他疾病的病患也需要它们。"

德罗斯登认为,疫情当前,德国乃至欧洲的医疗卫生系统已经不可能短时间内增加医护人员数量,因此向公众传达足够信息、呼吁大家保持冷静就十分重要。"普通人应该知道一点:这种病毒本身并不会造成世界末日,关键的问题在于医疗系统是否会不堪重负。比如,每个人都应该想想,是否要给医疗系统增加额外的负担?每个人也都应该在生病时待在家里,不要抱病上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