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奥斯卡:你们是否跟女性和少数族裔有抵触?

BBC 01-19 11:25+-

  奥斯卡奖怎么了?是不是跟女性和有色族裔有抵触?

_110491240_gettyimages-928160306-1.jpg

  刚刚公布的第29届奥斯卡奖(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提名名单明白无误地宣告,2015年奥斯卡季风头压倒颁奖本身的“奥斯卡太白”(#OscarsSoWhite)舆论大潮几乎什么都没改变。

  除了演员和导演类奖项提名中各有一位有色族裔,其他被提名的清一色白人,而最佳导演奖获提名的清一色都是男性,仿佛是男士俱乐部在发奖。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出现这样一份提名名单并不是因为没有足够优秀的女导演;去年票房最高的大片中女导演的作品数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而且是2018年的一倍。

  几乎可以说2019年是好莱坞女性导演最扬眉吐气的一年。

  美国南加州大学一项关于娱乐业多元性和包容性的最新研究显示,本届奥斯卡奖参评年限期间,票房最高的影片中10%由女性导演。前一年这个比例是4.5%。

  即便如此,连续第二年,最佳导演提名名单上女性完全缺席。

  舆论哗然

  不必等2月9日颁奖仪式,影评界和舆论已经哗然。

  1月13日,宣读最佳导演提名名单的女演员伊萨·雷(Issa Rae, 依莎·蕾) 一句“恭喜这些男士”,旋即登上各地媒体头条。

  人气极高的《小妇人》(Little Women)导演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 姬达·嘉域)缺席最令人惊诧。

  那不仅因为她是一名优秀的导演,她的《小妇人》光彩夺目,还因为这一缺席意味着2018年她以《伯德小姐》(Lady Bird)获最佳导演提名,成为过去10年中这个“男士俱乐部”唯一一次例外。

  据好莱坞期刊《名利场》报道,评奖季刚开始时,《小妇人》的观众绝大多数是女性,男士们根本没兴趣去看一眼。

  奥斯卡奖92年历史上,获最佳导演提名的只有5位女性,真正得奖的只有一人 — 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

  2010年因《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获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及奖,她本人获最佳导演奖,成为奥斯卡历史上首位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女导演。

  也许令人略感安慰的是《小妇人》获得最佳改编剧本和最佳影片奖提名,还有一个最佳女配角奖提名。

  最佳影片经常与最佳导演结伴出现,因为一般的看法是最佳导演的成就体现为最佳影片。但也有很多时候两者各有其主。

  值得一提的是,本年度金球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s)的最佳导演提名名单上也都是“男士俱乐部”。

  美国CNN指出,这种提名榜单值得深思,“触及灵魂的反思”,不光是反思电影学院和奥斯卡奖,更应该反思整个影视行业的现状。

  英国影视业和媒体注意到,比奥斯卡奖先行一步的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也好不了多少,最佳导演提名榜也是清一色男士。还有音乐大奖Brits, 25个奖项提名榜上总共只有一名女歌手。

  《卫报》评论说:“今年Brit奖跟女士有抵触。”

  “奥斯卡太白第2集”

  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演员类奖项提名名单上清一色白人,引发“奥斯卡太白”(#OscarsSoWhite)的呼声。

  主办方表示已经采取行动改进多元性和性别平等状况,但今年1月13日第92届奥斯卡奖提名公布后,这个词又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今年的提名榜出炉后,好莱坞行业新闻网站说,这就是“奥斯卡太白第2集”。

  最佳男、女主角和配角奖项提名名单上,唯一一个上榜的非白人演员是《哈丽特》(Harriet)女主角扮演者辛西娅·艾莉佛(Cynthia Evrivo)。她在影片中扮演投身废奴运动的女奴哈丽塔·塔布曼(Harriet Tubman)。

  如果辛西娅·艾莉佛最终得奖,她将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二个黑人影后 —— 第一个是2002年的哈莉·贝瑞(Halle Berry,荷尔·芭莉)。

  去年影帝影后中唯一一名白人男性是《波西米亚狂想曲》中扮演皇后乐队主唱的拉米·马雷克(Rami Malek)。

  过去10年中,获奥斯卡奖提名的演员共200人,其中26名有色族裔,最后获奖的有7人。

  美国南加里福尼亚大学安纳堡传播与新闻学院的包容性倡议(Annenberg Inclusion Initiative)课题研究了娱乐界四大奖(金球奖、美国导演工会奖、奥斯卡奖和评论家选择奖)过去13年的最佳导演提名名单,发现男导演占了将近95%。

  另一个发现并不令人意外,即有色族裔的女性电影人的比例有所下降,2018年是21.4%,2019年是16.8%。

  触及灵魂的思考

  《纽约时报》文化专栏作者布坎南 (Kyle Buchanan)认为,这样一份男士俱乐部式的最佳导演 提名名单受到批评,大家会耸肩摊手,说这个“零” 不是我的错,错在拍电影的人,在影业公司。这只能说部分有理。必须指出,奥斯卡奖具有及强大的导向作用,什么电影能拍能走红在很大程度上受这些小金人像左右。这是个自然的心理定势问题。

  逆势而行且能成功夺得小金人像的总归是特例而非常态。

  她还提到传统沿袭;电影行业和艺术有它自己的文化积淀和根深蒂固的传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冻也不是一踯可就。这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奥斯卡奖主办方已经在努力吸纳更多女性、少数族裔和国际影人,现实数据仍招非议。

  还有一种潜流也在发力,那就是在为争取奥斯卡奖提名而做宣传这方面,女性往往受到更苛刻的审视评价。

  潜台词是,“如果片子够优秀,为什么那么卖力宣传?” 但如果不宣传,则榜上无名很容易就被归咎到这一点。

  “更国际化”

  从族裔多元化角度看,今年的提名名单比去年更单一,但小金人似乎比以前更多一层国际关注。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Parasite)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外语片、最佳美术指导、最佳剪辑6项提名。

  韩国媒体欢呼雀跃,这是韩国电影史上开先河的时刻。

  纽约的文化评论员兰奇(Jeva Lange)在The Week 新闻周刊上撰文指出,《寄生虫》得到6项重要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奖,无论最终是否能够捧回小金人,已经足以令人期盼更多外国影片出现在奥斯卡奖提名或获奖名单上。

  或许这是第92届奥斯卡奖提名榜出炉以来一片批评声中少有的赞许声之一。

  奥斯卡奖诞生90多年来,获提名争夺最佳影片奖的总共554部,其中外国影片11部,获奖数:0。

  兰奇认为,今年可能仍不会出现零的突破,但那一天并不遥远,也许就是几年后。

0
  • 最新评论
  • RE22

    NBA太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