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输赢有悬念 绝地反攻地下赌盘很诡谲

亚洲周刊 12-28 10:07+-

1577332998137SL_55AF2A99E581CCA29B2DCAB659773C16.jpg

韩国瑜(中)拉票(图:欧新社)

韩国瑜在民调普遍看扁的情势下,却展现了"韩流"的强大动员能力,绝地反攻,地下赌盘诡谲,胜负互见,输赢都在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左右。高雄挺韩与罢韩的比拼激烈,绿营称五十万人,压倒韩营的三十五万人,但韩营指绿旗下面都没有人,是"遮羞布"骗人。韩营的民间助选人很多,在全国各地造势,场面都比蔡英文的场子热络。尽管主流电视媒体大都"挺英",但没有人敢低估韩国瑜的实力。谁胜谁负,还在未定之天。

距离二零二零台湾总统大选投票只剩约二个多星期,目前对于选举结果有两种预测,有的说韩国瑜会兵败如山倒,大输二百万票以上,但也有人说韩会力压总统蔡英文,大约领先三十至五十万,双方实力在伯仲之间,任何一方有差池都可能扭转战局。

前立法院长王金平手下大将、高雄农会理事长萧汉俊,是选举操盘手,他说大选重要指标│地下赌盘,本届大选非常诡谲,台湾有史以来没有这样开盘的,受到韩国瑜"盖牌"影响,赌盘非常混乱,有开蔡英文让票二十万、三十万、四十万的盘,但只能签蔡赢,这是企图影响选票,不过组头为了搞"平衡",另外有开出蔡让六十万票的盘,但只能签韩赢。意味赌盘判断这场选举输赢在"三趴(百分比)到五趴"(一个百分比约十三万票)之间,这也正好印证日本前驻台代表沼田干夫的说法,蔡韩票数差距约五个百分点。

一八年高雄市长选举,绿营输得不甘,以韩国瑜"落跑"之名发动罢免,也为总统大选造势,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发起罢韩大游行,来势汹汹,非典型国民党的韩国瑜选择硬碰硬,同一时间在高雄街头举行大规模造势拼场,双方都全力动员,高铁左营站人潮如过年,大排长龙等计程车,高雄捷运(高捷)当天运量比平常增百分之二十八,华夏路、崇德路一带停满游览车。

罢韩、挺韩游行火热强碰,两边相距有三公里之遥,但美国在台协会(AIT)罕见发出警示,要求美国公民避免到当地活动,警方也派出三千名以上警力严加戒备,高捷运车厢见警率达百分百,尤其在红线、橘线交会的美丽站,双方支持者各自转乘到游行地点的必经之路,更列为重中之重的警戒区域。

这场二零二零大选距离最接近的前哨战,将直接影响二周后的总统大选,双方都有输不起的压力,比人数、比气势、比排场,无所不比,一方要"光复高雄",另一方要"赢回台湾",双方都倾巢而出,全力动员,展开"陆军"大对决。

推动罢韩的主办单位"We care高雄"很早就展开游行热身,它们印了十几万张的"光复高雄"贴纸,五度加印,仍供不应求,很快就被索领一空,没有领到贴纸的网友以花莲"光复"到"高雄"的火车票,上面印着"光复高雄",在网路制造热度。

"韩国瑜有没有来?"一名中年女子问游行队伍的群众,下午三点半左右,在博爱二路上,挺韩游行队伍缓缓前进,充满激情,几乎都人手一面国旗,很多身着国旗装,揹着背包、戴着鸭舌帽、一双球鞋,标准的韩粉装扮,"专业"一点的则是把小国旗贴在脸上。一名韩粉的帽上还绑着黄布条,写着"我挺韩,我骄傲"。放眼望去,韩粉似以中老年居多,年轻人较少,几乎都是结伴同行、全家总动员,有的是夫妻档,有的是母亲带女儿,爷爷牵孙子,神情愉悦地踏街,游行队伍中,一名年轻人推着坐轮椅的父亲,显得格外醒目,还有热情的商家在门口提供茶水,沿路喊声震天,一有人吶喊韩国瑜,其他人就呼应"冻蒜"(当选)。

挺韩游行下午一点十一分出发,出发一小时后,队伍尾端仍然在高捷凹子底站外的广场,红龙气势惊人,待游行队伍抵达终点微笑公园时,韩国瑜已经演讲结束,准备散场,不过韩粉仍然开心拍照,不断挥舞国旗、鸣喇叭,不时带动喊"下架蔡英文"、"韩国瑜冻蒜"!

韩国瑜竞办发言人王浅秋在下午二点半左右宣布,现场人数突破三十五万人。但罢韩游行时间拖得较长,第一大队行抵七贤、公园路终点,发起人尹立在下午四点四十五分上台宣读"一二二一we care台湾大游行"宣言,更宣布游行参加人数已超过五十万人。

从双方的空拍图相较,两边的人潮都很惊人,几乎难分高下。然而当天下午游行顺利落幕后,网路上却流传罢韩游行在"光复高雄"巨长布幕下方几乎没人的照片。蓝营质疑,罢韩游行拉起四面大布条作弊,膨风人数,因为底下都没人,韩国瑜还酸这是一面"民主遮羞布"。

不过民进党立委王定宇随即贴出布条下都是人的照片回击。据当地警察消息说,这要看在哪一个角度拍,也要看是什么时候拍。

计程车司机是台湾底层代表人物,他们如果团结起来,也是一股可观的力量。五十来岁的游明城开的计程车不久前才旧换新,他批评蔡英文靠政策买票,他买的燃油车,补助新台币十五万(约五千美元),但他一向支持国民党,蔡大"撒币"并没有让他动心,他挺韩国瑜,"马路真的比较平"。不过另一计程车司机宋瑞荣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听听就好"。

两场大游行挤爆高雄,到处都游行管制,让六十多岁的宋瑞荣一肚子火。"警察局吃屎的!"他愤怒表示,罢韩游行早在几个月前就申请,韩国瑜怕被罢免,赶紧回防办游行,这没有道理,可以晚一小时,或隔天再办,警察局不应该批准同一天同一时间的游行,这是国民党故意制造混乱,游行如果出事,国民党要负责。

宋瑞荣是土生土长的高雄人,主张台独,标准的深绿。他批评过去一年韩国瑜没做任何建树,什么挖石油、摩天轮、赛马、赌场、盖迪士尼,"根本没做半项"!他说他们家五、六个人都已连署罢韩。

高雄基督丰收教会主任牧师蔡宗勋,高雄市长选举力挺"反同"的韩国瑜,对于韩就任后的表现,他很理性地分析,韩上任第一年,还是执行前任市长陈菊编列的预算,在这么短时间"不可能做出惊人的政绩",但有几项指标,第一上任时出访东南亚,带回二十几亿农产品订单,但尚不知是否落实。同时,不少高雄市民都对韩国瑜治水有感,挖出很多下水管道的淤积,改善容易淹水的状况。另外,高雄长久以来被诟病的马路坑洞,数以千计,如今都被填平,让市民有感。

受两岸关系冲击,陆客来高雄还没有很多,但外国游客大幅增加。蔡宗勋强调,韩国瑜督促各局处要苦民所苦,了解民瘼,"气象跟执政太久的前朝有点不同",一般高雄市民都觉得至少马路铺得不错,八月下大雨时,"新铺的路都安然过关"。

罢韩、挺韩在高雄街头隔空比拼,绿营强攻,韩粉力守,几乎难分轩轾,绿营并未讨到便宜。"民进党很聪明,说罢韩游行是民间自发的活动。"萧汉俊说,如果人数被比下去,它可以说跟民进党无关,但谁都知道罢韩主要推手、前高雄文化局长尹立是现任总统府秘书长陈菊的核心幕僚,这层关系说明了一切。

王金平等归队辅选

韩国瑜把高雄主场的情势稳住后,选情豁然开朗。原本和国民党"呕气",差一点要"离家出走"的前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在其他政党不愿挺他选总统后,也主动归队,表示要参与辅选国民党立委,"辅选立委就是帮韩国瑜",拐弯抹角地回到国民党大家庭。

王金平发起"三山造势"大成功,一举将韩送上高雄市长宝座。当时三场造势的重要功臣萧汉俊表示,韩在当选后没有特别对他的老闆表示谢意,双方种下心结。一般以为王已七十八岁,准备告老还乡,没想到政治精算师仍心系国民党选情,二十二日他主动释出善意,邀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南下会面,化解双方数月的冰冷关系,也为国民党全面整合迈开大步。

外界关注王韩是否同台,萧汉俊表示,那只是象征意义,"实质性的帮忙比象征意义还重要"。民进党提名的立委都获得党的资源,国民党这边"nothing",他说:"选举就是要集众人的力量,你弄一些,我弄一些,大家弄一些,去帮他忙,王(金平)院长做这个事情,这不是等于在帮他忙吗?"意思是王可以提供韩打选战亟需的"弹药"。他进一步说:"你韩市长有资源给人家吗?没有嘛!你两串蕉而已嘛,对不对?"

"陆军"虽是韩国瑜的强项,但国民党党产遭绿营清算后,穷到连党工薪水都发不出,组织动员几近失灵,勉强靠十五席县市长支撑,但只是漂亮的门面,唯一靠得住的只剩全台串连的农会系统,这部份韩国瑜太太李佳芬家族可以掌握,不过也无法包山包海,动员地面部队要"烧钱",一场造势会下来,就算不发便当,光是瓶装水、舞台、音响等各种开销,总得新台币几百万。传出韩跟吴敦义闹翻,党中央到现在一毛都不给。韩形容这场大选像"乞丐对王子的战争"。

韩营人士透露,一八年台商不少每个人捐给韩营新台币二百万,子弹充裕,但这次因不景气,台商捐款每人额度只剩新台币两万,聊表一下,韩营捉襟见肘,只能用最经济的方式打选战,包括一月四日原先预计要在新北水漾公园举办大造势,重现九月份三重大造势热潮,也被迫取消。

韩流是否消退?过去国民党候选人争相要和韩拍宣传照,或者邀韩站台的盛况不再,所以这阵子已经到了决战期,韩几乎都待在高雄活动,似乎要花更大力气守住高雄,以免选输后还要遭罢免。

虽然人气下滑,但要比造势动员,被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赖清德誉为"百年难得一见政治奇才"的韩国瑜,蓝绿恐无人能望其项背。"韩国瑜靠的是激情的动员",民进党前高雄市议员张丰藤说,"有些是自动自发出来的,韩粉蛮可怕的"。他们所认同的中华民国,被历任民进党总统一再消磨,长期失落,"让他们心情郁卒",韩国瑜让中华民国粉凝聚起来。

被视为"庶民五虎将"的助选员,包括陈清茂、文山伯、强强滚大哥、杏仁哥、贴纸哥,再加上号称"龙介仙"的谢龙介,能说、能战、聚合力强,成为政坛新势力,也在全台各地开讲,形成韩流的场子都热情澎湃。

自发网红挺韩年轻化

针对年轻人的部分,民间自发出现的"网红"也很有影响力,扭转了绿营近来在香港问题上"捡到枪"的优势。 这些年轻的Youtuber, 包括"高雄历史哥"、"寒国人"、"北青"、"品宏"、"钧钧"、"江湖"等,都有他们的魅力,可以在新一代的圈子争取共鸣。

萧汉俊说,韩国瑜的场子人潮很多,远多于蔡英文的场子,所以说这场选举到底谁输谁赢,到现在还没有定论。"我从来没有看过一场选举场子很热,民调很低,或者场子很冷,民调很高,这是有悖常理的。"他说:"不晓得哪边出了毛病?是民调出毛病?还是台湾的选民变聪明了,会骗民调公司?所以这是一场非常诡谲的选举。"

由于近来的民调落后蔡英文,韩国瑜想出奇招,先是要求支持者们拒答民调,接着又要他们改口喊"唯一支持蔡英文"。萧汉俊说,这像在赌梭哈,让玩家一直发牌,自己不动声色,也不看牌,等所有牌都发完,再掀底牌,一翻两瞪眼,连蔡英文也傻了。他形容韩国瑜的赌徒心态,全世界没有人用他这样的方式在选举。

"我觉得韩国瑜的秘密武器就是盖牌,现在连赌盘都失准,大家都有点雾煞煞,打泥巴战,根本不晓得对方在干嘛。"韩国瑜国政顾问团成员、中山大学政治所教授廖达琪说,现在不投票根本就不知道鹿死谁手。

除了少数像中天电视等仍不离不弃,多数媒体唱衰韩国瑜,名嘴更是热烈响应"西瓜效应"。包括在高雄市长选战中力捧韩国瑜的东森电视的《关键时刻》主持人刘宝杰等,现在都在骂韩国瑜。

但廖达琪对韩国瑜的选情相当乐观。"韩国瑜不会大败,也不可能大胜。"她认为韩最终会小赢,因为他的底气还是很足的。

一九年三、四月韩国瑜出访东南亚和美国,廖达琪一路陪同,亲眼目睹当地侨民对韩的热度。"热到不行,吓死了。"廖达琪说,过去每次大选大约有三万名侨胞会回来投票,这次说不定可以冲到十万,很难说。此外,台商这一块也是韩的天下,有人说大陆台商有四十万会回来投票,但这也说不准,因为绿营见招拆招,缩减台商春节包机总量,影响台商返台投票意愿。

到目前为止,这场选举仍有诸多变数,只是客观环境正在转变,逐渐朝向对韩国瑜有利的方向发展,包括国民党渐渐整合、原先干扰韩的郭台铭效益下降、宋楚瑜被边缘化,以及"反送中"退烧等。一位选举专家说:"辣台妹(蔡英文)捡到枪的效应一直在递减,现在讨厌小英、讨厌民进党的氛围,慢慢有pick up出来。"在韩国瑜宣布"盖牌"之前,民调做得很多,但出现有近三成未表态现象,蔡英文未必稳操胜券。

廖达琪说,选举还剩十几天,韩国瑜正在做的是回复一八年他给人家的印象,就是兼容并蓄,所以挺韩大游行要以嘉年华会形态出现,营造欢乐气氛,并避免挑起冲突,因此,游行活动很早就结束。

在重建之前被抹黑形象的同时,韩国瑜也试图召唤民众对民进党和蔡英文的讨厌感。"其实有时候也是老天爷在帮忙,就像一八年八月高雄大雨出现五千多个『天坑』一样"。廖达琪说:"最近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都出来了,像"『陈蔡之乱』。"

陈蔡之乱不利蔡英文

民进党监察委员陈师孟违宪介入个案,强要约询判前总统马英九无罪的法官,恐引发寒蝉效应,已有百分之六十七法官发出怒吼;内政部次长陈宗彦则呼吁女性新住民投票时"看到民进党盖下去、蔡英文盖下去",引起外界痛批有违行政中立。争议不断的法务部次长蔡碧仲不顾执法公信,公开表态支持民进党立委候选人萧美琴。"这都too much",廖达琪说,这些事情的累积会不会影响"知识蓝"的选票流向,非常值得观察。

二零二零总统大选白热化,民进党狂卖"芒果乾"("亡国感"谐音),激起选民恐惧和统独对抗意识。而韩国瑜不甘示弱,也来热销"菠萝乾"("剥夺感"谐音),掀起一场庶民与官僚之战。

为了进一步操作亡国感,蔡英文日前义正词严表示"反渗透法"要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前通过,引起社会强烈质疑,蓝营批评这个草案违反程序正义,只有立法院版,没有行政院版,也未经内政委员会审查,更严重的是法案"定义不清",轻易入人于罪。在这种情况下,绿营若仍执意使用国会"多数暴力",强行通过,恐激起中间选民反弹,说不定会帮韩国瑜加分。

不仅如此,绿营还有蔡英文"论文门"这颗隐藏的未爆弹,韩营避免落入蓝绿对立的纠葛,未加入点火。一名学者表示,大学老师对蔡英文有无论文心知肚明,更何况教育部硬将蔡英文升等资料列为"绝对机密",保密三十年,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的问题是媒体一片噤声,无法让她一枪毙命。

这场选战一路打下来,韩国瑜跌跌撞撞,不说府院党铺天盖地动员国家机器打韩,光是党内扯后腿就足够致命。廖达琪透露,韩国瑜党内初选胜出后,吴敦义还想"换瑜",所以韩九月八日才在三重大造势,警告吴敦义,让他知道他的人气还在。也因为有钢铁韩粉支撑,韩国瑜越挫越奋,越战越勇。

蓝营对二零二零并不悲观,有一点非常重要,一八年反同的"幸福盟"提出的爱家公投全数通过公投门槛,其中第十案公投主文要求"民法婚姻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获得七百六十五万同意票(与马英九在二零零八当选总统的票数几乎一样)。这些人对蔡英文的家庭价值大概不能苟同。

反同性婚姻选民挺韩

由于挺同已是世界主流,枱面人物不敢公然反同,但不能否认台湾毕竟还是一个保守社会,尤其在中南部,绝大多数家长无法苟同同婚,他们极可能是韩国瑜的潜在支持者。

投票率高低将牵动蓝绿胜负,所以蓝绿都大打"恐吓牌"。二零一六总统大选,国民党因"换柱"冲击,深蓝拒不投票,临时上阵的前新北市长朱立伦以惨败收场,但二零二零也许会是全新的局面。民进党立委郭正亮表示,韩国瑜有一个本事,可以拉高投票率,一如一八年高雄市长选举,二零一六蔡英文当选时,投票率是百分之六十六点二七,已经是绿营催票极致,韩粉的"高附着力"远胜英粉,一旦狂热起来,会有加乘的吸票效果,若投票率冲高到七成,他认为韩当选机会将大大提升。

廖达琪说,历来总统大选投票率都在七成以上,只有二零一六年,写下历史新低,朱立伦的得票三百八十一万,应该就是国民党最低点,深蓝不投,少了差不多一百万到一百三十万票,这些票应该是韩国瑜的囊中物,若投票率恢复到百分之七十四至百分之七十六的话,韩的票数起码有五百一十万(三百八十一万加一百三十万)。

廖达琪进一步分析,二零一六年宋楚瑜得票超高,约一百五十七万(得票率约百分之十二),比起他二零一二年得票率百分之二、四十万票,整整多出一百多万票。她评估屡败屡战的宋不可能再创当年荣景,若蓝营归队,让他少掉一百万票,韩就有六百万票。她乐观预估这次总统大选韩会从六百万起跳,蔡英文则是从二零一六的六百八十九万往下掉,胜负将取决于大约百分之八、约一百万左右中间选民。

当然选举不是简单的算术,就连绿营也不认为蔡英文可以轻骑过关。张丰藤预测,蔡可能仅会赢五十万票左右,"还是有很多潜藏对小英改革太快的不满",按照台湾过去的盘势,蓝绿没有差很多,陈水扁第一次当选是因为"三脚督",才当选,第二次连任是"牵手护台湾,以及最后靠"两颗子弹",才刚好过半,再接下来两次都是马英九获胜,后来蔡英文赢朱立伦,主要拜国民党"换柱"之赐,总而言之,民进党的优势并没有那么绝对。

领先者往往最后落败

台湾选举瞬息万变,领先者未必可以笑到最后,一九九八年的吴敦义"绯闻录音带"、二千年的"兴票案"、二零零四年的"两颗子弹",到二零零六年"走路工事件",几乎都是在最后阶段翻盘,从这个角度看,落后一方仍有机会追赶,鹿死谁手,还是未定之天。


5
  • 最新评论
  • hole7th

    中共助韩总动员

  • htchh110

    選韓國瑜!!!沒有戰爭!又可以和大陸做生意!!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