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也没戏 难以重振美国“锈带”

FT中文网 12-09 09:50+-

  在底特律南部庞大的五大湖钢厂(Great Lakes Works),白班已经结束,但Mr K’s Saloon里只有十来位顾客,他们刚刚参加完一个朋友的葬礼,围坐在几张桌子旁。吧台后面,29岁的阿曼达(Amanda)感叹着生意惨淡。她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这里一杯啤酒只要1.5美元。以往饥肠辘辘的工人一直来她这吃汉堡,自从这家工厂今年关停了一座高炉并宣布计划裁员200人以来,她店里卖出的汉堡数量比以往少多了。

000091284_piclink.jpg

  “钢铁行业也不总是景气。有些年份不错,有些年份很差,”她说,“但我感觉今年是很长时间以来最糟糕的一年。”

  这家钢厂由总部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运营,它的困境反映出美国制造业2019年遭遇的困境。美国各地的工业活动都陷入停滞,尤其是在多个可能决定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明年连任竞选结果的锈带州,这对白宫及其贸易政策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信号。

  2017年入主白宫后,川普推进了一项激进的保护主义议程,包括在2018年初对进口金属加征25%的关税,以及与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关税战。其目的是让那些被全球化抛在身后的美国蓝领工人和工业区(如底特律附近那些所谓的“下游”城镇)重获新生。川普导致全球贸易格局大乱,这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加剧了与中国的地缘政治紧张,加剧了全球市场的动荡,而且激怒了欧洲、北美和亚洲的盟友。

  尽管造成了全方位的经济和外交冲击,对川普总统而言,收获的国内经济回报却很小,尤其是在锈带地区。去年,初级金属生产(以及美国整体制造业)的就业水平实现了切实增长,但在2019年又现回落。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美国制造业活动指数已经连续3个月收缩。

  在密歇根州——川普在2016年大选中以仅10704票的微弱优势领先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10月制造业就业岗位同比减少4.2%(2.68万个)。虽然该数据受到了通用汽车(GM)一场已经平息的罢工的影响,但这个州的数据真没什么亮色。

  位于底特律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商科教授马里克•马斯特斯(Marick Masters)表示:“汽车和钢铁行业的表现都很疲软,我们正开始感受到关税的冲击。形势变得更加不确定,未来也更加难以预料。”

  造成这种不确定性的正是川普发动的贸易战。过去两个月,美中两国一直在就中止摩擦、避免关税战进一步升级进行磋商。但即便达成协议,它也将是一份力度有限的协议。

  预计中国将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并在知识产权、汇率和市场准入方面做出一些承诺,以换取美国暂停加征关税。但中国并未准备按照川普一直寻求的那样,改革其经济模式,不再进行产业补贴和强制技术转让。

  美国官员坚称,更棘手的问题将在随后的谈判阶段得到解决,但这些问题不大可能在2020年大选之前解决,甚至可能根本不会解决——进一步让美国总统面临批评,即他的贸易威胁为美国工业带来的成果微乎其微。

  自1901年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创建美国钢铁公司以来,该公司一直是美国工业的支柱。美国钢铁公司的窘境对川普及其团队尤其不利。美国贸易代表、土生土长的俄亥俄州人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担任该公司的首席外部贸易事务律师多年,为该公司发动了反对钢铁进口的攻势。2018年7月,川普选择在美国钢铁公司位于伊利诺伊州格拉尼特城(Granite City)的一座一度闲置的钢厂,宣布其政策获得了成功,这更是赋予如今该公司的命运不济额外的象征意义。

  川普总统称:“经过多年的停工和减产……工人们又回到了工作岗位,我们再一次把新炼成的美国钢铁注入我们国家的脊梁。”

  但这些话可能说得太早了。自那以来,曾在加征关税后大涨的美国热轧带钢的基准价格,已从每吨1000美元以上,降至今年11月的567美元左右。与此同时,美国钢铁公司目前的股价还不到2018年初价格的三分之一。该公司今年第三季度报亏8400万美元,是自2017年以来的首次亏损。除了在密歇根州的裁员,美国钢铁公司还在印第安纳州的盖瑞(Gary)、伊利诺伊州的东芝加哥(East Chicago)以及明尼苏达州的铁山脉(Iron Range)裁减工作岗位,并将裁员归咎于“充满挑战性的市场环境”。

000091283_piclink.png

  美国钢铁公司并不是唯一一家陷入困境的钢铁公司。近月来,俄亥俄州的AK Steel关闭了位于肯塔基的一家工厂,路易斯安那州的Bayou Steel申请了破产。对传统高炉依赖程度较低的钢铁公司,如北卡罗莱纳州的纽柯钢铁公司(Nucor),表现一直更好。该公司更多地使用所谓“短流程”(mini-mills)电弧炉。美国钢铁公司自己也对阿肯色州一家钢厂投资了7亿美元,后者在技术上比美国钢铁公司现有工厂更先进。但分析师表示,钢铁行业的困难显而易见。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美洲采矿和金属业务分析师蒂姆纳•坦纳斯(Timna Tanners)表示:“去年是狂欢之年,而今年则是宿醉之年。关税实施之后,钢厂受到鼓舞加大供应,产能利用率大幅提高……但随后需求减弱,过多的库存导致需要去库存。”

  这个钢铁国家的困境是多股趋势合力导致的,这些趋势抑制了市场今年对其产品的需求。随着企业倾向于把从川普2017年减税政策中获得的收益用来奖励股东,而不是增加资本支出,美国的企业投资枯竭了。与此同时,出口导向型制造商受到全球经济放缓的打击,这种放缓一部分是由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所导致。

  自由意志主义智库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贸易政策分析师西蒙•莱斯特(Simon Lester)说:“我们不仅对钢铁加征关税,对铝也加,然后对中国加征关税,然后我们还威胁要对汽车加征关税。最终结果是钢铁行业陷入困境,制造业也陷入困境。”

  当加征钢铁和铝关税的消息首次公布时,美国钢铁的生产者们松了口气,而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等钢材消费者们经历了价格攀升(他们要面对更高的投入成本)——二者两相抵消了。川普政府最初豁免了澳大利亚、巴西、阿根廷和韩国等国家的金属进口税。今年它取消了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进口商品关税,并为个别公司提供了一些豁免,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决定减弱了该政策的效果。

  川普政府从未后悔加征金属关税的决定。11月初在纽约举行的世界贸易研讨会(World Trade Symposium)上,白宫贸易和制造业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发言:“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正用于新建或振兴全美的工厂以及铸造厂。上帝保佑关税和飞越州(flyover states)。”

  官员们还会用一些更广泛的趋势来捍卫他们的政策。美国失业率仍接近历史低点,股票市场也处于历史高位,而夏季时人们对美国经济滑向衰退的担忧如今也有所缓解。制造业下滑的趋势可能也已触底。

  但即使是那些赞成川普在贸易上采取更对抗性立场的人,也表示这对锈带来说不是一个得分之举。美国制造业联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主席斯科特•保罗(Scott Paul)表示,尽管钢铁关税确实减少了进口,但仍未能解决造成该行业困境的根本原因,即中国向全球市场输出的供应过剩。美国制造业联盟是美国制造商与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 Union)共同创立的组织。

  保罗说:“钢铁关税最令人失望之处,是它无法直接解决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产能过剩——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关税从中设置了一些隔离,但这层隔离非常薄。”他认为川普政府本应在钢铁产能过剩全球论坛——北京10月份在争议中结束了该论坛——上,与欧盟和日本等美国的盟友联合起来,更好地“限制住中国”。

  “中国引擎仍在推动这一趋势”,美国钢铁协会(American Iron and Steel Institute)主席托马斯•吉布森(Thomas Gibson)表示,该协会是北美钢铁生产商在华盛顿的代表。他说这一关税是必须的,可以给“国内工业一些喘息空间”。

  他说:“我们之前就坚决支持(关税),现在我们依然坚决支持。对我们来说问题是,如果没有这些关税,我们会怎么样?”

  美国钢铁公司原计划在五大湖钢厂裁员200人,到目前为止仅裁掉了58人,但人们担心如果市场继续低迷,还会有更多人被裁。五大湖厂位于红河市和埃科思市之间,这两个地方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超过三分之一的居民生活在贫困中,当地为数不多的新公司有一些在出售医用大麻。

  该厂服务于该地区的汽车制造商,但美国国内汽车销售自2016年达到巅峰后不断下滑,美国汽车行业一直在努力应对这一局面。位于密歇根州安阿伯市的汽车研究中心(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副所长克里斯廷•季奇科(Kristin Dziczek)说,她预计明年汽车销量将下降约50万辆,至1670万到1680万辆,这将进一步抑制钢铁需求。埃科思市的市政执行官理查德•马什(Richard Marsh)表示,这个城市的情绪突然变了,他补充说美国钢铁公司就在今年早些时候还在讨论扩建这座工厂。

  当地人并不认为这种状况该归咎于川普的贸易政策,但他们承认这些政策没有帮上太多忙。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当地分会的申诉委员会主席鲍勃•肯珀(Bob Kemper)表示,如果不实施钢铁关税,情况还会“糟糕得多”,要说的话,美国总统的贸易保护主义不仅没有做过头,还做得不够。

  肯珀说:“有了适当的贸易政策,毫无疑问:制造业就能重返美国。但这需要做大量工作,我们已经做的那些还远远不够。”

  迈克尔•鲍德勒(Michael Bowdler)曾是一名钢铁工人,现在是红河市市长,他说这座小镇许多人都是“蓝领民主党人”,他们全都对钢铁关税感到“满意”。他说:“我并不是说他做对了,但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我们这个国家就一座钢铁厂都不剩了。我也是那些坚定的信徒之一。 我一直开美国制造的汽车。”

  民主党人蒂龙•卡特(Tyrone Carter)是当地在密歇根州议会下议院的代表。在这座小镇衰败的主干道边的一家希腊餐馆里,卡特表示川普一直是工业复兴的“伟大推销员”,但现实太不一样了。他说:“你必须承认,川普掏出了静脉注射器把药注入了静脉里。但渐渐地,人们说这不是他当初承诺给我们的东西。”

6
  • 最新评论
  • newsanwayusa

    由于关税太低,不足以用来扶持被进口货摧残的美国工人。如果提到2000%,美国工人就会扭转局面。

  • ccpccp

    很显然铁锈州的选民们认为特朗普对中国大陆仍然太心慈手软。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