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就不该存在 这老头惊天一呼 引美大讨论

中国经营报 10-28 15:07+-

   78岁的伯尼·桑德斯称,如果当选(美国总统),他将把美国亿万富豪人数在15年内减半。他甚至表示,“亿万富翁就不该存在”。

WeChat Screenshot_20191028145539.png

  在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第四场辩论会后,美国民众对于参选人提出的“财富税”的关注度开始上升。在经历了历史上最长时间的经济扩张周期之后,尽管失业率和贫困率降低至数十年以来的最低点,但是美国的收入差距提升至半个世纪以来的最高点。医保、社保、学生贷款、基础设施和公共债务等社会危机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根源,收入不平衡。

  是否巨大的收入差距已经到了不得不进行结构性调整的程度?如果是,那么以存量财富作为征收目标的财富税又是否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有效手段呢?围绕着这个主题,美国近期引发了全国性的大讨论。

  在强劲的经济扩张之后,很多普通美国民众发现,他们没有经济成长的果实。据美国官方数据,2018年美国基尼系数上升至0.485,创50年来新高。这意味着贫富悬殊已经攀升到了危险的境地。在美国较为富裕的州,如纽约、加州等地,收入差距甚至更大。相比之下,欧洲没有一个国家的基尼系数在2018年超过0.38。这种巨大的差距不但代表着美国与欧洲在社会文化和价值观上的区别,其实也是美国当前尖锐社会矛盾内在的根源。

  按照目前民主党两位总统参选人的说法,财富税就是对一个人的所有存量财富按照市场价值进行征税,而并不考虑其是否有收入或者增值。今年1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提议对拥有5000万美元至10亿美元资产的人每年征税2%,而对于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人,税率将升至3%。

  9月,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也“拥抱”了财富税的理念,甚至提出了更激进的主张。他打算对财产超过320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1%,随后税率逐步递进,对财产超100亿美元人群加税8%。桑德斯先前承诺,如果当选,他将把美国亿万富豪人数在15年内减半。他甚至表示,“亿万富翁就不该存在”。这些主张在选民当中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在法律界,财富税引起了是否合乎宪法规定的争议。根据各方对美国宪法的理解,联邦政府被禁止对财富的持有环节进行直接征税,除非征税的收入根据各州的人口比例进行分配。现在美国国内的税种主要是针对交易环节,其中包括销售税、所得税和遗产税。对财富持有环节征收的税种只有房产税。但是房产税与财富税并不完全相同 。它的征收主体是地方州政府,而且也主要用于地方市政建设,所以符合按照各州人口比例分配的例外条款。如果联邦政府

  在全国统一征收财富税,并且不按各州人口比例分配到外交、国防、航天等国家事物中,它势必违反宪法。而且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之一,华盛顿总统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就曾经指出过,“无论是对个人的全部财富,还是对土地或者建筑物征税,都属于直接征税”,所以必须遵守该项规定。但是这取决于国会对直接征税这个概念的理解。而且最高法院的判例和宪法第十六条修正案也在这个概念上存在模糊空间。哥伦比亚大学税法教授迈克尔·格雷茨认为,如果财富税被国会通过,几乎毫无疑问会在最高法院引发旷日持久的宪法诉讼案。

  在商界,财富税在亿万富豪当中引发两极化的意见。今年6月,包括迪斯尼家族继承人(电视剧)阿比盖尔·迪斯尼和脸书公司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在内的19名顶级富豪联合签署公开信,呼吁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候选人都应该支持适度的财富税。

  他们在信中援引经济学家的分析说,美国最富有的千分之一群体今年预计缴税额占其财富的比重仅为3.2%,而在财富金字塔下部的99%美国人今年预计缴税额占其财富的比重高达7.2%。

  嘉信理财创始人表达了不同声音

  但另外一部分亿万富豪则表达了相反的观点。嘉信理财创始人查尔斯·施瓦布表示,财富税是社会创新动力的杀手。他认为美国的创新能力之所以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重要原因是有一个奖励创新的社会机制。

  在学界,财富税也引发了学者关于其有效性的争论。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两位经济学家塞斯和扎克曼的测算,如果按照2016年的数据,只有最富有的0.05%美国人需要支付财富税,这样政府

  每年可以增加2000亿美元的收入。如此规模的税收增量相当于让美国公立大学免费所需费用的3倍以上,或者相当于政府发放给低收入群体的粮食券总额的2倍。它将让民主党候选人提出的很多增加福利开支的主张有了充足的资金来源。但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克林顿政府前财长拉里·萨默斯则不这么认为。萨默斯根据自己的模型测算后认为,美国政府只能从财富税中获得250亿~75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他认为财富税的可操作性值得商榷。超级富豪们会很容易通过其他手段转移和隐藏财富,让财富税的征收效果显著低于原本的预测结果。但是塞斯和扎克曼坚持认为,超级富豪的财产主要是以房产和股票的形式存在,所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隐藏。

  在历史上,财富税也被其他西方国家尝试过作为平衡收入差距的手段,但是大多数国家最后选择了放弃。在1995年,欧洲有15个国家在实施财富税,但现在只有瑞士、比利时、挪威和西班牙还保留这个税种。那些放弃的国家主要是由于在执行上存在很大困难,因为亿万富豪很容易就会放弃国籍。他们会选择加入一个没有财富税的国家,让征收的理由不再充分。也有一部分民主党议员认为这个问题对美国不存在。他们认为美国经济最具活力,亿万富豪不太可能放弃美国国籍。但事实上,即使没有执行财富税,每年因为遗产税而放弃美国国籍的富人并不在少数。

  伊丽莎白·沃伦在第四场辩论会中有一句总结性的陈述:“你所倡导的税收准则体现了你的价值观”。2017年税改的核心内容是把征收对象从属人制变更为属地制,并且降低了美国相对于其他国家对企业的征税力度。它体现的是增强美国国际竞争力和推动企业回流的价值观。目前看来,执行效果并没有之前预测的那么理想,并且有可能进一步加剧贫富分化。而两位候选人提倡的财富税很明确体现的是弥合美国贫富分化的价值观。但是这可能降低美国的国际竞争力。在美国结构性失业严重的现状下,哪一种价值观更能解决美国的困境?这需要选民们做出慎重的判断。

  作者为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