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民主的终结

纽约时报 09-10 20:13+-

  过去,随着坦克隆隆驶向总统府,民主国家会突然崩溃。然而在21世纪,这个过程往往变得更加微妙。威权主义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进往往相对平静,而且是渐进式的,因此很难指着某个确切的时刻说,这就是民主结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来时发现,它没有了。

image.png

  政治学家史蒂文·列维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尔·齐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终结的》(How Democracies Die)一书中,记录了这个过程在许多国家的展开过程——从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罗斯,到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再到维克托(Viktor Orban)的匈牙利。民主的防护栏被一点点地拆除,本应服务于公众的机关沦为执政党的工具,然后被武器化,用于惩罚和恐吓党的反对者。从理论上说,这些国家仍然是民主国家;但在实践层面,它们已是一党专政国家。

  “马克笔门”(Sharpiegate),也就是川普不肯承认自己搞错了天气预报,说阿拉巴马州有可能受到飓风“多利安”影响的这件事,一开始还有些搞笑,尽管也很可怕——看到堂堂美国总统无法面对现实,心里不免发慌。但周五,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简称NOAA)发表声明,不分皂白地出来力挺川普关于阿拉巴马州可能面临危险的说法时,这就不再是玩笑了。

  为什么这很可怕?因为它表明,即使是NOAA这个本应最具技术性和非政治性机构的领导层,现在也对川普如此顺从,不仅愿意推翻自己专家的意见,还愿意撒谎,只是为了避免总统遭遇一点点尴尬。

  想想吧:如果连天气预报员都要为“敬爱的领袖”辩解,那我们的体制可就腐败到家了。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案例,司法部决定调查汽车制造商,因为它们罪恶滔天,居然敢采取有责任心的行动。

  到目前为止,这个故事是这样的:作为反对环境监管圣战的一部分,川普政府宣布有意撤销奥巴马时代要求逐步提高燃油效率的规定。

  你可能会以为,这样主动邀请汽车行业继续污染,是它们求之不得的。然而,事实上,汽车制造商已经将它们的业务计划建立在燃油效率标准确实会提高的前提之上。

  它们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计划被推翻——有人认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厂商明白,气候变化的现实最终会迫使这些规定得以恢复。因此,它们确实反对川普放松监管的做法,并警告这将导致“长期的诉讼和不稳定”。

  有几家公司不只是单纯反对。他们和加利福尼亚州达成协议,遵循几乎和奥巴马政府规定一样严格的标准,即便联邦政府已不再要求他们做到,这是对本届政府的公然非难。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司法部眼下正在考虑对这些公司采取反垄断行动,仿佛就环境标准达成一致是多么大的罪过,堪比价格操纵之类的行为。

  即便是对真正的反垄断政策表现出一些兴趣的政府,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令人不安的。而现在,这是来自迄今未对垄断权力表示过任何担忧的人,显然是企图将反垄断行动武器化,把它们变成一种恐吓手段。

  这也是司法部已经彻底腐败的明显证据。不到三年时间,它已经从一个努力执法的机构,变成了专门惩治川普异己的组织。

image.png

  下一个是谁?在至少两个案例中,川普看来是试图动用权力惩罚亚马逊,他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所拥有的《华盛顿邮报》(和本报一样)被总统视为敌人。先是他力求提高邮局的包裹运费,这将有损亚马逊的配送成本;之后五角大楼突然宣布,正在重新审查一个大型云计算项目的招标审批程序,外界普遍预计亚马逊将赢得该项目。

  两个案例都很难证明,这些是将政府职能武器化、打压国内批评力量的企图。但我们就别绕弯子了,它们当然是。

  重点是,滑向独裁政治的过程就是这样发生的。现代事实上的专制国家通常不会谋杀对手(尽管川普对事实上依赖野蛮势力的政权一直赞不绝口)。他们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对政府机构的控制,让任何被认为不忠诚的人日子难过,直至有效的反对逐渐消失。

  这一切在我们说话间正在发生。如果你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未来无所忧惧,那是你没留意。

11
  • 最新评论
  • van68

    独裁者可以任意随意任命和开除部门领导,部门领导可以任意随意任命和开除下属,上级控制下级,下级办事员控制民众,一级级控制,不服从的,遭受打击迫害,生存艰难,结局凄惨。最后,到处都是歌颂和吹拍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任何批评声和任何反对声。

  • van68

    所有机关部门都会变成政治独裁者用于惩罚恐吓反对者的工具,让不愿意当奴才的人,遭受折磨,艰难度日。因为独裁者,拥有任意随意任命和开除机关部门领导的特权,而不必经过国会批准。但部门领导上任时,却必须经过国会批准。中共和其他独裁国家,在国内都没有反对声音,就是依赖如此的铁腕政治统治。

  • xiangchunshu

    总统的权力, 资本家的权力, 百姓的权力。 一个社会权力总数是固定的, 则权力在“总,资,工”之间的分配比例则是你涨我消。 但是, 犬儒的眼里没有工人, 只有总统和资本家之间的权力分配。 世界今天为啥这么多乱象, 其实就是资本家权力膨胀, 他们用技术进步和资本优势挤压底层工人已经有目共睹, 但是工人没有发生渠道,

  • bbc007

    NYT 批评美国政府的文章写得好!看来民主没有终结。

  • Hugo_Aujourdhui

    ▲大是大非先要分清楚: 美国面临的问题是在正确的{体制&价值观}下的调整问题; 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在错误的{体制&价值观}下的根治问题[句号] 美国面临的问题是民粹主义,populists; 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国家主义,nationalists,是 Xitler | 习特勒。 芬兰前总理 A. Stubb’s 立足点极高’雄文: Liberals need courage to resist the populists & nationalists | 如何应对民主’困境?-《金融时报》2016-11-04 欧洲和北美仍是遥遥领先的最繁荣的两个大陆。自由贸易与企业的组合在过去几十年让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然而,这套体系现在遭受着各个方向的攻击。 。。。 威权政府的领导人肯定在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切。但是,我们应该失去希望,向一个威权的、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世界新秩序低头吗?不,但抵制它并不容易,原因有三点。 。。。 自由国际主义者不应失去信心。归根到底,最终问题是我们要如何适应变化,以及我们是否有勇气去捍卫自由和民主。在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制造的喧嚣噪音中,想做到这点并不容易。随波逐流的愿望是诱人的。 我相信人类是理性的,我们能够弄懂什么对自己最好。如果历史经验还靠得住的话,威权统治、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长期而言必将失败,但短期内它们可能造成很大伤害。民主、市场经济和全球化值得捍卫。要生存下来,它们必须适应一场比以往更迅速的全球革命。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forum=2&topic_id=93158&post_id=2940696&viewmode=thread&order=0#2940696

  • slyue2018

    @geng0001 最近几十年的国际实践已经证明,民主体制是一个很邪恶的制度,成了强国颠覆他国的政治工具,还存在严重的低效、混乱、利益绑架、社会撕裂、阶级分化等弊端,根本不能保障社会的公平正义。 在法制基础上的自由价值观还是很好的。

  • geng0001

    to slyue2018. 本文的作者试图用一系列事件来阐明从民主到专制的蜕变过程。至于民主国家是否像你说的那么糟,并非此文所试图厘清的问题。

  • slyue2018

    "现代事实上的专制国家通常不会谋杀对手。他们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对政府机构的控制,让任何被认为不忠诚的人日子难过,直至有效的反对逐渐消失。" 民主国家怎么做的呢?他们的反对党利用民主决策的法律程序,为反对而反对,让执政党的一切行动都很艰难,鼓动民粹,社会撕裂,动荡,甚至出现战乱、民不聊生,直到执政党被推翻,新的反对党重复这个过程。执政党在困境中无所作为,比迅速做出错误的决策更可怕,毕竟错失可以总结经验教训,可以被修正,错误的代价比无所作为代价低很多。

  • 西岸

    感谢川粉,独裁就是这样炼成的。本来美国防止走向法西斯主义的safe guard是美国人天生不信任政府,更不信任总统,使得形成法西斯主义的三大要素(追求永久的辉煌,极端排外,和拥戴领袖)不能都成立。 直到出现川普和川粉。。。也许将来历史学家会像描述魏玛共和国那样描述现在的美国。 必须庆幸美国还有加州存在,加州坚持维持汽车排放标准,就使得美国汽车制造商接受这种标准,否则就等于放弃加州市场,没人愚蠢到放弃美国最大的和最富有的市场。从历史看,凡是在加州流行的东西,最终都会在美国流行。这大概是防止美国走向法西斯主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