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期待官员"化学反应" 中共改革到最难时刻

多维 09-10 14:25+-

一段时间以来,一个新词出现在中共政治话语体系中,这个词就是“化学反应”。继今年7月的机构改革总结会上习近平首次提出这个词后,在北京时间9月9日的中共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上,这个词又再次出现在习的讲话中。

image.png

这个词的频繁出现意味着,它或是理解习近平当下改革思路的一把钥匙。什么是“化学反应”?似可以用习在这两次会议中的话进行定义。

在这次深改委会议上,习近平所说的“统筹制度改革和制度运行,处理好顶层设计和分层对接的关系,搞好上下左右、方方面面的配套,注重各项改革协调推进,使各项改革相得益彰”,以及7月那次机构改革总结会上所说的“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统筹各领域改革进展,形成整体效应”,可以作为“化学反应”的注脚。

这可以总结为,制度的制定不等于制度的自动运行,制度系统的良好运行必须仰赖于各种制度的衔接和配合,更加仰赖于中共官员在这套制度体系中重新调整自己的角色定位、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而这,恰恰是最难的。这意味着,习的改革已经触及中共改革的最艰难的部分。这也将是行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所要触及的命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发改委会议主题对标四中全会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通稿,这次深改委会议延续了此前一次会议审议大量改革方案和意见的惯例。从通稿可见,这次会议涉及的改革领域包括金融、生态环境、粮食安全、民营经济、教育、贸易、制造业和服务业等诸多分散的领域,外界甚至串不起一条逻辑线来。这从侧面揭示了习近平改革所涉及的庞大领域。这些庞大领域都在2013年11月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构成了习式改革的完整架构。

从习式改革的时间线和逻辑线来考量,实际上,行将举行的十九界四中全会将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一个呼应。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提出了林林总总,涉及中国各方面制度和事务的庞大的改革计划。可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的是习式改革的第一个阶段,这在此次的中共深改委的会议上是用“前期”“中期”来表述的。

在这次深改委会议上,习近平宣称,“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确定的各项改革任务,前期重点是夯基垒台、立柱架梁,中期重点在全面推进、积厚成势”。中共高层认为,这些制度建设和框架搭建基本上已经完成。 而行将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则将开启习式改革进程的新的阶段。

对于这个新阶段,习近平用“加强系统集成”来形容——“现在要把着力点放到加强系统集成、协同高效上来,巩固和深化这些年来我们在解决体制性障碍、机制性梗阻、政策性创新方面取得的改革成果,推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从“前期”“中期”到“现在”的时间线,实际上串起了自十八届三中全会至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改革逻辑线。

在一项项大手笔的分项改革陆续推出后,此刻,已经临近习式改革路程的中段,也就是习近平提出的“新三步走”的第二步:从2020年到2035年,中共将致力于把中国“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加强系统集成”,发生“化学反应”,看来将是达致这一目标的方法。

习的难题:死的制度如何活起来

实际上,习式改革的前期给外界的印象是,“顶层设计”和制度设计的出台一项接着一项,但这些改革的最终效力如何,外界是有疑虑的。如果把制度效力比作一个上下互动的机制的话,那么,在前期,主要是“顶层设计”通过下行通道在发挥作用,是自上而下的,主要的改革议程基本上是由高层发起的;而在打通机制间作用,发挥地方和各部门机制的灵活性和主动性上,在自下而上的上行通道,以及在各部门之间互相打通的平行通道上,活力仍远远不够。而习近期的讲话意味着,这个自下而上的进程目前已被提到了习式改革的议事日程表上。正如习近平在党政机构改革总结会上所言,“坚持党的领导和尊重人民首创精神相结合”。

在这个过程中,习对中共官僚系统的素质和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因为,制度虽然设计好了,但制度运行的载体仍然是人,是中共的大小官员。因而,“化学反应”实际上是在中共制度框架下运行的官员之间,围绕各自权责的互动问题。但由于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实际上一直是中共官僚系统的待解的难题,因而,中共官僚系统正是中共制度运行的最大问题所在。

7月初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总结会议,被视作为中共大规模机构改革划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但当时习近平在会上称“完成组织架构重建、实现机构职能调整,只是解决了‘面’上的问 题,真正要发生‘化学反应’,还有大量工作要做。”还指示要总结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经验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当时习近平说的体系现代化后更重要的是要出现“化学反应”,就是要求中共官员能力“现代化”。而一个高素质的官员队伍,应当拥有高度的责任性、强烈的民主法治精神、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强大的管理能力, 来适应习近平一直不断强调的那个“百年未有大变局”。

对于中共来说,无论是党政机构大改革,还是经济转型、应对内外部风险挑战,包括中美贸易战、香港反修例游行引发的连串事件、“一带一路”等外部经济议程等,其中最艰难的,实际上是“人的现代化”,也就是中共官员系统的现代化。如果他们仍然抱持着旧有的、陈腐的、脱离人民的心态和思维,那么他们将不适应习正在着手改造的时代。

无论对于习来说,还是对于整个中共来说,官员系统的“现代化”将是最大的难题。如今习要直面这个难题,意味着,习式改革已到最艰难、也最能检验改革成效的时刻。

1
  • 最新评论
  • luc_luo

    顶层设计可以参照美国独立时候的顶层设计

  • al5899

    要拿出勇气,化学反应喊不来的,没有化学反应的就开掉,像川普学习,开除博尔顿,任用有化学反应的。

  • al5899

    没有化学反应的炒掉,换上有化学反应的。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