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案再起波澜 安邦境外资产大撤退

多维 06-25 17:37+-

  “磬折名誉场,销铄成丑老。一夕不复晨,陨落随秋草。”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国民营企业安邦保险集团,北京时间6月24日再被媒体报道称,正在出售其5年前以5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收购的一系列豪华酒店,原因是安邦被中国政府接管后面临筹资压力加大。而大约两周前(6月11日),有自称是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的代理律师称当天前往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被拒。 

image.png

       安邦集团以及吴小晖案件之所以经过官方审判之后仍然引人关注,一是安邦在中国保险行业曾经的虎踞神坛,二是吴小晖曾经利用和中共红三代的婚姻给自己贴上红色后代的标签,并借此搭建自己的人脉平台。在安邦集团被中国监管机构接管并吴小晖被宣判一年之后,吴小晖现状如何?安邦又将走向何方? 除了官方公布的案情,还有坊间消息称吴小晖涉嫌参与2015年的重大股灾,是当时中国股市买空卖空的主要玩家和收益者。

       吴小晖的信息基本面是,1966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一个普通家庭,其个人发迹和三次婚姻息息相关:吴的第一任妻子是温州市平阳县一位官员的女儿,第二位妻子是曾任杭州市长、后升任浙江副省长卢文舸的女儿。前者无从考证,后者的父亲卢文舸在中共政坛确有其人。第三次婚姻更是不得了——娶到了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虽然邓家已经和吴小晖做了切割,邓卓芮也和吴结束了婚姻关系,但是借此找到各种跳板搭建自己的人脉,并仅用10年时间就将安邦资产从5亿元人民币变成7,000亿元。 

       2018年2月2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时中国原保监会宣布接管安邦集团。2018年5月10日上午,吴小晖被一审宣判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

       当时有评论称,北京此举一是要整肃中国金融秩序,二是要震慑部分“红色后代”及其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 自从一审上诉2018年8月二审被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之后,吴小晖个人情况似乎就销声匿迹。不过今年6月,涉及吴小晖的消息再次流出。 

       6月10日,中纪委暨中国国家监委官方发布消息,《新京报》原社长戴自更被查,网络流传的消息称戴自更被查和吴小晖案件有关。1963年出生的戴自更是浙江人,和吴小晖系同乡,多年任职于中共宣传系统,其曾经任职的《新京报》由《光明日报》与官方媒体《南方都市报》跨地区合办,现已转归北京市委宣传部管辖。 具体的报道指,在戴自更离开新京报社(2017年8月)的4个月前,这家媒体以近乎公关式的报道为吴小晖和安邦集团“洗白”。彼时,吴小晖已是负面消息缠身。报道还指,2015年底新京报社出资设立山水从容创投基金,法人为戴自更,大股东则被扒出是吴小晖的表弟林聪,安邦集团被指实际出资1.87亿元,占股85%。不过,戴自更和吴小晖所建立的利益共同体的传言暂未获官方证实。

       公开信息显示,在戴自更调离后,北京市委巡视组2018年曾赴新京报社,指出该社党建薄弱,存在公款旅游、铺张浪费讲排场、报销随意性较大、审批过程流于形式等问题。 6月17日,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已经于2017年1月退休的成都农商银行原党董事长傅作勇被查。有消息称傅作勇落马也可能与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案有关。

       成都农商行由成都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改制而来,于2010年1月挂牌开业,傅作勇出任董事长,后担任党委书记。 成都农商行成立不到一年就成为吴小晖旗下安邦集团最重要的金融子公司。资料显示,安邦2010年买入成都农商行35亿股股份,占比35%,到2010年底成都农商行的底色被彻底改变。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成都农商行一度成了安邦的第二总部,从上到下唯吴小晖事从,员工每天早上还要唱《安邦之歌》,所有关键岗位重要部门,乃至行政公章财务印章也均由安邦统管,甚至连保安也是从北京派来的。 有媒体报道,吴小晖控制成都农商行6年多,安邦凭此造就万亿帝国,在吴小晖受审期间,成都农商行成了分解安邦万亿帝国的关键。2018年12月,安邦保险集团接管工作组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成都农商行35%股权,转让底价为168亿元人民币。而工作组曾五次进出成都农商行,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由此可见,吴小晖个人命运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是其案件造成的联动效应远未结束。就在戴自更被宣布遭遇官方调查的第二天,中国自媒体新浪微博上有自称是吴小晖代理律师的人士称,其于当天(6月11日)在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遭拒,并称已经将近一年没见到吴小晖。该人士自称律师周泽,他称和另外一名名为李金星律师是吴小晖案件的代理律师。曾有公开报道称德恒李贵方律师和京衡陈有西律师担任吴小晖二审辩护人,其后吴小晖是否更换代理律师暂时未有确切消息。

image.png

     吴小晖案件被宣判后,接管安邦的官方机构如何处置安邦大量的海外资产开始被外界关注。众所周知,安邦的海外资产众多,最有名的莫过于纽约华尔道夫酒店。2014年吴小晖以19.5亿美元买下了希尔顿全球集团拥有的这座47层的大厦。这笔创纪录的收购曾被认为反映了中国商界精英不断增长的全球影响力。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安邦保险已经聘请Douglas Elliman出售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内的375个住宅单位。

        6月24日再有消息称,竞购华尔道夫酒店的投资者团体从将近20家减少到约6家,出价从55亿美元到58亿美元不等。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L.P., BX)、Brookfield Asset Management和韩国金融服务公司旗下的未来资产证券(Mirae Asset Management)在目前的竞标者之列。 

       吴小晖被查前,安邦曾大举出售高息短期寿险,成为中国保险行业过度扩张的一个典型,并引发了外界的担忧,认为该公司将无法履行其偿债义务。清理安邦资产情况的顾问公司瑞银曾估计,安邦曾经直接或间接控制58家公司,资产规模达2万亿元人民币。除了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外,安邦的资产还包括向欧洲金融机构提供的救助融资、一家韩国保险公司的控股股权、以及约20家中国上市公司的可观股权。 

        另外,中国《财经》杂志2019年6月2日报道,中国监管部门和安邦保险集团接管组倾向于新设一家保险公司作为主体,由其作为安邦保险集团的战略性股东参与安邦保险集团重组,承接其经过合理估价后的部分股权和资产。参与重组的这家新设保险公司叫大家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大家保险”),注册资本40亿元人民币,注册地将位于深圳,法人可能为安邦保险集团接管组组长何肖锋。至于大家保险的资金来源,或为安邦集团减少的部分注册资本:2019年4月16日,安邦集团公告称拟减少注册资本203.6亿元,注册资本将由619亿元变更为415.4亿元。

image.png

       被接管以来,安邦集团开展“瘦身”运动,涉及世纪证券、邦银租赁、和谐健康、成都农商行等多家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5月,安邦挂牌转让世纪证券91.65%股权,当年9月厦门国贸宣布和前海金控以挂牌底价35.6亿元联合受让。2018年11月,安邦人寿和成都农商行挂牌转让邦银金融租赁(邦银租赁),拟出清对其全部持股,转让底价为47.35亿元。2019年1月下旬,安邦旗下和谐健康保险被出售给大连的福佳集团。 安邦保险的人事调整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2019年2月12日,民生加银前总经理吴剑飞为安邦资管总经理;3月13日,中国太保集团原首席数字官杨晓灵获批担任安邦集团副总经理;4月15日至21日,曾经在合众财险担任总经理、拥有超过30年的保险从业经验的施辉任职安邦财险总经理。 安邦成立于2004年,自2011年改制为保险集团。做为一家由车险业务起家的保险公司,安邦十几年间风生水起,从一家总资产仅5亿元的保险公司成长为“大而不倒”的金融巨鳄,再到难逃“严监管”命运安排的背后,是什么促成了安邦只用区区数亿,竟然撬动了一个近两万亿的金融帝国?答案是,安邦复杂的股权结构和资本来源背后,民营债务型资本的保险腾挪,将债务摇身变为所谓的资本并最终导致安邦这只金融巨鳄的倒下,同时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