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两制已败 台湾一中须防

德国之声 06-16 06:39+-

49169044_303.jpg

有评论认为,一国两制大败局已成,香港自治已经结束。中共的对台政策,也会同时走向极端。但是,“只要台湾人民不踏入一国的陷阱,就不会有两制台湾方案的枷锁与凌虐”。

 台湾《报导者》发表文章《香港反送中,揭开共产党直接治港新模式》,作者刘细良说,2012年中共决定撤换特区领导人,不少人误以为北京为了纠正前一任梁振英的极左政策,改走相对温和政治路线,才钦点较为港人接受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接任,这个人事仿佛是2003年曾荫权接替提早离任的董建华的翻版。林郑月娥也声称自己会专注民生,减低社会政治争拗丶弥补撕裂等等,结果她上场后却出现更极端的政策。

作者认为,相比英治殖民地,今天中共黑手处处,四围"亮剑",建制政客目中无港人,施政手法粗暴,总之议会够票通过就以制度暴力去完成,而年轻人为了自己及香港自治未来,作出更激烈的抗争。一国两制大败局已成,香港自治已经结束,台湾朋友,除了高雄市长韩国瑜之外,相信大家是同步目睹香港在中共管治下衰落过程,这表示中共的对台政策,也会同时走向极端。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香港与自由民主的未来》,作者BRET STEPHENS指出,香港与大陆的关系本应遵循"一国两制"的原则。但与任何形式的多元化一样,这个原则对北京构成了根本威胁。1989年,小小的西柏林只是因为它的自由,就参与推翻了强大的(当时看来是这样)东德昂纳克政权。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不会让这种事情在香港发生。

作者说,不过话说回来,也许他不应该这么担心。整个1980年代,自由世界在政治上团结一致,在道德上充满信心:它相信自己的自由主义-民主价值观,相信它们的普世性,相信试图剥夺或否认这些价值观的人是不道德的。并且也不忌讳大声说出来。当罗纳德暲锔?(Ronald Reagan)称苏联是"现代世界的邪恶焦点"时,一位着名的自由派作家谴责他"粗鄙"。但正是这样的言辞给了另一边的异见人士和梦想者以勇气。看到别人受到压迫却保持沉默,才是真正的粗鄙,不管是因为缺乏同情还是过于世故。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香港人前所未见的勇气》,作者李怡说,许多人都说,现在香港的青少年人生不逢时,他们没有像上一代或更上一代人那样生活在香港的美好文明岁月,他们面临经济困厄丶社会沉沦,但他们却比上一代人对香港社会更有承担,表现出香港人前所未见的勇气。

文章说,卢伟聪称示威的年轻人是暴徒,林郑说是暴动,但这次泛民主派没有人出来割席,没有谴责年轻人"暴力",社会更多人指摘警方过度使用暴力。继续有年轻人贯彻不合作运动,在港铁沿线故意阻碍关车门,制造延误。被耽搁的市民受访时,鲜有地没有对年轻人的行为指摘或抱怨,反而有人说理解他们用各种办法阻止送中。这是因为,送中条例真是到了香港人的生死关头。退一步即无死所,退一步香港即与中国任何城市无别,甚至更不如。

"只要台湾人民不踏入一国的陷阱,就不会有两制台湾方案的枷锁与凌虐"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香港反送中,台湾反一中》,作者林青弘说,台湾与香港显着不同,台湾人民要反对一个中国原则,不能坐视中共利用"九二共识"把台湾与大陆同属一个中国的意识形态予以内化与深化。香港与大陆同属一个中国,这是很悲哀的事实。在这样的主权架构下,香港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在两制的保障下获取最大的利益。作者认为,"台湾人民相比香港人更优势的关键,台湾人民有自己的国家与主权,即使中国强力打压与处处矮化,我们要面对的课题与挑战是一中原则的框限与勒索,并非如同香港市民要面对一国两制的持续与维护。只要台湾人民不踏入一国的陷阱,就不会有两制台湾方案的枷锁与凌虐"。

文章说,中国若坚持移交特权入法,这是愚蠢至极的砸脚行为。北京当局若不能妥处港人疑惧中国司法的迫害与凌虐,港人反送中演变成港人反中,这对中共政权的维稳肯定毫无益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该积极考量一国两制对于港人治港的承诺与维护,别让香港反送中,最后却酝酿台湾反一中的能量与集结。

13
  • 最新评论
  • 石头河

    台湾香港有些人总是说一国两制失败,我觉的真是很自相矛盾。如果一国两制失败,中共当然会一国一制了,难道还能让香港台湾独立?大陆老百姓就算再讨厌中共,让香港台湾独立还是会99%反对的,中国武统有国内绝对民意支持,真走到那一步,不会犹豫的。即使国际有压力制裁也就是一时的,看看克里米亚就知道了。香港台湾一国一制了,香港民主派和台湾民进党都被取缔了,上街游行被抓,难道他们有勇气去上山打游击?中国把教科书一改,有些阵痛,过个两三代就都洗脑了。所以香港民主派和台湾民进党还是盼着一国两制成功比较符合自己利益。我个人是觉的中共对香港民主派已经很客气了,香港民主不要太得寸进尺,适当也要让中共得到些东西,真把中共惹急了,民主派就啥都没有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