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型银行或遇到更多麻烦

华尔街日报 06-12 22:45+-

  中国有句成语叫“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的是这样一个真假莫辨的故事:一名男子把银子埋在地底下,又在埋银子的地方留了一个牌子,写下了这行字。结果他的邻居偷走了银子,并留字曰:“隔壁王二不曾偷。”

  中国官员们一直坚称,监管部门上月接管中国北方的小型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是孤立事件,并不意味着小银行普遍存在问题。但市场留意到了明显的出问题的苗头,并不认同这种观点。

  低信用评级发行人发行的同业存单(简称NCD)收益率已大幅上升。NCD是一些小银行的关键融资工具。相关发行量已急剧下降。周二,市场似乎平静了下来,但那是在中国央行同意为另一家陷入困境的小型信贷机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提供非直接支持之后。针对锦州银行新发NCD,中国央行为向其提供信用风险缓释凭证(简称CRMW)开了绿灯。CRMW是一种类似于信用违约掉期的工具。如果锦州银行违约,一家得到中国央行支持的国有信用保险商将予以偿付。在锦州银行2018年财务报表的审计师于5月底辞任后,该行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S1-CS312_0612ba_M_20190612070557.jpg

包商银行并非唯一一个释放不安信息的中国小型银行。 图片来源:CHINA STRINGER NETWORK/REUTERS

  央行为陷入困境的银行提供支持,或许有助于遮掩中国金融体系中的裂痕。但就像投资者在2008年所学到的,“分散风险”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这种做法扩散开去,或许会在未来引发更大的问题。

  NCD市场被吓坏了,有两个明显的理由。首先,不同于中国大多数短期借贷安排,NCD没有抵押品。这意味着一旦借款人违约,债权人损失更大。另外,包商银行并不是唯一一家让人担忧的小型银行。根据巴克莱(Barclays) 5月份的一项分析,包括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在内,一共有多达19家小型中资银行推迟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

  这份名单上的最大银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Evergrowing Bank Co.)资产规模为人民币1.4万亿元(约合2,025.8亿美元)。相比之下,3月份中国银行业资产总规模为人民币276万亿元。自包商银行被接管后,投资者对恒丰银行的NCD反应冷淡。据Wind的数据,周一恒丰银行3个月期NCD实际发行额仅为人民币20亿美元(合2.894亿美元)计划发行规模的11%。

  中国央行的最新举措暂时安抚了投资者,尽管NCD收益率仍处于高位。在锦州银行成功发行NCD后,周二银行业NCD发行额达到人民币1,950亿元,较周一的人民币550亿元大幅上升。

  在填补大坝漏洞方面,中国监管部门绝对是专家。但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长期解决办法,而且在进行如此多的填补后,很难知道大坝的哪一块何时会最终破裂。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