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套》领衔 9岁女孩或成最年轻影后

凤凰娱乐 02-10 16:14+-

柏林电影节开幕三天来,主竞赛单元的几部德语电影都位列第一梯队,扎推上映,简直像开了个小小的本土影坛小擂台。或聚焦亲子生活,或关注边缘人群的生存状态,或试图复制前两年在戛纳大放异彩的《托尼·厄德曼》成功模式,但这其中最抢眼的恐怕要数《金手套》了。

于第二个竞赛日晚上展映的《金手套》出自著名土耳其裔德国导演法提赫·阿金之手。这位当年凭借《勇往直前》勇夺金熊的汉堡人,应该算是柏林电影节一手培养起来的有生力量。

阿金

但是和阿金以往关注社会现实、质朴有力的作品不同,《金手套》再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汉堡市中心圣保利红灯区杀人狂的一生——不是熟悉这桩都市异事的汉堡人的话,不看到片尾绝对猜不到,这么离奇惨败的B级故事竟然是根据真人真事拍摄的。本片开头就是割头分尸,全片的主要内容就是强奸谋杀,暴力斗殴,酗酒扯淡,杀人分尸。血腥暴力尺度之大,简直让人怀疑,这是否真的是阿金的作品,生生逼走了好多承受能力不强的观众。

《金手套》

阿金大胆启用外表大方俊美的德国年轻演员Jonas Dassler饰演这个变态乖戾的中年杀人狂Honka。Honka面相丑陋,天生罗锅背,十分为自己的外表自卑。他常年出没于汉堡最混乱的红灯区中一个名叫“金手套”的酒吧,试图把一些比他更不幸的女性带回家。但是性功能障碍的他,在喝醉酒以后神志更加不清,强奸不成往往以谋杀收场。谋杀是个考验智力和体力的活儿,杀人不难,处理尸体最难。对人生持放弃态度的Honka干脆把无法处理的大型尸块藏在家中的壁柜中。终于有一天,一场意外的熊熊大火暴露了他的罪行。

《金手套》

这种匪夷所思的都市连环凶案,拍得过于写实会像案件聚焦,拍得过于猎奇则成了午夜剧场,但有阿金深厚的导演功力加持,《金手套》像徐徐展开的二战后汉堡红灯区的风情画卷。谋杀抛尸只不过是其中浓抹的一块抢眼底色,更复杂而迷人的,是这块颓废求欢之地,四处游荡着的被生活挫败的人,人们及时行乐、颓丧放弃的生活状态,酒精和性是最后的吊命之物。阿金前作《契克》中的小男孩在本片中饰演一个初入红灯区的高中生,他也无法给这个腐烂的街区带来任何青春的活力。

《金手套》

但阿金恐怕无意陷入任何社会分析的论战,作为一个汉堡人,他不过是想为城市志补上一块小小的另类碎片。《金手套》恐怕也无意争熊,本片选在柏林电影节之后立刻上线德国影院,或许是存着以电影节为平台做宣发的目的。

同一天上映的另外一部德语片《系统破坏者》算的上是惊喜之作。影片的导演是八零后女导演诺拉·莎芬伊德,讲述一个因为幼年家庭创伤而患有狂躁症的九岁小女孩Benni,辗转于多个寄养家庭、医院和疗养中心,也无法获得治愈和平静的故事。

《金手套》

曾经和妈妈相依为命的Benni,经历了具有暴力倾向的生父和同样对她拳脚相加的妈妈其他男友,因而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身边所有的人,从母亲到护工,都被她辱骂和殴打过。在所有人都认为Benni无药可救时,被指派陪伴Benni上学、保护她身边人的护工Micha却提议,由自己带着Benni去森林中休假治疗一段时间,或许大自然的宁静环境能让Benni的病情有所改观。一大一小两个人生活在Micha的林中小屋,由陌生到熟悉,通过劳作和探索增进了解。在治疗结束之时,Benni和Micha都对彼此产生了医患关系以外的依赖。然而分别不可避免,无法和Micha或者亲生母亲住在一起的Benni再次暴走,闹得天翻地覆。

《金手套》

从题材上来看,本片很容易拍成暴力女孩在他人帮助下走向治愈的俗套励志片。但是诺拉·莎芬伊德却另辟蹊径,插入大量硬核的摇滚和电子音乐,以多种快剪混剪,从视听语言上就选择硬碰硬,从而从根本上揭露原生家庭带来的无解伤痛。这在四平八稳、整体沉闷的德国电影中,无疑显得格外新鲜有趣。而小女孩Benni的扮演者,以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爆发力,完成了时而楚楚可怜时而歇斯底里的高难度表演,不少记者看完本片以后高呼“今年柏林的影后已经诞生”。

相较之下,同为德语片,奥地利青年女导演玛丽亚·克鲁泽的参赛作品《脚下的土地》恐怕无论在话题性还是完成度上都要逊色不少。这位导演说起来还和中国有些缘分,她执导的《格鲁伯·特蒙特》曾经入围2015年北京电影节。

《脚下的土地》

《脚下的土地》聚焦一个年轻女性的生活。咨询行业的高强度工作让她无法喘息,和女上司的地下情也让她无所适从,但她生活最大的变数还是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的姐姐。父母双亡的她和姐姐相依为命,但是姐姐的病情反复发作,给她带来沉重的压力。她时常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却被精神病院告知,姐姐从来么有机会接触到电话。她渐渐无法分清现实和幻觉,在工作中也频频出错,恋人兼女上司也不愿意再袒护她。

《脚下的土地》

继戛纳无冕之王《托尼·厄德曼》之后,德国女性题材职场电影广受青睐。但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如果没有足够的亲情内核支撑,缺乏对于生活本质的手术刀般的剖析,表演上不给到足够的细节,往往会走向电视剧式的隔靴搔痒——无论在视听语言上还是在立意架构上。《脚下的土地》恐怕也是主竞赛的陪跑选手。

《脚下的土地》

和往年一样,柏林电影节对于艺术片的青睐,会造成主竞赛有不少闷片。第四次入围的挪威导演汉斯·皮特·莫朗的《外出偷马》可以算得上是闷片中的闷片。放在电影节第三天展映,记者们还不算太疲劳,确实是比较正确的选择。因为本片沉闷程度令人发指,如果安排在后半程放映,恐怕全场没几个人能清醒看完。

《外出偷马》

《外出偷马》

即使本片由在好莱坞混得风生水起的瑞典头号男星斯特兰·斯卡斯加德领衔出演,讲述一段包含出轨、逃难、枪杀元素的二战时期的北欧家庭史,北欧风情的极简主义背景音乐可圈可点,也难以挽回那些被闷慌了提前退场记者的脚步。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