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赛后坦露心声:拼个铜牌真是吐血了

澎湃新闻 10-25 23:13+-

  刚刚结束的世锦赛,中国女排夺得了铜牌,完成了赛前打进六强的目标。

  不过对于球队和球迷,都难免有一丝遗憾:对阵意大利女排的半决赛,中国女排一直拼到了决胜局15平,全场挽救5个赛点,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世锦赛后,球队又进入了新一轮的调整和训练。10月24日晚,郎平带着队员们参加了央视《风云会》节目,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只靠朱婷一个人是绝对不够的,也希望其它进攻手都能分担一点,这也是我们今后要努力去做的方面。”


  拼个铜牌真的是“吐血”了

  在世锦赛第一阶段,中国女排就在意大利身上输了一场球,那也是半决赛前中国队输掉的唯一一场。

  四强战再次碰面,观众无疑期待着女排姑娘完成复仇,但比赛却打得相当艰难。

  对于球队的失利,郎平也有些遗憾,但赛后她让队员们首先要做的是“放下”这场比赛。

  “因为第二天不到24小时马上就是铜牌战,队员也很辛苦,吃完饭马上就开会。”她在央视《风云会》节目中表示。

  “不要去想,因为整个比赛还没有结束,所以我们的想法就是希望队员马上放下,集中精力准备明天比赛。”


  最后的三四名决赛中,中国女排果然不负众望,在3比0完胜荷兰队后,将铜牌带回了家中。而这次世锦赛的经历,也让郎平颇为感慨。

  “我觉得(铜牌)是大家一点点奋斗出来的,拼个铜牌真的是‘吐血’了,现在那么多强队,国际排坛中,有太多实力强劲的球队不分上下。”

  “(打半决赛)中间有一段莫名其妙的失误。打强队输赢就在两三分,一旦你送分的话,很快就会被对方赶上并且超越,你再去追赶就非常难。所以跟强队打比赛要自始自终高度集中,不应该出现不该有的失误。出现了,你就失去机会了。”

  世锦赛后,郎平也总结了球队的表现。比如对意大利女排,“一个是接应埃格努,一个是主攻塞拉,他们两个的强攻能力除了朱婷能比,其他人比都是比较弱的。这一点我们还没完全能跟得上对方,这也是我们以后要加强的地方。”

  两次对阵美国都拿下胜利,则让她和球队都有了更多的信心,“我觉得她们在到位上还是比我们快,但我们希望抓住反击,必须从细节出发,合理地扬长避短。(队员)还是要记住怎么样打美国的办法,记住美国的节奏,掌握她们的规律,这是最重要的。”

  而在谈到“默契球”问题时,郎平也首次敞开了心扉,她说之所以选择力拼俄罗斯是因为两点原因:

  “第一,俄罗斯也是传统强队,没有故意输的道理,这没有职业道德,如果把主力全撤下来去打俄罗斯,这也太明显了;第二,打俄罗斯也需要积累经验,不能说对方主要得分手受伤了,你还输给她。” 

  “朱婷很正常,她们都比我好!”

  当然,郎平也重点提到了朱婷。

  这两天,网上有消息称郎导和爱人王育成带着朱婷去看病,对此郎导予以了澄清,“其实大家错了,我去看病。其实张常宁也去了,我们是组团。做一个检查,普检。朱婷很正常,她们都比我好!”

  队员们在高负荷运转,郎平也遇到了身体的挑战。她的腰一直有一些问题,坐的时间稍长就会受不了,因此在节目中,她不得不一直用双手撑着座位,让自己腰上的压力稍微轻一些。

  而相比里约奥运会时的放松写意,郎平的爱将朱婷也看起来“沉重”了不少。但对于弟子的表现,郎平还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朱婷是对方重点研究的对象,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半决赛)拿到26分,我觉得他就是一个世界级的,心理也是比较稳定的。”

  “她现在比以前任务‘沉重’了,李盈莹上,她还要保护盈盈的一传,还要进攻,还要拦网,对方还全(针)对着,还要考虑全队,怎么去鼓励队员,要做的太多了。”

  “里约奥运会,她在这些方面不用去担心,另外一个在国外打了两年大家对她很熟悉,在拦防上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这都是必然的过程,她会越来越成熟。”

  事实上,朱婷自己也在《风云会》上坦言,相比过去,自己的确觉得更加“累”了。

  “奥运会还是小孩,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不会太多关注其它事情。现在不一样了,坐了这个位置,又是一个大赛,对一些精力分担的会比较多一些。”

  郎平则期待着除了朱婷之外,其他的队员能够尽快成长,分担起更多的责任。

  “(朱婷)要每一场都保持高度的精力专注,不单自己做好还要去带动别人,我觉得真的是挺累的。”

  “只靠朱婷一个人是绝对不够的,也希望其它进攻手都能分担一点,这也是我们今后要努力去做的方面。”

  而通过世锦赛的经历,郎平也看到了在未来两年,球队要面对的课题。

  “2014年(世锦赛)美国打得特别快就能取得好成绩,大家跟不上她们的速度,现在大家不仅学了她的快,还高,能高也能快。”

  “欧洲球队为什么能异军突起,就是能快还能高,很立体,速度也不比美国慢,这就给我们提出了更多的课题。”   

  新老交替不能断档

  在郎平看来,一支稳定健康的球队需要的不是一个核心,而是要有3个核心球员,“像(里约)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有徐云丽、惠若琪,还有魏秋月,3个老将在场上,朱婷都不用担心其它的,把自己做好就行了。”

  “现在3个老的退役了,就希望其它的运动员逐渐能够帮朱婷分担,大家一起扛。”

  事实上,郎平对于中国女排未来的安排,在本届世锦赛上也能够看得清楚。她带上了18岁小将李盈莹,并且几次让她在关键时刻上场。第二次对阵美国队一战,正是李盈莹的出色发挥帮助球队取胜。

  “她有特点,但是打世界强队时还不是特别全面,而且打多了后面对手会熟悉她,所以把她当成奇兵来用,对方适应了我节奏的时候,突然换上去。”

  “盈盈也会特别紧张,发球(半决赛)那天就失误了三个,平时很少见。下来也问她,今天发球怎么跟平常不一样,她说我就是特别想得分,就想一下发死对手,动作就有些变形,扣球也是被拦了就不知道怎么打了。”

  “其实我觉得小孩打第一次大赛尤其半决赛,都是非常正常的,包括一些老队员也是,场上胶着的时候,就希望一下打下去,把过程忘了。”

  “对方给你压力的时候,你怎么去承受,怎么去耐心地等待这个机会,我觉得这一点是比较重要的。”

  世锦赛之后,中国女排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明年世界杯和后年奥运会的挑战。

  “所有年轻队员我们都希望能快一些成长,多承担多分担,一些老将比如受伤或者是状态不好,新人就要顶上来。”

  “就像2016年奥运会龚翔宇顶上来一样,这届奥运会我们也要考虑到下一届,我们的新老交替一定不能断档。”

3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