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花大钱游说 美国会议员转向

中央社 08-03 10:37+-

“中兴”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国电信设备大厂中兴通讯今年4月以来,从被美方施以严厉制裁,到最终得以喘息。纽约时报报导,这和中兴了解美国政治文化、花大钱聘请华府的公关公司和律师事务所有关。

美国联邦参议院1日通过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原本在6月18日参议院版本中拒绝与中兴和解的"中兴条款"消失了,稀释为仅针对中兴与华为设备的应用范围做出限制。外界好奇个中转折内情。

报导说,为了试图影响美国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中兴的美国子公司ZTE USA在3个月内,总计花了近140万美元。据美国国会游说保存记录显示,2017年中兴在游说上总共才花了96万美元。

曾对中兴主张采取强硬做法的民主党参议员霍伦(Chris Van Hollen),拒绝猜测游说是否影响了参议员的投票,但他说,中兴的努力不容忽视。中兴在很短的时间里花在游说上的支出,超过了任何其他实体。

根据报导,中兴聘请了华盛顿律师事务所霍金路伟(Hogan Lovells),这家律所的主要说客是前参议员科尔曼(Norm Coleman)。霍金路伟是这次国会游说活动的带头组织,与议员关系深厚,还负责与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谈判。

中兴也聘请了公关公司水星公共事务(Mercury Public Affairs),这家公司靠一名前川普竞选团队和过渡团队官员,来游说白宫和商务部的官员。

7月20日,参众两院联合委员会起草的妥协法案中,旨在恢复对中兴惩罚的条款在措辞上有所缓和。

在国会删掉了有关中兴条款的强硬措辞之后,水星公共事务的负责人向客户吹嘘说,他们在弱化制裁上起了关键作用。

不过,也有几名国会助理表示,川普本人支持放松对中兴处罚的做法,对议员行为的影响远远大于任何游说活动。

今年4月,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中兴在未来7年内购买任何美国产品,理由是中兴在违反美方制裁政策的处理措施上撒了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向美国总统川普求情,并获得川普承诺协助后,中兴制裁案出现转机。6月7日,美国商务部提出替换制裁的做法:中兴支付14亿美元的罚款及托管存款,撤换高管层,并任命一批向美国政府负责的合规官员。

当时国会对此作法并不同意,仍坚持要恢复禁售令。不过,中兴通讯已在7月中旬确定解禁。

2
  • 最新评论
  • slyue2018

    中兴为求活,丧权辱国,死有余辜,习近平因为中兴事件被川普严重羞辱,美国委派工作组到国有企业督查,使中兴从一个经济事件,上升为严重的政治事件,这是自中国建国以来最大的耻辱,如果习近平不能之后的贸易战中给美国强力反击,他必将因此被钉子历史的耻辱柱上!

  • Lucky_Ding

    有什么可奇怪的,Money talk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