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金会与AIT新馆落成 台湾是活棋吗?

多维网 06-12 14:29+-

6月12日,无论是刻意或巧合,美国在台协会(AIT)内湖新馆落成的同日上午,全球瞩目的“特金会”同时在新加坡举行。

在新加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世纪一握”,象征的不仅是东北亚“火药库”,朝鲜核问题解决的开始,同时也意味着接下来中美两强的下一个斗争点在台湾。

然而在台湾,无论是刻意或无意,无论是媒体或政界,都忽略在剧变的国际政治变化下,台湾在国际议题上的“失去角色”、 “失去主动性”,甚至已成为中美两强竞争下的一颗棋子。

更有甚者的是,台湾舆论还刻意“制造”台湾在中美间存在“重要位置”的印象,包括炒作今年三月美国国务院所通过的《台湾旅行法》议题,强调美方“高阶官员”可访台,以及5月美国联邦众议院院会表决通过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法案要求强化台湾军事实力,包括台湾外交部和台湾舆论,持续强调在中美两强相争下,美方对台湾这东亚盟友的重视。

6月12日AIT举行落成典礼,场外有统派团体举行抗议,表达对美国“介入”台湾的不满(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同时,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6月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The Shangri-La Dialogue),表达美国反对任何片面改变台海现状的立场,以及表示会基于台湾关系法,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御军备。相关说法台湾再度加以解读为美国对台湾的关系加强。再加上6月AIT内湖新馆在台北的落成,仿佛台湾成了美国未见雏形的“印太战略下”,在东亚的战略中心,使台美关系的发展已更稳固且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台湾舆论与政界无论是对特金会后的局势发展分析与认知,或对AIT在台北的落成的解读,都凸显了台湾在国际视野的匮乏下,台湾对自身角色鲜有正确认知,正陷入了在国际政治上逐渐消失的危机。

台湾在这场国际政治“赌注”的难题在于,自身始终不是一个合格的“Player”。以朝鲜半岛问题为例,特金会前金正恩几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意味着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未被边缘化,朝鲜也需要中国扮演重要的角色,可见金正恩是国际政治的合格操盘手。

同时,朝核问题的解决,意味着是美国军事力量在朝半岛,乃至在东亚影响力衰退的开始。虽然美军仍在日本冲绳有军事基地,但随着中日关系的回温,以及日美在贸易问题上的摩擦,身陷内政危机的安倍晋三何以能完全附和美国的利益?美国在亚太影响力衰微的“大势”,台湾仍未看见。

虽然台湾身为国际政治格局下的一个不大的“政治实体”,并不意味着非得扈从于任何一大国,而是可扮演采取“对冲”策略的“Player”,但显然台湾领导层相比朝鲜或新加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纵然在国际政治阵营的光谱上,朝鲜是偏中方阵营的,新加坡是偏西方世界的,但这两个小国之所以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靠的不是“站对边”,而是领导人为国家的发展所具有的宏观视野。金正恩为朝鲜的生存,而开启了改革开放前的和解,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三代领导人,为能让新加坡在大国环伺的环境下生存,始终与各强权保持良好的关系。

反观当前台湾的处境,纵然各方认为“北京把台湾推向了美国”,认为中方在国际空间“打压台湾”、军机绕台、使台湾“邦交国断交”的举措下,让台湾不得不展现强硬立场,同时掌握了“中美贸易战”下与美方的合作机会,但这仍有“一厢情愿”的成分居多。特朗普政府始终捍卫“美国优先”,在各取所需的最终,台湾仍有可能活棋不成,成死棋。

6月12日这一天,台湾更应思索的是,如何能在不过度扈从或刺激任何一方的国际政治格局下,为台湾与人民寻求福祉。特金会能给予台湾的启示,相信会比AIT新馆的落成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