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寻泉:溪多宽 床就有多宽

澎湃新闻 06-09 16:00+-

01.jpg

  济南大明湖 本文图均为 蒋瞰 摄

  那几天,济南升温,直到傍晚才从位于县西巷的酒店走出,心里设计了一条路线,8点钟前赶到大明湖看灯光秀。

  济南核心城区与明成化二年德王朱见潾所建德王府有关。德王不在德州,却跑到济南。只要你了解过“靖难之役”对德州城的破坏,以及这位少爷的贪图享乐,就不难猜出,当然是因为济南府更养人。先皇在位时没被批准,等哥哥朱见深一即位,济南最繁华地段就开始了大兴土木。东至县西巷,西至芙蓉街,南至今泉城路,北至后宰门街,成就了明代济南城中最大建筑群。

  现在,济南人很少再提德王,倒是冥冥之中自有风水。赫赫有名的中央泉,位于县西巷2号,40号的院中泉井,被附近街坊称为“尺子泉”,是地下水位“监测仪”。鲁菜代表菜“九转大肠”即起源于这里的九华楼,《中国名菜谱》里的“细馓子”则起源于这里的钟兴和,清代著名的中药店太和阁,也坐落于此。

  县西巷往南走,就是泉城路。路面却以青石板铺就,虽车人同行,总觉得是步行街。当地朋友说,小时候老在这里玩儿,青石板上能踩出水来。最好笑的是,居然看到一家倒闭了的星巴克。

02.jpg

  芙蓉街上的光面青石板

  一直往西,就可以走到趵突泉和五龙潭泉群,不过我们在中途的芙蓉街拐了弯。

  从毛面青石板转到光面青石板,我被全天下一色一样的小吃给挤热了——当地朋友却说,别看它现在成了小吃一条街,原本可有文化了。

  街道中间原有一条通向文庙泮池的溪水“梯云溪”,与腾蛟泉、起凤桥一样,寓意士子们由此青云直上。清康熙年间,梯云溪被部分改建为石板下的暗沟,砖石砌壁,沙土铺底,溪水常温,水流通畅,与溪边民居行程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致。后来,民居增多,芙蓉街北段街心的梯云溪用石板覆盖为暗沟。

  钱行、银炉、当铺、书坊、首饰铺、古玩铺、鞋帽铺、绸布庄等一家挨一家,说的是清朝盛景。现在也没变,也是一座座铺面挤挤挨挨地占满了街,年轻人鼓起光洁的苹果肌,在泉水边笑着拍照。

  而朋友所说的文化,要一直往里(北)走才会心领神会。关帝庙外有人在打电话:“好好考试,考完后带你去玩!”心想,这位父亲,你该再往里面走两步,去宋代创建的府学文庙打电话才应景。左文右武,就在相距不到500米处。

03.jpg

  关帝庙

  可能是身在北方,下意识不用导航,方方正正没有迷路之忧。哪怕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完全没有规则的弯曲小街,也不见得马上查地图看巷名,而是,顺手买了两斤山东煎饼,在参天臭椿树下嚼着,东张西望间,看到路名:东花墙子街。咖啡馆、民居、鲁菜馆、油旋铺……零零星星散落在这条曲里拐弯儿的小街上。无论民居被做成了什么业态,不变的是黑色门板、红色对联、尺高门槛。

04.jpg

  在济南老街上,无论什么门面,左右都有对联

05.jpg

  济南小吃油旋

  一座西式基督教堂出现在眼前时,曲水亭街到了。据说从前,街上多数人家院里都有盆口大一眼泉井,清澈透底,水到井沿也不外溢。用水时把桶摁入井中,提水出来不废功夫,泉水便又汩汩溢至井沿。“现在喝自来水长大的小孩哪里知道这些”,朋友说。大概,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不甘和骄傲吧。

06.jpg

  曲水亭街

07.jpg

  各种胡同像毛细血管一样穿插在街道两侧

  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改往大明湖方向走,路过百花洲。

  芙蓉、百花、曲水……“山东大汉”把山东人给说粗了,细腻还是有的,藏在深处。大明湖南有一池,名百花洲,百花洲以南有一座百花桥,百花桥街因此得名,《历城县志》中记“百花桥街德府后”,不知道是德王会选地方,还是王府造就了一地的风水。

08.jpg

  日落百花洲

  过了百花洲就是大明湖。《老残游记》后,人们不会预料到大明湖会在琼瑶奶奶的手里成为网红,每一个在湖边拍照的人都成了夏雨荷。向西湖学习后的大明湖,也实行了免门票制,皆大欢喜,反而带动了旅游业。如今,每周二和四晚上有灯光秀,好也不好。不好的是,半个湖被拦住,无法通行。

  精髓却在最后。夏夜晚风里,无目的地走在百花洲另一侧小路上。掀开门帘,进深夜食堂要了一小瓶清酒。微醺时走出,前面还有一家门头颇先锋的酒吧,介于闹吧和静吧之间,西塘风丽江风随你说吧,都是夜的恩赐。想起看看路名——后宰门街,直觉是后人简化了。果然,原为“厚载”,厚德载物之意。

  这等雅趣,还和那位享乐主义者德王有关。德王府的北门便是厚载门。因邻近百花洲、曲水亭街、珍池、珍珠泉等,此地一直是风水宝地。

  “珍珠泉水流入后宰门街东头的珍池,珍池水又从后宰门街南侧的民居中穿墙越户,注入西头的曲水亭街溪流中。”光是这一说就让人神往。那位坐在我旁边喝酒的先生说,“后来水少了,人们便在溪流中盖起了房子。我们家床下就是溪水啊,溪多宽,床就多宽。”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