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翻供提无罪 交易变化 或激怒法院

纽约时报/RFA 05-31 08:59+-

 



  3月,安邦保险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via Associated Press


  上海——当中国最高层的商业领导和官员们面临指控时,他们通常有一个选择:听从发配。

  处于中国最大的一个金融诈骗案核心的大亨似乎要走一条不同的路。

  吴小晖的一名代理律师周三在社交媒体上说,因诈骗投资者而被判长期监禁的吴小晖将对判决提出上诉。商人吴小辉出名的部分原因是他收购了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他的律师陈有西说,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已在为复审做准备。

  尽管该贴文后来被删除,但陈有西的律师事务所京衡律师集团表示,上述信息正确无误。

  陈有西的帖子还说,吴小晖聘请了李贵方律师。李贵方曾在2013年的一起轰动全国的腐败案中为中国政治人物薄熙来做过辩护。

  如果吴小晖坚持这样做的话,上诉将是对法院系统的一次高调考验。中国法院判处几乎所有被公诉的人有罪,而且通常对公开对抗法院判决的人没有好感。吴小晖抵制判决的行为可能会激怒法院,对他做出更严厉的判决。

  今年2月,政府接管了吴小晖的公司安邦保险集团,此案让人得以窥视中国庞大的、但困难重重的金融体系中隐藏的一些巨大风险。很多人把对吴小晖的公诉解读为北京杀一儆百的努力,安邦已成为中国企业靠大笔举债在海外进行疯狂收购的象征。

  面对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可能性,吴小晖对诈骗投资者100多亿美元的指控承认有罪,并请求法庭从轻判决。他在本月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尽管他已经在法庭上认罪,但周三的帖子相当于吴小晖第二次对中国政府对他的指控表示异议。他曾在今年3月在法庭受审时说,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构成犯罪。但就在几个小时后,他承认了有罪。

  人权组织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的司法制度,因为其中普遍存在着逼供现象,有些时候,被告会对指控悔供。中国官员有时还拿被告的供认做宣传,公开地用他们以儆效尤。

  被告们可能没有多少选择。虽然更难得到最近的统计数据,但从历史上看,中国的定罪率一直徘徊在远高于90%的水平。在2013年到2017年期间,中国的审判法庭在550万起案件中,对600多万名嫌疑人做了有罪判决。只有大约6700起案件被重新调查和重审。

  吴小晖案子的主要指控是,他用虚假财务报表和宣传材料误导投资者,同时也有其他指控。

  检方说,吴小晖帮助设计了投资类型的保险产品,然后为了向公众筹集资金,误导了监管机构。截至2017年初,安邦已售出高达7238.67亿元(约合1165亿美元)的产品,远远超出政府批准的数额。中国一直在试图控制这种借贷,担心其会破坏经济稳定。

  由于安邦在海外拥有大量财产,该公司被接管的冲击波影响到了从加拿大到阿姆斯特丹等远离中国的地方。安邦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连锁养老院,在阿姆斯特丹收购了一家保险公司。

  安邦表示,吴小晖已不再担任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位,公司目前在国家监督之下运营。

相关报道:安邦集团吴小晖翻供提无罪上诉 背后的交易变化了

 中国安邦保险集团的原控制人吴小晖,早前被以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审判处18年刑期。在庭上曾表示“认罪悔罪”的吴小晖,近日突然否认控罪。吴小晖的代理律师陈有西确认,吴小晖不服一审两罪判决,提起无罪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已组成二审合议庭。

  本周三(5月30日),吴小晖委托的律师陈有西,在社交媒体新浪微博发帖称,吴小晖不服一审两罪判决,已经提起无罪上诉。上海高院已经组成二审合议庭。陈有西披露,他将与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贵方共同担任吴小晖二审辩护人,依法为其辩护。陈有西本人已向财新记者确认了上述信息的真实性。

  3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安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案。官方媒体报道说,在最后陈述阶段,被告人吴小晖当庭表示深刻反省、认罪悔罪,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的忏悔,感谢司法机关的帮助、教育和挽救,请求从轻处罚。不过,该案5月10日一审宣判后,吴小晖提起上诉。


  著名刑辩专家,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莫少平,本周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被告人在法庭上无论是否认罪,在接到一审判决10天内可以提起上诉,但中国二审改判率不足一成:

  “不管他此前怎么表态,只要判决没有满10天,他如果要上诉,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是第一。第二,二审会不会改判,中国的二审改判率是比较低的,百分之十都不到。二审通常是书面审理,不开庭的”。

  吴小晖案在5月10日完成一审宣判。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以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对吴小晖作出公开宣判。其中,对吴小晖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95亿元;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并处没收财产105亿元。

  两天前(28日),英国《金融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中国监管机构为掌控安邦保险并开始对安邦的投资进行清盘,已聘请大陆证券商“中金公司”(CICC)和瑞士银行(UBS)担任顾问。据瑞银估计,在吴小晖被捕前,安邦直接或间接控制58家公司,资产规模达2万亿元人民币。除了纽约的酒店外,安邦的资产还包括向欧洲金融机构提供的救助融资、一家韩国保险公司的控股股权及约20家大陆上市公司的可观股权。

  河北媒体人朱欣欣对本台表示,在中国,因为没有独立的司法,权力在左右法律,因此有理由怀疑司法的公正性:

  “我们不知道吴小晖这个案子背后有什么交易,看来他这个变化和背后的不同的权力人物之间的博弈有关系。因为背后的交易变化了,所以台前他也会变化。这更说明此前吴小晖认罪、忏悔,是一场表演”。

  北京学者查建国认为,吴小晖想翻案成功恐怕很难。他用“水很深”来比喻该案:

  “虽然吴小晖认罪,又翻供,这里面必定有他的道理,是不是有重大隐情。总的来说这个案子不太容易翻,因为这是一个影响很大的案件。可能要影响到一串的问题。为什么要收拾他,本来他就是一个背景很深的人”。

  另外,中国富商,明天集团控制人肖建华的案件,近日移交检察院,预计肖案将于今年下半年开庭审理。《南华早报》引述两个消息来源报道,在香港四季酒店神秘失踪的大陆富豪肖建华的案件,将在今年下半年审讯,但在此同时,他的前度旗舰企业明天集团,却遭遇乏人接手的困境。有消息来源称,明天集团在出售股份时遇“技术性困难”,因此短期内很难完成。肖案可能在8月或9月开庭审理。

  知情人士披露,中国有关部门要求明天系将其价值1500亿元的资产转让,以偿还债务,否则局势发展对其“不利”。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的肖建华,去年1月被从香港四季酒店带到中国,目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

2
  • 最新评论
  • malagoby

    狗日的共匪,是建设法治社会的最大障碍。

  • pomianao

    中国法院有什么理由发怒?中国法院是权利的工具,谁把持权利,法院听谁的话。吴小晖反攻倒算,说明现在权利分配发生了变化,他认为自己背后的权势可以为自己扳回来一城。拭目以待结果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