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翔:这样的穆斯林

万维读者网 04-10 11:37+-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读者汪翔来稿:很长一段时间,对穆斯林的概念一直停留在儿时记忆,在故乡那个美丽的南方小村,慈祥善良的本家大嫂桂芝,以不吃猪肉被十里八村熟悉、传开,就是贾皓见到的第一位穆斯林:在饥饿为常态的时光,居然有人会如此挑剔和坚守?

除了不吃猪肉和时不时的打坐祷告,大嫂和其她的村妇似乎也没什么差别:读过几个月的夜校扫盲班,认识不了几个字,任劳任怨,为人憨厚,带有明显口音的外地人,话语也不多。

祷告是个极为敏感的事,一度被归为反党反人民一类,大嫂只能在家中黑暗的卧室灰尘扑扑的土地面上,铺个草席,坐在上面闭眼念念有词。

祷告的事,贾皓见过多次,家父过年时,也会关门拜祖,也会念念有词。其中的差异,年幼时自然分不出,只是觉得怪怪的,无趣。从小就习惯了的逻辑,让他成为坚定的无神论者。

桂芝的丈夫平哥是个远近有名的铁匠,一度有好几个学徒、帮手。年轻时经常到远处做活,是村里见过大世面的三人之一。

三个男人都从外面带回了女人。做砖窑的黑叔,带回的女人和他一样黑,但俊俏,像朵带刺的黑玫瑰,说话大声大气,回来没呆多久就消失,一夜间。

一直在外混的志哥,带回的女人皮肤细腻,说话轻声细语,一副西施般的面庞,黛玉般的柔弱,回来过几次,每次呆上一小段,又双双离开。几年之后,听说是病故,留下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不几年,志哥也走了,留下的三个孩子,成天的满脸鼻涕灰蒙蒙,最终倒是都活了下来。

不苟言语的平哥,最终带回一个姿色平平却颇为壮实的异乡女人。也是言语不多的她,说话的口音极重,多数时候我只能靠她的孩子当翻译,才能明白意思。

后来的岁月证明,这个女人不仅只有勤劳,还有不错的智商,她养大的五个孩子多有不错的未来。她的老二和自己同龄,老大是个女孩,附近有名的美女和金嗓子。

几十年后到了美国,那段时间,穆斯林成为极端宗教的同义词,被铺天盖地的媒体轰炸。不少的穆斯林领袖站出来,撇清自己和极端组织的关系,意在让普通教徒不要被极端组织所绑架,成为牺牲品时。那时候,贾皓觉得那些与自己过于遥远。

开了家高端美容店SPA后,最重要的是,当他开始经常呆在店里亲自打点生意后,时不时的会接待带着头巾的年轻女子,她们就是标准的穆斯林。从她们漂亮的面容,轻声细语、客客气气的语气,我开始喜欢上这个族群。记忆最深的是位正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就读的爱丽丝,二十岁左右,标志的身材,秀丽的面容和细腻的肌肤,轻声细语的话音中带着自信。女人的美丽和温柔,自信和睿智,在她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她成为他记忆中最美丽的女人。

这么漂亮的脸蛋,整天裹个头巾,是不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女人的美丽不仅仅属于个体,是社会公共资源。上帝造人时,可是有意识的做了搭配。你如此的浪费上帝给人类的资源配置,不觉得不当?贾皓多次这样对她说,出自真心。

她笑了笑,笑得很“轻微”却甜美有度:头巾也不是必须的,但我喜欢!

读医学院,得八年苦熬,受得了?

还行。喜欢。女人言语不多,却很精炼,细致。

在和穆斯林女人过招的同时,自然也会偶尔接触到穆斯林男性,只是多数情形,如果他们不穿戴独具特色的服装,贾皓是区分不出谁是谁的,直到有一天。

那天店里的顾客不少,专业应对的是十几名雇员:二十岁左右的女人,年轻漂亮并且技术娴熟,店里充满欢声笑语,像盆快接近沸点的水,分贝恰到好处。

六十多岁的托尼推门而入:瑞,给你这个,报税用。谢谢啊。

还得你专程跑一趟,用不着的。贾皓接过一张纸。托尼是老顾客,每两周光顾一次。几天前来时突然记起最近要搞的捐款义卖事宜,说自己临时忘记带来免税表。当时他在外,店内的雇员短信告知托尼的到来。他回短信说:为他准备的物件在收银台下,将那个袋子给他就成。预约时托尼提过,我担心自己事多忘记,当时就准备好。

义卖的事已经进行了好几年,贾皓也支持了好几年,好多不同的顾客。这也是这里流行的做法,相互支持、帮助,支付着爱心,收获着满足。时间久了,慢慢的摸出些门道:什么样的物件比较有市场。义卖只收物件,搞义卖,不收现金。

是去,还是回?贾皓问托尼。

去。刚才去了社区的健身房。托尼知道,贾皓是在问高尔夫。托尼经常去球场玩,也时不时的去健身房。社区中心的健身房配备齐全,面积大,收费低廉,对退休者还有特别优惠。每个星期,还有几天准备了特费早餐,是老年人聚会的不错去处。

托尼六十多岁,看上去挺精干壮实,体型和贾皓比也不逊色。已经退休多年,一个人悠哉闲哉的日子过的还蛮滋润。托尼多次邀请贾皓一起到高尔夫球场玩玩,一直没有实现。

每次离开,托尼都不忘一句话:你很幸运,有这么多漂亮的美女。

我是查理,她们是我的天使。则是贾皓一以贯之的回答。他很开心建立了这样一个团队,也非常珍惜和爱护团队的每个成员。

你会惯坏她们,最终失控的!一位华裔商界朋友多次不理解,如此劝告着。

理解和尊重而已,客客气气,谈不上惯坏。你没发现,她们很可爱的,也蛮勤劳。管理和领导,原本就是门艺术,有人喜欢高高在上,有人喜欢融入其中,有人乐于用高冷来维护自己的威权和地位,有了喜欢用温暖来展示人性和享受生活。对于她们,我早就有了家人的感觉,她们都是我的孩子们!

送走了托尼,瑞秋走过来,对贾皓说:瑞,他们还不走,怎么办?

他回头看了看,还坐在椅子上享受背部按摩,闭目养神的两个男子,说:再等等吧。

爬梯的人马上就到,得清洗整理。他的店长助理瑞秋说。小姑娘只有二十二岁,从十八岁高中毕业就开始在这里做。瑞秋一米八几的个头,一对长长的大腿,漂亮单纯的脸蛋,是个马拉松跑步迷,从中学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很多高中有马拉松长跑队,自愿参加,每天训练一个多小时,习惯成自然,就在这种漫不经心之中养成,还有耐力。

她几乎是每跑比到,有时还跑到外地去跑标准的马拉松。她说,希望有天能在中国的长城上跑。贾皓说,应该,一定是个值得永远记住的经历。需要钱也在乎钱的她,却为了这个爱好耽搁了不少的赚钱时间。贾皓觉得可惜,却从没阻拦,即使在最缺人的时候,宁可牺牲生意,也不会强制性的阻止她的跑步。

贾皓一直觉得,瑞秋应该去当模特,按照她的天生条件,一定很有机会。

可就是这样一个天生丽质的女人,从高一就开始在家零售店工作。在她十岁时父母离婚,十五岁时妈妈因酗酒过度导致肝癌过世,一直跟着父亲过。父亲再婚后又添了个妹妹,个头体型和她差不多,个性、长相却差别巨大。娇生惯养的妹妹一度还得了癌症,后来被治愈。高中毕业后说是想当艺术家,进了本地一所不错的艺术学院就读。

画画,当艺术家?这碗饭可不好吃,还是个很费钱的事。咱家闺女的画画水准那么高,都被名校录取了,最终还是被我否决。贾皓说。

她说靠贷款,先读完再说。瑞秋回答。

瑞秋的父亲是个资深电工,在家大公司工作,收入应该不菲。在她很小时就在这个小镇买下栋独立屋,虽然谈不上奢侈,也算得上平均。作为蓝领工人,日子过到这份上,已经相当不错。爸爸对女儿爱护有加,她也确实是个很逗人喜爱,并且极为聪明勤快的孩子。

漂亮、聪明的女人话多,控制欲强,至少她是这样。在高中时,很多同学不喜欢她这种强势的个性,觉得她霸道,蛮不讲理,就是个恶魔。她说,自己不是!

刚刚开始和她有交集时,贾皓也不习惯,好几次几乎将她开除:她经常的在客人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他还能明显的感觉出她对自己的不尊重,甚至是带有歧视性的欺凌。觉得他的语言不到位,对行业的理解不专业,做事的习惯不和规矩,等等。

贾皓记着来美国的第一个夏天在纽约被华裔雇主欺凌时立下的誓言:一旦有雇员,一定善待!于是,我决定多点换角思考:站在小姑娘,美国女人的角度!

即使如此,刚刚开始时还是经常性的遭受类似的阻击。后来,他决定有限度反击的同时,尽可能快的理解和融入:不是作为老板强制性的要求雇员融入,而是自己作为外来者,融入美国的文化,并且基此打造一个独特的企业文化。

每个企业都有自身独特的文化,不论大小。最终驱使企业运作的还是这种看不见,却实实在在的企业文化。贾皓想要的是一个温馨,享受,快乐的生活环境,大家其乐融融,既赚钱,又享受生活。为了这点,我决定将底线一再降低,增加更多的宽容和理解,随后慢慢的增加对规矩的认同和强化。

从开始她就闲不住,多做了很多其他雇员宁可坐着发呆也不做的细活,日子久了,贾皓觉得过不过去,就给她额外的月度奖励,再后来,发现这个年轻女孩还真是个不错的助手,就时不时的将店交给她打理。四年过去,从社区学院开始到公立大学毕业,小姑娘已经拥有本科文凭,凭借毅力、意志力和勤奋。

后妈对她,谈不上特别喜爱,也还过得去。只是那个小妹妹,基于嫉妒,常常和她生出些小摩擦。妹妹也是长腿,细腰,只是脸部的布局差了不少,也缺乏她基于长期锻炼获得的壮实。刚刚开始那阵,还能看见的婴儿肚,早已消失。

已经过去两小时,一小时前就应该结账走人。等爬梯的二十几号来签进时,必然是好一阵忙乎。贾皓想,还是旁敲侧击的将两位请走吧。

他走向前,向两位正闭眼享受按摩的男子问候:先生们,你们好。感觉怎样?

不错。非常不错。大个子男子回答,带着满意的笑容。

在他们旁边椅子上坐着的萨娜,正在准备离开。萨娜,好久不见,刚从佛罗里达回来还是准备去?贾皓转身打着招呼。

回来不久。对了,谢谢你的捐赠。她说。

卖了多少?我问。指的是捐赠的物品最终拍卖出多少价钱。美国的捐赠系统非常有趣: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会组织大大小小的捐赠活动,多数的是义工们到处“化缘”,收集捐赠物件,随后聚在一起搞个拍卖会,使用不同的形式,将物件变成金钱。

十三万多!她带着骄傲的说。

这么多?看来,你这催钱的律师还真的很厉害。那我给的那份呢?贾皓说。三十出头的萨娜是名律师,负责追债。很多公司将欠债超过一定时间后的债务转包给她们这样的公司,让她们负责纠缠,最终按某种比例分成。她在一家小型律师事务所工作,自己经手的案子,有八成的成功率。多数情形,案子一到手,她就八九不离十的能估出成功概率。基本上没有成功希望的案例,她不会过于浪费时间。成功几率大的,无非是先用律师的头衔,用摧毁信用记录来吓唬。有能力的人,多数情形会协商一下,免掉利息归还本金。实在困难的,会协商个还款计划,慢慢还呗。故意当老赖的毕竟少数。实在没能力却获得借款的,放贷者也责任巨大。

欠款又没能力还的,除了健康原因等变故外,多数还是医疗上的开支。这部分毕竟难收取。如果在六年内还是无法收取,就会自动删除记录,欠债者做老赖成功。

对不起啊。马上有个很大的聚会,二十几号人,得用上整个空间。此时,贾皓故意的提高的嗓门对已经决定离开的她说,算是暗示旁边的两个大男子:还不赶快结账走人!!!

两个男子似乎是故意的,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是岿然不动,参加聚会的的顾客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到来。实在是忍无可忍,贾皓让瑞秋去催!

磨磨蹭蹭的等到门口的排起长队时,其中一名男子扎伊德才走到收银台前,意图插孔结账。另外那个男子哈姆扎是他的妻弟,妻子瑞塔早就做完离开,两个小时前。

扎伊德和哈姆扎选择了个豪华套餐,给妻子选了个最便宜的单项。

在扎伊德告诉贾皓这种选项时,他还重复问了几次,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从业十多年,这个高端的新店也开了四五年,还是第一次见识,男子花的比女子高很多倍!站在不远处的瑞秋和其她几位雇员,也摇摇头觉得不可理喻。扎伊德却不觉得有什么难堪和不解。

我妻子是律师,老顾客,能不能有优惠?扎伊德借着短暂的空档,开始讨价还价。

对不起,我们从来不讨价还价,价格都是固定的,有很多不同档次的选项,高低都有。已经开始瞧不起对方的贾皓,听到这更加烦心的要求,直接拒绝了。

扎伊德丝毫没有退意,继续说妻子是老顾客,经常光顾,反反复复的强调。

对不起,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你看看后面,我们得抓紧。通常,为便宜人们不来这,附近有很多店家,便宜不少。有人在自家地下室开,更便宜。服务讲究的是气氛和感觉,还有质量。

你的价格高对手很多,会失去很多顾客。扎伊德越说越来劲,开始告诉贾皓该怎样做生意了。而这是贾皓最不乐意听到,也觉得是最没有教养的体现。在美国,人们极少企图教他人怎样做生意。知道贾皓在这个行业做了二十年的,就更不会班门弄斧,自讨无趣。

我在这里花费的成本巨大,不是为了低价。奔驰和现代,差别在哪你知道吗,为什么?我在这个行业做了二十年,估计远比你在美国呆的时间久。哪年来的?贾皓尽可能的心平气和。

五年了。扎伊德回答的心安理得,不觉得贾皓是在奚落他,更不在乎他对他的心烦。

难怪。对不起,还请挪一挪。下一位!贾皓只能直接的表示自己的不耐烦,逐客。后面的女士早已等的不耐烦,挤到扎伊德的旁边。有预约的报个名字就能完成签到,这里的设备很先进。

桌前已经有好几位顾客在等待签到。由于参加聚会的顾客没有一个个的预约登记,只有团体名单,签到得一个个进行,第一次来的顾客还需登记一些个人信息,耽搁的时间比较多。

就在如此忙碌的时刻,扎伊德挤到桌子旁,站在那里,想让贾皓在“空余”间隙让他完成签单,而且,他还在要折扣、优惠。

没有优惠,对不起。我现在没有时间。你再等等,等等。

扎伊德没有挪步,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贾皓已经开始有几分气:一个做律师的女人,怎么会嫁个如此的男子。长相没长相,气度没气度,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痞子像,既想炫耀自己有钱,又无理取闹般的要优惠,以为是自由市场?难道,在中东,穆斯林的女人就如此的低贱?

前面忙,旁边在没完没了的招惹,心里开始烦躁的贾皓按错一个键,信用卡机器出现锁机:键盘被自动锁定!这样的事情出现过几次,一个很普通的程序就能解码。每次之后,贾皓都会忘记该如何操作。后来,将程序记录在电脑里,打算按照程序解码。贾皓的计划是,让已经做完的顾客全部结账走人,留下空间给新的聚会。

催,忙碌,试了几次不行。

你还是坐在那里等等,让我先将这些女士签到,让我们的姑娘开始工作,你看,大家都在等着,耽搁很多人的时间。贾皓心里想:两个多小时,你做什么去了,为什么要等到这时?是不是只有在这样的气氛下,才能让你感觉到被重视?还是想借机在更多的女性面前卖弄卖弄?

扎伊德和他妻弟看上去是对兄弟,粗粗的腰围,矮矮的个子,脸都很相像。两个人都喜欢说,不停的没完没了,不着边际。似乎只有如此,才有自豪感。

就像在安静的夜晚,一只鸭子突然的高声丫丫高叫,异常的不合适宜。

对不起,扎伊德,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你支付现金要么等。我先签到,清空这里让我的雇员忙起来,随后再来解决技术问题。不难的,花不了几分钟时间。

要不,你继续忙签到,我来试试。也不等我答应,扎伊德已经走到另一边,站在POS机前开始尝试各种操作,在小小的键盘上胡乱点击着。

没有用的。已经锁定,得解码。别损坏了机器。贾皓更加烦这个陌生人。

试试嘛,我对电脑很在行的,不就是个小终端吗。扎伊德继续的很自信,充满夸张。

贾皓没有继续阻止,也知道他不可能有结果:这种人就是这样,自以为是到了极端。一个看上去还不算邋遢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的自以为是,自由自在,算是服了。

试了几分钟,胡乱的在终端上按键,结果只能是无功而返,如同预期。

那你不能收信用卡了,是不是得关门!他用很肯定口吻,上级对下级的。

没那么严重。一会儿我给客服部打个电话,询问解码程序,几分钟就能搞好。至此,贾皓对他开始厌恶,当着一大群顾客的面,不好发作,继续以客气的语气对答。

要不,我来打电话问?说着他拿起店里客服使用的话筒开始拨号。此前贾皓已将记录在电脑里的解码程序给他看了,上面有客服的电话号码。

贾皓不好阻止人家的热心肠。也是第一次见识有人会如此,觉得自己的态度反应,是不是对这个穆斯林男子有偏见?通常在忙的时段,贾皓不让任何人使用客服电话,担心占用时间太久影响顾客预约,虽然有短信服务,很多年岁大的顾客,还是喜欢电话直接谈。

三分钟的事,解码成功。过程和记录的一模一样。

好了,可以用了。做完之后,扎伊德很自豪,充满成就感的说。

谢了。来,为你结账。一共二百二十五美元。

你是不是该给我优惠?

好的。二百整,现金!

没有现金,只有信用卡。

也行,二百整,来吧。贾皓伸手向他要信用卡。

还得再优惠,你想想,是我救了你。如果不能收信用卡,你得有多大的损失,你甚至还得关门!扎伊德很习惯用肯定的语气说话,一副高高在上的气势。

对不起,解码是件很容易的事,我不想再听你的评论,更不想听你唠叨关门什么的。我不再给你优惠了,二百二十五美元,信用卡也行。请你付好立即走人。我这里很忙,没有时间和你打口仗。此时的贾皓已经忍无可忍:还真的没有见过如此不识趣的男人!

NO!我为你解决了一个大问题。通常,我一小时收取一百五十块,你看着办吧。

我没有请你也不需要你帮忙,自愿,还是强制的。我说了多少遍,不给优惠,只保证优质服务。顾客来这里不是为了便宜。便宜的地方很多,到处都是。如果想省钱,待在家里可以不花一分,是不是最便宜。你的态度,你高声的叫喊,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意,你必须马上付款走人。

我老婆瑞塔是律师,可以告你的。

你已经说过很多遍,我记住了,世界上只有你们家有律师。我等着你的律师函。

再优惠点,IT咨询服务不便宜的。依然的理直气壮。

喔,你有行业执照吗?IT咨询?我这里不需要任何咨询。你知道,我每年给信用卡转账公司多少钱吗?应该比你一年的收入还多吧!他们必须二十四小时的全天候负责指导,周末也是。我已经有更好的专业咨询,为什么需要你这个业余的。你也看明白了,解码程序就是我写在这里的,你读了,不还是不知道怎么做?

如果我让律师来处理,可就不是这个价了。扎伊德继续威胁!

律师处理最好。我最讨厌有人威胁自己。

优惠点?扎伊德开始有一丝丝的软,但是,习惯性的强硬和优越感,还是让他拉不下脸面。

不!一分钱的优惠都没有。我这个人最讨厌得寸进尺,讨厌贪婪。给你的优惠已经过期。

好吧,二百就二百,这是信用卡!

不。二百二十五!一分钱不少。贾皓伸手去接信用卡,他又缩回。随即又来了不少的客人,我没有时间继续和他纠缠。

又过了十几分钟,终于有点空闲的我,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他在那打电话。

扎伊德,请马上付款结账。现在太忙,我不会给你优惠。贾皓喊他。

没有优惠不付。扎伊德说着想离开。

你敢!如果你离开不付,我就报警。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吧?很可能你得在监狱呆几天,还是得乖乖的来付款,外加罚金。很可能,你还会被驱逐出境。你不是说来了三年吗,是不是只有绿卡还不是公民?持有绿卡做这样的事也是犯罪,也有案底,到时看你是不是能得到公民身份。不过,你那么富有,应该也不在乎。贾皓的话语带着明显的奚落。

轻轻的几句话,让走到门口的扎伊德不得不走回来,他已经将自己逼到死胡同,此时才意识到遇到真正的对手。他可能以为,这个带着一群小娘们的老头,而且还是个中国人,一定也会是个软蛋。类似的操作,他一定在很多中国人、亚洲人开的店里试过,没有一次失手。

至此,他会不会意识到贪婪和无理,让自己难堪到这一步,到底值不值?为什么他为人做事会如此的嚣张和张狂?贾皓看死了,扎伊德不可能像他自吹的那么富有,不然为什么会为如此的小钱这般斤斤计较。同时,我也不相信他的妻子是律师,充其量是个想当律师的学生。即使是律师,也不可能是个成功的有本事的律师。不然,怎么会嫁给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他以为这是哪里:纽约中国城?还是中东的中国城?是不是中国人惯坏他,让他得手的机会、次数太多。

不可理喻。那么可爱、漂亮、温和的瑞塔,怎么会有如此不靠谱的丈夫?她的英文很好、地道,拿下律师执照只是时间问题,怎么能容忍这样的渣男?在这个小团队里面,只有贾皓会时不时的使用如此强烈的词汇,姑娘们只会用温和的字眼。这又是习惯使然。

此时贾皓想起来美国的第一个夏天在纽约时的遭遇。那天和几个中国留学生一起,从曼哈顿一头走向另一头,长距离散步。在一个几乎没有顾客和游客光顾的小巷,看到家照相机器材商店。我走进去想为自己丢失的尼卡相机配个镜头盖。在柜台上看到一个却没有标价。

多少钱一个?贾皓问。

二十五!站在不远处正悠哉闲哉的男子,漫不经心的回答。

这么贵?贾皓觉得不可能!

很便宜的。要不要?对方开始有点不耐烦。

十块都太贵,还要二十五块?NO!相机是他刚从朋友手里买下的旧货,花了一百块。为镜头支付二十五,觉得不值,边想边慢吞吞的向店外走。那时他的英文还不利索,话语不多。

这时,那个漫不经心的男子快步走出柜台,先行走到店的门口拦住贾皓:你得买下,不买,你不能走!

为什么?我就是不买!

不买不行,这就是为什么。

嘿。想打架不成。我即使想买也不会买,你降价了我也不买!漫天要价还想逼我就范?说着,贾皓摆出副武打架势,准备出手。后面又从柜台后面的屋子里走出两个壮汉,都是西装革履,打扮人模狗样的。相比之下,贾皓穿着从国内带来的衣服,明显的土气和廉价很多。

看见这个不要命的架势,僵持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个终于开口:今天饶你。下次小心!

虚张声势谁不会,外强中干又为何?贾皓真的准备打一架:穿草鞋的不怕穿皮鞋的。

随后,贾皓大义凛然的走出。谁实话,那家店看上去还蛮气派的,估计是接手前的装修设计,曾经应该是家高端的奢侈品店。九十年代初的美国,正处于经济萧条期,还没有从八七年的股灾和金融危机阴影中走出来。这种地方的商业已经败落,如此的经营态度,估计也是死而不僵的回光返照,哪里会有再次光顾的下一次。

今天看到的扎伊德,和那次见识的几位汉子,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原来是这号人!一直的迷惑,十多年后终于解开:是得好好的给这号人点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随后不久,警察来了。扎伊德走上前想先声夺人。警察直接走到我面前:是你打的911?对。什么事?警察没有正眼扎伊德,他只好站在旁边看着。

他不付钱,还惹事生非。我想让他付钱走人,走得远远的。不想再见到。他指着扎伊德。

警察转向扎伊德:是不是这样?

我给他干活,他不给钱!扎伊德振振有词,脸上没有丝毫的羞愧。

他只是顾客,没有人请他来干活。他说自己是搞技术咨询的,义务做了点事,要挟我给优惠。我给了,他要更多,我就请来了你们。

警察看着扎伊德,没有说什么,等着他回答。贾皓明白得很:警察没有处置权!扎伊德的解释除了浪费时间,没有丝毫价值。警察来这里,唯一的义务就是让顾客付钱走人,其它的争端,只能用法律途径解决。警察不会也不可能,在这里当中间人、裁判!

他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讲:他的时间多么多么的有价值,通常收两百块一个小时,一次性的收费不会低于一百块。贾皓听着觉得好笑:你的时间那么值钱,在这里耗掉三个多小时,是不是也很值钱?在心里,贾皓早就看出,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很可能连全职工作都没有。再说,在美国,还从来没有见过谁敢在华裔面前吹自己的IT、电脑行业很厉害!正如没有人会对华裔吹自己中餐烹饪技术高超一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可悲、可怜。

在美国做生意的基本规矩和行情都不知道,忽悠谁呢?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吃闲饭的家伙,外强中干,到处混免费的懒汉。那点电脑技术,还值得他在这里耍一回?

对不起,我不想听他在这里解释。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意。你看看,大家的兴致都被他败坏。人们来这里是为了轻轻松松享受的,没有人来这里无事生非。

那行,去外面听你解释。警察对扎伊德说,准备向外走。

等一等。让他先付账!他必须先付账!

犹豫了一会,扎伊德将手里一直握着的信用卡递给我:行。就听你的,付两百块,后面你的欠账,我会给你送来账单,到时候可不是今天的价码。

对不起,是二百二十五!你想寄来就寄来,这里是地址,别寄错地。

扎伊德又开始犹豫,看着警察,想有救命稻草。

警察没有说话,也不会说话,警察必须中立,并且维护商业持续,他当不了判官。

我不会再来的,妻子也不会再来。你想想,会失去多少生意。至此,还在要挟。

真可悲!这号人,除了欺凌,就不知道世界是怎么样运行的!就凭这份流氓习性,就知道是没有见过多少美国世面。

贾皓以为,和这样的穆斯林的纠结就此为止了。哪知道,第二天又来了一对。

上午十一点多,坐在后面的办公室,从监控摄像头看见走进两个看上去身材样子和扎伊德类似的男子,年龄都相仿。

今天是我生日,想做个你们这里最好的套餐。其中一位高分贝的叫喊,让一直在窃窃私语的人们停下来,将头转向他们。

来之前,已经给老板打过电话:生日。他答应给优惠!说话的口吻和扎伊德的,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带着通知性质的:我不是问你,只是让你执行。

雇员,有好几位刚好空下来围坐在酒吧旁边,转身看着这两个大男人,没人搭腔。

就是你还有你。其中一个男子高声指点着其中两位,似乎是在逛妓院挑选小姐。

雇员早就被告知:通常情况下是轮班应对,顾客可以指定,雇员有权拒绝。只是在拒绝时,最好直接告知他,让他出面找借口,既不得罪顾客也保护雇员的感受。贾皓的原则是开心:开心工作,开心花钱、赚钱。不开心的,就选择放弃和拒绝。

我会付很好的小费!哈马迈德说。开始时的叫嚣已经让姑娘们极不开心,好小费的承诺则让她们觉得自尊心被侵害。两个被指点的店员直接向后走,那里有厨房,对面是贾皓的办公室。

贾皓已经看到哈马迈得和阿布的到来,只是手头有点事得处理,想过几分钟再出来。

瑞,闹翻天了。安吉拉对我说。

怎么回事?我问。安吉拉就是两个被选定的店员之一。她将原委概要的讲了。

你不想做?贾皓问。不想!她很肯定。他说会付小费,好好的?贾皓在验证。

不要。他还要优惠!她依然很肯定。

那好,你们在这好好休息,我来对付。每当这种时候,都是老将出马。

走到前台,哈马迈得还在高声的强调,重复着:我有钱,只有服务好,小费大大的有。

对不起。这里不能高声说话。请小声点,别影响其她顾客。你是阿布?贾皓问。

我是哈马迈得,这个是我朋友阿布。你就是老板?今天是我生日,你答应给优惠的。

听着名字,看着这身板的样子,再到优惠的叫着不离口,贾皓意识到是扎伊德一类,很可能还是扎伊德送来找茬的。

对不起,今天的计划早就排满了,你们估计得预约,明天行不行?贾皓客气的问。

你们那么多雇员正闲着在聊天,怎么会排满。你不是说没问题吗?电话里?哈马迈得边说变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阿布在一旁点点头,又强调:今天是生日,生日。

我知道是生日,实在是对不起。生日,为什么临时决定来?

有预约的。哈马迈得非常的自信和肯定。

十五分钟前来的电话,那也叫预约?做了二十年的生意,这是第一次,贾皓在耍赖。一直以来,顾客来电话问,他说没有问题,就是没有问题。如果期间出现变故,他会主动的给予补偿。今天看这势头,贾皓宁可早早的将他们支走。

对了,就价格优惠,我给你推荐个地方,就是在街道上有阿比店的那里,旁边的那家,估计半价就能搞定。阿比是个有名的连锁店,以最便宜著称,店里使用最简单的设备。

去过那,不喜欢,太差。就你这。你看,我有现金。你不是喜欢现金吗?!

现金,信用卡都行,差别不大。实在是对不起,没空挡,雇员现在是午餐短暂休息,马上有个大的聚会,二十几人。我们得先清空。下次,下次一定。贾皓明显在驱赶。

哈马迈得和阿布唠叨着“我有钱,有现金”之类的离开了,没有选择。

估计是扎伊德,昨天那个家伙的同伙,长的模样,说话的口气甚至是使用的分贝,都是一样的。尊严无价,敢在这撒野,杀无赦!贾皓对雇员们说。

女孩子们伸出大拇指:厉害!瑞!

有一位甚至开着玩笑说:爱死你了!我也爱你,不会死。贾皓答。

十多分钟之后,来电显示是哈马迈德的号码。贾皓接了,重复了类似的理由,挂了。随后电话又打来,对方觉得应该是线路不好,还没说完自己的要求。我铁了心不接不理。来电显示了三轮后歇了几分钟,又来一个电话,新的号码。贾皓接了,还是哈马迈得的声音,这次他用了阿布的电话。贾皓重复了同样的理由,让他们安安心心在那里享受好价码。

这里的环境太差,过生日还是你们那好。是哈马迈德的抱怨,带着一丝丝的请求。

可是,我们没有优惠。贾皓强调。

没有优惠也行,我们马上过来。哈马迈德用听起来挺真诚的语气说。

不行。实在是没有时间,安排不了。此时的贾皓已经没有选择:哈马迈得已经得罪了所有的雇员。过来也没有人做。贾皓这里的小妞们个个骨子硬,不会为几文钱折腰。

你做,你来。坚持在继续。

我从来不做,也没有执照。怎么做?

你是老板,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做?理所当然和想当然,恐怕就是他最大的问题所在。

是的。我是老板,我有十几位雇员,她们都可爱,漂亮,而且技术娴熟。每个人从高中毕业后就一直跟着我。她们当然需要钱,得自己养活自己,付汽车贷款、房租。但是,实在是对不起,今天不行。原本想再多说点,给点教导,让他们明白美国文明的特点,但还是放弃了。

晚点,晚点成不成?我们可以等。如此的坚持和不放弃,是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

晚点也不成。贾皓觉得不可理喻:人,怎么会如此的不知趣!

你不是说晚点可以的吗?哈马迈德估计觉得,人生就是过家家,不愉快会很快被遗忘。

现在不行了。对不起。生日快乐。说完,贾皓挂断,不想再继续听下去这没完没了的重复,他没有这个心情和时间。他觉得,这种人,这种态度,只能用不知廉耻来形容。

整个过程,贾皓的心情一直很平和,语气也温和。这是近年来操练的结果,也是这帮年轻女人们潜移默化影响的结果。一个新的文明和生活习惯,浸泡其中久了,用颗尊重和理解的心,岁月会带来改变,在无形之中,无影之时。

贾皓想起“经历三代人,才可能塑造出真正的绅士”。当这些被爹妈娇生惯养长大的男人,以为自己是战无不胜的野狼,对付这帮看上去温和的“小绵羊”,完全可以肆无忌惮!

贾皓对安吉拉说:这不应该是穆斯林宗教的问题。而是这些新来的部分穆斯林的个人问题。他们的英文不错,口音不是很重,虽然也不是纯正美国口音,应该是在海外长期接受美式教育的结果。外表看上去营养也不差,肥头大耳的,肯定是养尊处优过,这样的人,来前估计家庭条件不差。我觉得,应该是习惯了高高在上,而且还是在一个对女性和普通服务业的从业者不尊重的国度。这样的人,就得让他清楚,在美国生活,该好好检点检点,不然寸步难行。

老板,你处理这类事娴熟很多!最近雇员经常如此夸他。几年前,第一次站在第一线面对这样的行为时,他会选择粗暴和使用驱赶的权利。现在,他选择了尊重权利和保留权利的使用,用温和、客气和宽容来应对:以软对硬,驱赶的结果更好。

贾皓记着几位老妇人主顾给的提醒:不要太个人化,生意就是生意,得专业,尽可能少的带入个人情绪。虽然每个人都有感觉,但是,控制感情的发泄,却是人和人品味差距的体现。

有权力却不乱用!他记着。

还记得贾迈勒吗?那对老夫妻,经常点你的?一位雇员问。

当然。很友善的一对。

人家也是,老美穆斯林吧。在这过了三十几年,老夫老妻的相互尊重爱护,哪像这些年轻家伙,只知道满足自己,不顾及他人感受。而且很明显,极不尊重女性!

还有那个老头赛义德,说话口气很大、很凶、很粗鲁,不过声调不高,不像这几位公子哥的派头。处的时间久了我发现,赛义德这老头人还不错,对老伴言听计从,温顺的很。可能是,即使生活了几十年,还是改不了昔日小时养成的,说话、和人相处的习惯,很容易让人不喜欢,甚至是得罪人。

你们也得多点宽容心。有时你们也表现的很歧视。还记不记得很久前的那个护士汉娜,人家每个星期都来,每次都花那么多钱,可是,最终却没人乐意和她打交道,还怪人家爱唠叨。你们哪一个不爱唠叨,不是喜欢居高临下,趾高气扬,奢好发号施令。女人不都这样,我都习惯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多点宽容:人家单身一人,每天累呼呼工作之后,想来这里放松放松,花了那么多钱,你们却嫌弃。

她抱怨太多,谁会喜欢一个怨妇?谁没有烦心事,谁不累。这些都不能成为她到处抱怨的理由,我们不是她的垃圾桶,也不想做她的垃圾桶。今天说为什么那个女孩没有笑脸,明天说这个女孩缺乏耐心。将心比心,先得自己开心,才会让和你相处的人开心。先得付出,制造开心,才有收获,回报开心。

还有那个叫韦恩的男子,你们就是因为他长得难看就歧视他,说他是猥琐男。人家什么时候猥琐过?每次来都客客气气的,很文明很绅士,不就是长的肥头大耳还不修篇幅,邋里邋遢。至少,他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难闻的气味,人家经常洗澡不是。比我强多了,我一年才洗一两次。

对了,他还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丈夫,他妻子刚刚做了换肾,他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爱。

每当说到这,小姑娘们就会装模作样的深吸几口,闻闻他身上是不是有恶心的气味。

别闻了,作为华裔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即使一年洗一次澡,身上也没有很大气味,咋们文明的更早、更久,哪像你们这些野蛮人!随后,就是大家开心的笑声。他喜欢这样的开心。

当然更有,开始时你们几位,经常性的让我“回中国去”,我都想揍你们!贾皓做了个狠狠揍她们一顿的动作。脑子里,他在想:今天,我们如此的看着、观察和猜测这几个来自中东的穆斯林,昔日和今天,他人也在类似的看着和猜测着我们这些来自亚洲大陆的中国人。习惯的差异,文明的各具特色,让冲突和矛盾在无意识中产生和激化。宽容,理解,谦卑,是共同繁荣昌盛的唯一选择,个人如此,国家也是如此。世界和平,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有收获,才会结果。(汪翔,2018年2月,于美国伊利湖畔)

19
  • 最新评论
  • aoyun2012nian

    写的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