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丽媛痛恨这首歌!习惨被人民封新绰号

VOA 12-06 10:51+-

  在中国一些北方方言中,如在陕西方言,山东方言中“大大”的意思是爹爹、伯伯的意思。在2012年初上台不久之后,中国共产党领袖习近平一度亲自公开表示赞同支持者称他为“习大大”。中国官方媒体也就此作出了公开的报道。一时间,“习大大”的称呼在中国大陆甚嚣尘上。

  “习大大”忽现忽隐费猜详

  但是,到了2016年,习近平又表示“不要叫我习大大”。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宣传机构也在2016年4月前后下发内部指令,下令中国媒体弃用“习大大”这一称呼。于是,一夜之间,原本是四处可见的“习大大”的称呼从中共控制的媒体当中消失了。

  在“习大大”的称呼在中共宣传部门的鼓励和推动之下广泛流行于中国之际,为什么习近平和中共宣传部门突然要冷藏这个称呼?中国问题观察家对此一直百思不解,并持续猜测至今。他们的猜测大致有,习近平和中共宣传部门之所以紧急冷藏“习大大”是因为:

  (1)在习近平本人的亲自鼓励下,“习大大”的称呼甚嚣尘上,习近平个人崇拜风潮来势凶猛,令中共党内许多人感到不安、不妥、反感,导致习近平不得不后撤;

  (2)习近平以及中共宣传部门发现,“习大大”在诸多的中国公众当中已经成为笑话,成为恶搞的素材;用“习大大”这一称呼来打造习近平的亲民形象、树立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得不偿失,很可能损失惨重;

  (3)在中共官方乃至习近平的亲自鼓励下,“习大大”的称呼在中国大陆热传,甚至热到和传到邪乎的境地,最后竟然出现了《嫁人就要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歌曲;这歌曲不但让许多人感到可笑,而且也很可能让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感到反感乃至愤慨,因为这歌曲公然宣示在中国另有不止一个女人爱慕和觊觎习近平,同时又明显地暗示彭丽媛可能配不上习近平。

  由于中国政治的不透明,外界观察家至今未能确定在上述三个原因当中,究竟是哪一个原因或哪几个原因的组合导致了习近平和中共宣传部门突然要冷藏“习大大”这个称呼。

  有社会科学背景的观察家则根据他们对当今中国实证考察,倾向于认为原因(2)即习近平和中共宣传机关发现“习大大”已经成为中国民众的笑柄是导致中共弃用“习大大”的主因。

  这些观察家为他们的论说所提供的证据是,“习大大”的称呼被中国民众用来恶搞的情况十分普遍,与“习大大”谐音的“邪大大”在许多中国公众当中不胫而走,甚至“大”字本身也被许多中国人用来调侃嘲弄习近平,如“大撒币”,“冤大头”,即调侃和谴责他无视中国千百万人生活在贫困中,动辄向外国撒几十亿、几百亿的援助显示他财大气粗。

  何谓中文世界互联网

  近日来,习近平在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又获得了 “傻大头”的绰号。

  说到这里,需要对这个绰号出现的背景和这里所谓的“中文世界的互联网”做一点简单的介绍。

  上述新绰号出现的大背景是,中共北京市委当局在冬天来临之际出动警力和政府雇用的正式工和非正式工流氓打手将成百万的移民工连同他们的妻小驱赶出他们的住所,赶到气温下降到冰点以下的大街上,以清除当局所谓的“低端人口”。

  在北京市当局发动当今世界举世无双的超大规模排华的运动之际,喜好宣扬最关心“基层群众”基本生活的习近平不管不问不吭声,顾左右而言他,先是发表“厕所革命”行动纲领,然后出席他领导下的中共组织的所谓“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并发表讲话,声言“世界各国人民应该秉持‘天下一家’理念,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的带有明显贬义的新绰号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出现的。

  在所谓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举行的同时,习近平控制的中国官方媒体开足马力,盛赞习近平,盛赞习近平掌控的中共。例如,中国官方的《中国日报》12月4日通过微博发表如下的报道:

  “【全世界政党领导都点赞 中国共产党又办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儿】近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 受到全球政党领导的点赞,大家纷纷盛赞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他们点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一致认为机制化的政党交流对于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有着重要的意义。”

  奇妙的是,《中国日报》以及其他中国官方媒体发表的有关“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在微博上不是关闭评论,就是评论不能打开。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中国官方媒体关闭评论,显然是惧怕中国网民的抨击和嘲弄。

  中国网民不能在中国国内媒体或互联网网站上直抒胸臆,不能发表他们对习近平、对中共的评论,导致许多网民翻墙(即绕开中共所设置的互联网信息封锁设置)到推特上发表评论。

  于是,就有了“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之说——中共当局通过信息柏林墙即网络信息封锁硬件和软件的建设,已经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了画地为牢的局域网,中国网民要想获得中共当局不想让他们获得的信息,要想发表中共当局不准许他们发表的意见,就必须翻墙到国外的网站。

  中共所控制的中国大局域网与中文世界的互联网分立并列的局面由此形成。在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用中文发言的人,可能是翻墙出来的中国网民,也可能是居住在国外的母语是华语的人,以及能够使用华语发言的非华人。

  如今,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也是世界媒体的一部分。利用这一世界媒体平台的不仅是翻墙的中国网民以及不受中共网络封锁限制的其他国家的人,而且也包括中共的各大官方媒体,如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等。

  黑色幽默与 “傻大头”

  在中国社交媒体的火红年代,也就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中文世界最多样化、最尖锐、最俏皮的时事评论是在中国国内的互联网上。自从习近平上台采取层层加码的网络信息审查和封锁措施之后,中文世界最多样的中国时事评论已经明显转移到不受中共控制的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

  近日来,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出现了习近平的新绰号“傻大头”,起因是中共权威宣传机构新华网弄出的一个事故,这就是,新华王发布一张习近平与参加“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合影的,出现黑色幽默场景,导致如下一条推特贴广泛流传

  “【黑色幽默】120个国家的300个政党的合影留念照片,总计41人。”

  应当说明一下,推特是中国当局屏蔽的社交媒体,是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中国政治评论、时事评论最集中的地方。因此,中国网民要想看到最迅速、最多样化的中国政治评论,需要翻墙看推特。

  以下是推特上出现的有关上述黑色幽默的评论。这些评论相当充分地展示出在中国国内的互联网上已经基本消失的多样性、尖锐和娱乐:

  ——充当傻大头乐此不疲

  ——大又大撒币

  ——按300个报批的会议经费为啥你懂得

  ——吃完喝完拿钱走人,下台,下一轮政党又来了、大撒比就一个招

  ——不错,大会开的很圆满,除了东道主,每个人差不多代表三个国家,很好,每个人可以拿三份银子,赚大方了,让那些没来的羡慕死。

  ——都是来圈钱的

  ——这要骗多少会费

  ——来参加的人心里清楚,自己不花钱来天朝旅游一遭多好。

  ——哈哈哈,這數學,不好弄啊。

  ——每个人都是七八个党的代表?

  ——41人120个国家300个政党!是不是我不正常了……

  ——荒唐讽刺;41头120个国家?300个政党?哪些国家来了?却披着世界外衣蒙骗谁?它们又一次代表世界?。

  ——你数得准。不过其他人可能去厕所了,最近习在推广厕所革命

  ——这笑话未来定能进史入教科书

  ——低端国家可出席,但不能参加合影!

  ——伟光正,不应该如此犯低级错误! 习近平,不应该如此这般不要脸! 新华网,不应该如此揭老底! 中国人,不应该如此被欺骗!

  ——都不好意思见人

  ——其余是地下党

  ——那250多个政党只派打字员来参加大会,当然不够格和习大大照相。

  ——转圈丢人现眼,满世界恶心人。

  ——习xx 得了严重的【自淫狂】, 也到了晚期 !

  ——一個人至少要有3個國籍,且身兼至少7個以上政黨的黨員。 共產黨這都是找的外星人啊

  ——本统计数据由中国国家估计统权威发布,质疑算造谣!

  ——有的身兼数党之职嘛,比如说共产党就兼共妻党。

  ——一个皮包公司集团的一次烧钱营销

  ——一个连组团结社都被视为非法的国家,却召开了全球政党大会,这种厚颜无耻岂是娼妓立贞洁牌坊能比拟的?

  ——一个不让其他政党成立的国家咋好意思召集世界各政党开会?脑门子通了吧……


180
  • 最新评论
  • zqdragon_88

    这是VOA的文章吗?看着跟轮子写的骂街文差不多啊。就这水平,破产了也不奇怪。

  • mcy5388

    现在的五毛狗越来越少了都被傻大头给清理出北京城,

  • Johne555

    “推特是中国当局屏蔽的社交媒体,是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中国政治评论”——这话应该这样说:“推特是中国堵塞的狗洞的之一,是会中文洋狗们的互联网上对中国狂吠之地,以下是洋犬们在狗洞外面对中国的吠叫节选"

  • moon_study

    41人代表了120个国家,三百个政党,这个代表性比较强啊!

  • al5899

    奇人奇文,继续努力,稀粑粑这个名号没有叫响。

  • LongWaiNiao

    To the 50 Center: What does this posting have snything to do with Taiwan and HK? It is about your own “great leader”. First there was Grandpa Mao, now Uncle or even Father Xi. Can you guys make it even more disgusting? There is a term for that called brown nosing. If you are not familiar with it, it refers to someone sticking his nose to someone else’s you know what and gets his nose all brown. Chinese calls it padding a horse’s behind, a very close metaphor.

  • LongWaiNiao

    You will regret that your math skill is so limited: 41 people in the group photo representing 300 unique political parties from 120 countries. Your sense of logic will also be challenged as this universe party summit was held by a dictator whose own country would not allow political parties other than itself plus a handful puppet ones. This is like a miss hooks pageant held in a buddhist temple. Speechless.

  • qirenqiwen

    大大有爸爸的意思,所以稀大大也就是稀粑粑。稀粑粑现在又开始自己老巢 —— 厕所革命。哈哈哈。。

  • Johne555

    作者不如不识字的文盲嚼舌妇讲话水准,难怪台湾鬼岛上聚集一群失败者,美国之阴专门笼络港渣和台湾鬼岛上的美奴日奸,编写狗屁不通的造谣烂文!大陆民众再次拿起打狗棍,他们又会吓得魂飞魄散!

  • pomianao

    “41人120个国家300个政党!是不是我不正常了……”,这个评论有意思,哈哈。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