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设付费原创新闻平台 掐死舆论自由

美国之音 01-06 08:27+-

  “你们互联网,光吃免费午餐,奶牛谁来养?”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他表示,中国正准备搭建一个原创新闻信息平台,任何网站使用时都要付费。

  他还在一场活动上透露,国家正在研究传播立法,要统一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不同的言论尺度。由于目前中国的新媒体发展活跃,他提出,党报要加快转型,“占领新闻舆论制高点”。

  党管新媒体

  柳斌杰最近向媒体透露,中国正在研究传播立法。他指出,这一举措符合“依法治国”的方针,因为新闻传播也要有法治思维,走向法治轨道。“哪些东西能传播,哪些不能传播,法治、道德、社会秩序的底线要明确。这个法就可以管住所有的媒体。”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改革开放时期就开始酝酿一部保障记者采访自由和权利的新闻法,直到现在仍然难产。现在的传播立法,很有可能不是一部类似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言论自由的“权利法案”,而是一部依法控制记者,收紧新闻自由尺度的法律。

  逆势而动

  有关专家认为,互联网及各种新媒体平台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共同结果,其新闻传播功能是不断规范和完善自身的过程。忽视互联网发展规律、使用强加措施来管理它的做法,只能是逆势而为。

  回顾2014年,中国官方已经多次制定政策,压制网络和新媒体信息传播。

  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新规,禁止新闻记者和记者站未经本单位同意私自开展批评报道。

  8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7日正式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简称“微信十条”),规定一般公众号未经批准,不得发布、转载时政新闻。

  10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从2015年初开始,中央、地方的重点新闻网站以及全国性行业新闻网站的采编人员将分批获得新闻记者证,但商业网站并未被列入新闻记者证发放对象。

  据国内媒体报道,中国还将出台修订后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是近期内互联网领域最新、最全、最重要的一个法律法规”。

  保障新闻自由

  作为中国昔日最活跃的舆论平台,微博日渐式微。有一种观点认为,过度的言论管控是导致中国的社交媒体微博衰落的原因之一。财新传媒总编辑、知名媒体人胡舒立曾评论说审查机制妨碍了微博这种民主。

  她说:“比方说民主的问题,强调民主,我当然是非常的认同。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微博算不算民主?微博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民主,如果中间的单词不被卡掉的话其实已经是一种民主。当然经常被卡掉一些词,我们就感到不民主。微博是大民主,不是一种程序民主,因此中国还是应该在宪法的基础上尽快落实宪法。”

  因为公众需要新闻的传播自由,这种自由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对于那些与公众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新闻报道,网站转载付费将限制新闻的流通自由,从而损害公众的利益。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知识产权需要保护,但手段要与时俱进。互联网上有海量的信息,如果资讯的删选、配置都要通过货币回报的方式,那就无法完成了。

9
  • 最新评论
  • ddcheat

    胡女士云:“微博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民主,如果中间的单词不被卡掉的话其实已经是一种民主。当然经常被卡掉一些词,我们就感到不民主”。她本意似乎指让你上微博已经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民主”了,只是因为“卡话”,让话语者“感到不民主”(或者“感受不到这种客观的民主”)。此语让本人想到文革初始时的一个说法,叫做“客观反革命”(相信习DD也应该记得这个词),拿来标签那些“主观上是拥护毛主席,赞成和参加革命”,但“客观上”被“认定”是反对毛主席,反对革命的人,不管他(她)是土地革命时期的老干部,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干部,还是各式其他人等(知识分子,工商人士,职教人员和工农兵)。这个“逻辑”今天被反过来用,真是十分的“奇妙”,不是吗,胡女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