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一个与“红色传统”息息相关的奢侈品牌

BBC 06-29 16:36+-

_113160427_untitled.jpg

新冠疫情全球肆虐却似乎没有影响人们对茅台酒的胃口。面对世界范围的餐饮业不景,酒精饮料市场疲软,全球酒业公司普遍受到负面影响的惨景,中国白酒业,特别是贵州茅台,零售价格仍然逆市上涨,继续吸引大批投资者。

最近,中国A股明星企业贵州茅台股价上涨,市值高达1.83万亿元,超过了中国工商银行,成为中国股市市值最大的公司。

日本《日经新闻》报道称,如果折合成日元计算,贵州茅台总市值逾26万亿日元,“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可口可乐和日本的丰田”。不少国际分析人也为此而叹为观止。

在国际间,多数人知道茅台是中国名酒,但是了解贵州茅台酒企业的近代发展史,以及这个奢侈品牌与中共的红色传统,特权和财富紧密联系的人恐怕为数不多。

_113160396_gettynixonzhoumoutai.jpg

上个世纪70年代,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与中国总理周恩来举茅台酒干杯

中国的“官方”奢侈品

贵州茅台酒的传统作坊1951年被中国政府收购成为国有企业。2001年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股票交易所上市,以实现其扩大生产,更新技术的目标。

2017年4月贵州茅台营收增长令公司市值达到4935亿元,超过了总部在英国的跨国酒业公司帝亚吉欧(Diageo),成为世界最大的酒业公司。

茅台酒作为官方宴会的首选酒精饮料已经成了中国着名的奢华品牌。在2012年湖润编撰的中国富豪品牌报告中,茅台就已经成为与路易威登,爱马仕,苹果,劳力士齐名的奢侈品牌。

《纽约时报》曾引述《财新》的报道说, 贵州茅台酒厂会专门为诸如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海军的北海舰队,中国移动等高档酒消费大户预留许多上等茅台酒。

贵州茅台频繁地出现在中国许多关于公款消费和腐败案报道中。因为茅台酒经常被人们同“公款吃喝”、“三公消费”相联系,以至于贵州茅台集团的董事长袁仁国2016年亲自在中央台的反腐专题节目中现身,说茅台不是腐败酒,茅台酒和腐败没有关系。

但在2019年贵州茅台董事长袁仁国却因涉及腐败被双开。今年1月袁仁国再次登上中央电视台的反腐节目现身说法,剖析自己如何利用茅台酒作为结交权贵,搞政治投机的工具。

_113160404_xinhuamoutai.jpg

贵州茅台长期被中国官方作为国宴用酒和礼品酒

茅台的“红色传统”

在中国大陆,茅台酒因为和中共革命的联系而天然具备了显赫的身世。据称,1935年3月中共军队在长征途中路过贵州茅台镇,当时红军还专门发通知说,茅台酒曾“夺得国际金奖,为人民争了光”,是应该得到红军保护的民族工商业。

据中共党史回忆文章说,1937年底毛泽东同王明会餐,餐桌上还有两年前红军路过茅台镇带来的茅台酒。

中国媒体有文章说,前贵州省委书记周林曾回忆说毛泽东在1958年曾指使他要提高茅台酒的产量。他说1958年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期间他同毛主席散步时,毛泽东要他回去把茅台酒搞成年产万吨,而且要保证质量。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宴会上用茅台酒同尼克松干杯,令茅台酒在西方世界名声大噪。

周恩来说:“长征路上,茅台酒不光能喝,还被我们看作万应良药,洗伤、镇痛、解毒、治伤风感冒,包治百病”。

尼克松听罢举杯说:“那让我们用这种万应良药干杯吧”。

《纽约时报》文章也提到过那次宴会上周恩来对尼克松介绍茅台酒的对话。报道还提到,当时尼克松不顾助手劝阻,连续干了几杯茅台酒后,目光已带醉意。

据报道,1979年中国大陆与美国建交之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访美期间有机会与基辛格会面。基辛格没有忘记当年在北京见识的名酒,还诙谐地对邓小平说:“我认为如果我们喝够了茅台,我们能解决任何事情”。

《华尔街时报》也在2019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也充分揭示了茅台在中国官场和社会中所代表形象,并评论说,茅台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场面上“即使不喜欢喝的人也必须高价购买的酒”。

  • 最新评论
  • lary

    是和军队和军费相关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