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第一次给了妓女 将闺中秘事写成书挣钱

娱乐真面目 05-23 00:27+-

民国才子佳人辈出,动荡不安的时局中,有这么一批人执笔实现了大众的精神解放和救赎。

鲁迅、郭沫若、胡适、徐志摩、郁达夫、沈从文……他们可以说是中国最早见证西学东渐的那批人。他们的思想是开化的,行为是开放的,因而在感情上,这些才子中间也有着现在看来,让人大跌眼镜的风流韵事。

6bb4c8d377e94f6098f5e52c56c6b075.jpg

郁达夫就是一个。

1.情场老将郁达夫

徐志摩不顾怀孕妻子张幼仪,追求林徽因,甚至要求张幼仪打掉孩子离婚的行径,都广为流传了,他和林徽因、陆小曼之间的感情故事,也不必多说。

如果说徐志摩是民国的一个情场高手,那郁达夫就是民国情场老将。

郁达夫和徐志摩是中学同学,关系亲近。

当徐志摩突破旧俗和才女陆小曼结婚,他羡慕极了。即使当时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感情争议颇多,但在郁达夫眼里,徐志摩要比他幸运的多。

因为那时的他从日本留学回来,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他不得不爱、不得不娶的一个女人。

c6e83360423c4469b8ca4ecbb248aad8.jpg

1920年,郁达夫留学归来,在母亲的包办下娶了一个乡下大户人家的女儿,孙荃。虽然那时郁达夫的父亲去世,家道中落,但他依然对孙荃看不上眼,他觉得她太过普通,认为她和普遍的乡下女子一样粗鄙。

当时的他,满心怀念的还是那些留学日本时,那些风情万种、肥高白壮的花魁女。

那部让郁达夫全国闻名的《沉沦》就是以他为蓝本,讲述了种种大胆的私密话题,其中关于性和狎妓的描写,甚是详细。

cb1308715e224f618baa8fbaa4687c40.jpg

“我一个人住在被厚雪封锁住的乡间,觉得怎么也忍耐不住了,就在一天雪片还在飞舞着的午后,踏上东海道开往东京去的客车……受了龟儿鸨母的一阵欢迎,选定了一个肥白高壮的花魁卖淫女,这一晚坐到深更,于狂歌大饮之余,我觉得竟把我的童贞给破了。”

他一边放纵,一边沉沦,最终在理想抱负和懊悔自责中,选择了“沉索性沉到底”。

2.杭州第一美女王映霞

回国后,郁达夫并没有改掉狎妓的毛病,即便是已经结了婚,生了孩子,他仍然流连妓馆。他在《街灯》《寒宵》《祈愿》等多篇文章中提到了“北京的银弟”。文中说他居住在北京,和“靡香馆”一个叫银弟的妓女打得火热,曾连住了四个晚上。

后来他在《南行杂记》中提道:当然谈不上是什么恋爱,然而和平常的人肉买卖,仿佛也有点区别。

因为狎妓太过出名,他当时的同事和好友易君左在《我与郁达夫》中还详细披露过。比如郁达夫得名“ThreeCondition”,是因为他去到妓院狎妓的三个条件:年龄大一点,相貌丑一点,从来没人爱过的。

从这里看,郁达夫虽然流连妓馆,但内心是渴望真爱的,他渴望遇到那个让他热烈燃烧爱情的那个人。而很快,那个人就出现了,她就是当时有杭州第一美女之称的王映霞。

1927年1月14日,郁达夫对王映霞一见钟情。享有“天下女子数苏杭,苏杭女子数映霞”美誉的王映霞,明眸皓齿、肤白窈窕,美貌自不必多说。

70f7fceecb954ef886a1d9267ebbaf84.jpg

情书、情诗、几番上门……架不住郁达夫的追求攻势,她“妥协”了。

唯一的要求就是郁达夫离婚,郁达夫自是点头答应,很快两人就举行了订婚仪式。

隆重的仪式,诗人柳亚子写诗赠与,最著名的一句“富春江上神仙侣”传诵一时。

关于订婚一事,郁达夫在他的书中写到:和映霞的事今夜定了,接下来就是处理荃君的事了。

和王映霞订婚的郁达夫,当时并没有和孙荃离婚。

之后孙荃收到郁达夫提出离婚的消息,悲痛欲绝,曾以死相逼,最终选择了放手,和郁达夫两地分居,至死都没有离婚。

3.记录两人闺中秘事的《日记九种》

郁达夫和王映霞初在一起时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确实过了一段神仙眷侣的日子。郁达夫是个“记录生活”的人,还没结婚前他把和王映霞之间的种种记录下来,编纂成书《日记九种》出版。

82d1f601517047659fc017b47fcf6437.jpg

书中内容大抵如下:

1927年3月7日,又约她一道出来,上世界旅馆去住了半天。窗外雨很大,窗内兴很浓,我和她抱着谈心,亲了许多的嘴,今天是她应允我kiss的第一日。

3月20日,和她谈了一夜,睡了一夜,亲了无数次的嘴,但两人都没有突破最后防线,不至于乱。

里面记录了郁达夫和王映霞大量露骨的“闺中秘事”,劲爆十足。

一经出版,一时间洛阳纸贵。

王映霞知道后很生气,对郁达夫有些冷淡,甚至想过退婚。但后来她就不提这事了。

原因在于《日记九种》带来的收益远超她的想象,此后他们的生活处于中产以上,比鲁迅生活的好。

但郁达夫和王映霞的这段婚姻维持了12年左右,还是走到尽头。

王映霞是社交女王,郁达夫是专注写作的文人,两人的生活习惯还是有些出入。搬到杭州之后,王映霞更是如鱼得水,和许绍棣、戴笠以及一些富家太太往来频繁。

1937年环境动荡,王映霞带着母亲孩子跟着许绍棣去往丽水。

就在那时,还在福州任职的郁达夫得知了王映霞和许绍棣的绯闻。

4.《毁家诗纪》:他奸淫了我的妻子……

郁达夫书中写,当时的王映霞和许绍棣已经同居,他给了王映霞两个选择,一个是和许君同居下去,一个是跟他去武汉。

王映霞去了武汉,但破镜难重圆,之后两人因为一点小事吵架,王映霞离家出走却遗落了许绍棣的三封情书,就是这三封情书让两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郁达夫是决绝的,1939年他刊登了一篇筹备了三年的文章《毁家诗纪》,将他和王映霞之间的恩怨情仇摊在众人面前。末尾一句“许君究竟是我的朋友,他奸淫了我的妻子,自然比敌寇来奸淫要强得多。”让王映霞心灰意冷。

《毁家诗纪》真正成了毁家之作。

在这之前,因为工作原因,郁达夫去往新加坡,在那里他邂逅了记者、播音员李筱英。

据悉两人相差20来岁。

因为年龄相差太大,郁达夫带李筱英出去都是以“父女”相称,干爹和干女儿。

名为干女儿,实则是同居关系,这一点周围人心照不宣。

当时和郁达夫住一起的,除了李筱瑛,还有大儿子郁风。

王映霞原本也在新加坡,但因为《毁家诗纪》她独自回到了国内。

郁风对母亲刚走、父亲就做出如此行径感到十分厌恶,自然十分反对。

但郁达夫对李筱英异常宠爱,对这个同住女人有求必应。

王任叔(巴人)在《记郁达夫》一文中写到郁达夫与李筱瑛的恋情:达夫对于这位同住的女人,十分关心留意她的謦欬、笑貌和烦躁,忠顺与卑屈,已到奴隶的程度……

后来因为战争原因,郁达夫李筱英的恋情还是无疾而终。

郁达夫辗转到了印尼和华侨女子何丽有结了婚。第二个孩子出生前,郁达夫在战争中死去,享年49岁。

一面是才子,一面是浪子:真心诚意的对原配孙荃感到愧疚,负罪,同时又对王映霞一见钟情,热烈追求至死不渝;在此期间又和别人介绍的女人相来往,在女人间周旋不得志的同时,又去妓馆和妓女们消解苦闷……

他不仅做到了现在看来渣到彻底的渣男行径,还将这些事都写了出来,不知道是炫耀,还是真的想记录一段属于个人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