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未来影响多巨大? 名作家称这个数据最重要

LTN 03-25 23:03+-

php743ALY.jpg

武汉肺炎疫情蔓延期间,许多专家提出对未来的看法,畅销书《世界是平的》作者傅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也撰文谈疫情之后的世界,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重症患者与病床床位的问题。

《世界是平的》作者傅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在《纽约时报》撰文“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后的世界”,他认为这个世界愈来愈“平”,相互连系愈来愈多,带动许多经济成长,但也让麻烦传播地更快更远,这也就是疫情没有结束的原因。 他说真正的威胁在于“指数”,病毒就像是高利贷,愈晚还债欠债愈高,这也是为什么每天都要降低感染率,因此他关注的不是联准会的利率,而是重症患者的数量,如果床位不足以在疫情高峰容纳重症患者,将会陷入混乱。

傅里德曼表示,他支持大政府与大型医药企业,并引用马里兰大学教授盖尔范德(Michele Gelfand)说法,像香港、新加坡等“ 严格”的社会,已对疫情做出最有效的反应,因此美国需要联准会防止银行崩溃,也需要向所有员工的口袋放入现金,“收紧文化同时松开钱包”,社会才能愈加强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