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留学移民 > 正文
原央视女主持在美国法庭哭诉需要食物
creaders.net  17-08-24 12:35  侨报网

在北区高等法庭(Superior Court North District)走廊上,送曹女士来法院并愿意出庭作证的女士Cindy。

  上周四,位于洛杉矶北部的兰卡斯特市北区高等法庭,受理了一起华裔夫妻间的离奇诉讼。丈夫针对妻子申请法庭禁令,妻子告丈夫虐待,同样申请法庭禁令,并当庭哭诉需要食物。

  上周四一早,在北区高等法庭(Superior Court North District)外,记者遇见与丈夫屠先生打官司的曹女士,讲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据曹女士介绍,自己为媒体人,来美国之前,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打工,做节目女主持。2015年1月28日与在美国做医生的屠先生结婚,当年中国前外交部长作为证婚人参加了婚礼。2016年6月9日曹女士随屠先生移民美国,曹女士说屠先生曾在公众场合表示会照顾她,她很放心。

  “我没有兄弟姐妹,父亲很早去世,母亲也在我来美后病逝,我在中国已经没有亲人。”曹女士表示,一直很想多生几个孩子,很满意这段婚姻,希望能来美后夫妻两人过上幸福生活,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曹女士始料未及。

  “首先婚前老公没有告诉我他不能生育,对我打击非常大,不过想着两个人能安稳过日子也不错。”曹女士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屠先生对待她的方式。“他在Palmdale做医生,阿罕布拉和Palmdale都有房产,但是他不给我房子钥匙,来美一年多,我现在是临时绿卡。此外,我没有身份证(ID),没有车,没有美国账户,没有钱,什么都没有。后来,他给我了Palmdale家的钥匙,但是,钥匙必须挂墙上,反正我也没有车,Palmdale那么偏远,我哪里也去不了,去教会都是好心人接送我。”

  曹女士说她的食物许多是过期的,提供了一些照片。

  曹女士提供的过期面包图片之一,据她说,一直丈夫都是给她过期的面包。

  除了“什么”都没有,更加奇怪的是,据曹女士提交法院的证词中写到,“我的丈夫只给我买了一包卫生巾让我用一年,在Costco价值1美元……做饭不让我用油、油不能打开,会引来蚂蚁、控制我洗澡用水、夏天家里温度保持在89度,冬天61度……等等”。而日常生活中,最让曹女士不能忍受的是,她没有足够的、新鲜的食物,冰箱几乎空空如也,“都是过期食物,没办法吃。”

  另一份证词由曹女士认识不久的一位当地朋友提供,他在证词中表示,曹女士的丈夫没有协助办理ID,她没有ID不能开车,他曾经搭曹女士去华人社区试图找工作,也曾经因为曹女士被要求打理后院草坪却没有任何工具,而帮助过她,等等。

  在等待开庭时,记者采访了开车搭曹女士来法庭的一位来自教会的女士Cindy,Cindy说“她(曹女士)没有吃的,没有ID,冰箱里的食物我们看过,很不新鲜,我只能说,如果是我们,是根本不会去吃的食物。我没有见过她老公,我不知道她老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说着说着,她的眼圈红了。

  至于这次,夫妻之间互告上庭的起因据曹女士表示,她认为一年多来受到了虐待,她希望能通过司法部门解决问题,因为知道美国法律讲证据,于是平时在收集一些证据。这次,因丈夫给她的食物她觉得实在没办法吃,表示抗议,于是被收走食物,丈夫发现她在录像,于是两人开始抢夺手机,“在争抢中我的一个拇指的指甲翻起来,我去后院报警,打911,一直呆在后院,整晚,直到第二天早上11点,才有人来。”曹女士表示因为丈夫工作关系,和警局关系很好,之前也有试过报警,但毫无效果。“他(丈夫)来医院看过我,然后很快向法庭申请了禁令,我也马上同样的条件申请了禁令。现在,如果他赢了,我得搬出去,可是我无依无靠,我能去哪里?”

  据曹女士说,之前她打过附近各种救助电话,全部满员,也打过帮助中心电话寻求免费律师帮助,都没有结果。如今,先被丈夫告上法庭,之前还担心彼此名誉等等,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厉害,现在没有办法了。

  申请禁令期间,曹女士不能和丈夫同住、说话,这样已经彻底没有了食物,她目前请求教会帮助,教会表示会提供12-14天的食物,“不过,我没好意思领很多,领了一点蔬菜、面包、鸡蛋之类的食物。”曹女士把食物清单拿出来,确实领得食物比较少,而人显得特别瘦弱,据她说这次在医院刚刚称过体重,不到100磅。

  拿着证据、证词以及有证人在场,曹女士本来感觉很踏实,但是没想到丈夫聘请了律师,要求延期到9月13日再开庭,曹女士一下崩溃了,“他没说过会请律师呀,他为什么要延期?”

  正式开庭,轮到曹女士说话时,她突然带着哭腔发声,对着法官反复强调,说,“我需要食物!我需要食物!我需要免费的律师!”女法官并没有抬头,例行公事表示,可以去隔壁“帮助中心”寻求帮助。之后,表示可以离开法庭,曹女士显得很焦虑,对屠先生大声说:“老公,能不能先给我一些食物?”

  开庭后,记者找到屠先生,询问为何夫妻之间闹得如此之僵。屠先生首先表示,要小心曹女士,说她很会利用人。对于食物、开车等问题,屠先生表示是曹女士自己不愿意学开车,自己不要吃。“我很爱干净,也很节约。平时希望她能照顾我,打扫一下卫生,她不愿意,她在家不做饭。带她去吃自助餐,她次次吃得拉肚子。”屠先生强调在日常生活中才会真正了解曹女士。提到“虐待”,屠先生表示曹女士在污蔑他,毁坏他的名誉,没有明显表示出想和解的意愿,除非曹女士写下来,说明“没有虐待,没有打”,他觉得曹女士可以回中国。

  曹女士很期待屠先生愿意和解,询问屠先生说了些什么,当知道打扫卫生一事时,曹女士眼泪又要下来了,表示自己天天像“奴隶”一样在家做家务。“他说我,只要吃自助就拉肚子是什么意思呢?”曹女士非常不解,不过更加关心,是否他能提供一些食物,哪怕扔在家门口。记者离开时,曹女士依然在身后大声说,“我真的很饿,不知道到了9月出庭那天,是否还有力气,反正我是爬都要爬进法庭!”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48小时热点新闻:
很多男人看过这些照片后 再不敢沾花惹草
传周永康案后续 孟建柱亲揭周杀妻真相
追了8年仍被拒 海归男拎起她扔下19楼
一级战备 传大批警力进驻江苏丹阳
不是洞朗 中印战争已在另一战场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