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时尚前沿 > 正文
如何让你的爱人变成更好的人
creaders.net  17-09-13 17:19  纽约时报

  在美国婚姻理想的核心蕴含着一种潜在的冲突。我们期望配偶能令我们感受到被爱与被重视,同时也期待他或她能帮助我们发现并实现最好的自己,激励我们成为——如《甜心先生》(Jerry Maruite)中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饰演的杰里·马奎尔所说——“我一直想成为的那个我。”

  问题在于,伴侣通常无法同时帮助我们实现这两个目标。为了让我们感受到被爱和被重视,配偶必须表示欣赏我们当下的样子。然而为了帮助我们成长,他或她又必须强调:当下这个人与我们心目中那个理想的人之间存在差距,这通常需要对我们的错误保持清醒的批判性眼光。

  美国人对配偶的要求并不是一贯如此之高。直到1850年左右,对成功婚姻最主要的考量还是现实的:养家糊口、安居乐业。爱情则是一种奢侈。1850年以后,随着城市化的发展,青年人有了自己做决定的自由,爱情日益成为成功的婚姻的必要条件。如今,我们期待配偶不仅让我们感受到被爱,而且也能成为某种生活教练。

  这是一种错误的理想——还是婚姻的奇迹?

  答案是:不一定。好消息是,某些婚姻可以实现所有这些目标。我与我的合作者们发现,亲密伙伴确实可以发挥关键的作用,帮助对方成功实现目标。坏消息是,接受这种支持可能会是很残酷的。正如心理学家尼古拉·奥瓦若(Nickola Overall)和詹姆斯·麦克纳蒂(James McNulty)所证明的那样,长期看来,如果夫妻之间使用对抗甚至是挑衅的方式激励彼此追求目标,他们的努力与成就都会有所增加,但这种方法在短期内会导致痛苦。

  这并不令人惊讶。实现个人成长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在追求自我实现的生活中,饥渴感总会取代满足感。从现实中的自我到理想中的自我,这条道路上布满焦虑、沮丧与屈辱。就算是由配偶帮我们走过这条道路,也没有什么不同。

  想想卡廷卡·霍斯祖(Katinka Hosszu)和沙恩·图舒普(Shane Tusup)夫妇的例子吧。霍斯祖是匈牙利顶尖游泳运动员,在2012年奥运会上表现不佳,没有获得奖牌。不久后,当时还是她男友的图舒普成了她的教练。他手段激烈,毫不妥协,甚至可能很过分。如果她表现低迷,可能会被他公然训斥;对她失望的时候,他还会扔东西或者踢墙。在2016年的奥运会上,她获得了三枚金牌和一枚银牌。她认为自己的成功主要归功于他的严格训练计划。

  霍斯祖和图舒普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反映出一个普遍的事实:若要帮助爱人实现他或她的目标,要做的可能是批评,而不是温暖;是严厉,而不是安慰。若要让对方感觉自己备受重视,感觉自己性感且被爱着,那便很难给出打消对方自满之情的反馈意见。《甜心先生》中,蕾妮·齐薇格(Renée Zellweger)饰演的多萝西·博伊德鼓励杰瑞·马奎尔做到最好,她直言不讳地说:“别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

  直面这个真相吧——现代人的婚姻理想固然迷人,但是要求很高——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我们可以要求伴侣只扮演两个角色中的一个:要么让我们感觉到当下的自我正得到爱与尊敬,要么帮助我们更有动力去成长为我们可能成为的人。

  这样我们或许会得出结论说,我们宁愿拥有一个轻松愉快的人生,而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生(抑或相反),我们可以让配偶来帮助我们实现这种生活。又或者我们既想要舒适,又想要野心,但是我们可以让不同的人来帮助我们实现这些目标。配偶会让我们感受到被爱和安全,但同时我们可以让一个亲密的朋友来帮助我们确保自己永远不会过于安逸,以至于停止继续努力。这样的责任分配是明智的,因为爱护他人与激励他人所需要的是不同的技能。

  第二个选择是全心投入配偶充当一切角色这种模式,但要保持头脑清醒。这个选择要求夫妻双方不断调整自己的行为,根据情况需要,采取温柔或严厉的爱情。在《甜心先生》中,多萝茜告诫杰瑞不要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之后热情地提醒他,他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并且鼓励他,认为他可以做得到。如此善解人意的支持不仅需要很深的默契,而且还需要关注与敏感。而且期望越高,失望的风险就越大。

  因此,第二个选择不是为意志薄弱的人准备的。事实上,“配偶充当一切角色”这种理想,几乎肯定是近几十年来婚姻平均满意度下降的原因之一。但是,这种婚姻令夫妻可以共同实现一种早年间基本无法达到的满足感。对于那些能建立这种关系的夫妻来说,一些非凡的东西在前方等待他们。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48小时热点新闻:
惊曝王岐山心跳停顿 习近平赶回北京
千万别一上飞机就呼呼大睡 原因是…
特朗普出手!我们最担心的发生了
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正朝我们走来
前首富王健林“目前处境非常非常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