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星光灿烂 > 正文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迟早要分开
creaders.net  17-08-12 23:28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星河:《山河故人》 不是新电影,也不是老电影,它是一部在2015年10月公映的电影。要不是有一天突然从一篇山河和故人: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迟早是要分开的文章中得知此电影,孤陋寡闻的我对它丝毫不知晓,近日却在深夜独自观看时泪流满面。可见世上一件事物只要与你有缘,终会与你见面,于是两年后的今天让我看到了这部电影。

  我不是唯一一个被打动的人,电影刚刚上映后就感动了海内外众多人,它让你感到沉重压抑,也让你反思和心灵悸动。电影没有让人宽慰的大团圆结局,因为真实生活就是如此,不是那种常见的大悲大喜的情节。

  电影讲述了山西汾阳姑娘沈涛一家三代人从1999年到2025年情感、时代变化的故事。最初,沈涛陷入了与小镇青年张晋生和梁建军的三角恋中,她最终选择了煤矿老板张晋生,放弃了煤矿工人梁建军--梁子。这是很多普通女性都会做出的选择吧,虽然沈涛心里一直没有真正放下性格温厚的梁子。年轻的她当时爱谁更多一点呢,如果选择了梁子,命运可能会有所不同。一个女人选择嫁给谁,也许真会决定她的命运。

  梁子悲伤地离开故乡,去异地谋生。而沈涛与张晋生的婚姻也并不完美,电影演到2014年的时候,两人已经离婚。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后,张晋生放弃了曾经热情追求、极力排除情敌才得到的沈涛,与另一女子再婚,带着儿子到乐(张晋生能挣钱也爱钱,给儿子起名为美元Dollar的音译)去上海生活。

  梁子的结局悲惨,常年做煤矿工人,成了他身患绝症的导火索,依旧贫困还疾病缠身,拖家带口回到家乡。深深念着旧友的沈涛把钱借给梁子治病,为两人的命运百感交集。

  一生留在故乡的沈涛是孤独的,并未再婚。老父亲去世,7岁的儿子从上海参加葬礼,只是几天的功夫,却几次和上海的新妈妈视频通话,叫着“妈咪”,说着将要和爸爸移民澳大利亚的事情。任何妈妈面对母子分离都是悲痛、不舍的,但沈涛为了孩子将来受更好的教育,有更好的生活,选择放手。

  张晋生的命运就不悲惨么,钱倒是一直不缺的,却缺了其他东西。带儿子到澳大利亚生活,说好听的是移民,事实上是因为经济犯罪畏罪潜逃,多年不敢回国。他在风景如画的异乡生活着,一直无法融入,朋友圈就是几个华人。他始终没学会英文,他的儿子到乐却几乎彻彻底底把中文忘记了。

  电影之所以让我泪流满面,是因为一些话语、一些场景走近了笔者内心,并产生深刻的撞击。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迟早是要分开的

  电影中这句台词是老父亲突然死在旅途中后,沈涛与前来参加葬礼的幼小儿子说的,儿子当时也许不明白,但以后会逐渐明白。

  沈涛结婚,让她失去了远走他乡的旧友;随后离婚,让她失去了曾经爱自己的丈夫;老人离世,她失去了在家乡陪伴她的父亲;儿子居住上海,又即将移民更遥远的澳大利亚,最终面临可能永远失去亲生儿子。

  很多人都曾经亲密地陪伴着你走了一段路,但平淡又残酷的人生太漫长,每个人有自己特定的命运和人生轨迹,或早或晚都是要分开的。人生如街市,人群来来往往,有人驻足和你聊过天,也有人与你把酒言欢,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曾经日日相见的老同学、老同事,仍然在你身边的有几个,仍然联系的又有几个,叫得上名字的还有几个?

  就算至亲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结婚生子之后,即使你没有离开故乡,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你的原生家庭还可以一直陪伴你走么?那些离开家乡,到其他城市和国家生活的人呢,故乡的山河仍在,虽然年复一年地变换着装饰,故人大多数还在,却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与你的交集越来越少。对你而言,故人似乎只存在于视频、电话,还有微信朋友圈中。

  失落和不舍是有的,女主角沈涛经历的应该更深刻。旧友、丈夫、父亲、儿子纷纷离去,只剩下孤孤单单的自己。对于世上的大多数人来讲,没有什么人和事可以一直拥有,也没有什么人和事重要到绝对不可以失去。人从来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陪伴你走到底的只有自己。

  沈涛懂得这一点,因而当所有亲友离开,她仍然守在故乡过自己的日子,孤单的滋味只有她和她养了多年的狗才能明白。

  步入晚年的沈涛在电影最后,伴随着故乡冬季的雪花纷飞,独自一人在亘古不变的山河包围下,跳起了年轻时与众多朋友跳的那支舞曲《go west》。花白短发的沈涛在雪中的寂寥身影触动人心,舞姿仍然是优美、热情的,象年轻时的她一样。青春早已不在,故人也纷纷离去,但记忆中的故人和青春永远在。虽然“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但故人在心中永远是故人,我们记住的永远是他们美好一面。

  你可以把沈涛的言行看作坚强,也可以看作无奈。正如有人认为“《山河故人》的哀在于历史的洪流中个体卑微的无奈,在于命运的捉弄中人生挣扎的无奈,在于人类渴望理解但又永恒孤单的无奈。”“电影把哀不动声色的隐藏在琐碎生活表相的下面,不过就是生、老、病、死,不过就是爱、恨、聚、散。当命运的车轮碾过时,每个普通个体的呐喊太过微弱,在时代苍茫辽阔的大背景下,激不起一丝回声。所以干脆,收起没用的眼泪,咬紧牙关,默默忍受,不吭一声,即使被碾成齑粉,至少还有过情,有过义,那点点滴滴的温暖,那磕磕绊绊的牵挂,正是我们存在于世间遍尝苦难却又甘之如饴的意义。”

  你的儿子不是我,是谷歌翻译

  这样的话是张晋生的儿子张到乐,在澳大利亚对父亲喊出的话。电影演到2025年,从小移民到海外的张到乐已经快20岁,他这样对父亲喊是叛逆,也是无奈。

  父亲携款潜逃到澳大利亚,儿子可以生活无忧、物质丰厚,也接受了当地良好教育,但张到乐常年不曾回国,中文教育也未受家长重视,十多年的异乡生活让他快把中文彻底忘记。爸爸和很多华人移民一样,步履艰难又固执地不肯融入异乡,一直不懂英文。

  父子两人对话的常态是,一个说英文,一个说中文。这场景如同利剑一样刺伤我,因为这是笔者熟悉的样子。从小在温哥华长大的女儿,现在很少和我说中文,屡次纠正,却又屡次不改。也不能责怪孩子,生活的大环境如此。幸运的是,在我的严格要求下,她认识一些中文字,会说比较流利的中文,也能听明白中文。幸运的还有,我能听明白她的英文,不用借助谷歌翻译。但张晋生不一样,需要借助谷歌翻译,才能明白亲生儿子在说什么,写的又是什么邮件,导致儿子冲她喊,“ 你的儿子不是我,是谷歌翻译。”

  可悲又不可思议的一幕是,儿子想要与爸爸深入谈话,只好请来了他的中文老师当翻译。电影中描写的这些也许太夸张,但生活中类似极端个例不是完全没有,中英文两种语言,中西两种文化,在许多华人移民家庭都是矛盾之一。看到电影中的场景,笔者忍不住问自己,“我们移民移对了么?”也立即警告自己,“千万别让孩子们长大后变成张到乐的样子,和父母的距离越来越大。”应该从小认认真真让华裔二代在海外学中文,不管多难。

  儿子和父亲谈的话是,“我不想上大学,我对什么都不敢兴趣,我以后做什么工作都可以。”一个没有自己梦想和追求的孩子,造成这种窘迫的原因是什么?他的爸爸张晋生一直以父亲的权威决定儿子的生活,让他离开了亲生母亲,也让他接着离开了故土,甚至中文,还是长期不再接触。的确,张晋生给儿子提供了足够的金钱,也打着让他接受更好教育,拥有更好生活环境的幌子,但却从来没有真正了解儿子究竟想要什么,想干什么。应该说,张到乐在海外的生活是可怜的,是父亲以爱之名强加的。

  头发同样花白的张晋生,走过人生一段又一段路,在澳大利亚的日子过得好么?在他心目中,故土的山河,和许久不见的故友应该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他在家里喝着原来总喝的汾酒,面对着越走越远的儿子。这是他一生追求,想要的生活么?

  年轻时他想搞到一把枪,对付情敌梁子,搞不到只好搞了一捆炸药。如今在澳大利亚,他可以合法买来枪,却无奈发现没有了敌人,所以喊出终于认识到的人生真谛,“自由算个屁。”远离故乡的山河和故人,包括朋友还有敌人,自由似乎失去了价值。也可以说张晋生的海外生活是可怜的,但却是自找的。

  爱的艰难之处在于我们需要承载它,感受到痛才让你知道你在爱

  这句话是张到乐在澳大利亚的女中文老师说的,由于他深深的恋母情节,年龄差别数十年的两个人逐渐成为了情侣。张艾嘉饰演的老师,与前夫离婚后内心处在一种不安定、痛苦的状态中,恰好与进入叛逆期想要追求自由的到乐心灵相通,两人发生了一场忘年恋。

  张到乐虽然几乎忘记了中文,但远在故乡的亲生母亲却一直没有忘记,还记得她的名字叫涛。母亲沈涛当年在葬礼结束后,乘火车送儿子回上海,为了相聚久些,特意坐了慢车。离别前,沈涛把一串家门钥匙给了儿子,说“家里的钥匙你应该有一把的,随时可以回来。”

  然而,分别后,张到乐十多年内一直没有回去探访母亲,因为父亲是个经济逃犯。到乐把对母亲的思念深深埋藏在心底,脖子里一直挂着母亲给他的钥匙。岁月流逝,他不记得很多和母亲相聚的细节,但头脑里忘记,心里却仍然在。

  所以当他听见中文老师放了那首叶倩文的《珍重》,一下子回到童年,说小时候好像听过这首歌。他是听过,在童年的火车上,与母亲一起共用耳机听过。所以,当他和老师同乘一辆车,开车的老师让他帮忙递过来墨镜,再戴上的那一幕,他也一下子回到过去,说曾经历过这一幕,感慨人可以看到前世发生的事情。这不是前世的事情,是童年的事情,母亲沈涛戴着墨镜开车行驶在故乡,小小的到乐在一旁凝望着妈妈。

  不是说如果没有爱,就没有痛么?人类的痛苦是都会爱上某人某事,但大多数人将经历不可避免的分离。“爱的艰难之处在于我们需要承载它,感受到痛才让你知道在爱”。那种对所爱之人的牵挂和想念,唯有爱过和正在爱的人才懂得。

  生活是无奈的,一开始决定返乡探望母亲的张到乐,没有勇气面对艰难,在电影最后没有回去,只是站在海边,朝向遥远的大洋彼岸,喊了声,“涛”。正在剁肉馅准备包饺子的沈涛听见了,回头望望不可能再出现的儿子,以为自己是幻觉,其实是母子心灵感应。沈涛象以往一样,给儿子包了个独特的麦穗饺子,牵着狗出去,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孤单起舞。

  独自看电影的我,看到这一幕,在深夜中泪流满面,多么希望母子团圆,但海峡两岸,一个是孤单的母亲,一个是想念妈妈的儿子,两人最终没有见面,那把挂在脖子上的钥匙,可能永远没被用来打开家的门。

  也许生活就如沈涛所说,“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迟早是要分开的”。因此,在那些身边亲友正在陪伴你走的时候,珍惜他们,好好爱他们,别等到缘份尽了空悲切。

星河:用文字纪录经历感悟,释放喜怒哀乐。写子女写另一半,写故乡的家人和自己的想念,也写在异乡的期望与坚守。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朝鲜半岛继续分治符合世界各国利益?
洞朗对峙 标志印转向战略抗华
在温哥华还是云城的时候
《战狼2》霸屏:是时候说说男儿血性这事
中国军队和谁联手 仍不是美军对手?
“万维专稿”
48小时热点新闻:
街拍一个机场的丰乳肥臀美少女
习近平够牛 电话里特别要求川普这样做
大陆女博士巧计夺精 台男失身被控性侵
4.5万军队进驻中印边境 随时战斗
九名英军逃入荒岛 霸占了岛上所有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