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中国嘹望 > 正文
为什么台湾高中国文课要学文言文?
creaders.net  17-09-13 11:25  BBC

  争议再起的原因是台湾教育部审议2019年将实施的12年国民教育课纲,其中国语文课纲进入教育部课审会程序后,高中分组建议将文言文调降至最多30%。文坛及学界的重量级人物纷纷出面为支持或反对阵营背书。

  台湾教育部在9月10日决议,维持原课纲草案内容,将文言比例订为45%至55%,必读选文20篇。此次虽然看似“保卫派”的“胜利”,但高中课文中的文言文比例在几次修订以来,已从七成以上逐次降低。

  在台湾调降文言文比例时,中国大陆从2017年9月份开始,全国中小学语文教材统一采用由教育部直接编写的全新“部编本”,小学课本文言文比例占30%,中学文言文课文占五成,来到历次修订文言文课文比例的新高,亦引发讨论。高中课程则没有大改,仍维持必教古文20篇,诗词曲50首,文言文占课文比例的五成。

  “文言文是基础”

台湾教育部课纲审查委员会计划降低文言文的教学比例。

  超过20年教学经验的台湾北一女中国文教师欧阳宜璋对BBC中文说,文言文是中文学习者的语文基础,许多现代中文都有文言文的元素在内。她进一步说明,文言文比较精确、构造比较紧密。而白话文是“辐射的发散、让学生自己去联想与诠释”,能运用在创作,但文言文仍是基础。

  而高中国文教育的核心为何?欧阳宜璋认为“语文应用能力”的基础应该在小学及初中时培养起来,高中则应在此基础上学习文学、文本分析能力。

  欧阳宜璋也曾在国立台湾大学师资培育中心开设国文科教育实习课,她认为国文老师的专业就是要“把学生不懂的文言文转化成能应用”。现在很多高中国文老师会在文言文教学时,辅以现代散文及时事来帮助学生理解课文。

  “文言文只要做到两件事”

陈茻认为,钻研文言文在被写作当时的时代意义,是文化菁英做的事。

  “要跟当代有关,文言文一定竞争不过白话文。所以我觉得文言文不应该是义务教育这么重视的东西,文言文应该是文化菁英经营教育。”陈茻对BBC中文说。

  陈茻毕业于台大中文系,目前在体制外教室带学生读人文经典、探讨社会问题,曾受邀至香港书展谈他的著作《地表最强国文课本》。

  陈茻认为义务教育中的文言文只要做到两件事就好:一是能够引发有潜力成为“文化菁英”的人对古文的兴趣,二是要能更够与当代文学及文化接轨。

  他认为文言文存在现代的价值应该是做为史料,而不是因为与当代现象相似而有价值。而钻研文言文在被写作当时的时代意义,是文化菁英做的事。

  陈茻认为“对社会议题的解读能力”是高中国文教育的核心。在资讯爆炸的时代,学生的阅读量不一定比老师少,因此他认为,要能够思考并清晰表达出自己意见才是学生必须学的。

  他认为如果声称“文言文对语文能力有帮助”的一方有使用文言文的语法教导学生写出“更精炼、语法更正确”的白话文,这样才能证明文言文对现代作文的帮助,但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教法。“如果要学生写出简洁的白话文,就让他们看好的白话文范文就好了,为什么要绕一大圈读古文?”

  “对现代汉语有帮助”

冯老师表示,文言文是现代语法的根源

  在中国广东省担任语文教师20多年的冯老师对BBC中文表示,文言文是现代语法的根源,把根源巩固好了,对现代汉语语法更有帮助。冯老师举例,从古文中能明白一些字词的意义、出处,特别是成语,在现代汉语中就能更准确的运用,从而提升学生的阅读理解和写作能力。

  在课堂上,冯老师会让学生认识到文言文和现代汉语的密切关系,让学生不会感觉文言文距离遥远。而在文言文上也要扎实下功夫,该默写背诵的不能遗漏。冯老师说,学生的文言文水平提升之后,他们现代汉语写作会慢慢进步,“在学生尝到进步的甜头后,学生都还是很有兴趣学习文言文的。”

  冯老师认为“文言文必须要传承”,他曾经到过台湾,他认为台湾保留下的汉语本源比大陆多,是一个好的现象。

  而高中语文教育的核心为何?冯老师认为应该是“学习传统文化”,不仅仅停留在文字,而是通过文字文段的建构,深刻的去理解中华文化的内涵。

  香港:中文的外语教学法

在两岸三地的语文教材中,集结孔子语录的《论语》当中的篇章是必选文。

  香港自2015年开始,高中中文科引入12篇文言范文,2018年文凭试(DSE)开始考核,分数占中文科总分6%。香港中文科新制考试2007年开始试行,取消高中26篇范文,部分教师和学生认为没有范文无从准备,一些学者则认为这导致学生中文水平下降,文言文表现特差,要求重设范文。

  在香港担任中国语文老师7年的陈老师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香港把中文当成外语来教学。 她解释这是因为受到外国语言学的概念影响,所以必修的“中国语文”,考题分成听、说、读、写。“中国文学”则是选修科目。

  陈老师认为香港的语文能力教育强调的是“能力”,但训练不是以文言文为基础,而是以文义理解及考试技巧的操练为主,现代白话文在文义理解中占大比例,因此上课也会教到。但在考试制度引导教学之下,考试触及到的内容太多,因此只能填鸭式的教学。

  而中学语文教育的核心,陈老师认为“文学素养”是最重要的。“你欣赏这么多美文,你不可能是一个脑袋空空的人,也不可能是一个完全不懂得写句子的人,你可能不会写得很好,可是你会有一个基础能力。”

  考试引导教学

在台湾街头可见补习班贴出的榜单。

  BBC中文发现,两岸三地的国文老师都不约而同表示,文言文在大考中占有重要地位,熟读文言文可以帮助学生拿到一定程度的分数,因此分配给文言文的教学时间一直居高不下。

  北一女国文教师欧阳宜璋透露,很多现当代的创作者是自由发挥,因此在大考题目出到新诗或现代文的文义理解时,会发生原作者也“答错”的情况,学生多次向她反应过“不知道白话文的精准度怎么拿捏。”而文言文的题目从写作目的到文句理解,都比较能有具体、标准的答案。

  中国的冯老师说,古文是语文考试中比较容易拿分的项目。香港的陈老师也表示,学校会要求学生熟背指定的12篇范文,“反复的背,反复的考,因为这是学生最有安全感的一部分。”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美国被曝要在台湾部署核武器
被控颠覆大陆政权 台湾李明哲悔罪
此时审讯李明哲 中共为十九大消杂音?
东海紧急!惊现中国大批战机进驻安徽
台军再曝丑闻 女兵与军官乱搞还插手军务
“台海风云”
48小时热点新闻:
惊曝王岐山心跳停顿 习近平赶回北京
千万别一上飞机就呼呼大睡 原因是…
特朗普出手!我们最担心的发生了
前首富王健林“目前处境非常非常危急”
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正朝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