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加国要览 > 正文
我在温哥华捡的“二手货”、“三手货”、“四手货”
creaders.net  18-01-13 22:10  万维读者网

“如果我能说人间和天使的各种方言,却没有爱,我就成了嘈杂的锣、鸣响的钹”

  ——《圣经∙ 哥林多前书》十三章第一节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饶恕:刚来温哥华的时候,朋友告诉我:有三件事情是成为一个真正加拿大的人的“标志”。第一件就是不怕冷,第二件事是开始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过敏,第三件事情是爱上淘二手货。我在第三年开始觉得不怕冷了,第六年开始对某些洗涤剂过敏,而淘二手货却是从到了温哥华第一个月就开始了。到现在家里有很多东西是淘来的二手货。

  不过 ,我这里要说的“二手货”可不是那些东西,而是我最喜欢自己的地方——我的二手英文。记得大学里老师让我们说说自己最喜欢自己的部分。有人说手有人说脑有人说鼻子……我说:我喜欢我的“second-hand English”(二手英文),因为我好不容易才把它从英文老师那里批发来的。要知道,我刚来时曾经对着银行柜员说“我要钱”(I want money.),她脸突然就红了,尴尬地问我“要多少”。而我到了一、两年之后才知道我当时说得像个抢银行的!

  我还有“三手货”呢。

  最近陪朋友去车辆保险公司换驾驶证,当个伪翻译官。排队很长,我们俩就闲聊。突然一对老夫妻向我走来,问我“识唔识讲广东话”。大概因为他们听我和朋友在说上海话,所以决定一试。我有点心虚,但是仍然壮着胆子说了“少少。需要帮忙吗?”

  他们拉着我去了柜台。我来替朋友翻译本是中英互翻,第一语言与第二语言,都已经是混腔司了(take chance)。这回好了,粤语是我的第三语言。要第二语言和第三语言互翻,我急得连翻白眼,以调整我的语言频道。情况终于得到控制,我翻到了正确频道,帮他们弄完了事情,道再见的时候,老妇人拉着我的手,说“真好好人呐!”我很得意,跟她老实说:“帮到你地,我都好高兴。”坐下没两分钟,又走来一对老姐妹,要求我帮忙翻译。记得那天我这莫名其妙的义工高兴得冒泡。

  这就想起我学粤语的起因,是一位老者。老者那天急喘喘跑到我工作的学校找孙子。校工带着他来到我面前,说:“你会中文,给他翻译下吧。”对方一开口,我傻掉,粤语听不懂。我就很生自己气:人家说中国语言我听不懂,很窝囊啊!

  我就不信同宗同族的话我学不会。回家立刻上网找了一部TVB电视剧开始看。嘻嘻,这下找到理由光看电视不干活了。看了半年,七八部电视剧,三百来集,我的耳朵通了,不用字幕也可以看粤语电视了。于是开始看粤剧,听栋笃笑,听时政评论……好像就此高清了一个从前模模糊糊的世界。最后奖励自己去看黄子华的栋笃笑,现场,买了最贵的票!坐在第一排!乐坏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追星。因为无人作对应练习,所以口语会反应慢些,说话总翻白眼。

  后来为了攒学分,也因为觉得好玩,去报了我的第四语言:西班牙文和西班牙文化两门课。学了三个月密集课程。记得有一天课后,我觉得自己疯掉了!

  我下课准备回家时,钻进车里,在思想路程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大脑居然在尝试用西班牙语思维,而基于单词量问题,它根本就不具备那个能力!只蹦出来几个像“去”、“超市”、“家”和“车子”之类的几个单字。

  潜意识被我的意识揭发之后,跳去了英文频道(可能我坏掉的脑子以为英文是我的母语了),我开始用英文跟自己说:Are you crazy? How can you do that? (你疯了么?你怎么可能做得到?)突然我又笑了:“点么自己同自己讲英文嘞?” 啊啊啊!那一刻,频道始终卡不进母语!我就坐在车里翻白眼。也就是那一次,我发现自己需要翻频道时,就会翻白眼,藏都藏不住。

  不过那天终于还是卡回来了。其实可能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混乱,还是有点小小地吓到了自己。回家写了首Rap词儿,放到微信上自嘲:

(该词由作者本人撰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

  现在想起来,可能出现频道混乱是因为我的母语就有三种:上海话、贵阳话、普通话,各自都不是十分相干,所以大脑出错了,它知道要进母语频道,却不知道哪一只才对。

  学完西班牙文,我顺着老师给的链接,找了许多西班牙文电影看。阿根廷的,墨西哥的,西班牙的……我像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一个全新的古老世界向我打开。有一天和老师去看电影,我发现自己全看懂了,听着电影插曲还流眼泪呢。心里惊讶“难道我是传说中的神人?这么快通了西班牙文!”然后立刻发现自己错了:电影全程英文字幕,看不懂好去买块豆腐撞死了!

  因为我会这些七搭八搭的语言,又总得瑟想去帮人家,所以常闹不少笑话。

  学会广东话到处炫耀,跟卖烧腊的小店主讲广东话,跟卖奶茶的小妹讲广东话却统一被答以普通话。窘到死我还不死心,于是出现了对方广东人在对我讲普通话,我这个讲普通话的人在硬讲广东话。得瑟广东话却逼出英文来的事情常常发生。那叫一个混乱到底!

  有一次在上海的麦当劳排队,前面一个韩国人拼命地说“汤、汤、素葛(sugar)”,服务的小伙急得抓耳挠腮:”我跟你说了我们没有汤……”  我嫌他们太慢正心烦,突然明白了,跟小伙子说:“Dang!”(上海话的“糖”)害得小伙子看着我更多愣了一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回不到普通话频道,脑子里根本没有任何字,只有一个白色的小糖包!所以又直直地喊了声:“Dang呀!”   小伙子醒悟了:“哦哦,糖是伐!”唉,这下总算有一个人说对了。我这是帮了人还是害得人家更紧张,我也不知道。

  自从学了西班牙文,有机会就想搭讪帅哥,可是到底只学了三个月,很快就忘光了!在饭店吃饭,遇到墨西哥的侍应,总想去逗人家一下。可是开始就遇到问题:我记不清楚西班牙文里“名字”和“数字”(nombre, número)这两个词了,总弄混。有一次就问人家的“数字”是什么?人家瞪大眼睛想不出我问的什么“数字”,没跟我报007已经很好了。

  在超市买菜都跟一个委内瑞拉女子英文夹西班牙文夹中文(对方儿子学过中文)乱聊一通,超级开心!差点要“互关”,可惜用的软件不同才作罢。

  其实,我的二手英文、三手粤语、四手西班牙文再加上各种其他语言瞎七搭八的词汇,变成一种帮助我的工具。不仅仅是那二把刀的翻译功能。

  语言就是用来沟通的。新来的中国留学生中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刚来的时候,本身英文烂成糊,还专门喜欢评论谁谁的英文口音重,不标准。这样不仅给别人带来负面的评价,还给自己的语言学习设置了障碍——自己说人的标准,自己也达不到。其实口音么,谁还没有一个?英国人还有英国口音哪!

  语言不是用来显示高贵或者聪明的。《圣经》里保罗说,“如果我能说人间和天使的各种方言,却没有爱,我就成了嘈杂的锣、鸣响的钹”…(《圣经∙ 哥林多前书》十三章第一节)也就是说,一种语言说得再精致也只是技能,没有爱,它就是没暖度的工具。

  我是做孩子与家长的工作的。当我尝试讲对方的母语的时候,对方总是显得很高兴,关系自然就近了几分,不论我讲得好不好。既然已经能拉近彼此距离,语法、口音完全不是重点。在工作中或者生活中,不论是对小朋友还是家长来说,都是一种尊重和诚意,。以语言作切入点,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帮助,更好地表达与传达爱。

  当然,这也是为我这种学而不专不精的懒人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话说回来,我的“二手货”、“三手货”、“四手货”,叫我在温哥华到处是“老乡”,到处“得瑟”——这是件很迷人的事情,不是吗?

饶恕:多重性格的上海女人。有很多朋友,喜欢酒和香水。喜欢显摆自己,骄傲却不是很讨厌。笑点低,哭点高。智商低,情商也低。作为一名BC省的儿童与青少年教养咨询师,常年与孩子们为伍,为了他们一时欢一时愁。

(BCbay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温市唯一中餐私房菜 从鸡下巴吃到鸡屁肢
传范长龙遭调查 习近平果然还是老套路
惊!中国要崛起?自费嫖娼竟成好官
哈佛学生:美国亚裔孩子为什么自杀?
北京祸水外移重现蓝天 中朝或彻底断交
“万维专稿”
48小时热点新闻:
阻碍高铁女子这么“牛”被曝老公是…
钱学森放弃的美国高薪到底有多高
传习险遭暗杀住院后不久 大管家蹊跷消失
或与中国彻底断交 朝鲜反华情绪高涨
伊万卡发布性感孕照 有些网友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