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注册日期:
访问总量:
2017-02-25
64,927次
闲云风动  的博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网络日志正文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8
发表时间:2017-12-06 12:05:52

著者:东野圭吾

我一看是这个,就猜出了机关:

作案者的目的,就是要从公司把这东西从公司弄出来。但考虑到尺寸和重量,自己不方便搬。于是就想到了用宅急送,把东西从公司运送到什么地方的假办公室。

而假办公室选中了我的房子。

恐怕作案者都不知道这是我的房子。因为通常都是无人状态,所以随便用用也无妨。

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曾有人告诉过我这话。

片冈说过,他用我房子的时候,对叶山广江说,这是他的备用住处。

我假定广江作案来推理,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首先,如果是她,那么配把钥匙就不难。片冈好像还曾把钥匙交给过她。其次,是她自己说的,她中止了和片冈的约会。

还有第三,是那些货物。应该不是偷的仓库里偶然才会有的东西,考虑一开始就是为了偷盗而购买的,比较适当。那么能够下单购买的,只能是资材部的人。

我刚才用电脑调看了近一个月来有机溶剂的下单情况。有一张技术部订购两罐20升装甲苯的单子,已于三天前到货,并由技术部确认了收货。处理这张单子的果然是叶山广江。

我给技术部打了电话确认事实。那边负责的说没有订购甲苯。

“是要卖掉?”我对着她的侧脸问道:“是要把那些甲苯卖掉吧?”

广江慢慢转过头来:

“算是吧。”

“卖给黑社会?”

“要是卖给那种人,会被他们强买的吧。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我们想自己卖。分装成小瓶,由尚美和她的伙伴一起出售。她熟悉销售渠道。”

“能卖多少钱?”

她稍稍歪着头:“120万元吧。按3000日元/100cc算的话。”

我摇摇头:“是原价的几十倍。”

“但有人买哦”

“像是呢。”

我曾从报纸上看到过,对把稀料当兴奋剂吸的人来说,这种纯度100%的稀料是最高级的。

“川岛哥”,广江嗲声嗲气起来:“把东西还给我好吗?只要还给我,你让我怎么着都行。”

不知为何我全身汗毛直立:

“不行啊,我准备退货呢,说搞错了。”

“唔,还是不行?”她没有一点失望的样子:“那你会向公司告发我吗?”

“不想告发你”,我说。“但你要向我保证以后不再犯。”

好像想到了什么,广江格格地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

“尚美说过,川岛是个好骗的人。”

我找不到话回击,只黑起了一张面孔。

笑了一阵,广江说,“我下月就辞职了。”

“辞职?为啥?”

“没意思啦,又没有个好男人。”

“不是有片冈吗?”

她嗤之以鼻:

“那个小气的渣男!连偶尔用一下酒店的套房都不肯!”

“……唔”

“那就说到这儿吧。”

广江稍抬了下手,走进了楼梯间。

又过了会,我也走了进去。回到办公室,片冈在座位上等着我。

“那个女的的事,怎么样了?”

“噢,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什么情况?”

“总之,别再提了。”

“你怎么这么说。喂,到底怎么啦?你脸色很不好吔。不是你和那女的果然有关系吧,所以烦恼。那和我说说呀?凡是和女人有关的事,我差不多都清楚”。片冈牛哄哄地说。

“女人的事?”

“啊,对呀”,这小子大言不惭。

“是哈”,我点点头:“你看女人的眼光确实是……”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完)


浏览(291) (0) 评论(0)
暂无评论!
我的更多博文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8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7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6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5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4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3
·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2
24小时点击最高的博文
郭文贵爆料的四大负面影响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使川普如坐针毡的联邦大陪审团
睡在我床上的女人-7
两篇报道 外媒与华媒谁更客观?
中共严格管控,新疆成露天监狱。
政党大会,中国就是要当世界领袖
一张家庭合照,竟成了不良信息被删,
2017回国(27)玉龙雪山
丧心病狂的白左:都是孔子惹得祸 更多>>
一周点击最高的博文
国安大舌头精准预言 中国进入现代奴隶
回国趣闻: 与低端屁民交往和翻墙
核爆揭秘:张阳被习近平政治谋杀
虐童真相可信吗?逻辑从不骗人!
毛时代的“走后门”说明什么?
北京排华: 驱除低端暴动隐患的终极战
老年痴呆很可怕,预防原来这么简单
看来毛的文革没有完全失败
上将嫖娼不可能 逻辑从来不骗人!
核爆:江泽民促成郭文贵勇敢爆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