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

注册日期:2019-08-06
访问总量:222790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舌尖上的记忆(3)喜也过年、悲也过年,饭碗被砸咋过年?


发表时间:+-


喜也过年、悲也过年,饭碗被砸咋过年?


 体育老师


1995年春节,本人因向中国长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团申请任职许可被拒(http://blog.creaders.net/u/14263/201909/356761.html),饭碗被砸,虎落平阳、走麦城。眼看着这年关只能独自一人倍思亲时,受一帮法国东南部小城姐们、哥们之邀,共渡佳节。

说好了按传统包年饺子,並已按本人事先交待,备好了原料。俺十点多到时,有人正用鵝肝酱凃面包垫肚子,没见有人动手忙活饺子。看来这群在法国的中国小哥姐们,大多是两手不沾阳春水的主。

俺这个半老才搭上未班车闯滩的徐娘,要比他们虚长一、二十岁。不光年龄决定当天大家要依赖俺,本来俺就是那种,靠厨艺也能生存的大妈。本人领工资的第一份职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7578部队、贵州镇宁花山新五连炊事班的炊事兵。

想当年,开完誓师会,锣鼓喧天中,几十辆大卡车把俺们这些臭老九分送山里几个军垦农场,接受解放军的再教育。当天翻山越岭到达花山时,已是下午五点多。最紧要的是组建炊事班,埋鍋造饭。炊事班班长兵哥,从每个排各挑一个伙头军。

挑谁?挑长相一看上去就是能干活的那种,兵哥一人说了算。在男生排挑了几个身强力壮、下得粗的。之后走到俺女生排,兵哥目光快速扫过任他挑选的三、四十个姐们,毫不犹豫把俺挑了出来。炊事员的职务在军垦农场,是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美差。

至今仍然感激班长兵哥,为当上炊事兵而骄傲!俺还把这段经历写进了个人简历,就像洋人们把当媬姆(Baby sitter)、餐厅侍应、超市服务员写进简历一样,非但不低端,还能为人生添彩。川普总统夫人,在南斯拉夫的家乡小镇时,不也做过Baby sitter,那Baby还正好是我一姐们的研究生。

话说回来,一屋子等着吃饺子的,都用信任的眼光看着俺,任差遣。除关键的技术活本人亲力外,尽量让更多的哥们儿、姐妹ㄦ能参与。以后没了俺大妈,他们也能吃上饺子不是。

这次做的是洋葱、西红柿、猪肉馅饺。是本人漂到美国后发明的专利。西红柿和洋葱是起鲜味的绝配,是罗宋湯和Pizza不可或缺的要素。关键的关键是,西红柿要预处理,切块煮烂、熬去水分。放冻箱冻过后更起鲜。

写文章靠语感,做菜靠手感。本人在还没懂事时就被训练做饭,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当然是有手感的。拌馅这种活,该抖进多少盐,得看是什么料;和面该掺多少水,得看是什么面粉;还有食客的口味,众口难调时,依大多数。

煮饺子也有讲究。因为土灶不便控火候,为避免过度沸腾造成皮破湯糊,老祖宗的经验是一次次加凉水。如今可简化为:水开,饺子下鍋,水沸腾后转小火至维持沸腾即可。饺子浮起后两三分钟可盛出。

法国的小哥姐们第一次吃洋葱馅饺,惊叹这么便宜的食材,包进面皮里,水煮煮竟能如此鲜香!真的是好吃不过饺子,一下就把意大利Pizza、法国鹅肝酱比了下去。

随着中国人闯荡世界的步伐,饺子有与意大利Pizza 比肩之势。本来嘛,前者把东东包在面皮里,后者把东东堆在面皮上,关键的区别仅此而已。至于风靡全球的法国鹅肝酱,一直是老饕的最爱、和动物保护人士的最痛,它的高热量对人类健康有害无益,价格比可荤可素、或荤素合一的中国饺贵多了。

任何食物,能千古流芳,必有它自身深层的文化,及食者的感悟。东西南北中的同胞都喜爱的中国饺,必将世界无敌!

吃着鲜美的洋葱肉馅饺,难免想到七年前的春节,比利时安特卫普中国留学生,吃得凄凄凉凉的年饺子(http://blog.creaders.net/u/14263/202001/363853.html)。转眼七年过去了,随着留学人员的增多、 年轻化,同胞们对西方世界己不陌生,心态好多了,物质条件也好多了。

感激这群法国的小哥姐们,让我和他们一起热热闹闹过了年。但这年,对因持中国护照,才被“祖国母亲”砸了饭碗的草民我,是年关啊。

不可能不惦念因我丢饭碗,而无法按原计划接来欧洲的女儿。她孤零零一人在美国,春节怎么能不想念爹妈?她可吃上了年饺子?法国这群小哥姐们,怎知道我是强颜欢笑,和着泪吞着饺子!

那年比利时安特卫普中国留学生过年的痛,是众人思乡的痛。此时的痛,是俺和女儿隔着大西洋的相互思念的痛!那些在政府驻外机构,张灯结彩、把酒言欢过大年的外交官们,他们何曾会想到把小民不当人,给小民造成的伤痛!


浏览(479)
thumb_up(13)
评论(1)
  • 当前共有1条评论
  • 体育老师

    关于洋葱饺,洋葱及各种成份的配比可隨意,但西红柿要适量,不宜加太多。

    若有鲜虾,挆碎后加入,锦上添花。加入切碎的洋葱后,加盐之前,加些植物油防水析出。

    一般而言,面与水的重量比是1:0.5-0.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