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黑

注册日期:2009-06-17
访问总量:5778107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宣布紧急状态要害是夺权


发表时间:+-

宣布紧急状态要害是夺权


川普说因为不能与国会就美南边境墙的争执而就预算案达成协议,他将宣布全国紧急状态(national emergency),挪用国防部军费或者其它预算修建美南边境墙。这样的威胁恐吓讲了多次后突然说,暂时不会做。


川普为什么宣布全国紧急状态?因为国会没有给予修建美南边境墙的预算。


川普为什么要修建美南边境墙?因为要解决美南边境老墨非法越境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


什么叫国家紧急状况?国家紧急状况应该具备一些特征,只有符合这些特征才可以宣布紧急状态。


第一,国家紧急状态应该有一个触发的突发新事件(triggering event)。比如1952年韩战期间的美国钢铁工人大罢工,比如1960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前苏联在古巴部署携带核弹的中程导弹,比如1970年代的伊朗扣押美国大使馆外交官为人质,还有地震,飓风,大规模火灾洪灾带来的地区性自然灾害等等。这样的事件以前不存在,但现在突然发生,因为事件的发生,导致国家和地区处于紧急状态。


但川普企图宣布的这个紧急状态没有一个突然触发的紧急事件。


川普对全国发表讲话时,我高度关注的一件事是,他有没有我们不知道的突然发生的重大紧急事件要宣布?听完之后都是老生常谈:非常移民带来犯罪和毒品泛滥等等等。这些都是长期的问题了。不是新问题。需要解决,但不是突然发生的紧急事件。


第二,这个突发的紧急事件将可能迅速危及重大美国国家安全和利益。比如1952年的美国钢铁工人大罢工,其有可能造成对韩战期间战场上美军的武器弹药供应短缺的问题,导致军事上的失败,使美国在东亚乃至世界的领导力遭受重大打击。比如1960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前苏联把导弹核武基地建立近在咫尺的古巴,美国的国家安全直接面临重大威胁。事件本身应该有一种时间上的紧急性。


老墨非法越境造成美国大量非法移民当然是个问题。但此问题对美国国家重大安全和利益并没有构成一个紧急的威胁。


川普当政两年,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两年,两年之中美南边境非法越境问题一直存在,两年之中川普不着急修墙解决此问题,到了共和党失去众议院控制后,才想起来要修墙解决此问题,这说明此问题毫不紧急。


第三,这样的事件导致的紧急状况,非常规办法可以解决。必须使用非常规手段对付,所以有必要通过宣布紧急状态,扩展总统权力,建立强有力的指挥,迅速调动集中所有资源和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对突发事件做出反应,防止事件恶化,危及国家重大利益。面对1952年钢铁工人大罢工,杜鲁门的办法就是下令商务部接管钢铁产业,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肯尼迪总统的应对就是立即下令美国海军对古巴实行全面的海上封锁。


川普用修墙的办法来解决此非法越境问题,这也说明这不是关紧急的有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大问题。


据估计,在美国南部边境修建将近2000英里的墙需要花数年时间。用花费数年时间来建墙要解决的问题,就不会是一个紧急的问题。建墙本身就不是一个对付紧急危机的办法。


第四,紧急状态是不可控事件,不可以由人的主观意志来随意操弄。它的发生是客观的,它发生了,你必须快速应对。它的发生是紧急的,你的对应也必须是紧急的,它的宣布与解除只能与紧急状态事件本身的发展有关,而不能取决于其它无关事项。


比如1960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当情报显示前苏联在古巴建立了带有核武的中程导弹基地后,肯尼迪总统立即以武力封锁古巴海域,阻拦并检查进入古巴的前苏联船队,不惜与前苏联超级大国对撞。在美国的强硬态度下,前苏联不得不撤出部署在古巴的导弹和核武,危机得以解除。


而川普要宣布的紧急状态,只是与预算问题有关,他企图把预算问题转变为全国紧急状态问题。川普说从国会得不到修墙预算,就宣布紧急状态,国会如果同意,就没有紧急状态。他最近又说暂不宣布紧急状态。这就说明没有什么紧急状态。他企图宣布的紧急状态是他编造出来的,没有任何事实根据,他可以随意操弄。


美国分立的三权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中,总统的行政权最大。


说总统的行政权最大可以举出很多理由,这里只举出一个理由:国会立法权取决于众议院435个众议员和参议院100个参议员的多数意见,司法权也是取决于上诉法庭和最高法院多数法官的意见,而总统行政权就是总统一个人说了算,行政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总统的个人意志,定于总统一尊。总统的顾问们总统的内阁大员们可以对总统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但最后拍板人是总统。他们如果与总统意见相左,要么服从总统的决定,要么走人,没有第三条路。


美国宪法规定三权分立,制约的最大目标首当总统。美国社会中权力最大最有可能滥权对国家造成重大伤害的就是总统。美国人民对独裁极权统治的恐惧和防范意识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美国宪法并不讲什么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划分权力范围。宪法明确清楚规定立法权包括预算权专属于国会,而总统领导的行政部门是只是执行国会通过的法律包括预算。


而今川普以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威胁国会:你不给我修墙预算我就宣布紧急状态,不需你批准自己挪用军费修墙去。这是赤裸裸地破坏三权分立机制,是行政机构抢夺立法机构的的立法预算权力,是严重违宪之举,形同政变。这个政变就是改变三权分立的政体,以行政权剥夺立法权,如果付诸实践并获得成功,美国民主制度将被摧毁。当然可以确定这不可能成功,美国先贤们早在200多年前就预见了川普这样人物的出现,并设下了重重关卡拦截他的无法无天,但川普此举依然值得高度警惕。


如果总统今天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被允许在修墙问题的争议上剥夺国会立法预算权,明天就可以同样以紧急状态为由,在其它预算争议上摆脱国会的制衡。如果总统在紧急状态的幌子下,连国会的权力都敢去抢夺,那他就有可能以紧急状态为借口,甚至限制公民权利,比如限制网络上网,限制打压媒体言论自由等等。


美国是两党制,没有一党可以永远独霸总统宝座。美国两党的不同理念政策,反映的是美国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它不是共产党与国民党你死我活的斗争,两党的理念政策之争,必须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进行,一方不可能全盘通吃,所以双方总是要寻求妥协。如果共和党的的总统今天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 超越三权分立的框架强行推行自己的政治承诺,民主党的总统明天也同样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以破坏rule of law 来实现自己的政策主张。这样发展下去两党之争就真有可能变成国共两党你死我活之争,最强悍的那一党实现一党独大独裁专政之时,就是美国民主死亡之日。


相关链接:


奥家"墙"川家"墙"和边境墙

· 从奥巴马家的“围墙”谈起

· 最高法院曾经判决总统紧急令违宪



浏览(19112)
thumb_up(30)
评论(99)
  • 当前共有99条评论
  • 木秀于林

    政治普及教育:

    执政党是相对于“在野党”而言的,没有“在野党”,谈不到“执政党”。何为在野党?在野党的唯一目的是反对执政党。用除去暴力以外的各种手段迫使执政党下台。这当然只有在民主国家才行得通,才有社会制度方面的保障。

    中国,只有一个政党,只允许一个共党存在,共党不能称为执政党。希特勒的纳粹党,没有人叫它执政党,只叫它法西斯党,成为独裁政党的代名词。这样的国家只能称作独裁国家、“党国主义”国家,比“军国主义”国家还要反动、没落、腐朽。中国的所谓“民主党派”,没有资格称为“党”。

    邓小平时代以前,共产党并不认为自己是执政党,它认为自己是全国人民的“爹和娘”,强制性的宣布自己是“为人民服务的”。邓小平时代以后,为“改革开放”的需要,才开始大肆宣传自己是“执政党”。民国时期的“国民党”也很独裁,但是他独裁得有道理,因为它允许在野党存在。国民党可以称为“执政党”,虽然它被“共产党”打败了。

    回复
  • 木秀于林

    限成年女性,二姨子不要。

    回复
  • 木秀于林

    在下兄弟不才我缺个小蜜,需要给自己建个档案库,需要理工科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文科男女不要。

    有意者从速。待遇从优,

    回复
  • lone-shepherd 回复 SimonN

    为你为逃票、骗吃骗喝、抄袭成性的溪谷闲人点赞而点赞

    回复
  • lone-shepherd 回复 木秀于林

    “溪谷闲人是谁?”:

    你做戏的本事太假,再披多少个马甲还是被人一眼看出那个逃票、骗吃骗喝、抄袭成性的溪谷闲人。

    牧人曾经问过你溪谷闲人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网管干嘛又要封你,你给大家交待一下你又冒犯了哪位大侠了。

    回复
  • 木秀于林

    美国两党的“斗争”在国内方面,始终围绕着“公正的法律和公平的税收‘进行,看谁能得到微弱多数赞同。

    美国国体、政体如此,必然会影响到全世界,美国也必然会把自己的“一套”推向世界。在外交政策方面也以此为基础。这说明为何川普的“关税战”行之有效,也受到多数美国人支持。

    美国向世界要求公平的税收,至于世界性的“公正的法律”,对不起,压根儿不存在。只有美国的军事实力有最大的“话语权“!

    至于什么社会主义、大小政府………该干嘛干嘛去吧,找地方凉快凉快吧。

    回复
  • 木秀于林 回复 木秀于林

    美国带头儿、世界先进民主国家纷纷、一致否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有多么巨大、重大的人意义。

    仅仅这一条,美国已经取得了贸易战的决定性胜利。

    回复
  • 木秀于林 回复 SimonN

    多谢。其实类似例子非常之多,俯仰皆是、唾手可得。

    比如,资本主义不是制度,是美国经济形式或经济体制,它和市场经济等价。美国宪法鼓励合法的垄断,更不会有生么“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资本主义”之类的胡说八道。资本主义资本利润最终会在民主体制运作下回馈社会。这就是所谓的公正的法律、公平的税收:fair law and fair tax。

    很多人根本认识不到,美国带头儿、世界先进民主国家纷纷、一致否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有多么巨大、重大的人意义。

    回复
  • SimonN 回复 木秀于林

    回复
  • 木秀于林

    把美国的党分为建制派、传统派………本身就非常荒唐。

    美国的宪法,若无人权法案的补充,是“针对”政府的。部分是设立政府框架;政府各部有哪些权力;部分是现实政府各部门权力的:“国会不能怎样怎样………总统不得怎样怎样………弹劾总统的程序………”

    国父们被称为“Framers”,被中国人翻译成“设计师”,居然弄出了个“改革开放设计师”来,共产党的卑劣无耻无处不在,见缝插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