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船长的博客

注册日期:2018-04-26
访问总量:20418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66号(京顺)公路


发表时间:+-

老金我由于当年国外大学毕业,回国没找到工作,成立“海待”,又赶上那个年头餐饮业特别好做。于是,落在北京开了餐厅,干起了餐饮行。一干十几年,也干了十几家餐厅。后来,突然中年危机了,(荷尔蒙闹得)感觉吃吃喝喝混日子的餐馆行业对自己没有什么挑战。于是又做起了Food truck生意,就跟当年成龙拍的那个《快餐车》一样。到处找活动摆摊做小买卖。从此以后,从餐厅老板华丽转身成为了流动商贩。这也纯属我自找的。


前些日子,经发小老要介绍。认识北京一个玩机车行的老板。他说这几天有一个美国摩托车的大聚会。玩儿的人都是北京的大咖。特牛逼!个个爷都特别美国。地点就在京顺路边上,场地特老美,所以希望我的美国式餐车也来这个活动,也美国文化一把。我脑花儿里浮现出茶馆里刘小麻子忽悠茶馆王掌柜的话:“咱们搞个托拉斯,托拉斯就是洋文‘包圆儿’的意思”。

好嘞,那就美国一把吧。

那天儿,大风天还阴冷。我冻得嘚嘚(dei一声)的,我来参加了这个到北京机车玩家聚会,今天,美国一把,我来卖的是卖汉堡,就是美国大包子。来玩机车的人差不多都是一帮北京人,都是一口京片子,穿得都特朋克,带得像二级钳工,身上脸上全是钉儿,都皮衣皮裤,都把京顺路起得像在66号公路上似的,都特美国。估计没有哈雷之前,这帮大哥们大多都玩放鸽子,倒邮票,耍鞭子之类 能彰显手艺,露得出牛B的传统项目。


这天儿,风特冷,我冻得嘚嘚的。

来生意了。一大哥皮衣皮裤,上来就问:“ 哥们儿,有撸串儿吗”。一口北京胡同腔儿,我摇头说: “没撸儿,我们卖美国大肉包子”。大哥撇撇嘴: 吃不惯啊。一会儿又一大哥同样皮衣皮裤,上来就问: 兄弟,有炒饼卖吗。我摇摇头:“有美国大包子您吃吗”? 大哥乐了: “喲去,麦当劳啊”。我客气的回答: “对,现如今叫金拱门了”。

 

一阵冷风,我冻得嘚嘚的,然后,一哈雷小哥这一脸的钉儿啊,凑过来问: “大哥大哥,这卖烟吗”。我冻得像个傻逼。咱们能不闹吗。这时候,我旁边的河南籍厨师,长吁短叹,说对面的摩托妹子好看,我正在气头上呢,我问厨子老刘:“比你们村的小芳还好看?这妹子有什么好看的呢?你知道历史有半的美女产自河南吗?知道妲己就你们河南人吗?知道诗经里的男欢女爱有一半是你们河南人哼唧出来的吗”?厨子老刘被我问的一个哆嗦接一个哆嗦。仿佛被我当头棒喝,仿佛被我直指了人心了。风真他妈冷呀。

 

寒风中,我看着锅里的美国大包子,开始怀疑起我的人生,我为什么会卖起了包子呢,我发小老要和我前后脚投胎到这个世界,他一不留神卖起了二手房,发了,但我却卖起了包子。却被冻成了傻逼。真的,卖什么决定上层建筑。这时候,我突然觉得丫老要在和我一起投胎,填写来生志愿标表的时候,一定对我使了什么猫腻,欺负我实诚厚道。这事一定有猫腻。


“哥们儿,有撸串吗?”我被问醒了,“没有,只有美国大包子”。你说,哪哪都搞的美帝国主义似的。怎么就没有一个美帝国主义的胃呢。土鳖,只知道吃脏撸儿。只学皮毛,不学根骨。鲁迅和我都瞧不起你。

 

那一整天,我只卖出5个美国裂口大包子,寒风中,我被冻得嘚嘚。傻愣愣的站在北京66号(京顺)公路上,看着美国范儿的北京爷们儿骑着哈利摩托一路绝尘而去,看着锅里的凉透了的美国裂开大包子,老金我长叹了一口,想起茶馆里王掌柜的那句台词:“改良改良,就是,越改越凉”。


浏览(1478)
thumb_up(11)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