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复新的博客

注册日期:2011-06-02
访问总量:810618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郭文贵为千年圣君维稳,曹长青替邪性富豪打工(修改稿)


发表时间:+-



人说邪性富豪郭瘟鬼是一面照妖镜,不仅可以照出人们的政治取向,还能照出人品和智商。我觉得说得很对。

我大概是最早在网上批判郭鬼的人,在其2015年畏罪潜逃之后我就写了博客揭露。彼时他在大家眼里还仅仅是个传说中的人物,没人当回事。不想在他2017年开始 “爆料”后,竟有它数以百计的脑残粉跑到我博客和视频下面拍砖,点击爆棚。不知道这些脑残粉,现在有几个还在坚持那份狂热?

无论是谁,只要对郭有一点异议,就会被这些脑残粉安个罪名,说是“不许郭爆料”。我至今也没看到有谁不让郭爆料,又有谁说过“不许郭鬼揭露中共”的话。恰恰相反,大家都希望他尽可能多尽可能快地,痛痛快快,大大方方地爆料。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吊人胃口,不肯爽快爆料的不正是郭自己吗?

直到今天,他既没有说出刘呈杰的爹到底是谁,也没有交出马健交给他的中共海外间谍网先遣联络图,更没交代那五分钟就能让中共灰飞烟灭的料到底是什么,甚至连它说了无数次的徐明、李明、雷洋到底怎么死的,也只是当了个标题党。郭鬼学会了雷哄稚的那套,说话只说半截,其余要大家自己去“悟”。我就想问问脑残粉,有没有勇气郭鬼说一句:“你有料快爆,有屁快放,爱说不说,不说拉倒!咱没工夫陪你猜谜玩!”呢?怎么心甘情愿被它耍弄呢?

郭鬼所爆的料,撑死局限在几个与其有过节的官员贪污和性乱上。有人向它提供习的爪牙赵乐际、丁薛祥、陈希、栗战书等人的猛料,连它自己也承认这些料是真的。但因为这些不是它的仇人,它就拒绝爆料,以所谓“中国不能乱、违背了郭七条、有政治企图、想利用我”等借口自觉维护这些贪官的利益,贪官个人利益受损与搞乱中国等同起来。这说明他的爆料只是他个人与中共讨价还价的手段而已。

在8月24日视频中,还向脑残粉们扬言自己随时要回北京“发展”,随时停止爆料,大言不惭说“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哪里是别人不许他爆料呢?在9月4日视频中,它更明确表示,只要把中共把它的财产还给它,赦免了它(给它个说法),它保证停止爆料。

这点他拿捏得很准,对其所暗示政治秘闻、海外谍情、军事情报,以所谓维护国家安全和郭七条为由,极少涉及。很明显,他的爆料是在为自己今后受招安铺路。因为无论他爆再多官员的贪腐性丑闻,无论真假,如果日后中共有意招安它,都可以替它解释成“这是党外人士在帮助我党反贪,我们虚心接受”,而不当作罪状。但如果交出了敏感情报,导致在美特工大量被捕,间谍网被破获,隐藏在海外的资产王国被一锅端,就真的是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罪了,再难取得中共原谅。所以他把爆料严格地限制在不堵死自己返回体制之路的范围内。几个小时的直播全是在向北京哀号求饶,脑残粉想从中听到够劲的料等于做梦。何况他还不见得有多少真材实料。

郭鬼骗骗夏夜凉、李洪宽、猿红冰还可以,这些民运分子误以为郭是张宏堡,又可以从它身上发一笔财,急忙跑上前攀附卖乖,结果羊肉没吃到,反惹一身臊,热络没几天就被郭鬼骂得狗血淋头,连老母都被问候了。猿红冰更是学商鞅作法自毙,造了个“伪类”的词先给自己用上。但郭鬼骗我那是骗不了的,我在郭鬼与轮子唐骗自相残杀,做了让我爽的事情,才表扬了它几句。到去郭鬼19大公然违背承诺,不再爆料后,我再也没有关注过它的直播。

郭鬼最让人们诟病的,不是它翻脸无情的本性,而是它“拥习保共”,肉麻吹捧包子是千年圣君的“策略”。在8月9日的直播中,它竟叫嚣“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害了习主席!”与当年红卫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时刻保卫毛主席”有异曲同工之妙。有的浑人,如吴建民之流认为,只因习是中共党魁,就必须反。我倒不这么认为,如果包子真的清正廉洁、德才兼备、勤政为民,又何必反呢?不能因为其身份就一概否定。相反,无论包子嘴上说的如何好听,但和其它党员一样贪腐,我照样反对,我是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是非,你郭鬼算个鸡儿啊?凭什么要我们去将就你的什么“策略”?只要你拥习,我就要骂你。

郭鬼曾无数次为包子鸣冤叫屈,在11月10日的直播中指责千年圣君的人:“你们了解包子吗?”我就感到奇怪,如果我们真的冤枉了包子,那究竟是因为我们太懒没有好好了解造成的,还是包子有意不让人了解它造成的呢?如果包子想让人们好好了解它,那为什么不肯公布家族财产呢?为什么不肯公开自己的家庭情况,而当作最高机密,千方百计掩盖呢?我发现,郭鬼如此可笑的言论,却没有一个人象我这样予以驳斥。

有人或许会问,包子什么时候掩盖过自己的家庭情况?那我就举个例子。早在2014年7月1日徐才厚倒台后的第二天,我就发布了一篇博客《揭秘徐才厚父子共同包养共匪第一美女的内幕》,主要内容为徐家父子二人“共同包养情妇张澜澜(本名张晓雪,战旗歌舞团演员、四川电视台播音员,所谓‘共军第一美女’),把共军当成私人镖局,把CCTV当自家的妓院……为张注册了北京世纪锦绣娱乐公司,旗下就张一个艺人,整个公司每年耗资数亿……养数十号人陪张一个人玩。张要拍戏,就雇请写作班子,为张个人量身定做剧本,如所谓《贞观长歌》《江山风雨情》等,高价雇请唐国强、陈宝国、陈道明、丁海峰、鲍国安、王刚、李强等影帝作陪衬……每当有人在网上揭露其背景时,都被徐一手遮天,令宣传部的马仔于第一时间删帖。”

该文迅速被轮媒等改头换面,争相转载,成为各大网站的头条,热闹了好一阵子。有些人不明白我这引蛇出洞的真实用意,自作聪明地跳出来“辟谣”道:“人家徐才厚只有一个女儿,并没有儿子,何来父子共同包养之说?”我听后只是冷笑。

不出我所料,三个月后,习远平在《深圳特区导报》发表了纪念习仲勋诞辰101周年文章,顺带自曝张澜澜是其第二任老婆,煞有介事地大篇幅讲述两人的恋爱经历。然而此文很快就被当局删除。如果我没猜错,远平之所以跳出来交代家庭情况,一定是张澜澜在家大吵大闹,逼习远平出来为自己“讲清真相”。

这两口子又过于幼稚,想不到如此一来,岂不是正好地证明张澜澜2008年突然消失,其名字被百度微博设为敏感词,禁止百姓议论,是习家而非徐家所为?不是正好证明,是习家而非徐家有如此庞大的经济实力出巨资开办娱乐公司,天价聘请一众影帝陪张澜澜玩?不是正好间接坐实了习家富可敌国,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吗?不打自招,让世人认清包子假清廉、假反腐、真巨贪的嘴脸。想必包子知道后气急败坏,急令中宣部火速删帖。

我略施小计,就让习家自己将家庭情况老实供出,包子连辟谣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时就有人来问,你金复新何许人也?好象侦探一样,怎么连习家隐私都能打听出来?其实,我在包子还没上蒸屉当太子的时候就在陕西认识了一个包子富平县的老乡。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这家伙时,它正眯缝着眼在抚摸着一本画册,仿佛对这本画册寄予着无尽的梦想。他告诉我,这是一本由他参与编撰的纪念习仲勋的画册。他还告诉我,富平县几大班子上上下下早就不干正事了,全副精力围着习家转,有的忙于修习家的陵园,有的忙于建习家的博物馆,都成了全日制马屁精,企图以独特的优势得到习家赏识。这帮人想尽办法接近习家,点头哈腰,打千作揖,探听到不少隐私。可嘴又不严,每当酒席之间,得意忘形之际,难保不向复新这样潜伏很深的匪特泄露。

郭鬼最令我厌恶的,是它竟然主动为“千年圣君”维稳,在其8月9日视频中,以别人也念错过字为由,不许网友取笑千年圣君叫“宽衣帝”。李洪宽、无见明、李一平等对此竟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

诚然,我们任何人都有念错字的可能。但是包子念错字与我们念错字不能比。我们又不是初中生冒充博士,我们又没有谎称读过那么多书,我们又不是终身主席,又不是什么法学博士,念错一万个字,也不会有谁感兴趣。而且,就算我们念错了字,别人指出来,我们大不了呵呵一笑,坦然承认罢了。而你的千年圣君开了国际玩笑,丢了中国的脸,不仅不向国人道歉反省,还死不承认,封锁消息,不许人们议论。这才是应该谴责的。现在千年圣君又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把逆差说成顺差,暴露了自己是个连左右都不分清的白痴。唐柏桥因为念了“德宁如母”证明自己是假硕士,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包子的博士学位。众所周知,在大陆要取得本科学位,英语都得过六级,你包子既然博士了,八级总该有吧?能给大家念几句英语吗?试问郭鬼,中国人民对由千年圣君的猪脑来领导自己表示耻辱和忧虑,这难道都不许吗?

我以为不必我亲自出马,一定会有人站出来象我这样把郭鬼顶回去的,可至今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与郭鬼成天吵架的李洪宽,从这点入手与其较真的,总是骂不到点上,让我看得着急,难怪郭鬼要看不起你们。害得我现在需要旧话重提,写博客帮你们补骂一回。

有包子这样不学无术的文盲圣君,下面必然都是滥竽充数的白字官吏。云南省省长阮成发就是包子的好学生,居然不知道云南的简称是“滇”,在竣工仪式上始终将“滇越铁路”念成“镇越铁路”,浑然不知自己念错了。

文盲百姓都知道云南简称“滇”,作为云南省第一人的阮成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说明阮省长比文盲还不如,从来没有听取过下属汇报,也没有批阅过云南省任何文件,更没有参与过铁路建设的任何工作,对手上的工作一无所知。否则,总有机会在文件里看到过这个字,或者从下属的汇报中听到过这个字,那就决不会念错。那么阮省长成天在忙些什么呢?想必是投机钻营、请客送礼、跑官要官。

象阮省长这样的官太好当了,只需拿着秘书写好的稿子,事先连看都不用看,在建成仪式上当个摆设应个景,当一回播音员就够。在古代中国,当官很不容易,起码先得忍受十年寒窗,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中进士,才能当上官,就算无德,起码是有才的,智商绝对是高的,能力一定是强的,书肯定是读得多的。如果官员奏折上有错别字,闹出阮省长的笑话,一旦被皇上看见听见,皇上就会怀疑他是怎样通过科举的,就会追查,不仅这官要倒霉,连当年的主考怕也难逃干系。而在所谓的共和国,连包子自己都是白字先生,当然与白字官员们惺惺相惜,网开一面。难怪阮成发、林建华之流也要大呼仁政,大呼圣君,感谢新时代了。这些文盲、街痞、流氓、神经病,只要“豁得开、老得出”(上海话,估摸是不害臊、不知羞、不要脸的意思),能喊两句口号,厚着脸皮入个党,厚着脸皮认个爹,不需科举、不需能力、不需智商,都能当官,不仅无德,而且无才,没一个不是马屁精,没一个不是大骗子。“不作不死”,推翻帝制就是愚民在“作”,现在自作自受了。

无独有偶,前几天又爆出北大白字校长林建华又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将“鸿鹄”念成“鸿浩”,将“莘莘学子”读成“菁菁学子”,将“谆谆教导”念成“敦敦教导”,将“嗅”念成“臭”,“胎”笑了大方。这些字我读小学就搞明白了,林校长的语文水平怕连小学都毕不了业,也不知怎么就当上了北大校长。但林校长的脸皮就那么厚,第一反应依旧是企图将视频删除,保住官位。可惜为时已晚,视频已经不幸被扩散到全世界。无奈之下,只好出来道歉,将责任推给文革,说是四人帮害得它没读好书,“只要不伤到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官位,什么都好说。”企图蒙混过关。

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已经承认自己书没读好,是白字先生,管它是不是文革造成的,你都应该让贤,别赖在原本该由大师担任的校长职务上,为什么还占着茅坑不拉屎,继续误人子弟了呢?

照郭鬼逻辑,林校长阮省长的“口误”更是小事一桩,我们应该学会包容,习以为常。谁要置疑它们是怎么爬上来的,那就是吹毛求“庇”,就是莫名其“抄”。

在仅存的三两个还在给郭打工的民运分子中,最有名的就算曹长青,最近此人又发视频挺郭,说自己虽然“倒共反习”,却与其它“倒共反习”的民运人士说不到一块,反而与“保共拥习”的郭有了共同语言,实践着“道不同,相为谋”的神话。曹大赞郭拥习的“效果”,说这是郭的打法和策略,“听了郭的拥习爆料后,人们就都反习了!”好似今天全民反习,是郭媚习舔习的功劳。

曹先生在发表这种混帐言论之前为什么不先举几个例子来印证自己的说法呢?人家雷哄稚搞传销,都晓得要先杜撰几个故事,信口编几个谁谁练了“我的功法后,起死回生,长生不老,驼背都练直了。”的鬼话,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你连“某人原本是习粉,听完郭鬼拥习的单口相声后,立刻反习了”的笑话都没有,怎么能有说服力呢?

浏览(1301)
thumb_up(10)
评论(4)
  • 当前共有4条评论
  • 金复新 回复 天蝎有血

    “还需要牺牲这么大,还用派郭先生维稳海外?”有没有搞错?那可不是派的哦,那是邪性富豪要主动“立功赎罪”的哦。

    回复
  • 金复新 回复 tripod

    是这样的,前一次发布时忘了同时转到论坛,所以点击低,重发后又被很不情愿地推荐到首页很下面的位置,就有了几个点击。

    回复
  • 天蝎有血

    凡是是说“郭是派到海外维稳的”的人,大家都要注意这是舆论引导,傻子都知道海外需要维稳吗?28年他们干过什么。相反在挺郭中成为盗国贼的帮凶,分化瓦解挺郭力量完成盗国贼想做做不成的事 他们缺了脊梁跳的起来吗?一个个穷鬼恶鬼就剩口淫了 遇到重点敏感时段中国大使馆发点钱给他们就可以了。还需要牺牲这么大,还用派郭先生维稳海外? 说郭维稳的都是眼睛瞎的无耻之徒盗国贼的走狗舆论引导员

    回复
  • tripod

    同一篇怎重新发一次点击率这高?请问金王爷这是什么巧门?

    回复